<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5章:非要把我推到她的身边去吗
    郁凌恒脸如玄铁,怒不可遏:“云裳,你在胡说什么呢?!”

    什么小三儿?他哪有什么小三儿?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栽赃他,让他颜面何存?

    “我胡说?你确定我在胡说?”云裳冷笑。

    郁凌恒狠狠拧眉瞪着突然又变得冷漠的小女人,爱恨不能。

    昨晚还好好的,这睡一觉起来她怎么又变成这副模样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毁他清白,他怎能不怒?

    听她的语气,似是知道了他先借了钱给初丹,他想解释,可她现在这样生气估计也是不会听他解释的。

    而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也是不可能放低姿态去讨好她。

    都说人要脸树要皮!

    尤其他是个男人,他有他的骄傲和尊严,就算他再喜欢她,也容不得她在大庭广众之下骑到他头上胡作非为。

    “散会!!”郁凌恒倏地沉喝一声。

    *oss一声令下,所有人立马鸟兽散了,争先恐后生怕走晚了一步灾难就会降临在在自己头上。

    初恺宸走到最后面,出去时顺势帮他们把门关上。

    门完全关上的那瞬,初恺宸从门缝里最后看了眼剑拔弩张的夫妻俩,本应该高兴的,他却觉得心情格外沉重。

    他们这样争吵,会让彼此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可看到云裳眼底的难过,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短短几秒时间,会议室里就只剩下郁凌恒和云裳互瞪着彼此,僵持不下。

    在那么多人面前颜面尽失,郁凌恒的心情差到极点,气得冷冷喝道:“云裳,你有完没完?我都已经同意借钱给你闺蜜了,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呵呵呵……”云裳不可抑止地笑起来,眼底却一片冰冷。

    她的笑,夹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和悲凉……

    “如果你不是我的妻子,你觉得我会帮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我为了筹这笔钱已经停了两个项目,你还想我怎样?”郁凌恒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嗓门也就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许多。

    “我想你怎么样?呵!你的意思是我的好姐妹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是吧?你的意思是我为难你了是吧?你的意思是我不知好歹是吧?”她的声音越发冰冷,一字一句,咄咄逼人:“郁凌恒,你扪心自问,你真有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吗?”

    “我怎么没有了?!!”郁凌恒一听这话,彻底怒了。

    他怎么没把她当妻子了?她怎么有脸说出如此没心没肺的话来?他若不喜欢她,会为了讨好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低自己的姿态吗?

    “我跟你借钱,你推三阻四,初丹跟你借钱,你可有一丝犹豫?”她看着他冷冷地笑。

    郁凌恒一怔,“……”

    她果然是知道了!

    “谁跟你说的?”他狠狠拧眉。

    是谁在郁太太面前嚼舌根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郁凌恒狠狠咬了咬牙,默默叹了口气,颇感无奈地解释,“对!我是借钱给她了,可那都是因为初老爷子开了口我不好拒绝,再说了,我不是也答应帮你闺蜜——”

    “不用了!”云裳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冷飕飕地吐出三个字。

    “……什么?”郁凌恒愣了一下。

    “郁总您还是把钱留着给初小姐吧,我不需要了!”

    “……”看她突然变得云淡风轻的模样,他的心里莫名一慌,忙说:“我已经让恺宸准备好了,你随时——”

    “我说不用了!郁总您的钱,我云裳借不起!”她声声嘲讽。

    她言辞间的讥讽意味那么明显,莫名其妙的态度让他二丈摸不着头脑,终于受不了她的阴阳怪气,他恼羞成怒了,“云裳!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云裳看着他冷笑,笑完之后,她说:“郁凌恒,尽快安排人/工/授/精吧!”

    闻言,郁凌恒狠狠一震。

    人工授精?

    好好的为什么又要人工授精了?

    不是说了要好好过的吗?不是说好了要一直喜欢他的吗?

    “你什么意思?”他的脸色瞬时阴沉下来。

    “字面上的意思!!”

    “云裳,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怒了,近乎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

    “人工授精!离婚!!”云裳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离婚?

    离婚!!

    这两个字,已经好久不曾被提起,乍然一听,竟让郁凌恒有种胆颤心惊的恐慌蔓延在心底。

    “你——”他气得一张俊脸青白交加,一时怒急攻心,来不及思考就冲口而出,“你非要这样无理取闹吗?你非要把我推到她的身边去才甘心吗?”

    她的身边……

    这个“她”,毫无疑问是初丹吧……

    呵呵!

    瞧!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想着有天能与初丹再续前缘……

    所以郁零露说得很对,在他的心里,爱的人的确是初丹!

    每次郁零露这样说的时候,其实她都不相信……确切的说,是不愿相信!

    因为她不服输!

    可现在,她不得不信!

    郁零露还说,我大哥不过随便敷衍你两句你就真当他喜欢你了?

    嗯!她就是只猪,她真的是那样以为的……

    她以为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她以为真的可以和他好好过一辈子,她以为自己终于时来运转遇到一个靠谱的男人!

    可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缓缓勾唇,云裳垂着眼睑轻轻一笑,当她再抬起头来时,眼底除了冰冷再无其他色彩。

    “郁凌恒,你真以为我有多稀罕你吗?你真以为你和初丹旧情复发了我会有多难过吗?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在乎!!所以去吧!去她身边吧!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说完,她没有一丝留恋或犹豫,转身就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就算伤心,也不能丢了骄傲!

    她昂首挺胸,走得头也不回。

    “你——”郁凌恒气结,脑子里不停重复着她最后一句话,什么不稀罕你,什么不会难过,什么一点都不在乎你,还有什么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全都那么难以入耳!

    眼睁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气得咬牙切齿,“云裳!!”

    她置若罔闻,转眼就消失在门外。

    他想追,却不敢,因为已经非常了解她的暴脾气,他这会儿追出去不但阻止不了她的脚步,甚至还会让战火升级。

    刚才与她吵架的场面已经够难看的了,他可不想在公司里跟她打上一架!

    他要脸!!

    ……

    从嵘岚出来,云裳站在马路边,等着出租车的到来。

    等着等着,视线就开始模糊……

    她连忙仰起头,克制着眼底的潮`湿,不让其泛滥成灾……

    眼泪可以控制,可心里的难过,却怎么也驱散不去。

    她告诉自己,她是为裴裴难过,不是为自己……

    嗯,不是为自己!

    郁凌恒不喜欢她没什么大不了,他对初丹余情未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欺她骗她更没什么大不了!

    是的!统统都没什么大不了!!

    又不是没被男人骗过,又不是没被男人伤过,又不是没被男人背叛过,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愈能力,只要给她点时间,她相信不管中了多深的毒,都一定可以治愈。

    所以,就这样吧!

    趁心里的伤还不算深,就此打住吧!

    按照之前的约定,生个孩子,离婚,然后天涯一方、各自安好。

    远处,有辆计程车缓缓驶来。

    云裳连忙深吸口气,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准备上车离开。

    计程车开过来,在她身边停下,她伸手去拉后座车门,却突然被一股猛力给挤开……

    一个没有素质的中年女子,趁她不备从后面冲上来把她挤下了站台,然后迅速跳上了计程车,扬长而去。

    云裳猝不及防,被挤下站台一个没站稳就脚步啷呛着往后退。

    正在这时,一辆豪华跑车缓缓驶到她的身后。

    最后,她的腿弯抵着驶上来的跑车,一时稳不住,直接一p股坐在了车头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万字更新完毕~~~~求订阅~~求订阅~~~~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