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4章:把钱拿去养小三儿了对吗?
    不待他话音落下,云裳便如一头迅猛的小^美洲豹,将他狠狠扑倒……

    一心只想着该怎样表现才能让郁先生满意,郁太太不顾羞涩,骑/在他身上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辞辛劳地运动了一整晚……

    ……

    郁先生很满意,果然第二天就通知郁太太随时可以去提钱。。

    得知有钱了,云裳却高兴不起来,心里甚至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因为裴惜灵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昨晚为了讨好郁凌恒,她累了一晚上,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放过她。

    结束之后她顾不得休息就连忙给裴惜灵打了电话,可裴惜灵的电话已经关机。

    大家晚上睡觉都有关机的习惯,她不以为意,想着也不急在这一时,等天亮了再打,便调了闹钟就睡下了。

    早上九点,她被闹钟吵醒,没有丝毫怨言再次拨打裴惜灵的电话,可依旧关机。

    一直到现在,她到公司已经快一小时了,期间打了无数个电话给裴惜灵,都是无法接通。

    莫名的,她的心里不安了起来。

    狠狠蹙着眉头,云裳连忙打了柯筱的电话。

    几分钟后,云裳得知一个很震惊的消息……

    裴惜灵失踪了!

    裴家已于昨天宣布破产,裴父中风重度瘫痪,然后裴惜灵和裴父同时消失不见……

    谁都不知道她的去向,谁都找不到她!

    *之间,裴家父女俩就那样在t市凭空消失了!

    柯筱说,裴惜灵失踪不是为了躲巨额债务,因为裴氏所欠下的所有债务都在昨天全部还清……

    听着柯筱带着哽咽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云裳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紧,双眼通红……

    晚了……

    她那么努力,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

    云裳觉得,自己应该立刻回t市一趟。

    裴惜灵不见了,柯筱和戚小麦也急疯了,她得回去跟柯筱她们一同想想办法。

    匆匆下楼,白色卡宴刚刚开出车库没一分钟,就与一辆红色跑车发生了擦撞。

    云裳看到那熟悉的跑车就狠狠皱起了眉头。

    是沈樱雪的车。

    开车的是沈樱雪,副座里是郁零露。

    事故责任出在沈樱雪身上,她是故意撞上来的。

    双双下车,云裳走到车头前查看刮伤程度。

    “哟,郁太太,这是急着去哪儿呢?”沈樱雪也走上来,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语调明显阴阳怪气的。

    云裳这会儿心急如焚,一心只想飞回t市,才没空搭理贱^人。

    她回到驾驶座,拿了自己的包,一边低头给秘书小陈打电话让她下楼来帮她处理,一边往的士停靠站台走去。

    “走什么呀?我不小心撞了你的车,得赔你啊!”

    只觉人影一闪,沈樱雪挡住了云裳的去路。

    云裳抬头看着明显故意找茬的沈樱雪,冷冷讥讽道:“放心沈小姐,我的秘书马上下楼,她会跟进赔偿事宜,你想不赔都不行!”

    话落,伸手扫开挡路的沈樱雪,继续往前走。

    “云裳,你还不知道吧!”沈樱雪在云裳身后喊道。

    那得意的语气饱含^着一抹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

    “知道什么?”云裳回头。

    若换成平时,沈樱雪这种故弄玄虚的话她一定不会搭理,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她居然停下了脚步,还鬼使神差地反问了她。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啊!”沈樱雪故作惊讶地睁大眼,脸上那抹得意的笑更加深刻了一分。

    云裳冷冷看着沈樱雪。

    “云裳,你的消息是有多闭塞啊?连我都知道的事儿,你居然还不知道!”沈樱雪像只骄傲的孔雀一般朝着云裳缓缓走去,字字句句都透着一股强烈的暗示意味。

    “早上没吃药?”云裳终是不耐烦了,反唇相讥。

    这时,副驾驶里的郁零露下了车,同样幸灾乐祸地看着云裳,说:“我早就说过,在我大哥心里,最爱的永远是初丹!”

    “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我不用钻进他肚子里看,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好吗,就你蠢得像只猪似的,我大哥不过随便敷衍你两句你还真当他喜欢上你了?”郁零露鄙夷冷嗤。

    云裳受够了她们的故弄玄虚,转身就走。

    “初丹要开舞蹈学院了!”

    她走了两步,郁零露就轻飘飘地吐出一句,终于进入主题。

    云裳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

    “钱是我哥给的!”

    紧接着,郁零露就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这事,是她从初恺宸那里得知的。

    知道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了闺蜜沈樱雪,然后马不停蹄地跑来刺激云裳了。

    她就是看不惯云裳,明明就是一个野蛮的泼妇,既没有初丹高贵优雅,也没有沈樱雪纯真温柔,凭什么嫁进郁家当少奶奶?

    郁零露话音刚落,云裳猛地回头,犀利似箭的目光狠狠投射在郁零露的脸上,“什么时候?”

    “还在选地儿呢,人家要修建一个全国第一的舞蹈学院——”

    “你哥什么时候把钱给初丹的?”云裳勃然喝道,脸色瞬时冷若冰霜。

    郁零露被吼得一怔,愣了两秒,下意识地如实回答,“两天前啊……”

    两天前?

    不正是她跟他借钱的那天吗?

    他把钱给了初丹,却对她说没有?

    即便昨天答应借给她,不止故意拖延,还要了“报酬”……

    呵呵!

    她借钱都要付出那样的“代价”,那初丹跟他要钱,又是付出了什么?

    云裳的心,瞬时剧痛无比,犹如被淬了毒的鞭子狠狠鞭挞……

    痛得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呵!

    两天前啊……

    ……

    嵘岚集团

    “郁太太!郁太太您不能这样,boss在开会,您不能——”

    云裳像股飓风一般往会议室奔去,对身后秘书的呼喊置若罔闻。

    呯!

    狠狠推开会议室的双开门,发出一声大响。

    门有多响,便显示着她的怒火有多旺。

    会议室坐满了人,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得一怔,所有目光像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云裳的脸上。

    郁凌恒也是一愣,正要发飙怒斥是那个想死的敢擅闯会议室,还用如此不礼貌的方式,哪知他凌厉的目光射过去看到的是冷若冰霜的郁太太时,满腔怒火瞬时被惊讶取代了大半。

    “你——”他站起来,拧着眉头看着气势汹汹的云裳,疑惑不解。

    “郁凌恒,两天前我向你借钱你不同意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云裳上前,没有一句废话,直截了当地冷冷质问。

    郁凌恒一怔,“……什么?”

    “两天前你为什么不同意?”她站在他的面前,一股寒气从骨子里渗透出来,冷如冰雕。

    办公室里二三十个人,都是嵘岚集团的高层,全默默地看着突然冲进来的云裳和一脸冷凝的boss大人,均如坐针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感觉到大家充满好奇却又努力保持平静的目光,郁凌恒狠狠拧眉,伸手去牵她的手,“我们先回办公室——”

    “为什么不同意?!!”她勃然怒吼,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不让他碰触。

    “有什么事我们去办公室再说,行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郁太太这样疾言厉色的^逼问,郁凌恒觉得特没面子,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你把钱拿去养小三儿了,对吗?!!”

    云裳说这话的时候,还极尽鄙夷地看了眼坐在郁凌恒右下侧的初恺宸。

    初恺宸看着愤怒的云裳,自然听出她话里的讥讽,却诡异的没有发火,只是眸色有些复杂难辨……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被云裳这句话吓到了,均转头默默地看着郁凌恒。

    郁凌恒脸如玄铁,怒不可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面还有~~~求订阅~~求订阅~~~~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