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3章:借给你也成,但有条件!
    ……

    半个小时后,两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几乎同时匆匆赶到了警察局。%し

    在警察局门口,郁凌恒和燕灵均打了个照面,看到对方时均露出震惊的表情。

    当两人看到各自的女人一身狼狈的模样时,心里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脸如玄铁!

    云裳和陶陶说好听点叫狼狈,说难听点那完全就是惨不忍睹。

    头发乱了,衣服破了,俏^脸花了,乍一看简直像极了刚从川藏骑行回来似的。

    当然,杨海娜那边比她们还要惨上几分。

    云裳看到郁凌恒的那瞬,也是震惊的。

    然后想想,可能是她们群殴性子太恶劣,所以警察在录口供的时候收了她们的手机,通知了她们的家人……

    而郁凌恒的号码在她的手机里是“老公”,警察不通知他还能通知谁呢!

    四目相接,她淡淡看他一眼就撇开视线,仿若不认识他一般。

    郁凌恒狠狠拧眉,心里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想狠狠骂她一顿吧,却又不敢。

    昨天在g市发生的事,她一定对他有误会,他这会儿若再责备她,怕是会让彼此的关系僵到谷底。

    燕灵均则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陶陶。

    陶陶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个高冷到极点的女人,她居然会跟人打架?

    看到燕灵均,陶陶的脑海里就浮现出杨海娜那句“我姐已经怀^孕了”……

    怀^孕了吗?

    怀吧!

    怀得好!

    这样她就可以完全放下了……

    从警察局出来,郁凌恒和燕灵均各自抓着自己的女人上了车。

    云裳没有挣扎,任由郁凌恒把她塞进他的车里,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打架的时候兴奋激动,打完了才发现全身痛得要死,所以在又累又痛的状态下,她实在没有精力再跟他吵。

    尤其彼此正在冷战中,别说吵,她连口都不想跟他开!

    郁凌恒开着车,时不时的瞟她一眼,心里酝酿着该怎么打破这该死的僵局。

    一直到回到郁家,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呀!大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刚进门,琇嫂看到一身狼狈的云裳,顿时惊得失声叫道。

    云裳默不啃声,越过满脸关切的琇嫂,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琇嫂,把医药箱拿楼上来!”郁凌恒一边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一边吩咐琇嫂。

    “好的好的。”琇嫂连连点头。

    上了楼,云裳朝着客房走,可在经过卧室的时候,却被郁凌恒强行拽了进去。

    云裳脸若寒冰,挥开他就要出去。

    哪知他将门用力关上,再整个人往门板上一靠,双手往胸前一抄,一副“我看你怎么走”的无赖模样。

    云裳狠狠蹙眉。

    很快,外面响起琇嫂的脚步声。

    叩叩叩。

    紧接着门上就被敲响。

    “大少爷……”

    “放门外,下去!”郁凌恒轻挑着眉尾看着冷若冰霜的郁太太,对门外的琇嫂扬声说道。

    琇嫂迟疑了一下,最后呐呐了声,“哦。”

    直到琇嫂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郁凌恒才转身打开门去拿医药箱。

    在他打开门的那瞬,云裳趁机想往外冲。

    郁凌恒眼明手快,一手拎起医药箱,一手拦截住要往外跑的郁太太。

    然后脚一勾一踢,只听呯地一声,房门再次关上。

    “郁凌恒,你到底想干什么?”云裳突然爆^发,忍无可忍地冲他大吼。

    “你想干什么?”他拽着她往牀边拖,懒洋洋地反问。

    “我要出去!”她狠狠挣扎,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的手。

    “去哪儿?”

    “回、房!”

    “这里不就是你的房间,你还要回哪儿?”

    她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可他却与她截然相反,始终是一副慵懒散漫的模样。

    云裳的怒气像拳头砸在棉花上,发是发出来了,却一点也不得劲儿

    而他漫不经心的态度犹如火上浇油,更是让她心里的火都快烧到头顶了!

    “云裳,你说说,哪有你这样的人?借不到钱就翻脸,你好意思?!”看她怒火中烧,他还恶意调侃。

    “滚!”云裳狠狠切齿。

    郁凌恒将郁太太强行拽到牀边,淡淡睨着她彪悍的小^脸,“坐下!”

    她狠狠瞪他。

    见她不肯合作,他将医药箱往牀尾一放,直接就把她往牀上推。

    “啊!”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被他推得朝着柔软的大牀倒了下去。

    在她倒下去的那瞬,他单膝跪地,不由分说就去扯她的衣服……

    “啊……郁凌恒你想干什么?!!”

    云裳又惊又怒,手忙脚乱地却抵御他的双手,可不管她怎么挣扎反抗,身上的毛衫都被他三两下轻易脱除。

    “你猜!”他贱兮兮地朝她眨了眨眼,邪魅又欠揍。

    她怒不可遏,扬手就朝他脸上挥去。

    郁先生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欲行凶的小手,顺势狠狠摁在她的头顶。

    “你是不是打人打上瘾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云裳,有很多事用武力解决只会让其更糟糕,这个道理你不懂?”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爱恨不能地瞪她。

    “我不懂!!怎样?”郁太太桀骜不驯地仰起小^脸回瞪他,不甘示弱。

    即便被他压着,即便身处劣势,即便她反抗不了,她都不会向他低头服输。

    他不是在g市逍遥快活吗?有初恋相伴,回来管她的闲事做什么?

    “不懂是吗?没关系,我让你懂!”

    他懒懒一笑,话音落下的那瞬,俯首就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像是惩罚般恶意碾磨。

    “唔……”云裳疼得狠狠蹙眉。

    一个根本算不上温柔的吻,两人像是心里都积压着怨愤,激烈地“撕咬”着对方。

    一吻完毕,彼此都累得气喘吁吁。

    “现在懂了吗?”他依旧牢牢扣着她,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因愤慨而变得红^润的小^脸。

    云裳二话不说就张口去咬他……

    “你敢咬我就别想借钱!”

    就在她的嘴即将触上他脖子的那瞬,他冷飕飕慢悠悠地飘出一句。

    云裳像是被突然点了穴一般,张开的嘴就那样傻不楞登地定住了。

    “你……”她眨眨眼,呆呆地看着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成功让她由暴躁变安静,郁凌恒颇有成就感,从她身上缓缓起身,趁她失神,从医药箱里拿出跌打药水给她揉搓身上因为打架造成的淤青。

    药水刺鼻的味道和他毫不留情的重力揉摁,让她从惊怔中回过神来。

    “你……刚刚说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俊美的脸庞,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激动得心脏扑通扑通一阵狂跳。

    便想着,只要他答应帮裴惜灵,她愿意原谅他背着她和初丹在g市私下见面的事,也愿意原谅他奋不顾身救初丹的事。

    只要裴裴家能渡过难关,她觉得自己委屈一点没关系,他要怎样她都愿意。

    看她眼含期盼和急切,他淡淡瞥了她一眼,心里啐着她势利现实,大手在她手臂上的淤青处揉得更用力了一分。

    她频频缩手,疼得龇牙咧齿狠狠抽了口凉气。

    郁凌恒默不啃声。

    “郁凌恒你什么意思?你愿意借了?”她急不可耐,双眼晶亮地看着他。

    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他斜睨她,“你叫我什么?”

    “老公!!”她立马干脆又响亮地喊了一声。

    郁先生满意。

    他挨个揉着她身上的淤青,懒懒轻哼,“借给你也成,但有条件!”

    “你说!”

    “亲我一下!”他将脸颊凑上去。

    云裳二话不说勾住他的脖子,凑上去就吻住他的唇。

    第一时间就把舌尖喂进他的嘴里,竭尽全力的勾他……

    吻,火/辣又热/情……

    郁凌恒得偿所愿,欣然受之。

    唇齿相嵌,缠^绵悱恻的一个吻,让室内温度直线飙升。

    当终于结束时,云裳觉得舌根被他吮得又痛又麻,浑身都滚烫起来。

    他的舌刚从她嘴里出去,她立刻推开他坐起来,小手伸到他的面前。

    “嗯?”郁先生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妙,看着面前的葱白小手,没反应过来。

    “钱!!”她直截了当。

    郁凌恒满腔激荡被她直白的一个字给打击得荡然无存。

    他剜她一眼,好笑又好气,“你以为是你要的是五百还是五千?想要就能立刻有?”

    她也不想想自己要的数目有多庞大,筹集难道不需要时间?

    尤其是前面他刚支出了一大笔……

    为了讨她欢心,他这可是暂停了两个项目的结果。

    昨天她从g市跑掉之后,他追下来就再也找不到她了,不敢犹豫太久,连忙让初恺宸准备。

    只是数目太大,饶是嵘岚这样的大集团,两天之内筹集两笔庞大的资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他需要一点时间。

    没凑集够钱,他也不敢找她,就怕一言不合两人又吵起来。

    哪成想他居然是从警局里把她捞出来的。

    “那什么时候有?”云裳急问。

    郁凌恒,“明天。”

    “这么久?能不能快一点?”云裳微微蹙眉,恨不得他能马上把钱给她。

    他没好气地斜睨着得寸进尺的小女人。

    答应给她了还嫌慢?

    云裳也觉得自己过分了点,毕竟自己要那么多钱,一时半会谁也不可能拿得出。

    她应该理解他的。

    想了想,她突然跳下牀。

    郁凌恒连忙伸手抓^住她;“去哪儿?”

    她说:“我去给裴裴打个电话。”

    她要去给裴裴报喜,嗯,她要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闺蜜!

    “你这样就想走?”郁先生挑着眉尾,意味深长地睨着她。

    “……?”

    “你以为一个吻就可以了?”

    云裳秒懂,脸颊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有些窘迫地呐呐:“那你还要怎样啊……”

    “你说我想怎样?”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慵懒反问。

    咬着唇想了想,她豁出去了,说:“等你把钱给裴裴——”

    “郁太太,现在是你求我还是我求你?”他冷飕飕地哼哼,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你真的不会出尔反尔?”犹豫了下,她嘟嘴瞅他。

    “如果你表现好,我可以让他们快点把钱准备好。”狡猾歼诈的郁先生慢悠悠地抛出鱼饵。

    “快多少?”郁太太双眼发亮。

    “看你表现——”

    不待他话音落下,云裳便如一头迅猛的小^美洲豹,将他狠狠扑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先上四千,后面还有,今天有加更~~~如果今天订阅再不行,估计以后没大图了,没大推可就没加更了啊,菇凉们,求订阅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