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1章:他是最大的股东
    “宋锦木……”

    “你哥怎么了?”

    裴裴的爸爸是二婚,宋锦木便是现任妻子的儿子,裴惜灵和宋锦木是名义上的兄妹。。しw0。

    “宋锦木”三个字从裴惜灵的嘴里说出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他恩将仇报!他把我爸爸的公司吞了,还要让我爸爸去坐牢……”

    “为什么?!!”云裳震惊无比,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裴惜灵,“你你……你不是跟他……”

    裴惜灵泪流满面,唇角轻轻扯动,笑得极尽悲凉,“我很蠢对不对?裳裳,我太蠢了对不对?我居然……我居然……”

    云裳一把将裴惜灵拥在怀里,心疼至极地轻拍着她起伏不停的背,难过安慰,“裴裴,不是你蠢,不是的!是男人太贱、太坏、太不是玩意儿!!说吧裴裴,你要我怎么帮你?”

    “你能不能帮我向郁凌恒借点钱?我不能让我爸爸坐牢……”裴惜灵哭着说。

    她真的是走投无路才会来c市,但凡还有一点别的法子,她都不会向裳裳开这个口……

    因为深知这样的要求有多么的强人所难。

    云裳知道,裴惜灵所谓的“借点钱”肯定不是一点,必然是数目巨大,否则她不会舍近取远。

    如果数目不大,裴惜灵大可向同城的柯筱和小麦求助,或者来了直接跟她借也成,可她居然是说“帮我向郁凌恒借点钱”……

    这说明这件事是她们几个都帮不了的!

    可见这“点”钱,绝对超出了她们三人的承受范围之内。

    “好!”云裳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立刻拿出手机,给在外出差的郁凌恒打电话。

    然而,郁凌恒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

    g市

    郁凌恒出差,巧遇外出看望老战友的初润山。

    还有到g市参加演出的初丹。

    初润山邀郁凌恒共进晚餐,郁凌恒不好拒绝,点头应了。

    餐厅包房里。

    餐桌上美味佳肴,初润山侃侃而谈,郁凌恒偶尔附和一两句,全程保持礼貌微笑。

    初丹则一直看着他,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情意和眷恋。

    一瞬不瞬!

    “凌恒啊,你看来g市咱们也能遇上,这可真不是一般的有缘呢!”初润山朗声笑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老爷子说的是,是挺‘有缘’的!”郁凌恒回笑,意味深长地看了初丹一眼,刻意咬重字音,含`着淡淡的讥讽意味。

    初润山笑得更愉快了,说:“本来前几天就想约你吃个饭的,有件事想跟你谈谈,可一直没时间。想不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上,可不就是有缘吗!”

    “老爷子请说!”郁凌恒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是这样的。”初润山笑着,看了眼身边一直默不啃声的孙女,然后再看向郁凌恒,“小丹呢,她现在回来了,不走了,准备开个舞蹈学院,想找你投投资,你看方便吗?”

    投资?

    郁凌恒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眉,转眸看着初丹。

    初丹神色如常,大方迎视着他。

    “行的,我回去跟恺宸详细谈谈。”没有犹豫很久,他点头应道。

    哪知初润山却变本加厉,“凌恒啊,你和小丹青梅竹马,她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她吧,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什么都力求第一,这舞蹈学院也不例外!所以她这个愿望我这副老骨头是无能为力了,你看看,能支持支持她吗?”

    郁凌恒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分。

    什么叫这个舞蹈学院也不例外?

    初丹这是要办个全国第一的舞蹈学院?

    郁凌恒说:“老爷子,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可否容我想想?”

    “凌恒,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开舞蹈学院是小丹的梦想!”初润山笑笑,不动声色地给他施加无形的压力。

    郁凌恒默了。

    他倒是可以直接拒绝,只是人要脸树要皮,郁初两家关系一向不错,他即便不悦也不好就这样撕破脸。

    “嗯,我知道!”他再次点头。

    “我老了,没能力帮她了,只能靠你了,你可不能让我这老人家失望啊!”初润山目光锐利地看着郁凌恒,语重心长地说。

    郁凌恒妥协,“不会的老爷子!”

    他觉得,一切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如果这是初丹想要的,那么他给便是,虽然他从未亏欠过她。

    但看在两家的交情,以及初润山亲自开口的份儿上,还有若是应下这件事,她以后不再来打扰他和郁太太的生活,这钱,他倒愿给!

    见他这是答应了,初润山大喜,越发开心,“小丹说了,这舞蹈学院办成了,你是最大股东,她给你打工。”

    初丹一眨不眨地看着郁凌恒,分不清这样看到他妥协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很显然,他之所以愿意答应,并不是真的想帮她完成心愿!

    “不用了,我对这些并不在行,亦没什么兴趣。”郁凌恒淡淡勾了勾唇角,拒绝道。

    郁太太不喜欢他跟初丹有过多接触,如果他成了股东,那就不可避免的会与初丹常见面,更或者,这等于给了初丹一个随时找他的通行证,岂不是自找麻烦?

    “那不行!怎能让你白出钱?!”初润山连连摇头,一副万万使不得的样子。

    “真的不用——”

    “那算我们借?”初润山改口。

    郁凌恒想,只要不跟初丹有过多接触就好。

    “都听老爷子的。”他优雅轻吐。

    “那就这样定了啊凌恒,当然,如果你不放心,咱们可以写个字据……”

    “老爷子严重了,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他最不放心的是担心郁太太生气,其他什么的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那就好,那就好。”

    口头协议达成,初润山很高兴,非要跟郁凌恒喝两杯。

    盛情难却,郁凌恒只得奉陪。

    酒刚喝完,对面初丹就轻轻飘来一句——

    “可以让小恺先准备吗?”

    初丹想要立刻落实这件事。

    她并不是真的想要他的钱,她是想要跟他有所牵连,不管他是借还是投资,她都ok,只要以后有借口光明正大的靠近他就行。

    郁凌恒眸光淡漠地盯着初丹。

    初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心如打鼓,害怕把他惹怒,害怕一切都前功尽弃。

    就在初丹快要坚持不下去时,郁凌恒拿出手机,给初恺宸打了电话,让他准备大量资金……

    电话打完,此事就这样定下了。

    看到郁凌恒放下手机,初润山看了眼初丹,示意让她给郁凌恒把酒斟满。

    “对了凌恒,小丹晚上有个演出,你抽个空,陪我这个老人家一起去吧!”初润山端起酒杯要跟郁凌恒干杯,中气十足的声音满是愉悦,却又饱含`着不容违抗的威严和命令。

    “晚上啊……”郁凌恒微垂着眼睑拉长尾音,迟疑的样子分明是要拒绝。

    “我问过你的助理,他说你晚上有空。”

    他还没想好拒绝的借口,就被初丹一句话直接堵死了。

    郁凌恒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冷冷看着初丹。

    “你们先吃着,我出去打个电话。”初润山站起来,装模作样地拿出电话,一边说一边朝包房外走去。

    很显然,他们两人现在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

    初润山出了包房,初丹就红着双眼看着面色不善的郁凌恒,难过哽咽,“我现在就这么招你恨吗?你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郁凌恒极尽不耐。

    “我能干什么?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干什么?!”初丹情绪激动,心里满是委屈。

    她已经忍了很久了。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他如此不待见,他冷漠的眼神让她难过得不行,简直如万箭穿心。

    “阿恒,就算你现在不爱我了,也不至于避我如蛇蝎吧,我有那么可怕吗?”她愤愤切齿,不甘心。

    “初丹,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被人算计!”

    今天的一切,包括这场偶遇,只怕都是她的处心积虑吧!

    “对!我知道!可我没算计你,所以你不应该讨厌我!”初丹失控低叫。

    “没算计吗?”郁凌恒冷笑。

    “你觉得我算计你什么了?”初丹腾地站起来,忍无可忍地冲他喊道:“郁凌恒!你欠我的多着呢!!”

    正是剑拔弩张之时,包房的门被推开,初润山回来了。

    “都吃好了吗?小丹,表演时间快到了,你该回去准备了。”

    初润山像是没感觉到僵凝的气氛一般,走进来拍拍初丹的肩,和蔼可亲地笑着提醒。

    看到初润山进来的那瞬,初丹迅速垂眸,不让爷爷看到自己眼底的伤心和怨愤。

    “嗯。”

    应了一声,初丹拿起自己的包,低着头匆匆离开。

    “走吧凌恒,咱俩也去给小丹撑撑场子!”

    ……

    郁凌恒是真不想去,可是又不能拂了初润山的面子。

    最后还是去了g市的歌剧院。

    “凌恒啊,你帮我个忙好吗?”

    刚进剧院,初润山就突然对郁凌恒说道。

    “老爷子您说!”

    “小丹那粗枝大叶的丫头,把舞鞋落在酒店房间里了,你帮我给她送去后台成吗?我约了几个老朋友来给小丹捧场,得先去招呼招呼!”初润山接过警卫员递上来的精美鞋盒,递到郁凌恒的面前。

    “好!”郁凌恒不好拒绝,只能点头。

    不是不想避嫌,实在是不好把关系处僵。

    他觉得,只有跟初丹说清楚,让她早点看开最实际。

    后台化妆间。

    “舞鞋!”

    郁凌恒进入初丹的化妆间,面无表情地将舞鞋放在化妆桌上。

    “好看吗?”

    初丹站起来,噙着明媚的笑容对郁凌恒转了个圈,展示自己的舞裙。

    银色亮片桑巴舞裙,露出小蛮腰和修长美`腿,性`感妩媚又妖`娆魅惑。

    初丹今晚表演的是欢快、煽情、激昂且富有特有节奏的桑巴舞。

    穿着性`感舞裙的初丹,与往日的高雅温柔大相径庭。

    “嗯。”郁凌恒看着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的初丹,淡淡嗯了一声。

    初丹眼含深情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其实我不太喜欢跳桑巴,不过你喜欢,我想跳给你看!”

    其实她比较喜欢和擅长古典和芭蕾,但他们在一起的那会儿,他曾说过她跳桑巴的时候特别迷人……

    她现在,迫切地想要再迷惑迷惑他!

    “人会变的,以前喜欢的东西不代表现在还喜欢!”郁凌恒淡淡说道,话中含义显而易见。

    初丹脸上的笑容瞬时僵住,脸色苍白。

    他拒绝的态度,一直很坚定,不管她如何低声下气的挽回,他始终不曾动容……

    “阿恒……”初丹双眼泛红,声音微哽。

    郁凌恒冷笑一声,“初丹,当初是你执意要走,既然你做了那样的决定,就要勇于承担后果!”

    “我——”

    “别说你有苦衷,你有什么苦衷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

    她刚开口就被他冷冷阻断。

    “你真要对我这样心狠?”初丹心痛如绞。

    想要保持自己一贯的骄傲,可再坚强的女人,在面临爱情即将破灭的时候,都无法淡然处之。

    真的爱他,一直爱他,如果失去了他,她留着骄傲又有何用?

    心狠吗?

    或许吧!

    可如果他对她心软,郁太太就会对他心狠!

    所以,他必须对她狠!

    于是他说:“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你!”

    当初她走的时候,又何尝不心狠?

    说完,他转身走出了化妆间。

    初丹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男人,眼眶越来越红……

    ……

    舞台上。

    初丹上场。

    本是热情洋溢的舞蹈,却硬是被她舞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从上场开始,她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前排那个最英俊的男人身上。

    这场桑巴,本就是为他而舞。

    可他却以不再喜欢……

    舞蹈过半,突然一盏水晶灯螺丝松动,毫无预兆地朝着正在舞动的初丹*下来……

    “啊……”

    “啊啊……”

    观众席上顿时尖叫连连。

    “初丹小心!”

    看到水晶灯往下*的那瞬,郁凌恒大喊一声,迅速朝着舞台冲去。

    听到郁凌恒的大喊以及观众的尖叫,初丹意识到危险,抬头一看,顿时吓得面如死灰,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舞台并不算高,郁凌恒身手敏捷,单手撑着舞台边缘一用力就跃上了舞台,在初丹被灯砸到的千钧一发间,抓`住初丹狠狠一拽……

    啪嚓!

    水晶灯砸落在地,粉碎。

    用力过猛,郁凌恒和初丹双双摔倒。

    碎片满地,郁凌恒手臂不幸被划伤。

    初丹左侧额头磕破,血流不止……

    ……

    医院

    郁凌恒手臂被碎片化了一条大口子,缝了三针。

    初丹的伤在头部,照了ct,医生要求住院观察。

    初润山看到孙女受伤,吓得老脸发白,直到初丹一直保证自己没有脑震荡的*反应后,才稍稍放心。

    然后初润山对郁凌恒说自己被吓着了身体不太舒服,让他在医院陪陪初丹。

    郁凌恒无法拒绝。

    病房里,初丹头上缠着纱布,蔫蔫地躺在病牀上。

    郁凌恒仅着白衬衣,右手袖子挽起,小手臂上也缠着纱布。

    他站在牀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初丹,脑海里是刚才他抱她上救护车时她在他耳边哀伤低泣的一句话……

    “你不是烦我吗?还救我做什么?我死了不正合你意?!”

    她的眼泪,沁湿`了他的胸口。

    说不上来当时是什么感受,就觉得这样的初丹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骄傲自信的女人。

    她当初决定离开的时候若有这副难以割舍的模样,他俩估计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所以很多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真是再也回不去从前。

    沉默良久,郁凌恒抬腕看了看表,淡淡开口:“早点休息!”

    “你要走?”初丹立马坐起来,眼含凄怨地看着正欲转身的郁凌恒。

    郁凌恒,“嗯。”

    初丹急了,“那我怎么办?你答应了爷爷要陪着我的,万一我突然不舒服——”

    “不用担心,会有特护陪你!”

    “我不要特护!郁凌恒,我只要你!!”初丹大叫,不知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还是心里太委屈,情绪特别容易受到波动。

    郁凌恒不为所动,冷冷道:“现在的我,你要不起!”

    “郁凌恒,你明明还在乎我的!”初丹情绪激动,双眼浮现出一层水雾,眼泪就快要脱眶而出。

    “初丹,‘自以为是’是种病,得治!”郁凌恒无语讥讽。

    “如果你一点都不在乎我了,刚才为什么还要救我?”

    “那只是——”

    “刚才那么危险,你却不顾自身安危来救我,你敢说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初丹不信,不信他真会如他所表现的那么冷漠无情。

    本来`经过化妆间里那番谈话,她的心里已经绝望,可当危险来临,他奋不顾身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之后,她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她觉得,他并非如他表面那么无情,他其实只是在惩罚她当初的离开,他只是生气,嗯,他只是在生她的气。

    等他气消了,他们一定可以重归于好,一定可以!

    “如果你真要这样自欺欺人,我也管不着,你就那样以为吧!”郁凌恒耐心尽失。

    一直以为初丹聪慧过人,可最近他是越来越觉得与她无法沟通了。

    冷冷说完,郁凌恒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他的手抓着门把手……

    “阿恒!”初丹带着哭音大喊一声。

    他刚把门拉开一条缝,还没来得及完全打开,就被跳下牀冲上来的初丹从后面紧紧抱住了腰……

    郁凌恒狠狠一震,整个人僵住了。

    让他僵住的不是初丹突然冲上来抱住了他,而是……

    伫立在门外的……郁太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困死了!累死了!为了不断更我真的拼了!你们还霸王我的话,不觉得太残忍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