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9章:比不过吗?试试呗!
    “阿恒,相信我好吗?我离开真的有苦衷。&amp;”初丹放低姿态,近乎乞求地微哽道。

    郁凌恒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狠狠拧着眉头,心里极度烦躁。

    “苦衷?”他抬眸看着她,冷笑。

    “嗯!”

    “什么苦衷?”

    “……”

    他本是随口一问,却让她骑虎难下,多想不管不顾的全盘托出,可是……

    初丹:“我暂时不能说……”

    “那就永远都别说!这辈子都别说!!”郁凌恒不耐烦地阻断她的欲言又止。

    他说的不是负气话,是真的希望她永远都不要说。

    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她所谓的苦衷,甚至害怕她的苦衷会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

    所以,别说!

    他不想知道!

    他跟郁太太现在挺好的,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应该也不会觉得煎熬或枯燥。

    嗯,就这样跟郁太太过一辈子也不错!

    “阿恒——啊……”

    初丹不甘心,正要再说什么,应急灯却在这时候突然也灭了。

    尖叫的同时,她惊恐无助地朝着郁凌恒扑去。

    她有幽闭恐惧症。

    其实从电梯出故障的那刻,她心里就已经充满了惊慌,可她为了跟他解释,为了这个难得的独处机会,一直强忍着害怕。

    被困在电梯里本就已经恐慌得不行,若不是有他在身边,她早就崩溃了。

    刚才尚有一丝光亮,她还能稳住自己的情绪,可现在电梯内伸手不见五指,她顿时便觉得有无数双滴着鲜血的手从黑暗中向她快速伸过来……

    恐惧,如山洪暴发,疯狂地朝她袭来。

    出于本能,初丹扑进郁凌恒的怀里,死死抱住他。

    “阿恒……阿恒……”

    她瑟瑟发抖,像个绝望无助的孩子般楚楚可怜。

    郁凌恒狠狠拧眉,想推开她,却又有一丝丝不忍……

    她有幽闭恐惧症他是知道的。

    ——那你以后不许背着我和她见面!

    正犹豫不决,突然脑海里跳出郁太太对他说过的话……

    心脏一紧,郁凌恒双手撑住初丹的肩就要将她推开。

    “不要!阿恒,求求你……求求你别推开我……至少现在不要……”

    感觉到他的意图,初丹下意识地将他抱得更紧,颤抖的嗓音带着哭意,带着低声下气的哀求。

    郁凌恒正欲用力的手僵住,牙根微微咬紧。

    初丹说他变了,其实在他看来,她又何尝没变?

    在他的印象中,她一直坚强骄傲,估计从未用这样的低姿态求过任何人吧……

    倒不是心疼,只是觉得为难,推开不是,不推开也不是!

    他不想违背对郁太太的承诺,可是在这逼仄的空间里,他连离开的机会都没有。

    郁凌恒摁亮手机,看着手机上显示着“无服务”三个字就烦躁得想把手机摔了。

    突然,伏在他怀里初丹紧紧揪住他的衣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初丹你怎么了?”他心一沉,忙问。

    “我……我难受……”初丹狠狠喘息着,痛苦得快要说不出话,“阿、阿恒……我……我喘不过气了……”

    郁凌恒知道,当一个人心里的恐惧到了无法负荷的时候,便很有可能会休克。

    他连忙将她放到地上,他坐下,让她靠在他的怀里,尽可能的让她舒服点。

    初丹意识渐渐模糊……

    约莫五分钟后,有急促而嘈杂的脚步声响起。

    郁凌恒精神一振,知道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他大喊两声“这里”,外面便响起初恺宸的声音,安抚着说马上就救他们出去。

    电梯停在两层楼的中间段,不上不下。

    当电^梯^门被撬开,郁凌恒立马朝着站在半空的初恺宸喊:“恺宸!快叫救护车——”

    郁凌恒话音未落,即看到站在初恺宸身后侧的云裳,声音戛然而止。

    他下意识的想要把半躺在他怀里的初丹推开。

    可是初丹这会儿已经休克,他如何甩得开手?

    云裳神色平静地看着电梯里抱^坐在一起的两个人,没有像初恺宸那样焦急担忧,也没有妒忌得泼妇骂街。

    她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

    在知道他被困在电梯里时,她是担心的,紧接着在知道他和初丹一起困在电梯里时,好像又不担心了……

    说不清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挺不得劲儿的。

    “我姐她怎么了?”

    看到初丹晕迷,初恺宸慌了神,急得脸都发白了。

    郁凌恒看了眼一言不发的云裳,才淡淡道:“她不舒服,得去医院。”语气已不见刚才的焦急。

    云裳想,是因为看到她也来了吗?

    初恺宸连忙一边让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和两名保安将初丹从电梯里救了出去。

    云裳一直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

    无喜,无怒。

    直到郁凌恒站到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唤她,“阿裳,我……”

    “你没事吧?”她平静的小^脸这才有了波澜,担忧地望着他,紧张地问。

    “没事。”郁凌恒摇头,定定地看着她,想要看清她内心的情绪。

    她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气,咧嘴一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他想解释。

    “要一起去医院吗?”她却阻断他,转眸看了眼抱着初丹匆匆进入另一辆电梯的初恺宸。

    “不!”郁凌恒立马摇头。

    “那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她轻轻一笑,伸手去挽住他的手臂,柔声说道。

    初恺宸抱着姐姐初丹进入电梯,抬眸看到的就是云裳目光温柔又深情地看着郁凌恒撒娇的样子……

    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怒意。

    ……

    餐厅里。

    云裳今天胃口特别的好,一直低着头不停地吃吃吃!

    菜系偏辣,她的小^脸都辣红了,嘴也辣肿了,却还是吃得不亦乐乎。

    她的心情好似并未被刚才的事情影响。

    相比之下,郁凌恒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就默默地看着她吃,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根本没心思吃东西。

    他觉得自己快神经了,她若生气,他怕,她现在一副没事儿人似的,他也怕。

    他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你不喜欢今天的菜吗?”

    云裳喝了一口汤,忙里偷闲地抬眸看着一脸纠结的男人,奇怪地问道。

    “不是。”他摇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喜或怒的讯息。

    “那怎么不吃呢?”她拿起筷子钳了一块牛肉片放进他的碗里,“吃啊,很好吃的!”

    她神色如常,倒真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只是他始终不太放心。

    “阿裳。”他轻轻喊她。

    “嗯?”她抬眸看她。

    他欲言又止,“我……”

    “什么?”

    “你生气了吗?”

    闻言,云裳扑哧一笑,“没有啊!我又不是气包子,好好的生什么气。”

    “刚才的事……”

    “嗯?”

    他解释,“不是我想跟她单独相处,是电梯突然发生故障……”

    “我知道。”她微笑,点头。

    郁凌恒皱着眉,一脸纠结,“可是我答应过你——”

    “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她垂眸,钳菜,轻柔喃喃。

    为什么要生气呢?

    为什么要中计呢?

    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呢?

    不!她不要生气!

    是的!她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她明明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不该因为喜欢一个人就把自己变得多疑而弱智。

    嗯!不该的!

    换位思考一下,其实郁先生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他没有如她当初那般为了初恋把她气得七窍生烟甚至出手打她……

    所以相比之下,她应该知足的。

    而且,她喜欢他,既然喜欢就不能把他推到别人的身边去。

    他现在是在乎她的,她知道,所以她应该让自己变得更懂事更温柔,努力让他在乎她更多更多,而不是为了妒忌跟他吵跟他闹。

    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无理取闹的女人!

    她云裳这么聪明,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变成那副不堪的模样?

    她说,她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

    郁凌恒深深看着她的脸,仔细观察她的情绪波动,小心翼翼的语气里难掩惊讶,“你真的不生气?”

    “嗯,不生气!”她抬眸看着他,摇摇头,甜甜一笑。

    “阿裳……”郁先生被感动了,伸手过去抓^住她的小手,眼底尽是柔情。

    他以为她会大发雷霆的,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她骂以及哄她的心理准备,可想不到她居然……

    这样善解人意的郁太太,实在太美丽了!

    重重吁了口气,他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认真严肃地说:“我答应你——”

    “别!”她却急急阻断他,对他摇头,淡淡一笑:“意外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所以别对我乱许诺言,我怕你做不到。”

    没有承诺,便不会有期待,就算没做到,也没资格责怪。

    她是这样想的。

    ……

    ……

    ……

    云裳见完客户,在回公司的路上与一辆奔驰发生了擦挂。

    奔驰车上有三个男人,年龄均在四十左右,都喝了酒。

    遇上酒驾,云裳不由分说就要报警。

    车祸的赔偿和责任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不能容忍酒驾这种对人对己都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方见她只是一个女人,先是想要她赔偿,然后见她要报警,便凶神恶煞地威^胁加恐吓她不许报警,当看到她拿出手机时三人更是一拥而上,想要抢她的手机。

    云裳性格本就泼辣,遇上这种事这种人自然是宁死不屈的,当下就与三个男人拉扯起来。

    她一个女人,怎敌得了三个男人,虽然对方喝了酒,可她应付起来还是很吃力。

    防得了这个就防不了那个。

    刚躲开一只伸来想抓她手臂的猪手,另一人就从后面来揪她的头发……

    头皮一阵剧痛,她狠狠蹙眉。

    那人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一甩,她稳不住,直接摔在了地上。

    冬天,衣服穿得厚,其他地方没伤着,但手掌和膝盖却不可避免地擦破了皮……

    她上班习惯穿裙子,而穿裙子的时候即便再冷也只穿一双薄薄的丝^袜。

    见她摔倒在地,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抬脚就要踹她……

    云裳下意识地闭上双眼抬手去挡……

    “啊……”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却听到一声杀猪般的哀叫。

    她睁开眼,看到那个想踹她的男人反倒被别人踹翻在地。

    她狠狠蹙眉,冷冷看着犹如从天而降的初恺宸……

    然后哀叫连连,三个中年男人被英勇威猛的初少爷打得鼻青脸肿,丢下车子落荒而逃。

    初恺宸脸如玄铁,身体里迸射^出一股阴冷的戾气,若那三个男人不逃,他能把他们打残打废!

    他伸展五指,缓解指关节因用力过猛而引起的疼痛,同时转身,看向云裳。

    见她还狼狈地跌坐在地上,他连忙两个大步奔过去,伸手去扶她,“你没事吧?”

    她却避开他的手,拒绝他的碰触。

    初恺宸的手僵在半空。

    云裳脸色冷然,手扶着车门,忍着疼缓缓站起来,

    她站起来,收回手,车门上留下刺眼的血迹……

    不多,却让初恺宸顿时变了脸色,看向她的手,掌心已然又红又肿,还泛着血丝……

    “我送你去医院!”他立刻说,再次伸手去拉她。

    云裳侧身避开,低着头垂着眸,连看他一眼都不愿。

    然后她微微跛着脚,朝自己的卡宴走去。

    初恺宸僵在原地,狠狠咬了咬牙,倏地转头看着她的背影,说:“我知道你恨我——”

    “你算老几啊我恨你?”她回过头来,睥睨着他,语调慵懒地轻蔑冷嗤。

    初恺宸一张俊脸顿时忽青忽白。

    “上次我救了你,这次你救了我,初恺宸,咱俩扯平!”她拉开车门,对他淡淡说道。

    说完,她准备上车。

    初恺宸心脏微微一紧,莫名感觉到一阵慌乱,冲口而出:“我不会说对不起!”

    低沉紧绷的声音带着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急切。

    云裳正欲上车的脚收回来,转眸看他,笑了,极尽不屑,“说得好像我稀罕你的‘对不起’似的。”

    她不急不躁,始终一副冷静淡然的模样,可那声声讥讽在初恺宸听来着实刺耳。

    他怒了,忍无可忍地冲她大喝,“云裳!你根本就不爱duke,就不能成全他跟我姐吗?”

    “成全他跟你姐?呵呵!凭什么?”她笑靥如花,眼底却一片冰冷,字字尖锐:“我的东西,就算我不要,我也不会便宜别人!郁凌恒是我的!我云裳的名字在他的配^偶栏上,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你姐算什么?”

    “你跟duke在一起才几个月,你真以为你在duke心里的地位能比得过我姐?你的几个月能跟他们的几年比?”

    “比不过吗?”她嘟嘟红唇,故作天真地嗲嗲道:“试试呗!”

    完全就是挑衅。

    “云裳!你怎么就是不懂——”初恺宸情绪激动,仿佛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给她换个脑。

    “我为什么要懂?!!”她倏地喝道,呯地一声用力甩上车门以示心中愤怒,一张俏^脸冷若冰霜,“我自己的生活,我自己的人生,凭什么要听你指挥?你让我离开就离开,你让我成全就成全?你算老几啊初恺宸?我告诉你,我偏不!!!”

    初恺宸脸色铁青,哑口无言。

    两人冷冷对视,剑拔弩张。

    几秒之后,云裳转头,伸手去拉车门。

    刚拉开,她还没来得及上车,车门就被两个大步上前来的初恺宸用力推上。

    “还有何贵干?初少!”云裳并不生气,双臂环胸姿态倨傲地冷冷看着他,讥讽道。

    “我姐很爱duke!”初恺宸的声音软了下来。

    “关我p事!”她冷笑。

    “当初她离开duke是有原因的!”

    “那又怎样?”

    “如果duke知道我姐的苦衷,你觉得你跟我姐之间他会选择谁?”初恺宸气急败坏,看着她的目光变得复杂。

    “呵呵!身为有妇之夫,他还有选择的权力?”云裳冷笑更甚。

    “云裳!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初恺宸觉得自己要疯了。

    “是吗?可是怎么办呢?我最喜欢勉强别人了!”她轻撅着红唇娇嗲。

    “你——”初恺宸气得呼吸一窒,咬着牙根好半晌才缓过气来,皱着眉语重心长地劝道:“你这是何必呢?你和duke并不爱对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彼此,你再找个爱你的男人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初恺宸你有病吧?我的老公又帅又有钱,对我又寵爱有加,我^干吗还要去另外再找个男人啊?我撑着了?!还有!你口口声声说我和郁凌恒不相爱,我想请问初少爷,您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种结论?”

    云裳觉得自己快被初恺宸蠢哭了。

    初恺宸无言以对。

    云裳觉得很累,重重叹了口气,笑看着他,说:“初恺宸,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我等着!!”

    郁凌恒和初丹被困在电梯里,然后她接到初恺宸的电话,再然后他们一起去到郁先生和初小姐被困的楼层……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初恺宸的杰作。

    他想尽办法给郁凌恒和初丹一个独处的机会。

    云裳觉得,初少爷想让自己姐姐和偶像复合都想得快要丧心病狂了!

    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对初恺宸到底是怨还是恨,反正她不是圣母,不会对陷害自己的人笑脸相迎。

    只是有点心酸吧,就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命运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瞧瞧人家初小姐的弟弟,为了姐姐把自己变得卑鄙无耻也在所不惜。

    她也有个妹妹,只是啊,云朵儿不止不会为她赴汤蹈火,甚至还抢走她的亲情和爱情……

    看着初恺宸,云裳自嘲一笑,心中感叹——

    唉,别人家的弟弟!!

    “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菇凉们,今天淼就要出门了,去成都参加年会,大家都知道我码字慢,所以你们别打击我好吗?如果订阅还下降的话,我就断更好好玩咯,如果订阅还行,那我就坚持更新,努力不断更,你们看咋样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