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8章:离开真的有苦衷
    然后——

    啪嚓!

    一声脆响,云裳手中的酒杯突然掉落在地,引来众多好奇的目光。し

    郁凌恒、欧阳、初恺宸同时朝她们奔过来。

    欧阳距离更近,两个大步就冲到了云裳和初丹的面前。

    “怎么了?”

    欧阳微拧着眉头沉声问道,上来就把云裳往后拉了拉,让她离地上的玻璃碎片远一点,同时上下打量着她,看她可有受伤之处。

    初家大小姐和郁凌恒有段过去欧阳是有所耳闻的,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云裳被欺负了。

    云裳没说话,手臂一缩,从欧阳手里脱离。

    明显被嫌弃了,欧阳嘴角抽^搐了两下,暗啐自己真是多虑了,像她这种“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人,根本没人欺负得了吧。

    云裳冷着脸,并不接受欧阳的好意,甚至可以说是排斥他的关心。

    “我也正想问郁太太这是怎么了?”初丹淡定自若地轻轻道,一句话挑明自己可什么也没做。

    “姐!”初恺宸奔过来,护在初丹身边。

    初丹转眸对弟弟轻轻一笑,表示没事,不用大惊小怪。

    郁凌恒与初恺宸同时到达,初恺宸护着初丹的时候,郁凌恒也来到了云裳身边。

    “怎么了?”

    他低着头看她的脸,拧眉急问,眼底尽是担忧。

    “我不舒服……”云裳趁机靠上他的胸膛,怏怏低喃。

    杯子她是故意摔的,因为不想再跟初丹“聊”下去了。

    “哪里不舒服?”郁凌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抓起他的手就放在她的心口,楚楚可怜地向他撒娇:“这里不舒服,觉得好闷,很难受……”

    嗯!心里不舒服!很不舒服!闷得慌!!

    “那我们回家?”

    几乎没有犹豫,郁凌恒立刻问道。

    “嗯。”云裳窝在他的怀里,蔫蔫地点头。

    那副柔弱委屈的模样,我见犹怜。

    这样的郁太太是郁先生没有见过的,先不论她是真委屈还是假难过,反正看到她这副泫然若滴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心疼。

    “阿恒……”

    郁凌恒说要走,初丹着了急。

    其实急的不是他要走,而是他对云裳的态度……

    “不好意思,我太太不舒服,我们就先告辞了!”郁凌恒却对初丹幽怨的目光视若无睹,说完后看向初恺宸,“恺宸,我就不跟老爷子打招呼了,你等会儿帮我说一声。”

    知道姐姐的心思,初恺宸自然得努力挽留,“duke,你才来一会儿……”

    初恺宸从小就特别崇拜郁凌恒,所以在他的心里,一直觉得这世上只有自己优雅美丽的姐姐才配得上他的偶像。

    “走吧!”郁凌恒搂着郁太太,声音温柔得滴水。

    这会儿谁的挽留都没用,他的心里满满都是郁太太对他撒娇说不舒服的模样。

    初丹本来还算坚强的心顿时划过一抹伤,悲凉又怨愤。

    云裳说得对,初恋又如何,即便是初恋,他也未曾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哄过她……

    见郁凌恒选择的是云裳,欧阳自然乐见其成,退后一步从正好经过他身边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惬意浅酌,旁观即可。

    郁凌恒搂着变得柔弱的郁太太径直往宴厅的出口走。

    初丹眼睁睁看着他们亲密相携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眼前……

    她心不甘,突然微微拎起裙摆就快步追了出去。

    酒店外,郁凌恒微微弯着腰刚把云裳扶进车里,初丹匆匆而至。

    “阿恒!”

    初丹的音量颇高,急声呼喊。

    郁凌恒微微拧眉。

    他还扶着郁太太的手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正要收回手站直身,大手却被郁太太一把抓^住。

    他看她。

    云裳也看着他。

    往日里最是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此刻波光潋滟像是泛着一层朦胧的水雾,有些看不真切,却又透着致命的诱^惑……

    很明显,她在紧张,紧张他对追出来的初丹会有什么不该有的反应……

    他执起她的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啄了一口。

    然后抽回自己的手,站直身,回头看向小跑而至的初丹。

    手里一空,云裳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也跟着一空……

    像是心底最柔软的某个角落,突然少了什么……

    “能跟你单独说两句吗?”

    初丹跑得急,气息不稳,喘着气深深看着眼前变得冷漠疏离的男人。

    郁凌恒神色淡漠,沉默不语。

    “就两句!”初丹怕他拒绝,情急中不由自主地又向他靠近了一步。

    “我觉得我们之间早就没什么可说的!”他不急不缓地淡淡吐字。

    她进一步,他就退一步,始终与她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你或许没有,可我有!”

    “我想我有不听的权力。”郁凌恒若有似无地扯了一下嘴角,溢出一个无声的冷笑。

    初丹却偏要与他拉近距离,又进一步,紧紧盯着他,“你怕?”

    他挑眉不屑,“我怕什么?”

    “你我心知肚明!”

    郁凌恒正想说什么,却突然感觉身后空了……

    仿佛身后,什么都没有了。

    他猛然回头。

    只见本来坐在左边与他距离很近的云裳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了右边。

    她缩在车门边,脸朝着右边车窗外拒绝看他们,在竭尽所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郁凌恒心脏一紧。

    他不怕她吵,不怕她发飙,就怕她冷,怕她沉默……

    因为他有预感,当她安静时,一定是在想着怎么远离他……

    “初丹,我有太太了,所以我并不想听你说任何话,到此为止吧!”

    郁凌恒当机立断,神色严肃地对初丹说道,然后不再逗留,弯腰坐进车里。

    “开车!”

    他一声令下,司机踩下油门,车子便快速驶离酒店大门。

    “阿恒!”

    初丹追了两步,不甘又怨愤,却终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豪华迈^巴^赫消失在眼前……

    ……

    车厢内,静谧无声。

    云裳一直歪着头面向着车窗,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夜景,大脑和心都是乱糟糟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驱散心里那股陌生的烦闷,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喘不过气了。

    特别难受!

    从未有过的难受!

    女人那股天生的敏感直觉又来了,初丹的出现,让她不安……

    对沈樱雪,她从不在意,因为她知道郁凌恒不会喜欢沈樱雪那种类型。

    可初丹不一样!

    先不说初丹是郁凌恒的初恋,就拿她的自身修养和先天条件来说,就比沈樱雪优秀许多,随随便便就能把沈樱雪甩出几条街去。

    自然,也把她甩出了几条街!

    说到底,就是初丹太优秀了,优秀到她才见一面就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云裳知道身边的男人在盯着她看,可她心里烦,不想理他。

    嗯,郁凌恒从上了车就一直看着郁太太,一瞬不瞬。

    看她始终脸色冷然,他怕越沉默越糟糕,手伸过去,握住她放在膝上的手。

    “生气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试探性地开口。

    “没有啊!”她转头,对他轻轻扯动唇角,神色自若地摇头道。

    她表面无异,可郁凌恒一样就看出了她的笑容有多么勉强。

    她在装!

    装坚强,装若无其事……

    “那为什么不说话?”

    他收起横在座椅中间的扶手,凑过去挨着她,把她搂在怀里。

    她动了动,见挣扎不开索性就随了他。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茫然,愣愣地看着他。

    说话吗?

    说什么呢?

    “……不知道说什么啊。”哑了半晌,她才有些苦涩地低低道。

    第一次看到她的情绪如此低落,郁凌恒的心犹如被成群的蚂蚁啃咬,又痒又疼,密密麻麻的。

    “我不知道她回来了。”他主动解释。

    他的确不知道。

    自从上次他和初丹视频被她撞见,他知道她介意,所以这些天初丹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接。

    “哦。”云裳低着头,盯着彼此握在一起的手。

    “今天那个电话是她打的。”

    她默了两秒,“……哦。”

    “我不是存心骗你,只是不想你不开心。”

    “哦……”

    下巴突然被他抬起来,他恼怒又无奈地瞪着她的眼睛,恶狠狠地威^胁,“你再‘哦’我就咬你!!”

    她这副冷淡的模样让他心慌,仿若一缕虚无缥缈的烟,任凭他拼尽全力也抓不住……

    他突然发火却逗乐了云裳,她莫名就心情开朗了,扑哧一笑,特别响亮地对他“哦!”了一声。

    郁凌恒张口就咬上她的唇……

    自然舍不得用力咬她,于是咬着咬着就变成了吻……

    云裳毫不扭捏,双手圈住他的脖颈,大大方方地与他唇^舌共舞……

    他的吻,化解了她心里的不安,那些对爱胆怯的因子,悄然蒸发……

    从热烈到温和,从温和到浅啄,当终于结束时,云裳的唇被他啃得已然微肿,晶莹粉亮更是无比诱人。

    “我不喜欢她……”

    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她怏怏不乐地咕哝。

    那么美丽优秀的情敌,换了谁也喜欢不起来。

    “嗯,我也不喜欢。”他点头附和,柔声哄她。

    闻言,她蓦地抬起头来,特别严肃地看着他:“郁凌恒,你别骗我!我这人记仇的,你骗我一次,我以后都不会相信你的!”

    其实她不是记仇,她是严重缺乏安全感……

    所以如果他有了前科,想要取得她的信任和依赖就更是难上加难。

    因为吃过亏上过当,所以她对爱情真的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全然信任。

    曾经,她对黎望舒纯粹就是放养,从来不会干涉他任何事,只是一味盲目地相信他会对爱情永远忠诚。

    所以当背叛来袭,她整个人都懵了,那种伤害,让她再也没办法在一段感情里全心全意的付出,甚至做不到先付出……

    她必须,你对我好,我才会对你好!

    这就是她现在对爱情的态度!

    “嗯!我不会骗你!”郁凌恒回答,深深看着她,同样认真严肃。

    云裳满心欢喜,嘟嘟嘴,趁着他这会儿好说话,便得寸进尺地要求:“我不喜欢她,所以你不许背着我跟她见面!”

    “好!”

    “她如果想跟你说什么前尘往事你不许听!”

    “好!”

    “她若想缠着你你也不许理!”

    “好!”

    云裳自己都觉得自己提的这些要求很过分,可他眼都没眨就一一应下了。

    这一刻,她觉得郁先生对她是真的好!

    对她好的郁先生,她喜欢!!

    释然一笑,云裳捧住郁先生的脸颊,嘟起红唇,吻上去……

    ………………

    初丹是个优雅知性,沉稳果断的女人。

    从决定放弃一切回国的那刻,她就暗暗对自己发誓,这一次,不管是内在还是外在的因素,不管是天塌地陷还是世界末日,她都不会再放手!

    她要自私地为自己活一次!

    她的决心已经坚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怎样挽回郁凌恒的心。

    嵘岚集团

    午餐时间。郁凌恒跟云裳通完电话后,拿起大衣走出办公室。

    一出来就看到初丹从初恺宸的办公室走出来,后面跟着初恺宸。

    “duke,一起吃饭吧!”

    看到他,初恺宸热情相邀。

    “不了!阿裳马上就到,我得陪她吃饭!”郁凌恒无视初丹热切的目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初丹眸色一黯,心间微涩。

    这男人可真无情,拒绝也就罢了,偏偏还要说这样的话来往她伤口上撒盐。

    可他越是这样对别的女人寵爱有加,她越是不甘。

    “可以叫上她一起。”初丹优雅得体地微微一笑。

    “然后让你俩都消化*?”郁凌恒嗤笑一声,“何必!”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他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让她俩呆在一起。

    “我不会!”

    “她会!”

    他的言辞间毫不掩饰对云裳的寵爱和维护,听得初丹心如刀绞,脸色微白。

    “如果哪天她要你我形同陌路,你也依她?”她也冷笑,淡淡讥讽。

    “倘若哪天她真这样要求……”他微微停顿,眼底冷芒划过,看着她,沉冷地道出俩字:“我依!”

    我依……

    他的话音落下,她便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居然说,他会为了别的女人与她形同陌路!

    强忍着心里的难过,却怎么也忍不住双眼变红……

    郁凌恒说完就朝着电梯走去。

    初恺宸拉着初丹跟上去。

    三人进了电梯,却在电梯即将关上的时候,初恺宸一拍脑门,懊恼地叫:“哎呀,我手机忘办公室了,你们先下去吧,我拿了马上下来。”

    然后快速跨出电梯。

    “等你一起!”郁凌恒伸手去按电梯开门键,对初恺宸说道。

    可伸出去的手却被初丹轻轻拂开,“怎么?连跟我同乘电梯你都怕?”

    郁凌恒蹙眉,沉默不语。

    电^梯^门关上,下行。

    郁凌恒站在前面,面对着电^梯^门,初丹站在后面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眼底潮意更浓。

    “你变了……”初丹几不可闻地呢喃,微微颤抖的声音透着一丝哽咽。

    在国外的几年,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幻想过无数种他们重逢的画面,可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的……

    他变了!变得冷酷,变得绝情,变得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她万万没想到,重逢后,她竟然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恒,对不起!其实离开你我是迫不得已……”她向他靠近一步,用此生最卑微的姿态跟他道歉解释。

    “初丹!”郁凌恒倏地冷喝一声,猛地转身面对她,“我已经结婚了,你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

    他皱着眉,一副极尽不耐的模样。

    废话吗?

    她挣扎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要跟他解释的话,在他看来都是废话了吗?

    她又气又伤,态度也强硬^起来,“可是你和她并不相爱,你们的婚姻并不幸福!你娶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你并不爱她!”

    郁凌恒最讨厌有人用笃定的口吻来评价他的生活和人生,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厌恶。

    “出国几年,你学会的就是自以为是?”他睥睨着她,冷冷嗤笑。

    “我没有自以为是!这全是阿宸告诉我的!你敢说你娶她是因为爱?!”

    “对!娶她的时候不是因为爱,不过现在我很喜欢她,爱不爱我还不知道,但喜欢是肯定的,很喜欢!!”他加重语气,态度坚定而认真。

    初丹接受不了,她狠狠摇头,“不!你并没有很喜欢她,你只是在报复我!”

    嗯!他只是在报复她,报复她当初的执意离开……

    郁凌恒蔑然嗤笑,正想说什么,电梯却在这时突然晃动了起来……

    “啊!”

    初丹吓得尖叫。

    晃动弧度不算大,却很显然不太正常。

    果然,晃动了几秒之后,电梯就突然停住了,且灯光熄灭。

    狭小^逼仄的电梯里,只有微弱的应急灯还亮着。

    初丹吓得脸色发白。

    可这样独处的机会她不能放过,如果出了这个电梯,他根本不会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所以她必须得把握此刻。

    郁凌恒狠狠皱眉,立马把下面的楼层按亮,再按了警铃。

    只是保安室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

    初丹看着郁凌恒忙活,深知自己时间不多,她红着眼,深深看着他,“阿恒,我回来了……”

    “我希望你没回来!”

    郁凌恒低着头拿出手机,头也没抬地冷冷阻断她。

    他的话明明很无情,初丹却觉得看到了希望。

    “你还怨我,说明你心里还有我,阿恒,你心里还有我!”她急切地说道,眼底满是欣喜之色。

    郁凌恒抬眸看她,唇角泛起无声冷笑。

    “阿恒,相信我好吗?我离开真的有苦衷。”

    “苦衷?”

    “嗯!”

    “什么苦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哎~~~~订阅跌得惨不忍睹~~我已经不知道该说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