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7章:可他现在是我的!
    快到洗手间时,与她迎面走来一个纤瘦美丽且让她觉得有一丝熟悉的女子……

    女子戴着一款大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看不清长相。本文由。。首发

    不过身材好!

    倒不是那种臀翘胸大的性^感火辣,是一种该大就大该小就小恰到好处的清瘦优美。

    颇高,目测与博嫣然不相上下。

    虽看不清女子的脸,可只需一眼,便会被她与生俱来的那股优雅气质深深吸引。

    匆匆一瞥,擦肩而过。

    云裳缓缓回头,轻蹙着黛眉疑惑地看着女子款步前行的背影,微微失神。

    明明不认识,她却莫名对这个女子有一丝淡淡的熟悉感。

    似曾见过……

    ……

    晚,八点。

    隆熹大酒店。

    当郁先生携带郁太太到场时,三楼宴会厅已宾客如云。

    云裳到了酒店才知道,今晚的酒会是初家小公主的十八岁生日酒会。

    也就是初恺宸的小堂^妹。

    今晚负责貌美如花的郁太太亲昵地挽着郁先生的手臂,噙着礼貌得体的微笑与之优雅登场。

    “duke……你怎么来了?”

    他们刚进入宴会厅,西装革履帅得一塌糊涂的初恺宸就快步迎了上来,本是笑意满溢的帅气脸庞却在看到云裳时瞬间僵住,拧眉惊讶。

    郁凌恒和云裳均莫名其妙地看着初恺宸。

    切!嘛意思?她不能来吗?

    云裳唇角抽^搐了两下,默默腹诽初恺宸的没礼貌。

    “有问题吗?”郁凌恒也睨着初恺宸,神色略显不悦。

    他能感觉到初恺宸最近对云裳的态度有所不同,表面看起来虽还是不待见,可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处处不对眼的厌恶。

    而这种转变让他心里不太舒服。

    他也知道这根本没必要,可他就是不高兴!

    他宁愿初恺宸一直讨厌郁太太!

    “不是,没问题。”初恺宸连忙摇头。

    郁凌恒瞥他一眼,然后牵起云裳的手说:“走,我们去跟老爷子问个好!”

    “嗯,好的。”云裳乖巧点头。

    夫妻俩朝着不远处的初老爷子走去。

    三五个人围着笑容满面的初老爷子,似是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逗得老爷子开怀大笑。

    郁凌恒优雅从容,本是走得好好的,却在距离老爷子几米的位置突然停下了脚步。

    云裳自然也跟着停下,蹙眉看着那具背对着他们的纤瘦身影……

    背影熟悉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那人穿的裙子与她是一个颜色,且款式大同小异。

    除了一个是长袖一个是五分袖的区别,其他近乎一样。

    撞衫了!

    在他们停下脚步的那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那具优美的背影缓缓转过身来。

    女子娴静美丽的脸庞漾着温柔笑靥,饱含情意的目光直直投向郁凌恒……

    郁凌恒狠狠拧眉。

    而云裳挽在郁凌恒臂弯里的手,不由自主地僵了。

    眼前的女子,她见过!

    第一次是在郁先生的电脑里,当时郁先生正在和她视频……

    第二次是几个小时前,在礼服店的洗手间门口擦肩而过……

    初丹!

    郁凌恒的初恋女友!

    她回来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云裳转眸去看身边的男人。

    郁凌恒的表情除了看起来冷了点之外,倒也没什么特别明显的异常。

    初丹朝他们走过来。

    郁凌恒也牵起云裳的手,迎上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云裳看着初丹身上的裙子,心里忍不住冷笑了声。

    高度相似的裙子,穿在不同的两个人身上,免不了得被人比较。

    初丹身形比她高挑一些,但好在她比初丹丰满一点点,所以还算平分秋色,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气场,谁也无法胜谁一筹。

    可仔细一想,初丹是初家大小姐,是今晚的东道主,又是极具名气的舞蹈家,身上聚集无数光环,璀璨夺目耀眼无比。

    而她云裳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若不是站在郁凌恒的身边,谁能认得她?

    啊不!就算她挽着郁凌恒的手臂,也没人认识她!

    所以,不得不承认,她被初丹比下去了!

    “来了。”

    初丹先开口,声音纯净清透,美如天籁。

    “嗯!”郁凌恒点头,出于礼貌般淡淡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已经回来好几天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今天还给你打来着,你都没接。”初丹的目光一直落在郁凌恒的脸上,仿佛全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般。

    初丹此话一出,云裳被郁凌恒牵着的手倏地收紧。

    今天……

    打电话没接……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她从更衣室里出来时看到他拿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发呆的画面。

    那个电话……

    是初丹打给他的?

    他骗她!!

    云裳想把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

    她一动,郁凌恒就反射性地收紧五指,把她的小手抓得更紧。

    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不敢松手,因为他有预感,如果现在松了手,她一定又会变得像前段时间那样冷漠疏离……

    “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没听见!”郁凌恒不冷不热地看着初丹,淡淡吐字。

    “周末耶,你忙什么?”

    “陪太太!”

    简洁扼要的三个字,让初丹脸上的笑靥终于僵住。

    云裳转眸看着郁凌恒,心情瞬间阴转晴。

    在初恋前女友面前公开她的身份,这无疑就是承认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他能做到如此,她自然是开心的。

    接收到她感动的目光,他也转眸看她,目光柔情四溢,唇角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寵溺的笑容。

    同时,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似鼓励,似安慰。

    本来还有些自卑的云裳,顿时挺直腰板,信心重返。

    她扯动唇角,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靥。

    两人旁若无人地深情对视,初丹轻轻撇开了眼。

    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范,明知他已属于别的女人,偏偏还要放弃一切奔回来……

    只是,回来了又能如何?

    只怕时过境迁,彼此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不!其实一直是她在原地苦守,而他已经越走越远……

    初丹眸色黯然,心底苦涩蔓延。

    “哟,凌恒来啦!”

    气氛正是僵凝,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破空而来。

    “老爷子!”郁凌恒看向红光满面的初润山,恭敬地喊了一声。

    “小丹都回来几天了,怎么也没见你来家里走走?”初润山笑看着郁凌恒,朗声道。

    “最近比较忙!老爷子,我给您介绍——”

    “忙什么忙?你们年轻人就是瞎忙,还能忙得吃个饭见个面的时间都没有了?”

    郁凌恒话未说完,就被初润山阻断,直接无视云裳的存在。

    初润山只当云裳是郁凌恒逢场作戏的那些上不的台面的小明星,根本就不屑去在意。

    郁凌恒强忍着心里的不快,“那倒不是……”

    “可不!既然时间还是能挤出来的,为什么不多来看看我这快入土的老头子?”

    “爷爷!”

    “爷爷!”

    初丹和初恺宸不约而同地生气喊道。

    初润山爽朗大笑,军人出身的他,根本不信什么诅咒不诅咒之说。

    云裳觉得自己像个异类,与这里格格不入。

    刚才还信心十足,这会儿心里又开始动摇。

    其实在感情方面,她与郁凌恒完全相反,郁先生如果吃醋了,会暴跳如雷跟她大吵大闹,敢于表达内心的真实感觉。

    而她若是在感情上遇到什么挫折,则会像受惊的刺猬,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竖起全身利刺武装自己。

    她怕自己会遍体鳞伤,所以一有点不对劲儿就会选择逃避。

    她就是表面强势,内心柔弱。

    说到底,她比他更没有安全感!

    见郁凌恒的态度比较冷淡,初润山看了眼身边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大孙女,然后笑着问郁凌恒:“还在生小丹的气?”

    “老爷子您误会了——”

    “凌恒啊!你是男人,应该体谅一下小丹当年的苦处,她也不容易……”初润山轻叹一声,纡尊降贵地帮自己孙女说好话。

    云裳又想把手从郁凌恒的手里抽^出去了。

    “老爷子,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太太——云裳!”

    郁凌恒连忙抓紧云裳的手,同时坚定认真地对初润山说道。

    “……”初润山惊愕,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啥?”

    “这是我太太,云裳!”

    “什么太太?”初润山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你结婚了?”

    初润山冷厉的目光瞪向初恺宸,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初恺宸心虚地撇开眼,不敢与爷爷对视。

    郁凌恒:“是的!已经两年了,只是一直没公布。”

    “你——”初润山大发雷霆。

    初丹和初恺宸吓得连忙一左一右扶住他,一是怕他受了刺激身体不好,二是预防他动怒把事情闹僵。

    正在这时,初恺宸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出现在宴厅门口。

    “爷爷!”初恺宸连忙附在初润山耳边,压低声音道:“欧s记来了!”

    提醒老爷子又一个重要人物已经到来,今晚到场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可不能发脾气给人落下笑柄。

    初润山深深吸了口气,按^压着心里的怒火,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朝着欧阳迎上去。

    云裳看到欧阳,转身就朝着另一边走去。

    平日里已是不想见到他,今天这样的场合她如此狼狈,更是不愿让欧家的人看到!

    郁凌恒是想陪在郁太太身边的,只是这样的场合难免应酬多,一不小心就被几个上来阿谀奉承的人围住了,一时半会儿都脱不了身。

    云裳便躲在一个角落,持杯浅酌。

    “这条裙子穿在云小姐的身上可真好看!”

    突然,一道温和清透的声音从云裳的身后不急不缓地响起。

    “那也是初小姐眼光好!”云裳优雅转身,噙着客套而美丽的笑靥看着初丹,意有所指地说道。话落,脸上的笑容倏地隐退,“还有,请叫我郁太太!”

    从发现自己与初丹撞衫的那瞬,云裳就明白了过来,很显然这条裙子就是初丹订的,却被她抢了。

    在礼服店的时候,初丹给郁凌恒打电话,想必是想见见他的,只是郁凌恒没有接电话,又碍于她在场,所以两人没能见上面。

    然后初丹眼睁睁看着自己定制的裙子被她抢走,心里肯定很不舒服的,所以又挑了一条款式差不多的。

    她猜不透初丹为何要选择与她撞衫,是太过喜欢这个系列的裙子,还是故意跟她较劲儿?

    站在对立面上的此刻,云裳是更相信后面一种可能的。

    接收到云裳的敌意,初丹知道彼此已经没有寒暄客套的必要,于是开门见山地问:“你爱他吗?”

    连自我介绍都省了!

    因为心知肚明,彼此都知道对方是谁。

    爱他吗……

    云裳立马进入备战状态。

    “爱啊!不然我为何嫁他?!”她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便轻勾唇角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

    “可恺宸说——”

    “他是当事人吗?他一个旁观者有什么资格‘说’?”云裳抢白,微眯着眸子冷冷睨着不远处一直看着她们的初恺宸,蔑然讥讽。

    初恺宸虽跟随在初润山身侧招呼宾客,却始终心不在焉,眼底尽是担忧之色,很显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们这边。

    “他爱你吗?”初丹又问。

    “这个就要用你自己的眼睛看,或者现在亲自过去问他!”云裳用嘴努了努右前方背对着她们正与人交谈的郁凌恒。

    初丹也看着郁凌恒挺拔的背影,眼底的情意毫不掩饰。

    曾以为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曾以为随着日月更替不管多浓烈的爱都会慢慢变淡,曾以为不再见面便真的能相忘于天涯……

    可原来,所有的“曾以为”都是她的自欺欺人!

    从再次看到他的那一瞬,她终于明白,心里没放下,走多远都白搭。

    现在她只祈祷,希望自己明白得不算太晚……

    用力抿了抿红唇,初丹收回视线转而看着云裳,“你跟他不合适!”

    “是吗?那谁合适呢?你吗?”云裳不可抑止地冷笑一声,极尽讥讽地问道。

    不得不承认,初家的孩子都得天独厚,男的帅,女的美,还气质超好。

    尤其初丹和初恺宸姐弟俩,更是人中龙凤。

    只是美又如何呢?

    就算她初丹美若天仙她云裳也不会把自己老公让给她呀!

    云裳言辞尖锐,有着浓浓的敌意,初丹却不甚在意,犹自中肯地说道:“你们性格相似,都是急性子,刚在一起或许觉得很有激^情,但时间久了你们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多,裂痕也会越来越大——”

    “哟!看不出初小姐还是爱情专家呢!”

    “云小姐——”

    “请叫我郁太太!!!”

    云裳知道自己失控了,可她克制不了自己,因为她的内心不得不承认,初丹分析得很对,可谓针针见血。

    所以她恼羞成怒了。

    “我并非故意挑衅——”初丹微微蹙眉。

    “嗯!你不是挑衅,你是向我挑战!”云裳唇角的冷笑蔓延。

    两个美得各有千秋却同样魅力四射的女人,冷冷对峙,剑拔弩张。

    相比之下,初丹性格沉稳许多,默了默,她低低道:“我只是想找回自己的幸福。”

    “是啊,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只是初小姐,把你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云裳句句带刺,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醋劲儿诠释得淋漓尽致。

    她说话太不客气,本是想与她好好谈谈的初丹终于被惹急。

    初丹说:“他本来是我的!”理直气壮得有些诡异。

    “可他现在是我的!!”云裳噙着冷笑懒懒反击。

    “你确定?”初丹回以冷笑。

    “我确不确定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律会为我确定!”

    “他一定没跟你说过我们曾经在一起时有多快乐。”

    “所以初小姐你是准备送我一张cd听听你们那时的爱情?”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胜负未分,谁也讨不到便宜。

    “初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你们已经分手n久了!!”云裳心中疲惫,眼底终于有了不耐之色。

    “可是云小姐——”

    “郁太太!!”她冷冷纠正。

    “好吧郁太太!”初丹在称呼上妥协,争取幸福的决心却越来越坚定,“可是郁太太你没听说过吗,初恋是最难忘怀最难割舍的存在!”

    “有多少初恋不过是昙花一现,再美好又有何用?”云裳不屑冷嗤,“想要过一辈子,平平淡淡才是真!”

    初恋了不起啊?

    说得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俩才是初恋似的?

    嘚瑟毛线!!

    以为她没初恋啊?她也有的好么!!

    最难割舍最难忘怀?

    可拉倒吧!

    都说初恋美好,可这世间又有几对初恋是修成了正果的?又有几对修成正果的初恋是相守到白头的?

    呵呵!怕是少之又少吧!

    气氛,僵凝。

    感觉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被云裳堵得哑口无言,初丹也终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初丹:“你信不信,他迟早会回到我的身边!”

    “信啊!等七十年后我死了,你再来接手吧!”云裳云淡风轻地娇嗲。

    “……”

    初丹汗哒哒,再过七十年大家都快百岁了,她可从来不觉得自己能活得到一百岁。

    就算活到一百岁,熬到她百年归西,她和郁凌恒两人又能相守几年?

    那不是她要的结果!

    经历了一些伤痛,她决定不要再独自等待,她要争取,她要夺回本就属于她的一切。

    幽幽一笑,初丹转眸望向郁凌恒的方向,苦涩低喃:“我为他付出了多少,你永远都想象不到……”

    “我为什么要去想象?你就算为他付出了生命也不关我的事!“云裳毫不客气地说道,冷酷又无情。

    然后——

    啪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