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6章: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
    “喂!”初恺宸刻意压低声音,可两秒之后,他却惊讶至极地失声叫道:“什么?你说你现在在哪儿?”

    他叫那么大声,惹得云裳都忍不住好奇地瞅了他两眼。?

    “我马上来接你!”初恺宸对着电话彼端的人说。

    然后初恺宸抓起一旁的大衣就匆匆离去。

    初恺宸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云裳一边默默腹诽他的没礼貌,一边转身欲回到自己的桌位。

    哪知转过身去,就看到餐厅的另一端冷冷伫立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正是姗姗来迟的郁大^爷!

    “呀,你来啦!”她开心地朝他跑过去,伸手去挽他的手臂,“什么时候到——”

    他却侧身避开她伸去的手,冷冷瞪她一眼,转身就走。

    从始至终,一个字都没说,就给了她一个白眼。

    呃……

    云裳莫名其妙。

    怔愣了两秒,她回过神来,连忙跑回刚才的桌位拿起自己的包和外套就朝他追去。

    “喂,你去哪儿啊?不是吃饭吗?”

    在餐厅外,终于追上他,她拽住他的袖子疑惑地看着他。

    郁凌恒面罩寒霜,冷冷抿着薄唇就是不说话,甩开她的手继续往停车的方向走。

    “郁凌恒你干吗啊?”云裳狠狠蹙眉,对着他的背影喊。

    他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眼看他越走越远,云裳咬着牙根恨恨地跺了跺脚,又朝他追去。

    不能就这样放他走,她得知道他到底又发什么疯了!

    赶在他开车之前,她敏捷地跳上了他的车,且迅速系上安全带。

    握着方向盘的男人冷冷瞪着她。

    “你又怎么了?”她没好气地冲他嚷,真是受够了他的阴晴不定。

    他就瞪着她。

    后知后觉的云裳突然开了窍,她讶然瞠大双眼,“你吃醋啦?”

    难道他刚才看到她趴在初恺宸的背上,还说是初恺宸的女票,所以不高兴了?

    嗯!应该是这样!

    毕竟刚才他打电话给她叫她吃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突然就对她甩脸子,实在不合常理。

    想来想去,他吃醋的可能性最大。

    郁凌恒的脸色更黑更冷更难看了。

    他越是这样,云裳就越是肯定了心中猜想。

    得!这小气的男人果然是吃醋了!

    她扑哧一笑,剜他一眼,娇嗔道:“哎哟!你想哪儿去,我只是看他被那小姑娘嫌弃所以想帮他一下……”

    “你们不是不对盘吗?”

    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冷得犹如三九寒冰,微眯着的双眸寒光四溢。

    “是他针对我好么!”云裳翻了个白眼,强调道。

    郁凌恒顿时更生气了,盛怒之下言辞变得尖锐:“既然知道他讨厌你你还贴上去干吗?就不能要点脸?!”

    云裳被骂得一怔,眨眨眼据理以争,“我怎么不要脸了?都说我只是想帮——”

    “人家哪点需要你帮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自甘堕^落!!!”他越吼越大声。

    云裳汗。

    看来这丫气得不轻,连成语都乱用了。

    特么的!

    她怎么就自甘堕^落了?

    “说话能别这么难听吗?”她俏^脸一沉,冷冷道。

    她拿自己的热脸贴了他这么久的冷p股他还不依不饶是想怎样?

    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么!

    郁凌恒怒喝,“你活该!”

    她可不就是活该被骂么!都警告过她无数次了,不要跟别的男人那么亲近不要跟别的男人那么亲近!!可她就是不听,分明是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郁凌恒你今天想吵架是不是?!”云裳彻底冷了脸。

    这男人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内分泌失调了?简直莫名其妙!

    见她也生气了,郁凌恒心里的怒焰诡异地消失了大半。

    云裳冷冷看着矫情的郁先生,“如果你想吵架,ok!我奉陪!”

    他不说话,冷着脸看向车窗外。

    “嗯?吵不吵?”她追问。

    他还是不说话。

    郁凌恒的态度明显有了软化的迹象,云裳也就见好就收,有些无奈地嗔他一眼,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饭还吃不吃了?”

    “不吃!!!”他转头就冲她吼了一声。

    吃吃吃!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

    云裳被他突然间的一声吼给吓得一颤,顿时火冒三丈,本是娇滴滴的声音立马变得又冷又硬,“得!不吃拉倒!没你我还吃不下饭了,呵!”

    她伸手去推车门,却只听咔的一声轻响,他按了中控锁。

    门打不开了。

    “开门!”云裳转头狠狠瞪他,切齿怒喝。

    郁凌恒不动,淡淡瞥她一眼。

    云裳无语,搞不懂他一会儿凶一会儿软到底想怎么样。

    狠狠咬了咬牙,她深深吸了口气,没好气地瞅着他,娇喝:“到底吃不吃?”

    默默决定,他如果还不识好歹的话,她就真的不伺候了。

    “不在这里吃!”他气呼呼地说,矫情得像个孩子。

    得!不在这里吃就不在这里吃吧,对她来说去哪儿吃都一样,只要他不再发癫就好了。

    云裳妥协,问他:“那你想去哪里吃?”

    “不知道!”他还是不高兴。

    “那去前面的超市吧。”

    “去超市干吗?”他不解。

    她给他一个白眼,“买菜!我做给你吃,行了吧大^爷?!”

    闻言,郁凌恒双眼一亮。

    郁太太要做饭给他吃?

    唔,这个可以有!

    ……

    郁凌恒的总裁办公室里有个休息室。

    而休息室里面卫生间、厨房、衣帽间应有尽有,俨然就是一个小套房。

    于是两口子在超市里买了菜就回到了公司,在休息室里亲自下厨。

    郁凌恒依在厨房的玻璃推拉门框上,端着一杯水慢悠悠地喝着,目光灼灼地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

    脱下外套的云裳,仅穿着白色衬衣和鲜红色包臀裙,趿着棉拖扎着马尾,看起来妩媚又温柔,特别勾人。

    尤其是从他的角度看,她奥凸有致的身体曲线展现无遗,迷人得很。

    明明嘴里还喝着水,郁凌恒却还是觉得口干舌燥,目光落在她挺翘的臀上怎么也移不开了。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的双手用力抓在上面那弹力十足的感觉……

    喉结狠狠一滚,小腹发紧。

    郁凌恒越来越觉得,这女人不是给他施了魔咒就是下了蛊,不然怎么一见到她他就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把她扑了呢……

    即便每天抵死缠^绵,他还是觉得不够,即便经常被她气得要死,他还是想要每时每刻看到她。

    云裳全神贯注地忙碌着,低着头往炖锅里加水,根本无暇注意那一直紧盯着自己的豺狼目光,更没感觉到有危险气息正朝自己靠近……

    直到一副硬实的胸膛悄无声息地贴上了她的背,她才发现他的存在。

    “干吗?!”她回头看他一眼,然后继续往锅里放作料。

    “你在煮什么?”他从后面拥着她,微弯着腰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呼吸喷薄在她的脸颊,带出一片酥^麻。

    她微微撇开脸,避开他灼热的气息,“炖个西红柿排骨汤。”

    “炖汤啊,要很久吧……”他轻轻叨念,慵懒磁性的声音掩藏着一丝不怀好意。

    “一小时之内吧。你很饿啊?”她又回头看他,以为他是肚子饿了嫌炖汤慢。

    “没有,我是说……”趁她回头的那瞬,他单手掌住她的脸颊,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深深凝睇着她的双眼暧^昧低喃:“如果时间久的话,我们可以先做点别的……”

    这话……

    意图已非常明显!

    同时他的手溜进了她的裙子里,一路往上……

    吓得她连忙捉住他的手。

    “别闹。”云裳瞪他一眼,娇嗔。

    “没闹啊。”他衔着她的下唇轻吸,把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练就得炉火纯青。

    “你要干吗啊,不想吃饭了是不是?”她无语。

    “吃你也是可以的……”他在她唇上辗转,呼吸渐渐粗^重。

    他心^痒难耐,直接把她的裙子往上捞,双手如愿以偿地抓上她结实又有弹力的臀……

    什么叫吃她也是可以的?

    云裳简直对他的无耻感到哭笑不得。

    他抓^住她的臀将她往上轻轻一提,她的腿就反射性地圈住他的腰,然后便被他熊抱着去到了客厅里。

    他边朝着沙发走,边吻着郁太太。

    她被他吻得稀里糊涂晕头转向,一时半会儿根本没办法阻止反抗。

    郁凌恒把郁太太摁在沙发里就要直奔主题……

    “唔……”当他的指企图占据她时,她猛然回过神来,一把将他推开,“不行!”

    被拒,郁先生不悦,冷着脸瞪她,“为什么不行?”

    一脸的欲^求^不^满!

    还有浓浓的醋意。

    “我——”

    “云裳我告诉你!恺宸跟晢扬一样,都是我弟弟!”

    她刚一开口,他就冷着脸对她喝道。

    “什么啊?”云裳哭笑不得。

    “你不许打他主意!”

    “你说什么呢!”她无语地惊呼,嗔了他一眼。

    “你离他远点,不许跟他走那么近!”他霸道得像个专横的暴君。

    云裳恼火地对他嚷道:“你这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啊?!他讨厌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觉得我跟他能有什么近不近的?!再说了,他比我小好么,我对姐弟恋没兴趣!”

    “那如果他比你大你就有兴趣?”他立刻追问。

    他这脑回路可真是……

    云裳彻底被他打败了。

    跟他讨论这样的问题,他的关注点跟她永远不一样,简直是对牛弹琴。

    云裳只差指天发誓了,“没兴趣啊!不管他比我大还是比我小,我对他都没兴趣!没兴趣!没兴趣!没兴趣!!”

    郁凌恒满意,想了想,他又问:“那你对谁有兴趣?”

    “你啊!”云裳毫不犹豫地大方承认。

    知道他爱听这样的话,所以她也从不吝啬。

    这男人跟个孩子似的,就喜欢她哄。

    “真的?”他挑眉,努力掩藏着心里的雀跃。

    她用力点头,凑上去啄他的唇,“嗯呢!我只对你有兴趣……”

    “只喜欢我?”他趁机捧住她的小^脸,几近痴迷地看着她的眼。

    “嗯呢!只喜欢你!”

    郁凌恒满心愉悦情不自禁地从眼底眉梢泄露出来,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着快乐。

    他发现自己最近总是被她随便一句话就能哄得心花怒放,不过就是一句“喜欢”,他却觉得比签了大生意还高兴。

    “我不信!”他傲娇地板着俊脸,抓起她的小手放在他已然支起小帐篷的某处,“证明给我看!”

    他心安理得地趁机压榨她。

    这……

    云裳额头挂满黑线。

    她羞恼低叫:“锅里还炖着汤呢……”

    “没事儿,我会看着……”他将她的小手强行往他裤腰里放。

    “你……唔……”

    她想拒绝的,可他直接堵住她的嘴,根本不给她退缩的机会。

    所以到最后,午餐是郁先生做的,因为郁太太被郁先生折腾得精疲力尽,根本爬不起来……

    ……

    ……

    ……

    时值周末。

    云裳被郁凌恒带到一家高级定制礼服店。

    礼服店上下三层,专营女款,每一条裙子都极尽奢华巧夺天工,美得云裳啧啧称奇。

    郁太太身材好,无论哪款裙子穿在身上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而每条裙子都有各自的特色和优点,真是让人难以取舍。

    一连试了好几条,裙子虽好,却非郁太太最爱,总觉得还差点她自身喜欢的元素。

    云裳很纠结。

    直到她看到一条……

    白色及地长裙,真丝欧根纱上点缀着精美的刺绣花朵,以及涟漪般的腰部褶裥,每一处都是那么完美奢华,看起来格外惹眼。

    “这条给我试试。”

    云裳眼底难掩惊艳之色,略显兴奋地对跟随在身边的年轻店长说道。

    哪知店长一脸抱歉,“呃,不好意思啊郁太太,这条裙子已经有人订了。”

    “啊,这样啊……”云裳的脸色瞬时黯然,惋惜地看着美美的长裙。

    依依不舍地盯着裙子看了一会儿,她正准备转向别处,身后却响起郁先生低醇磁性的声音。

    “喜欢这条?”他站在她身后,与她一同看着裙子,慵懒轻问。

    “嗯嗯,好漂亮!”她用力点头,然后转身对他撇嘴耸肩作无奈状,“不过可惜呀,已经被人捷足先得了。”

    “拿给她试试!”

    郁凌恒转头对店长说。

    店长怔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点头,“好的郁少!”

    然后就去取下裙子送往更衣室。

    云裳见状,蹙着眉对郁凌恒低叫,“哎呀,不要了,已经有人订了……”

    “别吵!快去试!”他却不理会她的纠结,手掌轻轻撑着她的背,直接将她往更衣室的方向推。

    云裳只能半推半就地进了更衣室。

    十分钟后,在店长的协助下,云裳换好裙子从更衣室出来。

    走出来便看见郁凌恒坐在不远处的沙发里,皱着眉头盯着手里的手机发愣,而手机正响个不停……

    “你失聪啦?手机一直在响你没听到?”

    她走上去,奇怪地看着他。

    看了他一眼便下意识地转眸去看手机屏幕。

    听到她声音的那瞬,郁凌恒反射性地拒接来电,一直在屏幕上的那个名字便在郁太太瞧见的前一秒消失不见……

    云裳挑眉睨着有些反常的男人,“谁的电话?”

    “公司的。”郁凌恒站起来,将手机揣进兜里,且不着痕迹地关了静音。

    “怎么不接?”

    “陪你不谈公事。”

    她盯着他看了几秒,见他神色如常一脸坦荡,不由在心里暗骂自己疑心病太重。

    骂完自己便莞尔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动得给你颁一个好老公奖?”

    “必须的!”郁先生毫不谦虚,一本正经地对郁太太点头表示这个可以有。

    云裳娇嗔地瞪他一眼。

    郁凌恒将手机放回兜里以后,开始打量郁太太。

    “哇!我老婆就是美!”看着眼前美得梦幻迷人的郁太太,郁先生双眼一亮,惊艳地赞道,当即决定,“就这条了!”

    “啊?可是这条已经被别人订了的。”云裳有些窘迫地提醒他。

    他却云淡风轻地对她说:“没事,我跟这里老板交情不错!”

    “为难人家不太好吧……”她迟疑呐呐。

    能在这里预定礼服的人,必定也不是简单的角色,他这样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呢?

    可是,她嘴里说着不太好,心里却又实在喜欢这条裙子。

    “谁让我太太喜欢呢!”他傲然一笑,特别拽地说道。

    只要她喜欢,强别人所难又何妨!

    “我另外挑一件也行的……”郁太太双眼冒心崇拜地看着郁先生,假惺惺地娇嗲。

    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寵爱自己,真是睡着了也能笑醒。

    “既然有最喜欢的,为什么要将就?”

    “我是觉得夺人所好有些太不厚道了。”

    “你这样想好了,是我要你夺的,不厚道的是我,你无需有心理负担。”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今晚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

    郁太太一直假意推辞,给足了郁先生展现酷拽狂霸的机会。

    矫情的两口子,你来我往,均满足了对方的虚荣心。

    皆大欢喜!

    “老公你真好!!”

    云裳捧住郁先生的脸,踮起脚尖就用力在他唇上啄了一口,以资奖励。

    她本想一啄了事,哪知却被郁先生趁机搂住了腰^肢,将她扣在怀里,加深了吻……

    店长红着脸低着头,悄悄回避。

    最后,在郁凌恒给礼服店老板打电话的时候,云裳去了趟洗手间。

    快到洗手间时,与她迎面走来一个纤瘦美丽且让她觉得有一丝熟悉的女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木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