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5章:找个比你帅的!
    “诬告?呵呵!沈樱雪,你看清楚这是什么?!”

    云裳关掉视频,找出一张照片,是视频中乔装女子的一个手腕特写。

    女子的腕上,戴着一条精美的钻石手链。

    看到照片,沈樱雪几乎是反射性的把左手藏在身后……

    “对!是看不清脸,可是这人手腕上的手链放大之后却能看的清清楚楚!”云裳冷冷笑道。

    云裳淡淡的一句话,让沈樱雪的脸色白到不能再白。

    “就……就算手链很像有什么好稀奇的,同款的首饰多了去了……”沈樱雪磕磕巴巴地狡辩,垂死挣扎。

    “嗯,如果真是同款首饰那的确没什么稀奇的,可如果是私人订制的呢?”

    “……”

    云裳轻勾唇角,笑意却丝毫未进眼底。

    虽然从看到视频的第一眼云裳就确定乔装女子是沈樱雪,但保险起见,她还是去查过这条手链。

    云氏本就是珠宝公司,因此不管什么首饰云裳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所以查起来也并非有多困难!

    这条手链是欧洲一个大品牌的私人定制款,买这手链的人不是沈樱雪,是c市一个颇有名气的富商。

    至于这富商订的钻石手链为何会在沈樱雪的腕上,其中猫腻显而易见。

    谁让沈樱雪的父亲沈志勇是c市的s长呢!

    沈樱雪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条手链经不起深究,所以被云裳这样一点之后,顿时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自己被羞辱事小,万一父亲被连累沈家可就算毁在她手上了。

    知道自己的点到为止起到了效果,云裳将手机揣兜里,冷冷看着沈樱雪,“沈樱雪,这次我放过你!所以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识相点别再来惹我,否则——”

    云裳打住,后半句没说出口,反正只要能达到警告的效果就行。

    沈樱雪面如死灰,狠狠攥紧双手苦大仇深地瞪着云裳。

    云裳说完就走,沈樱雪却在情急之下又冲口而出,“云裳,那个疯女人是你_妈吧!”

    猛然转身,云裳扬起手就要抽沈樱雪。

    “啊……”

    沈樱雪吓得连连后退,失声尖叫。

    云裳的手停在半空。

    狠狠咬了咬牙,云裳恨恨地用力放下举起的手,目光阴冷地瞪着沈樱雪,警告从齿缝里迸射^出来,“沈樱雪,如果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疯女人’三个字的话,我会撕烂你的嘴!!!”

    云裳戾气深重,全身寒气弥漫,整个人看起来犹如玉^面罗刹,瘆人得很。

    沈樱雪被吓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指尖陷入掌心,沈樱雪不甘心,鼓足勇气回瞪着云裳,为了爱情哪怕是以卵击石也要拼上一拼,“云裳!你别嚣张,你把我逼急了,我就——”

    “你就怎样?”云裳冷笑,不待沈樱雪说完就阻断了她,蔑然冷嗤:“你就把我妈妈的身份和病情公诸于世?”

    沈樱雪咬着唇缩在角落里,很清晰地感觉到有股杀气朝自己袭来。

    吓得噤声。

    “沈小姐,你有人身自由,你想做什么谁也管不着,我更没资格!不过我想先给你提个醒,在你想把我妈妈的病情公诸于世之前,还是花点时间把我妈妈的身份查清楚点比较好!”云裳不气也不恼,好脾气地微微笑道,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再好心提醒你一下,我妈妈姓欧!!”

    姓欧?

    沈樱雪一脸茫然,完全听不懂云裳话里的意思,也或者是……不敢往深处想。

    “如果你还不懂,你可以回家问问你父亲,c市有几户姓欧的人家!又是谁,有个叫欧晴的女儿!!”

    闻言,沈樱雪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云裳这副嚣张的样子,无疑是在告诉她这个欧家有着庞大的势力,如果只是默默无闻的平常人家,云裳哪来的底气在她面前这样横?

    所以如此看来,云裳妈妈的娘家,不简单!

    如果云裳妈妈的娘家不简单,那她岂不是惹了天大的麻烦?

    沈樱雪脸色惨白,背脊冷汗淋漓。

    “所以,如果我妈妈的病情和疗养院曝了光,沈小姐你蓄意谋杀这件事,也会立刻见报!”云裳将沈樱雪脸上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恐慌和惊惧尽收眼底,眸光一凌,一字一顿:“我云裳!说、到、做、到!!”

    话落,云裳转身就走。

    拉开门,身后传来沈樱雪带着哭意的战书——

    “云裳!我不会放弃凌恒的,就算我不在嵘岚上班了,我也不会放弃他的!我一定要跟你争到底!!”

    云裳本不想理她,可在听到某句话后,她停下了脚步。

    没在嵘岚上班了?

    云裳站在门口,惊讶回头,“郁凌恒把你辞了?”

    沈樱雪双眼通红,眼泪滚滚而落,妒恨交加地狠瞪着云裳。

    云裳扑哧一声,笑靥如花,“真是喜闻乐见啊!”

    转身,云裳噙着心满意足的笑靥,在沈樱雪充满仇恨的目光中,优雅骄傲地离开。

    ……

    回到二楼餐厅,正要进入餐厅却差点迎面撞上从餐厅里出来的一个男人。

    居然是神色焦急的郁凌恒。

    “去哪儿了?不是让你等我吗?”郁凌恒剑眉紧锁,焦急又担忧地轻斥。

    撇下欧阳匆匆赶过来,在餐厅里找了一圈却不见郁太太的人影,他急得不行,还以为她又生气走掉了。

    “等人很无聊的,所以我去楼上逛了逛。”云裳回答,伸手勾住他的手臂,与他一同进入餐厅里。

    “那怎么不接电话?”他还是不太高兴,因为找不到她时的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太糟心了。

    电话?

    云裳微微蹙眉,想了想,她恍然,应该是刚刚在楼道里没信号……

    “这手机铃声太小了,我总是听不到。”她嘟起嘴,娇滴滴地抱怨。

    郁太太如此解释,郁凌恒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点了餐,服务生退下后,郁凌恒一转眸就看到对面的郁太太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疑惑,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的脸上有脏东西?

    “没啊。”云裳摇头,声音软软糯糯的,柔得滴水。

    她那双美丽的桃花眼晶亮透彻,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魂魄都吸走似的。

    她的唇角微微扬起,喜悦之情显而易见。

    “你笑什么?”郁凌恒挑眉,被突然转变性情的小女人搞得有点无所适从。

    云裳一怔,也摸^摸自己的脸,“我有笑吗?”

    问完之后忍不住失笑一声,看来是太高兴了,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你真的没事?”他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郁太太太反常,郁先生担忧了。

    “没事啊。”她摇头,喜笑颜开。

    这丫头,捡到钱了?居然乐成这样!

    对云裳来说,知道沈樱雪离开了嵘岚,比捡到钱还开心不知多少倍。

    虽然她并不认为沈樱雪在她和郁先生之间能造成什么破坏力,但终究是看着碍眼。

    自己老公被人窥觊,不管那个窥觊之人是丑女还是美女,做老婆的心里都不会爽快。

    而且郁先生曾多次用沈樱雪气她,她嘴上说无所谓,心里可是耿耿于怀的。

    所以就让沈樱雪那朵白莲花有多远滚多远吧!!

    吃着肉^香味美^色泽诱人的牛排,云裳唇角始终挂着笑意,满心愉悦。

    郁凌恒时不时的瞅一眼犹自偷乐的小女人,难免觉得莫名其妙。

    “对了,不是说老祖宗要办寿宴吗?他怎么还不回来?”云裳突然问。

    “说是还没玩够,暂时不会回来,寿宴等他老人家回来再办。”郁凌恒垂着眸,一边优雅用餐,一边慵懒回答。

    “哦。”云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默了默,她又问:“老祖宗凶吗?”

    郁凌恒抬眸,迎上郁太太饱含担忧的目光,干脆果断地吐出一个字,“凶!”

    “不好相处啊?”郁太太俏^脸一垮,忧心忡忡。

    九十岁的老头了,脾气肯定很古怪的吧……

    云裳怯怯猜测。

    “因人而异。”郁凌恒低头继续用餐。

    因人而异?靠!这不废话嘛!

    “那你觉得他会喜欢我么?”她轻轻嘟着嘴,楚楚可怜地瞅着他,

    郁凌恒又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她,打量完了,说:“说不准!”

    云裳想给郁先生一棍子!

    哄她一下会死啊?

    他这样惜字如金是想拿话去卖啊!

    愤愤放下餐刀和叉子,她苦恼地皱着眉头,“那我该怎么讨他喜欢呢?太爷爷他喜欢什么啊?”

    “太奶奶!”他还是言简意赅。

    云裳:“……”

    他太奶奶都去世几十年了,她去哪儿找个“太奶奶”去讨他太爷爷欢心?

    真是惆怅!

    云裳拿起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肉,顿时食欲不振了,蹙着眉歪着嘴,心事重重。

    “想什么?”

    见她一脸苦恼,郁凌恒的唇角微不可见地勾了勾,明知故问。

    “我在想……万一太爷爷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休了!”他瞥她一眼,拽拽地吐出俩字。

    云裳挑眉,“然后娶个他喜欢的?”

    “这个提议不错!”

    “郁先生,你娶媳妇儿到底是跟你过还是跟你太爷爷过啊?”她一脸黑线,没好气地冷嗤。

    “当然是跟我过,但老人家的情绪也得顾及不是?”

    那你太爷爷喜欢初丹么?

    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云裳就冲口而出了。

    还好,她及时忍住了。

    初恋什么的,还真是个麻烦,拼命让自己别介意吧,可总会不由自主地计较……

    云裳蔫蔫的,手肘撑在桌上,手掌托着下巴,闷闷不乐地看着对面气定神闲地用着餐的男人,“如果太爷爷不喜欢我,你真的要休我啊?”

    “嗯哼!”他头也不抬,模棱两可地发出一声鼻音。

    她倏地咧嘴一笑,一扫前一刻的郁闷,眨眨眼语调欢快地问:“那我现在可以先找好下家么?”

    下家?

    郁凌恒蓦地抬头,狠狠瞪她。

    “那你都准备不要我了,还不让我另寻出路啊?”云姑娘抬头挺胸,妩媚妖^娆地撩了撩发,轻撅着红唇哼哼道。

    “谁说不要你了?!”他怒,没好气地呵斥道。

    “你啊!你说要休我的啊!”

    “你乖一点,让太爷爷喜欢你不就行了?”他剜她一眼,义正言辞地教训她:“遇事儿不努力争取只会找退路有什么出息?!”

    “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嘛,做两手准备有备无患啊!”她冲他眨眼,娇^媚又狡黠。

    郁凌恒拧眉,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放下餐刀和叉子,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微勾唇角慵懒轻问:“哦,那你说说,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下家?”

    “这个啊,我得仔细想想……”云裳葱白食指抵在唇上,微微歪着小^脸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脸的憧憬和向往,开始一样一样的数,“我啊,要找个比你对我好的,比你帅的,比你有钱的,比你——”

    “你确定这是退路不是深渊?”

    她还没说完,就被他嗤笑着冷冷阻断了。

    云裳俏^脸一黑,瞪他,“嘛意思?”

    “你觉得这世上会有比我好、比我帅、比我有钱的男人?”

    郁先生对自身条件可是非常自信的。

    云裳嘟嘟嘴,嘿嘿一笑,语出惊人,“如果实在没有这样的男人……女人我也可以勉强接受的。”

    “……”郁凌恒满脸黑线,除了瞪她还是瞪她。

    “当然,如果郁先生你有什么朋友符合这个条件的话,也可以帮忙牵个线搭个桥——唔……”

    郁凌恒忍无可忍,拿起叉子叉了一块肉就塞她嘴里。

    “吃饭都堵不了你的嘴!”

    云裳嗔他一眼,使劲儿嚼着嘴里的肉,咽了之后立刻又说:“反正你不要我我就找下家!还要找很多个!个个比你好,个个比你帅!唔……!”

    又是一块肉塞进了嘴里。

    然后,郁太太只要一说话郁先生就给她喂肉,喂得她饱饱的,让她没空说那些他不喜欢听的话。

    呵呵!

    找下家?

    做梦!

    ……

    ……

    ……

    转眼,再过一月就是春节了。

    天,越来越冷。

    c市算南方,基本不下雪,属干冷。

    云裳生在北方,这样的气候差异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

    自从沈樱雪不在嵘岚工作之后,云裳每天中午都和郁凌恒一起吃饭。

    当然,这是郁凌恒强烈要求的。

    停好车,云裳将大衣拢了拢,一边搓^着有点被冻僵的双手,一边走进餐厅里。

    郁凌恒还没到。

    跟服务生说等一会儿再点餐,她脱下外套披在椅背上,然后百无聊赖地等着郁先生的到来。

    眸光随意流转,她突然被餐厅另一端的一对年轻男女吸引了注意力……

    “初恺宸!我不喜欢你!麻烦你回去跟你^爷爷说,我不要跟你订婚!”

    女孩约莫二十一二,长得虽不算绝色,但也算清丽可人。

    “要说你自己去说!”初恺宸垂着眸拿着筷子神色自若地吃着,闻言便淡淡回了一句。

    连头都没抬。

    “那是你^爷爷,我怎么去说啊?!”女孩没好气地叫道。

    初恺宸无声冷笑,缓缓抬眸瞥了女孩一眼,“你自己都不敢说,冲我嚷嚷有什么用?”

    女孩气结,愤愤瞪着他,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失声叫道:“初恺宸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初恺宸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噎死。

    女孩夸张地摇头,仿佛被他喜欢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求求你千万不要,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小姑娘你想太多了,我们初少对‘干扁四季豆’没兴趣的。”

    女孩话未说完,初恺宸的肩上就突然多了一个人,且伴随着一道慵懒戏谑的声音缓缓响起。

    云裳站在初恺宸的身后,弯着腰,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亲昵地半趴在他的背上。

    当肩上多了一个人时,初恺宸差点反射性地要将其狠狠甩开,可在听到是云裳的声音后,他连忙刹住动作。

    干扁四季豆?

    女孩低头看了看自己不尽人意的胸……

    “你……”女孩恼羞成怒,“你是谁?”

    “我啊!”云裳甜甜一笑,低下头与初恺宸脸颊挨脸颊,“我是他女票啊!”

    初恺宸僵住,大脑有点懵,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倒着流……

    理智叫他狠狠推开她,可他手却像是突然废了一般,根本动不了。

    “初恺宸,你居然在外面有女人?!”女孩失声叫道,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姿态亲昵的初恺宸和云裳。

    初恺宸大脑还是懵的,没办法回答女孩。

    “我要跟我爷爷说,你等着订婚被取消吧!”女孩腾地站起来,愤怒地叫道。

    然后气冲冲地跑出了餐厅。

    云裳从初恺宸的背上缓缓直起腰,轻^咬着唇角看着女孩的背影,默默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她刚才走过来只听到女孩嚷着叫初恺宸别喜欢她,那嫌弃的语气挺伤人的,她听着刺耳,所以一时没忍住就帮初恺宸还击了……

    但女孩最后一句说什么要跟爷爷告状,还说什么订婚取消……

    她是不是帮了倒忙?!

    “呃,那个……”云裳越想越后悔,唇角抽^搐了两下,转眸看着初恺宸,“我是不是又多管闲事了?”

    “你倒蛮有自知之明!”初恺宸冷嗤。

    他神色平静,倒不见丝毫慌张,仿佛取消订婚什么的根本无所谓似的。

    “啊?”云裳懵了,初恺宸这意思是她真的帮了倒忙?

    “那那……那我去跟她解释……”她急了,忙不迭地要去追。

    “算了!”初恺宸却道。

    云裳停下脚步,纠结地看着初恺宸,正想说两句抱歉啥的,初恺宸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从裤兜里掏出电话,初恺宸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时,抬眸看了云裳一眼……

    云裳被他那异样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

    初恺宸站起来转过身去背对着云裳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才划开接听键。

    “喂!”初恺宸刻意压低声音,可两秒之后,他却惊讶至极地失声叫道:“什么?你说你现在在哪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哎~~~订阅名次掉了~~~不开森~~~泥萌这样养文太打击我的积极性了,凌晨四五点爬起来码字我容易么我~~~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