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4章:我亲你天经地义
    哪知一转身,却对上一双熟悉且布满悲痛的双眼……

    黎望舒!

    云裳顿住脚步。《

    人来人往中,昔日恋人两两对望,心境截然不同。

    云裳在短暂的惊讶之后,神色恢复如常,唇角泛起一抹温和的微笑,像是偶遇许久不见的朋友一般。

    而黎望舒则完全相反,双眼猩红,那些蚀骨的思念和绝望的痛苦如剧毒一般渗入四肢百骸,痛得他无法呼吸。

    他拼尽全力,也做不到如她这般冷静。

    从突然看见她的欣喜若狂,再到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旁若无人地亲吻,她脸上的娇羞之色狠狠刺痛了他的心……

    突然意识到一个让他生不如死的事实,他的裳裳,爱上了别的男人……

    他记得她所有的喜好,记得她最喜欢吃这家烤鱿鱼,所以在她离开后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要来烤上几串,即便他并不喜欢吃。

    他太想她了,想得受不了,只能凭借着一些与她共有的美好回忆撑下去。

    可是怎么办呢?

    他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煎熬,而她却已经和别的男人共赴爱河了……

    郁凌恒站在云裳的后侧,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_情绪。

    而随着他俩对视的时间拉长,郁凌恒一张俊脸缓缓阴沉下来。

    可妒忌刚从心里滋生,一只小手就亲昵地勾住了他的手臂……

    云裳挽住郁凌恒,转身往另一边走。

    黎望舒拿着鱿鱼串僵在原地,死死看着那夫妻俩缓缓离去的背影,双拳紧握,手里的竹串折断……

    剧痛袭来,撕心裂肺。

    郁凌恒一直瞅着神色如常的郁太太,一颗心大落大起,好不刺激。

    以为她乍然看到初恋又会被影响,刚要生气,她却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肯定了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尤其是当着黎望舒的面,他顿时感觉到了她满满的诚意。

    嗯,郁先生表示非常满意!

    但他又有些不放心,怕她是装作不在意,所以一直盯着她看,想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可除了刚看到黎望舒的那瞬她怔愣了一下之外,从始至终她都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左看看有看看,依旧兴致昂扬地找好吃的,丝毫不受影响。

    仿佛刚才偶遇的不是初恋前男友,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点头之交,转身即忘。

    “郁先生,我知道我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但你也不用这样盯着我看吧,我会不好意思的耶!”

    突然,云裳停下脚步,转眸迎上他的目光,俏皮可爱地冲他飞了个媚眼,大言不惭地娇嗲。

    郁凌恒不理会她不要脸的自吹自捧,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小_脸,微挑着剑眉淡淡轻哼,“就这样走?”

    “不然咧?”她也学他挑着眉,似笑非笑地反问。

    “不打个招呼?”

    她失笑,“有必要吗?”

    “怎么没必要?没见人家那样直勾勾地看着你么?说不定有好多心里话要对你说呢!”他的语气抑制不住地泛着酸气。

    被他矫情的模样气得啼笑皆非,云裳轻_咬着唇角做思考状,然后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对他点了点头,“也是哦!那我们还是去打个招呼吧,其实我也想听听他要对我说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却叫他倏地一把抓_住手臂狠狠拽进了他的怀里。

    他恶狠狠地瞪她。

    她踮起脚尖去吻他。

    于是傲娇的男人立马又开心了。

    衔_住她主动送上来的唇_瓣轻轻_咬了一口,在这寒冬里,他却觉得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暖洋洋的。

    这坏脾气的小女人真是越来越容易牵动和改变他的情绪,他不知这样的现象是好是坏,但他就是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

    “郁凌恒,你怎么这么坏!”

    她突然在他胸膛上捶了一拳,嘟着嘴娇嗔道。

    “我哪儿坏了?”郁先生心情好,目光灼灼地盯着郁太太泛着淡淡绯红的小_脸,慵懒轻哼。

    郁太太微眯着精光乍现的水眸,“你故意的吧?!”

    “……什么?”他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却装傻。

    “刚才你是故意亲我的!”她说得笃定。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看向别处,小声咕哝,继续装。

    “你看到黎望舒了,所以故意亲我!”

    她越说越肯定,语气有点咄咄逼人,郁凌恒不悦,心一横,索性就大方承认了。

    “是啊是啊!我就是故意亲你的,怎样?”他瞪她,一副“我是大_爷我怕谁”的狂霸拽架势。

    他又忍不住胡思乱想,她是不是在责怪他使心机,她是不是在心疼黎望舒,她刚才的不在乎是不是都是装的?

    郁凌恒心里泛起一丝无措,不明白自己是何时变得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如此患得患失根本就不是以前的他了……

    “云裳,你是我太太,我亲你天经地义,我想在哪儿亲你就在哪儿亲你,我想什么时候亲你就什么时候亲你,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这都是我的权力!!”他生气了,霸道地喝道。

    见小气的男人又要发脾气了,她忙不迭地点头,“嗯嗯嗯,亲_亲_亲!亲得好!我就喜欢你亲我!!”

    她仰着小_脸笑_眯_眯地看着他,娇滴滴地谄媚道。

    郁太太说喜欢他亲,郁先生二话不说就捧住她的脸颊,毫不吝啬地给了她一个足以令人窒息的深吻……

    热闹的夜市里,拥挤的人群中,小两口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

    一双布满妒恨和痛楚的眼睛,远远注视着他们,那么不甘,那么绝望……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残忍?

    为什么明明属于他的幸福却要被别人抢走?

    为什么他已经这么这么努力的想要变回原来的样子却还是来不及了?

    裳裳,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心?!!

    ……

    ……

    ……

    c市

    三天后,郁凌恒和云裳回到c市,两人恩爱甜蜜如胶似漆。

    这天天气晴朗,郁先生约郁太太午餐,还体贴地到她公司接她。

    “我们去吃什么?”

    坐上郁凌恒的车,云裳就迫不及待地问,喜悦之情显而易见。

    云裳想,她和郁先生现在应该是处于热恋了吧,因为只要接到他的电话,哪怕只是跟他闲扯几句,也能让她心潮澎湃。

    “你想吃什么?”郁凌恒动作娴熟地开着车,双眼盯着前方注意着路况,慵懒反问。

    云裳想了想,眼底划过一丝狡黠,“吃什么都可以?”

    “嗯!”他应,忙里偷闲地转眸看她一眼,然后补了三个字,“包括我!”

    “……”

    流_氓!!!

    她嗔他一眼。

    唇角的笑靥染上一抹坏,她盯着他完美的侧脸,说:“我听陶陶说东街有一家野味餐厅,我们去吃蛇羹吧!”

    郁凌恒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能别恶心我么?”他狠狠瞪她。

    他最讨厌软_绵绵的虫子和动物,光看着就已经浑身汗毛倒竖了,还吃?

    “你不是说什么都可以的吗?”她得意地鄙视他。

    他将心里那股恶心感压下去,轻吁口气,说:“吃点正常的!”

    云裳嘟嘟嘴,正要再逗他两句,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郁凌恒放慢车速,一手开车,一手接电话。

    “喂!欧s记,有何贵干?”

    郁凌恒此话一出,云裳柔和的目光顿时泛起寒意,皱眉。

    “在路上,开车呢……哦,准备跟郁太太一起吃饭……嗯……嗯……”

    简单地说了几句,郁凌恒就挂了电话。

    “谁?”云裳问,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得紧绷。

    他看她一眼,“欧阳。”

    果然!

    她冷了脸,“干嘛?!”

    “哦,没什么,说想一起吃个饭。”

    “你答应了?”

    “嗯,我觉得拒绝好像不太好——”

    “停车!”

    “……”

    好好的气氛,又是说变就变。

    “我叫你停车!”

    见他还在把车往前开,云裳怒了。

    郁凌恒无奈,只得把车靠边停下。

    云裳伸手就去开车门。

    郁凌恒连忙摁下中控锁,再拉住她,“我跟他有点事要谈,如果你真不想见他,我不勉强你。东润对面有家牛排特别好吃,你先过去等我,我跟他谈完就来找你,好不好?”

    他忙不迭地解释,用着商量的口吻。

    云裳蹙眉不语。

    他抓_住她手臂的大手往下滑,握住她的小手,神色严肃地看着她冷然的小_脸。

    “阿裳,你跟欧家的事,你现在不愿意告诉我,我不逼你。但是跟欧阳接触自有我的道理,我并不是要强迫你接受他们。反正你记住,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他说,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半个小时!你不来我就走!”

    云裳撅起嘴,傲娇地哼道。

    他已经做出退步,她若再不依不饶岂不显得无理取闹?

    他连忙点头,执起她的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啄了一口。

    “好!”

    ……

    隐秘的包房里。

    欧阳冷冷瞪着对面悠闲品茶的郁凌恒。

    “你什么意思?”欧阳脸如玄铁,切齿质问。

    “什么什么意思?”郁凌恒懒懒抬眸,漫不经心地反问。

    “郁凌恒!你又给我下套儿!!”欧阳怒不可遏。

    郁凌恒放下茶杯,一脸冤枉,“没有啊,我怎么敢给您下套儿呢,欧记您是误会了吧?”

    “少给我狡辩!”欧阳气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沈志勇给得罪了的?!!”

    上周,他接到郁凌恒的电话,说要请他喝酒。也就是在这个包房,他和郁凌恒达成了一个协议……

    嵘岚最近有个大项目,这块人人眼红的肥肉郁凌恒主动说要算上“御优”一份,而“御优”是那个女人的……

    他被鬼迷了心窍,答应了。

    哪知没过两天,嵘岚的这个大项目就被查了,上面各种找茬,一打听才知道,是沈志勇授意的!

    得到消息的那瞬,他恍然大悟,自己又被郁凌恒这个歼商摆了一道。

    很显然,郁凌恒早就知道自己这个项目会出问题,所以拉他下水,知道他不会不管那个女人的死活……

    “御优”在这个项目里入了股,如果这个项目出了问题,那么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儿。

    郁凌恒没了这个项目也就是少赚一点而已,可“御优”却会损失惨重……

    如果“御优”垮了,那个女人估计得去跳河。

    简单点说,就是郁凌恒利用他来对付沈志勇,以保这个项目能顺利进行。

    真是个贱_人!

    “得罪他?没有啊!”郁凌恒一本正经地摇头否认。

    欧阳冷冷看着他,那冷厉的眼神好似在说“装!你继续装!”……

    “好吧,其实是他把我得罪了!”郁凌恒耸肩,一边伸手去拿茶杯,一边玩世不恭地撇嘴道。

    “他得罪你,你拉我下水干嘛?”欧阳气得肝疼,没好气地喝道。

    像郁家这种涉及多种产业的跨国大集团,背后必定有自己的关系网,按理说根本无需算计他才是。

    可欧阳没想到的是,郁凌恒比他想象中的歼诈狡猾,从他的内心来说,关系之内的哪会嫌多啊!

    尤其欧阳又和郁太太有血缘关系!

    如果以后能捆绑在一起,他自然是更放心的。

    郁凌恒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们是亲戚啊!”

    “谁特么跟你是亲戚了!”欧阳气得飙脏话。

    卑鄙如他,谁跟他做亲戚谁倒霉!

    “不想认外甥女了?”郁凌恒轻勾唇角似笑非笑。

    “……”欧阳狠狠瞪他一眼,闻言突然想起,“你不是说跟她吃饭吗?人呢?”

    “她不想见你!”郁凌恒答得直接,也不管欧阳的面子挂不挂得住。

    欧阳刚毅帅气的脸庞瞬间全黑。

    见状,郁凌恒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欧记,您老再耐心等等。”

    欧阳想把郁凌恒脸上那假惺惺的笑给揍掉。

    可还不待他有所行动,郁凌恒就优雅起身,说:“不好意思啊,我得先走了,郁太太还在对面等我呢!账我结了,您老慢慢吃!”

    于是欧阳就憋着一肚子火眼睁睁地看着郁凌恒潇洒离去。

    ……

    东润百货大厦

    二楼餐厅,三至五楼购物。

    云裳觉得自己如果一个人在餐厅得等郁先生的话会显得特傻,所以她决定先上楼去逛逛。

    可没逛一会儿,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女子朝她迎面走来。

    是同样在逛商场购物的沈樱雪。

    冤家路窄,偏偏还狭路相逢!

    云裳默默叹了口气。

    两人几乎是同时看到对方,也是同时变脸,相看两相厌。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再加上被云裳泼过脏水打过脸,沈樱雪一见云裳就火冒三丈。

    冲上去就要扇云裳耳光。

    沈樱雪气势汹汹举起的手,被云裳半路拦截。

    “沈樱雪,别来自取其辱!”云裳冷笑,目光森冷地睥睨着沈樱雪,重重甩开她的手。

    不想跟沈樱雪纠缠,云裳越过她就往前走。

    沈樱雪被甩得往后踉跄了两步,刚稳住就看到云裳要走,哪肯轻易罢休,立马又追了上去。

    “云裳!你站住!!”

    知道沈樱雪不会善罢甘休,云裳故意走向安全通道。

    正好她走到楼梯口时,沈樱雪也追了上来。

    云裳身手敏捷地抓_住沈樱雪朝她伸来的手,顺势便将她往楼道里狠狠一推。

    呯!

    “啊……”

    沈樱雪被推得直直撞开了楼梯口的双开木门,吓得尖叫。

    云裳更进去,关上门。

    楼道里光线很暗,静谧无声,倒是很适合说点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从气势上来说,沈樱雪与云裳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只见云裳双臂环胸往沈樱雪面前一站,沈樱雪立马就有种自叹不如的自卑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跟你说了别来自取其辱,听不懂吗?”云裳睥睨着沈樱雪,唇角勾起一抹讥讽。

    “云裳,你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沈樱雪硬着头皮冲云裳叫嚣。

    “你不放过我?呵呵!沈樱雪,你凭什么不放过我?我没不放过你你就该偷笑了,你还有脸说你不放过我?!”云裳危险地半眯着双眸,蔑然冷嗤。

    “你蓄意伤人——”

    “比不上你蓄意谋杀!”

    云裳冷森森的一句话,顿时让沈樱雪变了脸色,全身寒气入侵,不可抑止地瑟瑟发抖。

    不知是怕的,还是冷的。

    “你……你说什么你?”沈樱雪舌头打结,一抹恐慌快速地划过眼底。

    “我说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沈樱雪,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

    “我……我不懂你……你在说什么!”

    “不懂?”云裳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找出视频,“好!不懂是吧,我就让你懂!”

    然后点开视频,将手机屏幕对着她的脸。

    沈樱雪看着视频,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消失,直至一张脸苍白如纸。

    看完视频,沈樱雪强忍着心里的慌乱,故作镇定地叫道,“你、你什么意思?”

    “沈樱雪,她只是一个病人,没招你没惹你,不过就是上次跟你有点小冲突而已,你犯得着这样置她于死地吗?”云裳面罩寒霜,极冷极冷地盯着沈樱雪,一副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模样。

    沈樱雪被吓到了,不管云裳是愤怒的控诉还是咄咄逼人的气势,都让她快要无法招架,“你你……你含血喷人!这人根本看不清脸,你……你凭什么说是我?你这是诬告!!”

    “诬告?呵呵,沈樱雪,你看清楚这是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内啥~~月票月票啊,还有别养文啊,就算养文也要订阅啊,否则成绩不好就没有加更哇~~~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