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1章:一个人滚没意思
    云裳已经两天没回家了,他都快急死了,哪还有心情跟他喝酒?!

    等他找到那个死女人,非得狠狠揍她一顿不可!

    动不动就关机,动不动就彻夜不归,动不动就玩失踪,让他担心抓狂就是找不到她的人,真是反了她了!!

    班不上,家不回,两天两夜她去哪儿了?跟谁在一起?

    殷暮夕?

    除了殷暮夕,他想不出第二人!

    毕竟殷暮夕是最后把她带走的那个人!

    可是穆劭枫却说殷暮夕昨天一早就飞欧洲出差去了,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啊!

    而前天晚上,她在医院。----

    她第二天出的院,那么昨天和昨晚,她又在哪里?!

    越想越着急,越着急就越火大,郁凌恒一张俊脸黑压压的看起来阴森又可怖。

    眼看郁大少爷要发飙了,穆劭枫不敢再逗他,转头,用嘴努了努楼下拥挤沸腾的舞池——

    “喏!那不就是你要找的人么!”

    郁凌恒一震,连忙转眸顺着穆劭枫的视线望去……

    楼下舞池,群魔乱舞的人群里,云裳、柯筱、戚小麦和裴惜灵四人赫然置身其中。

    她们打扮得性^感火辣妖^娆妩媚,一个个宛若勾魂的妖精。

    云裳身穿紧身黑色小背心,下面是黑色皮裤,脚蹬黑色小皮靴,波浪长发披散在肩头,性^感又神秘。

    裴惜灵一袭紧身红色包臀裙,那曼妙的身躯随着强劲的音乐舞动,宛若一团火,妖^艳无比。

    戚小麦看似穿得随性,白衬衣牛仔裤,清纯得像个大学生,可当她进入舞池,一边随着音乐舞动腰^肢,一边解开衬衣下面的几颗扣子,然后拉住衣角在腰间打上一个结,露出精致性^感的小蛮腰,立马就由清纯演变成妩媚,媚惑十足。

    柯筱穿的豹纹小背心,豹纹短裤,及膝皮靴,淡紫色的齐肩短发随着音乐飞舞,整个人看起来奔放又狂野。

    四个不同风采却同样迷人的小女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勾人心魂,简直亮瞎了全场所有男人的眼睛。

    她们肆意舞动身体,主宰了整个舞池,引得四周的尖叫声和口哨声此起彼伏,全场的气氛嗨到爆。

    有些男人被惹得心^痒难耐,壮着胆子上前与她们共舞,卖力地展现着自身的魅力试图吸引她们的注意。

    她们巧笑嫣然媚眼如丝,将欲迎还拒诠释得淋漓尽致,当男人上钩时,她们又噙着狡黠的坏笑与之拉开距离,转身便与另一个男人舞动起来……

    郁凌恒狠狠拧眉,死死盯着舞池里那抹神秘性^感的身影,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吐血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找她都快找疯了,她倒好,居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到处勾^引男人!

    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已为人妇的意识?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她到底还要不要脸?

    郁凌恒气得心律不整,在心里把云裳骂了个狗血淋头,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下去抓人,就看见一个帅气的年轻小伙儿在与郁太太跳贴面热舞……

    而她居然没有拒绝!

    看着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扭动,郁凌恒的双眼都快要冒出火花来,终究是再也坐不住了,腾地站起来就往楼下气势汹汹地冲去。

    ……

    沸腾的舞池里,微醺的云裳随着动感的音乐舞动着腰^肢,放空大脑什么也不去想,前所未有的放松。

    有人朝她贴上来,她颜控,见是个小帅哥便没有拒绝。

    小帅哥高大英俊,舞姿超群,配合着她的动作竟是天衣无缝。

    或前或后,小帅哥以她为中心点,轻贴着她狂野扭动。

    轻微的肢体接触,带着火辣和诱^惑,有女人的欲迎还拒,更有男人的蠢^蠢^欲^动……

    云裳与小帅哥正面对舞,小帅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那火辣辣的眼神分明有着某种暗示……

    云裳笑笑,正想甩了小帅哥去与别人跳舞以此拒绝小帅哥的“邀请”,可就在这里,一具火热的身躯贴上了她的后背。

    来人贴得紧,结实的胸膛蹭着她的背,这样的举动太过轻浮,过分了。

    云裳狠狠蹙眉,立马回头瞪过去。

    要长得帅她可以勉为其难的原谅他这一次,若是个猥琐大叔或者丑男的话,她非告他性^骚^扰不可!

    哪知她一眼瞪去,却撞进一双鸷冷阴森的黑眸……

    心一颤,云裳扭身就走。

    可下一秒她的手臂就男人的大手被狠狠抓^住,一拉一拽,她被迫回到他的怀里,依旧背贴着他的胸膛……

    猎物突然被抢,小帅哥不服气,想要与来人一较高下,可看清来人是谁时,默默地转移目标。

    c市赫赫有名的郁家大少爷,谁能抢得过?

    郁凌恒从后面紧贴着郁太太,随着动感劲爆的音乐有节奏地摆动,双手看似虚搂着她的腰,实则是牢牢桎梏了她,不给她丝毫逃脱的机会。

    “还想去哪儿?!”

    他俯首,岑薄性^感的唇靠近她的耳畔,阴测测地呵气道。

    “你管得着吗?”云裳往后斜了他一眼,不屑冷笑。

    既然选择维护别的女人,现在还来干涉她做什么呢?她去了哪儿或是做了什么,在他把她甩出去的那瞬就已经彻底与他无关了好么!

    她态度不好,他也不生气,声音反而越发的温柔,“这两天为什么不回家?去哪儿了?”

    他的语气饱含担忧,听得云裳直皱眉,一边随着音乐舞动,一边转身与他面对面,美丽的小^脸上更是鄙夷一片,“你管得着吗?”

    “为什么不接电话?又把我拉黑了?”

    “你管得着吗?”

    “你是复读机?”

    “你管得着吗?!”

    郁凌恒剑眉微挑,睨着桀骜不驯的小女人,爱恨不能。

    小俩口亲密地跳着舞,谈话却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当然,有火的那个人是云裳。

    郁凌恒看起来倒是很冷静,一直不温不火不紧不慢。

    “如果我都管不着,你觉得还有谁敢管你?”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灼热的呼吸往她耳朵里灌,暧^昧又勾挑。

    她头一偏,避开他的唇,冷笑:“呵呵!”

    果断呵呵他一脸。

    然后推开他就走。

    可她哪里走得掉?刚转身就又被他抓^住了。

    “你再拉着我我就叫非礼!”她回头就冲他冷喝,愤愤威^胁。

    他满不在乎,痞痞一笑,低头贴近她的唇,似吻非吻,“好啊,你叫,叫大声点,我非礼自己老婆看他谁敢管!”

    “……”

    柯筱、裴惜灵和戚小麦距离云裳并不远,这会儿发现她这边有情况,三人打了个眼色,一同朝她围过去。

    郁凌恒见状,二话不说拉着郁太太就往舞池的另一端走。

    一个郁太太已经够让他头痛了,再来三个女人他一定会疯的。

    “放开我!”云裳不肯走,蹙着眉狠狠转动手腕想要挣脱他的手,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冲他怒喊。

    他置若罔闻,脚下步伐更快更急。

    “郁凌恒你放开我!”云裳忍无可忍,攥紧拳头去狠狠捶打他的手臂和肩膀,愤怒尖叫。

    柯筱、戚小麦和裴惜灵三人,眼看马上就要追上云裳,舞池里却突然多了几个男人,虽是在跳舞,却像是一堵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阻挡了她们的路……

    “裳裳!”

    戚小麦大喊。

    云裳回头就看到柯筱三人被围住了,无法上来救自己,气得狠狠去捶郁先生,“郁凌恒你——啊……”

    他烦了她的反抗,倏然一弯腰就把她扛在了肩上,大步流星地朝着酒吧出口走去。

    柯筱三人被堵在舞池里,心急如焚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裳被扛走,无能为力。

    在二楼看戏的穆劭枫悠闲自得地抿着杯中酒,看看舞池里气急败坏的柯筱三人,又看看扛着老婆走得头也不回的郁凌恒。

    勾唇浅笑,心道,做兄弟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

    ……

    云裳难受。

    喝了酒,本就头晕,现在又被他像扛沙袋一般扛在肩上,头朝下脑充^血的感觉糟透了。

    而且他的肩还顶着她的胃,简直是双重折磨,痛苦死她了。

    直到被他毫不怜香惜玉地扔进他的车里,她的大脑还是晕晕沉沉无法反应。

    当她缓过来时,他们早已离开了“夜未央”。

    知道现下无论是尖叫还是谩骂都无济于事,云裳索性闭上眼,装睡不理人。

    直到回到郁家,回到恒阳居,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甚至眼神都没交流一个。

    琇嫂一看小两口这架势,立马识趣地躲进自己的房间,回避。

    云裳踢掉高跟鞋,赤着脚蹭蹭蹭就往楼上跑。

    跑进客房想关门,可就在门即将关上的千钧一发间,一只大手伸了进来。

    郁凌恒用力一推,云裳便不可抑止地往后退,门开了。

    他走进去,睨着她,唇角泛着一抹冷笑,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跑啊!怎么不跑了?!”

    郁凌恒已经脱掉外套,衬衣领口扣子扯开,胸膛微敞,一边将袖子往上卷露出结实有力的小手臂,一边一步步向她逼近。

    邪魅狂狷又霸气十足。

    他气势迫人,云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直到退到墙边,退无可退。

    她贴着墙,一张小^脸冷若冰霜,戒备地冷睨着他。

    郁凌恒逼上前,双臂撑在墙上,将她困在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说话!”

    她抬头,笑靥如花,“不好意思,跟你没话说!”

    “跟我没话说?那跟谁有话说?嗯?!”他冷哼,酸气四溢。

    “跟谁都有话说,就是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怕死地挑衅。

    郁凌恒眯眸,一抹寒光闪过。

    以为他会发飙,哪知他却只是无奈地瞪了她一眼,转移了话题,“这两天去哪儿了?”

    其实他是明知故问,看到柯筱她们的那瞬,他便明白了郁太太这两天的行踪。

    她冷冷看着他,觉得他没话找话实在无聊。

    他执起她的手,目光落在她伤痕未消的手掌上,指尖轻抚:“还疼吗?”

    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手掌,痒痒的,麻麻的……

    她扬手一甩,挥开他的手,“郁总,能别假惺惺吗?我喝了酒,吐你一身不太好的!”

    潜台词是,你能别让我恶心吗?

    云裳收回自己的手,拒绝再被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蛊惑。

    翻了个白眼把脸撇向一边,一副嫌弃得连看都不想看他的样子。

    郁凌恒微微拧眉,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掰回来,深深看着她的眼,认真解释:“我不是故意推你的!”

    看到她差点被殷暮夕的车撞上,当时真是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

    紧接着又看到她主动搂住殷暮夕的脖子,心里那点愧疚和心疼就被满满的妒忌给冲散了。

    不是故意?

    云裳冷笑,“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我无所谓了!”

    冰冷的语调多少有点负气的意味。

    “可我有所谓!!”他却说:“我不喜欢被人误解,尤其是被你!”

    尤其是她?对他而言,她有什么特殊吗?

    云裳狠狠蹙眉,连忙在心里警告自己别胡思乱想,想太多对自己没好处!

    “误解吗?呵!我不觉得我有误解什么!”

    “我不知道你和沈樱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时你太冲动了,我阻止你是不想让你犯错,事情闹大了对你没好处!”

    当时是太突然了,他只能先稳定场面,可郁太太不配合,他才会失手伤了她。

    这两天他仔细分析过,郁太太本质善良,绝不会无缘无故那样对沈樱雪,一定是沈樱雪做了什么让郁太太无法忍受的事,所以才会遭到郁太太的武力对待。

    那时场面太混乱,加上他心里对她有怨气,所以没来及深究,只是一心想要阻止她不希望她把事情闹大。

    后来想想,他忽略了郁太太的感受,确有不对之处。

    “闹大又怎样?有什么事我自己兜着,不会连累你!”

    云裳想起沈樱雪就恨得咬牙切齿,一张小^脸瞬时冷若冰霜,对他那天的态度依旧怀恨在心。

    那天早上,特护小张给她看了一段手机视频,视频里妈妈不是失足落水,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视频距离很远,加上那人刻意乔装,所以只能凭身材看出是个女人……

    云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眼力劲儿,或许还有百分之五十是直觉,她一眼就看出推妈妈下水的人是沈樱雪。

    小张说,这段视频是她玩得好的同事无意中拍摄下来的。本是想拍风景,哪知却无意中把这令人气愤的一幕也带了进去。

    估计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只恨视频太远太模糊,做不了证据。她想着妈妈遭受的罪,实在难忍心里的痛和怒,所以才会失控找上沈樱雪把她痛揍一顿。

    妈妈是她的软肋,不管平日里她多么冷静都好,只要妈妈受了伤害,她就永远做不到淡定从容。

    敢伤害妈妈的人,就算玉石俱焚她也不会饶恕!

    她说,有什么事我自己兜着不会连累你……

    郁凌恒顿怒,“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他的脸色瞬时阴沉,眼底寒气四溢。

    被他冷厉的目光瞪得心里发虚,她撇开脸。

    “嗯?我在你眼里就是胆小怕事怕被连累的男人?”他不许她躲,怒得捏住她的下巴再度将她的脸掰回来,狠狠切齿。

    她沉默不语,即便小^脸被他抬起来也还是不肯与他对视。

    心里倒并不是真的那样想他,她只是生气……

    “说话!”郁凌恒勃然喝道,生气。

    又吼她?比嗓门大是么?!

    云裳怒,俏^脸一沉,用比他更高的分贝没好气地叫道:“你是不是都跟我没关系!我的事也跟你没关系!我们没关系!!”

    郁凌恒双眸一眯,一股危险的气息向她侵袭而去。

    她还来不及躲,他高大的身躯就倏地向她压来,将她狠狠抵在墙壁上。

    “天天睡一起叫‘没关系’?”他低头凑近她的唇,在她唇^瓣上阴测测地呵气。

    “……”

    “这样叫‘没关系’?”他屈起膝盖抵在她的腿^心间,邪恶地蹭动。

    “郁凌恒!!”云裳羞愤欲绝,狠狠瞪他。

    他却变本加厉,唇移向她的耳朵,衔^住耳^垂轻轻一咬,“你求我轻一点的时候——”

    “你闭嘴!!唔……”她恼羞成怒,正想要推开他,却叫他以吻封缄。

    舌,强势侵入,精准迅速地揪住她闪躲的舌,纠缠嬉戏……

    云裳奋力抵抗,可终究抵不过他的猛烈凶狠,很快就败下阵。

    当一吻完毕时,她已然全身虚软,脑袋抵着他的胸膛苟延残喘,若不是他搂着她的腰,只怕她已经滑到地上去了。

    慢慢回过神来,发现他的手不知何时钻进了她的黑色小背心里,正揉着她的……

    她又羞又不甘,想把他的手赶出来,可她刚推他手臂,他就勒紧五指加重揉^捏……

    “啊……”她痛呼,恼火极了。

    “真想咬死你!!”

    他恨恨切齿,在她白^皙光滑的脖颈声用力吮出一个暧^昧的痕迹。

    云裳疼得蹙眉,撑着他的肩推他,气急败坏:“你放开我!”

    “放p!”

    “……”她无语,嫌弃道:“你能文明点么?”

    “对你文明有用么?”他冷嗤。

    什么叫对她文明没用?是在影射她粗鄙野蛮吗?

    “你滚开点!”她忍不住冲他吼道。

    “一个人滚没意思,我喜欢两个人一起‘滚’!”他往她耳朵里呵气,说得极尽暧^昧。

    他紧紧贴着她,让彼此的身体紧密得没有一丝缝隙,还故意用早已蠢^蠢^欲^动的某物去蹭她,噌得她头皮发麻,全身犹如过电一般,酥^软无力……

    “……”云裳超级无语。

    眼看他越来越放肆,她又气又急,冷着小^脸对他冷喝,“喜欢滚找别人,本小姐不伺候!”

    让他找别人?

    郁凌恒顿怒,“由得了你?!”

    说着就去扯她的小背心。

    “郁凌恒你想婚内强(女干)不成?”云裳惊叫,气急败坏。

    “(女干)的就是你!!”

    他一弯腰又把她扛肩上,径直朝着大牀走去,然后将她往牀上狠狠一抛。

    “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吼吼,月票月票,泥萌不给偶月票偶哭给泥萌看哦~~~~~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