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10章:我太太她太爱我了
    突然——

    呯地一声,病房的门被狠狠推开。

    云裳和殷暮夕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门口。

    柯筱一马当先,身后跟着戚小麦和裴惜灵。

    “伤哪儿了?是哪个贱`人伤的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伤你?”

    柯筱冲到牀边就抓`住云裳的手臂从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查看着,嘴里像放火炮一般,噼里啪啦问个没完。

    云裳还在怔愣中,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而至的三个闺蜜,头又开始疼了。

    莫名其妙接到柯筱的电话,她整个人就觉得不好了。

    所以在把殷暮夕骂走之后,她连忙给她们三个打电话,但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她又上微信,在群里解释了一通,说她没事,是殷暮夕胡说八道之内的,可也一直没人回应。

    当时她就在想,她们不会冲动地跑来c市了吧……

    果然!

    真是要命了!!

    云裳努力扯开唇角嘿嘿晒笑,“没人伤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

    “哥!!”柯筱懒得和她说,直接看向殷暮夕。

    云裳冷冷瞪着殷暮夕,警告意味十足。

    殷暮夕瞟她一眼,心里怨气深重,她越警告他越反骨。

    于是他说:“他喜欢的男人为了维护别的女人对她动手!”

    柯筱三人霍然瞠大了双眼。

    信息量太大了!

    裳裳真的有了喜欢的男人?

    那个男人劈腿?

    还敢动手打伤裳裳?

    靠!哪来的世纪大渣男!!

    比黎望舒还渣!!!

    “殷暮夕!!!”云裳被殷暮夕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句话气得血压狂飙,气急败坏地冲他怒吼:“你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儿!你上辈子女人变的啊,这么喜欢嚼舌根!!”

    殷暮夕不气也不恼,就双手插袋悠闲自得地站在牀尾淡淡地看着她。

    有柯筱她们在,她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才没空收拾他,所以他有恃无恐。

    “云大小姐,咱几个还算闺蜜吗?”戚小麦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冷冷道。

    “如果不算,你吱一声,我们仨儿今天就当没来过!”裴惜灵也冷着脸。

    眼看三个闺蜜同仇敌忾地瞪着自己,云裳头皮一阵阵发麻,欲哭无泪,“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

    “不是?哪一件不是?是你不喜欢郁凌恒?还是郁凌恒没维护沈樱雪?还是郁凌恒没把你推到马路上害你成了我的车下亡魂?嗯?哪一件我说错了?”殷暮夕懒洋洋地反驳道。

    “殷暮夕!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云裳要疯了,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不让我说话我会当自己是哑巴!”

    “……”

    她说一句他顶一句,像是存心要把事情闹大不可的架势。

    云裳气到无力,直接不想看他了,转头看向站在牀边犹如女罗刹的闺蜜们,啼笑皆非地垮着脸特别无奈地说:“事情真不是他说的那样!!”

    柯筱冷冷瞥她一眼,“那是哪样?”

    “我……”云裳苦恼地皱着眉,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管怎样,裳裳,你瞒了我们很多事!”裴惜灵说,失望和愤然溢于言表。

    裴惜灵三人心里都能感觉到,从云裳来到c市后,她有心事都不再跟她们说,要么避重就轻,要么报喜不报忧。

    深厚的闺蜜情或许未变,但不再无话不说的感觉还是让她们三人很不舒服。

    她一个人在c市,没人帮忙也没人照应,她们是既担心,又失落。

    就好比今天这事儿,如果不是她正巧差点被殷暮夕撞,如果殷暮夕不是柯筱的表哥,那么她一定不会告诉她们自己被人欺负了……

    连向来温和的裴惜灵都生了气,云裳终于意识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

    狠狠皱了皱眉,她重重叹了口气,三分无奈七分讨饶地幽幽道,“我不告诉你们是不想你们担心。”

    “哦,原来是不想我们担心啊!”戚小麦对她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然后脸一沉,没好气地喝道:“那我们现在大老远的飞过来是怎么回事?”

    没事便罢,如果有事,越是隐瞒,越是担心好么!

    “说不说?干脆点!”柯筱性子急,一张美憾凡尘的脸冷若冰霜,冷冷睨着她不耐烦地喝道。

    看来今天是逃不掉了,只能坦白从宽了。

    云裳妥协,“那你们想知道啥啊?”

    “全部!”

    “全部!”

    “全部!”

    柯筱、裴惜灵和戚小麦三人异口同声。

    ……

    “说完了,事情就是这样!”

    云裳言简意赅地说了为什么会来c市以及这段时间在c市所发生的事。

    闺蜜们想知道的,她都全部老实交代。

    然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均被她已婚的身份给吓着了。

    云裳神色严肃地说:“筱筱,裴裴,小麦,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别管,好吗?”

    冷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贸然去打沈樱雪是件多么鲁莽的事,不该那么冲动的。

    这里是c市,比不得在t市。

    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沈樱雪的父亲是c市shi长,掌上明珠被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是她的事,她不能连累柯筱她们。

    所以千万不能再让柯筱她们为她出头,否则就是火上浇油,会把事情弄得更严重。

    事态恶化,对谁都没有好处。

    而且沈樱雪已经被她泼了脏水,打了耳光,还踹了几脚,也算是给妈妈出了口气。

    所以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柯筱懂她,想了想,“你确定自己一个人可以?”

    “没问题!”云裳保证。

    听她言辞凿凿,柯筱三人便没再说什么。

    这时,僵在牀尾的殷暮夕终于回过神来。

    “你再说一遍!”

    他死死盯着云裳的双眼,声音紧绷得随时会崩断一般。

    云裳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不解地看着他,“什么?”

    “你跟郁凌恒到底是什么关系?!”殷暮夕狠狠切齿,脸色已然铁青。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别人的老婆!

    她居然结婚了!

    她居然跟郁凌恒结婚了!

    他们居然是夫妻!

    真他妈见了鬼了!!!

    难怪郁凌恒在他面前始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原来人家是名正言顺的两口子!

    靠!

    他成什么了?

    第三者?男小三儿?

    得!连这些他都没资格,因为人家郁太太从未正眼瞧过他!

    他`妈`的!!!

    “夫妻关系啊!”云裳蹙眉,她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么,还问?

    “我不信!!!”殷暮夕怒不可遏,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撕了,“你不是这样跟我说的!!”

    她明明说是包`养关系,她明明说是因为钱才跟郁凌恒在一起的!

    “以前是我骗你的。”云裳说。

    “你现在才是骗我的!!”殷暮夕拒绝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云裳翻白眼,“殷暮夕你真奇怪耶,我说谎话你当真,我说真话你却偏不信,你若实在不信,我改天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你过过目好了!”

    殷暮夕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没心没肺的小女人,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不爆脑血管就会心肌梗塞。

    心里那个憋屈啊!

    抬手一扫——

    噼里啪啦一阵响。

    牀尾小推桌上的碗筷食物统统被扫落在地,一片狼藉。

    小狐狸四人组默默地看着发飙的殷少爷。

    气急攻心的殷暮夕带着满身怒焰转身就奔出了病房。

    他得去找个地方冷静一下。

    “他干什么?”柯筱皱眉,一脸困惑地看着快速离去的表哥。

    “他说他喜欢我。”云裳说。

    “啊?!”

    看柯筱一脸惊讶,云裳戏谑,“你不用这样一副惊怕的样子,我对当你表嫂没兴趣!”

    “真是可惜,你要有兴趣我还可以帮你搭搭线啥的!”柯筱皮笑肉不笑地反调侃。

    云裳撇嘴摇头,一脸惋惜,“我现在一已婚妇人就算了吧,你可以把这个机会留给小麦姐和裴裴,她俩需要!”

    “滚犊砸!”

    “去你的!”

    戚小麦和裴惜灵一人一巴掌狠狠拍在云裳的腿上,拍得云裳大喊救命。

    柯筱见状,不服气地嚷道:“喂喂!你们这是神马意思?我表哥有那么差吗?你们这样嫌弃他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我们为什么要考虑他的感受?”裴惜灵说。

    “对呀!考虑他的感受那谁来考虑我们的感受?”戚小麦接着道。

    柯筱怒,“得了吧你们!还越说越来劲儿了,我表哥好歹也是c市一匹哥,他才看不上你们好么!”

    “谢谢哦!”

    “谢谢哦!”

    “谢谢哦!”

    云裳、戚小麦、裴惜灵异口同声。

    柯筱怒吼——

    “滚!!”

    ……

    ……

    ……

    某餐厅包房里。

    美味佳肴,酒香扑鼻,本应是大快朵颐的时刻,餐桌上的人却谁也没有动筷子。

    郁凌恒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一手五指像弹钢琴般在膝盖上轻轻弹动,另一手修长的食指则沿着红酒杯口慢慢游弋。

    懒散的态度,看不出丝毫的认真和严谨。

    餐桌对面,是红着双眼一脸委屈的沈樱雪,以及脸如玄铁的c市s长,也就是沈樱雪的父亲——沈志勇!

    很显然,沈志勇是来兴师问罪的。

    掌上明珠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殴打,沈志勇恨不得把罪魁祸首千刀万剐,得知是女儿的情敌所为,更是铁了心要为女儿扫除一切障碍。

    与郁家联姻一直是沈志勇乐见其成的事,现如今女儿没做成郁家长房少奶奶,还被如此欺凌,他堂堂一市之长,试问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他的心肝宝贝,从小到大他都舍不得碰一指头的,怎容得了别人来打?

    所以今天这事儿,他非得给女儿好好讨个公道不可!

    沉默许久,沈志勇见郁凌恒始终没有主动交代错误的觉悟,终于忍无可忍地先开了口。

    “凌恒,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沈志勇语气颇重,领导的架子显露无疑。

    “沈叔叔想要凌恒什么话?”郁凌恒唇角轻勾,似笑非笑地问。

    沈志勇怒,“雪儿平白无故被殴打,你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这只是个误会——”

    “误会?”沈志勇冷笑,眼底怒火翻腾,“你带她出席酒会,她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你一句‘误会’就想撇清关系?她可是我沈志勇的女儿,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好好保护她的,你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

    说到后面,已是疾言厉色。

    眼看父亲语气越来越重,沈樱雪生怕郁凌恒生气,急得连忙去扯父亲的袖子,“爸爸,不关凌恒的事……”

    “你闭嘴!保护不了你的男人你还心心念念的护着他做什么?”沈志勇转头就怒斥女儿。

    郁凌恒眼底冷笑蔓延,沈志勇指桑骂槐的话,他岂会听不懂!

    “爸爸……”沈樱雪咬着唇泫然若滴,眼角余光一直偷偷注意着郁凌恒的表情。

    郁凌恒眼底寒光乍起,垂着眸笑了笑,收回玩儿杯沿的手,转而拿起手边的精美珠宝盒放在玻璃转盘上,一边把珠宝盒转到沈樱雪的面前,一边淡淡说道:“没保护好沈小姐的确是凌恒的不对,所以凌恒准备了一个小礼物给沈小姐赔礼道歉,希望沈小姐接受在下的歉意才好!”

    沈小姐……

    听着郁凌恒客套生疏的一番话,沈樱雪的脸色瞬时苍白如纸。

    他生气了,她知道。

    郁凌恒何其骄傲,自己父亲的态度又如此咄咄逼人,他肯定不会买账的!

    “凌恒……”沈樱雪楚楚可怜地望着郁凌恒,已然哽咽。

    沈志勇震怒,啪地一声拍在桌上,“郁凌恒你这是什么意思?羞辱我女儿吗?”

    “爸爸!”沈樱雪大叫一声,眼泪开始哗哗地往下掉。

    她只是想郁凌恒能心疼心疼她,哪知道父亲居然把事情越弄越僵。

    接收到女儿饱含指责的目光,沈志勇狠狠咬牙,理智稍稍回来了点。

    郁家资产雄厚富可敌国,公然闹翻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个道理,他懂。

    “沈s长这话可严重了,郁某怎敢有这个意思!”郁凌恒缓缓坐直身,语调依然慵懒闲散,“其实这事儿吧,沈s长您也有责任。”

    “你说什么?我也有责任?”沈志勇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瞬间又燃烧了起来,气得瞪圆了眼睛,“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责任?!!”

    郁凌恒抿了抿唇,淡淡一笑,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沈s长,您那天要求让您的女儿来嵘岚上班时,我是拒绝的对吧!商场如战场,很辛苦是其次,得罪竞争对手遭遇打击报复更是平常不过的事,而做我的秘书,经常会跟随在我的身边,或多或少可能都会有点危险,这些,我都说过的吧!可您和我姑姑是怎么说的?你们说没关系的,就算发生什么也不会怪罪在我头上,对吗?是你们非要让沈小姐做我的秘书,现在又找我兴师问罪,沈s长觉得合适吗?”

    他语调轻缓,却字字犀利,堵得沈志勇半天接不上话。

    好半晌,沈志勇才怒声切齿,“可打雪儿的不是你的竞争对手!”

    “对!不是竞争对手,是我的太太!”郁凌恒点头,大方承认。

    沈家父女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郁凌恒甚是惆怅,又说:“女人都是很疯狂的,尤其是妒忌中的女人。没办法,我太太她太爱我了,就见不得我身边有别的女人!变相的说,其实这也是一种危险,沈s长您说我说得对吗?所以为了沈小姐的人身安全,从明天开始沈小姐就不用来嵘岚上班了!”

    “凌恒!”沈樱雪脸色大变,瞠大一双泪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冷漠的男人。

    心痛如绞!

    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居然忍心这样对她?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无情?!

    沈志勇没想到郁凌恒如此不给面子,顿时恼羞成怒:“蓄意伤人是犯法的,把那个女人交出来!!”

    “哦,沈s长预备怎么做?”

    “依法处置!”

    “那我不能交!”郁凌恒噙着淡淡的冷笑,坚定说道。

    依法?

    呵!若真能依法处置倒还无所谓,了不起罚款拘留,就怕依的是他沈志勇的“法”,那必然是有去无回的。

    “你说什么?”沈志勇怒不可遏。

    “虽然她是个妒妇,但她始终是我郁凌恒名正言顺的太太,我不能让她受到别人的伤害!”

    想着郁太太又给他捅了这么大的娄子,郁凌恒就忍不住黑她一把。

    “那我的女儿就该被她伤害?”沈志勇气得声音都变了调。

    “估计她是觉得沈小姐威`胁到她的婚姻了吧!女人嘛,心思敏感,或多或少都有点被害妄想症,沈s长您要多多理解才好!”

    “那你的意思是雪儿就白被她打了?”

    “她是我太太,她做错了事也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有管教好,所以这个罪,理当我来赔!”郁凌恒看着难过啜泣的沈樱雪,生疏的语气没有半点情意,“沈小姐,你看行吗?”

    沈樱雪站起来就哭着往包房外跑去。

    “雪儿,雪儿!”沈志勇见状急喊,腾地站起去追,临走前狠狠瞪了郁凌恒一眼,“哼!!”

    拂袖而去。

    沈家父女一前一后地离开,郁凌恒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持杯浅酌,当醇厚的酒香在口中弥漫时,电话接通——

    “欧s(书)记,有空喝一杯吗?”

    ……

    ……

    ……

    夜未央

    c市最大、最豪华、名声最响亮的酒吧。

    迷离的灯光,劲爆的音乐,沸腾的舞池以及朝气蓬勃的男男女女,无不彰显着这个纸醉金迷的夜晚有多么迷人。

    酒吧的二楼,郁凌恒皱着眉看着对面的穆劭枫。

    “你给我找的人呢?”他极尽不耐地问。

    “急啥!先陪我喝一杯!”穆劭枫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边说边将一杯酒推到他面前。

    郁凌恒当即黑了脸。

    云裳两天没回家了,他都急死了,哪有心情跟他喝酒?!

    眼看郁大少爷要发飙了,穆劭枫用嘴努了努楼下拥挤沸腾的舞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嘤嘤嘤~~~~~木月票,木推荐票,订阅榜名次下滑,作者表示不开森,明天名次不回去的话,就不早起码字了,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