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9章:殷暮夕是个祸害!
    嗤——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柯尼塞格在距离她五十公分左右猛地停了下来。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撞上了。

    殷暮夕懵了两秒,很快意识到自己撞了人,吓得赶紧回神跳下车。

    “云裳?!”

    一看自己差点撞到的人是云裳,殷暮夕的背脊更是冷汗淋漓。

    “你没事吧?”忘了曾放下豪言说“再见是路人”的负气话,他忙不迭地上前扶她,想着还好他刹车踩得及时,否则真要把她撞了可咋办!

    殷暮夕后怕不已,心惊胆颤。

    他刚弯下腰伸手去扶她,她就主动伸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颈……

    她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开口便是,“带我走。”

    冰冷的声音里透着一抹掩藏不住的脆弱和乞求。

    殷暮夕还没搞清楚状况,也还没来得及表态,就感觉到一道鸷冷的目光正狠狠投射在自己身上。

    他转头一看,即对上郁凌恒嗜血的眼。

    紧接着看到紧紧抱住郁凌恒的手臂一身狼狈不堪的沈樱雪。

    殷暮夕狠狠拧眉,心里已然对眼前的一切有了自己的猜测,且认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好!”

    他二话没说,一只手臂穿过她的腿弯就将她打横抱起,把她放进自己的车里。

    郁凌恒失手把郁太太甩了出去,看着她差点被车撞,吓得魂都快飞了。

    刚想冲过去扶她,哪知有人比他更快了一步,于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郁太太主动抱住了别的男人……

    脑海里立马想起她昨晚*未归的事实,心里的悔意和疼惜,顿时被妒忌吞噬,整个胸腔只剩下熊熊妒火。

    亲耳听着她求别的男人带她走,他很想冲上去把她抢回来,可是自尊不允许!

    他僵在原地,阴冷的目光狠狠瞪着不再看他的郁太太,妒恨交加。

    在郁凌恒阴戾的目光中,殷暮夕踩下油门,载着郁太太扬长而去。

    郁凌恒死死咬着牙根才忍住想要冲上去拦车的冲动。

    “凌恒,她打我……呜呜呜……你可要给我做主……呜呜,我爸爸妈妈都没舍得打过我的呜呜呜……”

    耳边充斥着沈樱雪的哭诉,他置若罔闻,狠狠拧着眉瞪着柯尼塞格离去的方向,心脏被一点一点地狠狠揪紧。

    闷得难受,然后就开始疼。

    钝痛随着呼吸加剧,他的呼吸越是急促,痛感就越是明显,直到后面,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

    ……

    ……

    ……

    豪华跑车融入车流,平稳快速地往前行驶。

    殷暮夕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频频去看中央后视镜,密切地关注着副座里阖着双眸一声不吭的小女人。

    “我撞到你了吗?”

    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打破沉默。

    “没有。”云裳回答,淡然的语气平静无波,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你有没有伤到哪里?”他忙里偷闲地上下打量她。

    “没有。”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腿上,狠狠拧眉,“你的膝盖破了!”

    “没事。”她始终阖着双眸,云淡风轻。

    “你的手也受伤了!!”

    她皮肤细嫩,摔倒在地必然会有擦伤,这很正常,可那些伤痕看在殷暮夕的眼里却觉得难以接受。

    自己在意的女人,当然受不了看到她受一点点伤。

    哪怕是皮外伤!

    “没事——”

    “云裳!!”

    他勃然冷喝,被她不温不火的样子气得心肝脾肺都在疼。

    郁凌恒对她这么坏,她怎么就一点都不生气呢?

    难道她就没有一点点的自尊和骄傲吗?郁凌恒公然为沈樱雪出头,对她动了手,她明明身心受伤,为什么要硬撑着说没事?

    她就真的那么爱郁凌恒?!

    “嗯?”她缓缓睁开眼,淡淡看着他。

    她冷淡的态度就像一盆水向他当头泼去,浇灭了他心里的怒火。

    于是猛然清醒,他根本没有生气的资格。

    他转头目视前方,咬着牙根强行压制着心里那莫名的愤怒,尽量放平语气,“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你在面前一个路口放下我就好!”她却不领情,抬手随便指了个可以停车的地方要求下车。

    殷暮夕对她的要求置之不理,油门一加,直接从她指过的地方开过去。

    云裳蹙眉,冷冷看着他。

    “发生了什么事?”他像是没接收到她饱含不悦的目光一般,终于把最想知道的问题忍无可忍地问出了口。

    她转眸看向车窗外,“没事。”

    “他欺负你了?”

    “没有。”

    殷暮夕大怒,“你都这样了还说没有?如果不是我刹车及时,你就被撞死了你知不知道?!!”

    云裳沉默。

    狭小的空间里,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殷暮夕心里气得不行,既妒忌又恨铁不成钢。

    越想越生气,他将方向盘一转,刹车一踩,把车靠边停下。

    “离开他!”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霸道至极地说。

    既然郁凌恒不珍惜她,那换他来!

    他来珍惜!

    至少,他永远不会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动手!

    “啊?”云裳被他扯得微微一歪,茫然地眨了眨眼,像是同不懂他的话一般。

    “他不止搞七捻三,现在还对你动手,你不离开他难道想哪天死在他手上吗?”

    看他一副气愤填膺的样子,云裳心里微酸,既觉得有点感动,又觉得有点好笑。

    轻吁口气,她涩笑摇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就那么爱他?他这样对你你还帮他说好话?!”殷暮夕怒不可遏,紧拧着眉头怒斥道。

    云裳又沉默了。

    其实……心里是有点难过的。

    在她需要支持的时候,她喜欢的男人却站在了她的对立面,将她甩开或许是他的无意之举,但也确实伤了她……

    身心皆是!

    虽然已经决定终止对他的喜欢,可一下子把情愫连根拔起终究是不太可能,看来她从今后得更努力的疏离他才行……

    “我说了,他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在“亲眼目睹”郁凌恒对云裳动手之后,殷暮夕想要挖郁凌恒墙角的念头如枯木逢春般疯狂滋生。

    非要把云裳纳入自己羽翼下好好疼惜保护不可!

    看着殷暮夕一脸的势在必得,云裳问他:“殷暮夕,你真的喜欢我吗?”

    “嗯!!”殷暮夕用力点头。

    “喜欢我什么呢?”她蹙着眉,困惑。

    殷暮夕:“不知道!”

    反正就是喜欢!

    很喜欢!

    他的答案让她失笑,笑过之后满心苦涩。

    “你就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说你捡别人的破鞋穿?”她轻轻勾动唇角,冷冷笑问。

    他脸色一沉,神色肃然地纠正她,“第一,你不是破鞋!第二,我不介意!!第三,没人敢说!!!”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他说得霸气十足。

    她笑得苦涩,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大手中挣脱出来,幽幽道:“殷暮夕,其实你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你只是不甘心罢了。”

    一再被拒绝,殷暮夕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地切齿:“云裳,你说来说去就是不想离开他是吧!”

    “不是不想离开,是离不开……”她垂着眸,语气颓然。

    “没什么离不开的,只看你想不想!!”

    “你就当我不想吧……”

    “你——”

    他气结,简直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把她狠狠摇醒!

    她的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他给她讲了这么多为何她就是不肯离开郁凌恒?

    如果真是像她以前说的为了钱,那他都承诺给她双倍了为何她却还不肯转投他的怀抱?

    其实她跟郁凌恒在一起,根本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爱吧……

    她爱郁凌恒,是不是?

    可郁凌恒对她不好啊,像她这样聪慧的女人,会傻到去爱一个对她不好的男人?

    难道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包括一个人的性格和底线?

    “殷暮夕,今天谢谢你,真的!”

    当她抬起头来时,眼底的忧伤和颓败已经掩藏了起来,一边真诚道谢,一边伸手欲开车门。

    殷暮夕油门一踩,豪华跑车重新上路。

    不让她下车。

    云裳转眸看他,没有尖叫也没有质问,只是淡淡看着他。

    她很累,刚刚才跟一个男人闹了一场,这会儿实在没精力再跟另一个同样霸道的男人吵架。

    所以算了,随便他要把她带去哪里都好,她不想问也不想管,随便了……

    车厢内再度陷入沉默,谁也没有再开口。

    云裳缓缓阖上双眼,放空大脑,命令自己什么也别去想……

    嗯,别胡思乱想,别自寻烦恼,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的。

    ……

    ……

    ……

    云裳半躺在病牀上,闭目养神。

    其实她只是一点皮外伤,根本不碍事,可殷暮夕却偏要把她带来医院,处理了伤口还不算,还非要她做个全身检查。

    神经病!

    钱多了没处花也别这样折腾她啊!

    她一再表示自己没事,处理下伤口就好不需要检查,可殷暮夕一意孤行,根本不听她的话。

    检查来检查去,一晃就几个小时过去了。

    熟悉的脚步声传入耳朵,她知道是殷暮夕进来了,没睁眼,她想安静,不想理人。

    可他偏不放过她。

    他碰碰她的手臂,示意有事。

    无奈,她只能睁开眼,没好气地瞪他。

    一只手机递到她的面前。

    云裳蹙眉,疑惑不解地看看手机,又看看他,没动。

    见她不接,殷暮夕直接把正在通话的手机往她手里塞。

    她只得坐起来,垂眸一看,屏幕上方显示着“筱筱”二字时,她的心咯噔一下。

    云裳顿觉骑虎难下,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硬着头皮把手机摁在耳朵上,深吸口气,她开口,“喂……”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特么欺负你了?啊?”柯筱劈头盖脸就一通吼。

    云裳唇角抽了两下,把手机拿开一点,不让柯筱的吼声把自己的耳膜震破,然后哂笑一声:“没……事啊!”

    心虚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好勉强。

    “云裳!!!”柯筱吼得地动山摇。

    “咋……咋了?你吼啥啊?真没事!”云裳被吼得心肝脾肺都在颤,强颜欢笑地娇嗔。

    “你给我等着!!!”

    “……”

    柯筱恶狠狠地抛下一句后,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云裳抬头看向站在牀边的殷暮夕,蹙眉轻问:“你跟筱筱说了什么?”

    “什么都说了!”殷暮夕一副豁出去了的架势。

    “……”云裳默了几秒,似是没听懂他的话,特别虚心地再问:“什么意思?麻烦你再说一次。”

    看着她平静的模样,殷暮夕强压着心里的不安,说:“我什么都跟她说——”

    啪!

    云裳扬手就把他的手机往地上狠狠一砸。

    昂贵的手机应声而裂。

    “殷暮夕你有病啊!!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狗拿耗子?你吃撑了就去找你的小明星小模特玩儿去,别特么来管我的事!!”

    云裳怒吼,牙呲目裂的样子透着几分狰狞,是怒到了极致。

    殷暮夕直接被突然火山爆`发的云裳吼懵了。

    本就是天之骄子,何曾被这样骂过,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着的女人骂……

    那份难堪和难受,估计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懂……

    殷暮夕顿时也火冒三丈,恼羞成怒了:“云裳!你他妈别不识好歹!”

    “我特么就这么不识好歹!麻烦你离我远点!我烦死你了!!!”她攥紧双手狠狠捶了一下病牀,闭着眼吼得声嘶力竭。

    一副嫌弃他到不行的地步。

    她说,你离我远点……

    她说,我烦死你了……

    殷暮夕转身就走。

    他知道自己若再待下去,不是把她掐死就是自己吐血而亡!

    呯!

    出去后的殷暮夕狠狠甩上门,发出一声巨响。

    偌大的病房,终于安静下来。

    云裳气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往后重重一倒,躺在牀上瞪着洁白的天花板,想到柯筱的那句“你给我等着”便感觉自己的脑袋痛得马上就要炸开。

    殷暮夕这个祸害!

    还嫌她不够烦吗?还嫌她不够难受吗?是想要把她逼疯才甘心吗?

    真是够了!!

    特么的!

    都说本命年倒霉,这话还真不假!

    瞧瞧她这段时间遇到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儿!!!

    ……

    一整天都被破事儿烦扰,云裳又累又困又饿,在睡觉和出去吃东西之间犹豫了几秒,最后果断选择前者。

    她告诉自己,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只是她太低估了自己的饥饿程度,她居然在梦中也能闻到食物的香气……

    她梦见自己坐在餐桌上,桌上全是她平日里爱吃的,鸡鸭鱼肉虾应有尽有,丰盛之程度简直堪比满汉全席……

    她饥肠辘辘,看着那一道道美味佳肴,忍不住咽口水。

    她甚至听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地叫……

    突然,云裳双手捂住肚子,猛地睁开了双眼。

    要死了!

    不是做梦,她的肚子真的在叫。

    意识回笼,她不止听到自己肚子在叫,还真的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抬起头来一看,只见牀尾的小桌已翻开,桌上摆着饭菜,还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在忙活着。

    是去而复返的殷暮夕。

    云裳眼底划过一丝惊讶,还真的没有想到像他这样嚣张跋扈的公子哥被她骂走了居然还会回头,而且还给她买了吃的。

    在气头上时,她倒是经常不识好歹,但冷静的时候,她还是分得清好赖的。

    她缓缓坐起来,没吵也没闹,就默默看着他,以及小桌上的食物。

    知道她醒了,殷暮夕没抬头也没说话,就冷着脸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他把罐里的大骨粥盛进碗里,又戴上塑料手套把清蒸皮皮虾一只只虾剥好,待一切都弄好之后,才把小桌子轻轻推到她面前。

    云裳看看面前的粥和剥好的虾,以及醉排骨和两个小青菜,再看了看他。

    殷暮夕却依旧不拿正眼看他,低着头把取下来的塑料手套扔进垃圾篓里,然后坐在牀边的椅子里鼓捣新手机,就是一言不发。

    见他不肯跟她说话,她也不强求,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就开吃。

    像他这么骄傲的男人,肯回头就已经算是向她服软了,再加上看在美食的份儿上,她也不好再跟他吵了不是!

    所以算了,不闹了。

    就算要闹也得先填饱肚子再说。

    一碗粥下肚,云裳终于不再饿得慌了。

    给自己再舀了一碗粥,瞟了眼始终低着头的男人,想了想,她往另一个小碗里也盛上粥。

    然后把粥递给他。

    他瞟了眼粥,再冷冷看她,赌气不接。

    “接着啊!你不饿吗?”云裳把碗朝他更递近一分,没好气地催促道。

    “气都被你气饱了!”他更没好气,恶狠狠地剜她一眼。

    她翻了个白眼,“你以为只有你生气啊,我也很生气好么!”

    殷暮夕腾地站起来,接过碗就往桌上重重一放,居高临下地骂道:“云裳!你就是个不识好歹的白眼儿狼!”

    “是啊!我本来就是个白眼儿狼,你今天才知道?!”她勾唇一笑,大大方方地承认,云淡风轻的样子与他的愤怒大相径庭,“所以以后你别管我死活,我不会感激你,你说你吃力不讨好又何必?!”

    听她还敢说风凉话,殷暮夕气得想掐死她,“这么说我帮你还帮错了是么?”

    “是啊!帮错了!”

    “你——”殷暮夕近乎气急败坏地提醒她,“是你让我带你走的!”

    明明是她主动勾住他的脖子,明明是她对他说“带我走”……

    靠!现在居然把什么罪名都推到他身上,敢不敢要点脸?!

    云裳:“你可以不理我!”

    “你!!!”

    突然——

    呯地一声,病房的门被狠狠推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新完毕,明日继续~~~~~吼吼,月票啊,订阅啊~~~微博预告稍晚~~~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