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8章:很想吃牢饭是不是?
    几秒之后,云裳突然脸色大变……

    “什么?!!”

    欧恬只听她对着手机吼了一句,然后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寒气从她的身体里迸射`出来。本文由。。首发

    气势瘆人。

    在吼“什么”的时候,云裳已经开始往前狂奔。

    欧恬一怔,连忙拔腿就追。

    表姐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欧阳正在和警局一把手聊着什么,一转眸就看到你跑我追朝着警局大门外跑的两个外甥女,浓眉一拧。

    “娃娃!”

    欧阳连忙快步上前,喊住后面的欧恬。

    云裳动作迅速,已经跑出去了,而且她不理他,估计喊了也白喊,所以欧阳直接喊的欧恬。

    “小舅小舅,你你……你快过来!”欧恬停下来,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对他喊。

    “怎么了?”欧阳大步流星,三两步就到了欧恬面前。

    “表、表姐……”欧恬指着云裳离去的方向,累得说不出话了。

    “她怎么了?”

    “她接、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就慌慌张张的跑了。”

    “电话?”欧阳微微眯眸。

    “嗯嗯,好像是出什么事儿了。”

    闻言,欧阳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一分,“她接了谁的电话?”

    “安哥——安文泽!”

    欧恬差点习惯性地说“安哥哥”,但千钧一发间反应了过来,紧急改口。

    安文泽?

    欧阳半眯的黑眸里闪过一抹锐利的精光,若有所思地看着云裳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说话……

    ……

    ……

    ……

    怡心疗养院

    病房内,欧晴注射了镇定剂,已经睡着。

    病房外,云裳红着双眼从门缝里看着睡得恬静安然的妈妈,心如刀割。

    一个小时前,安文泽给她打电话,说她的妈妈不小心掉进后花园的喷泉池里了,让她立刻到疗养院来一趟。

    这么冷的天,她的妈妈掉进冰冷刺骨的水里……

    当这个意识传达到脑海时,云裳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妈妈体质一向不太好,现在又生着病,掉进水里的那瞬一定把她吓坏了,她一定很恐慌很无助……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妈妈在水里绝望扑腾的画面,云裳恨不得狠狠抽自己耳光,恨死自己的无能,恨死自己不能在妈妈需要她的时候出现在妈妈身边护她周全。

    “怎么样?她有没有事?”

    安文泽从病房里出来,门刚关上,云裳就压低声音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受了惊吓。天气冷,她掉进水里可能会感冒,不过我给她打了一针,已经预防了,没事的,你别太担心。”安文泽尽量用一种轻松点的语调,安慰道。

    惊吓……

    感冒……

    两个词,像两把刀,狠狠砍在云裳的心上。

    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大冬天掉进水里或许如安文泽所说不会有什么大碍,可是她的妈妈情况特殊啊,光是“惊吓”就已经很严重了,这样的惊吓完全有可能会影响她的康复治疗,甚至会加重她的病情!

    紧紧`咬着牙根,她努力隐忍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回头,阴冷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在特护小张的身上。

    小张吓得瑟瑟发抖,感觉到云裳投射过来的目光,本就苍白的脸庞不由变得更是毫无血色了。

    “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我妈妈怎么会掉进水里?”云裳的声音压得极低,却仍是难掩阴森和凌厉。

    “对、对不起云小姐,都怪我,是我一时疏忽……”小张害怕又内疚,忍不住哽咽。

    “我高薪聘请你不是为了让你跟我说对不起的!!”云裳怒斥。

    “云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今天吃坏了什么东西,一直闹肚子,所以才会……”

    事发时正是午休时间,所有患者都回房休息了,偏偏欧小姐还要在花园里玩儿。

    她没辙,只能陪着,可没一会人她的肚子就开始不舒服。她看花园里没人,想着没有其他患者欧小姐应该不会被欺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洗手间距离这里并不远,她快去快回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后她跟欧小姐千叮呤万嘱咐不要乱跑,欧小姐还一直点头保证自己会听话,于是她怀着侥幸心理朝着洗手间跑去,前后不过几分钟,当她出来时就看到欧小姐在喷泉池里尖叫扑腾……

    谁也不知道欧小姐到底是怎么掉进池里去的。

    云裳怒不可遏,“我想听的也不是你的解释!!!”

    “云小姐,我保证绝无下次!”小张红着眼,低着头,像起誓一般郑重保证。

    云裳闭上眼,重重呼出一口气,待心里的怒气散去一些后,她睁开眼冷冷看着小张,铁面无私地说:“这个月的工资全扣!”

    小张惊愕,瞠大双眼愣愣地看着云裳,蠕动着嘴想说什么,可嘴唇张张合合几次都开不了口。

    云小姐对她向来很大方,工资高,奖金多,而且还经常给她买礼物和好吃的,当然,这些的前提必须是她把欧小姐照顾得好好的。

    今天她犯了错,被扣工资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而且这份儿工作薪水确实非常高,她舍不得因为这一个月工资就辞掉,尤其又是自己有错在先。

    小张低下头,默默掉眼泪。

    云裳移开视线,视若无睹。

    说她不近人情也好,说她铁石心肠也罢,其他事情她都可以网开一面,但只要涉及妈妈的安全问题,她从来都是赏罚分明,杀伐决断,从不手软!

    她的妈妈,那么脆弱那么可怜,再也承受不起一丁点的伤害……

    安文泽叮嘱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云裳挥挥手让小张下去,然后轻轻推开门,朝着病牀走去。

    她红着双眼,在牀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妈妈,一颗心说不出的难受。

    思绪被拉回从前,从她有记忆开始,一直到妈妈生病,把那些欢乐和忧愁,伤心和愤怒,统统回忆了一遍……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包里响起手机铃声,她才回过神来。

    猛然发现,天已经黑了。

    担心铃声把妈妈吵醒,她连忙转身朝着病房外走去。

    一直到走廊的尽头,她才接电话。

    “喂。”她的声音淡淡的,凉凉的,更显冷漠。

    彼端,郁凌恒问:“什么时候回来?”声音颇柔。

    “可能很晚……”云裳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地说道。

    “你现在在哪儿?”

    “公司。”她答,谎话张口就来。

    因为妈妈的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公司?”郁凌恒的声音突然就冷了。

    “嗯,可能要通宵加班。”

    “你说你现在在公司?还要通宵加班?”他的口气变得尖锐,像是在质问。

    云裳心里正烦躁得很,没心情搭理他,态度一下子就冲起来,“是啊!你有意见?!!”

    “你再说一次!”他的声音骤然成冰。

    她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蹙着眉没好气地问:“什么再说一次?”

    “你在哪里?”

    “跟你说了在公司——喂!喂?神经病!!!”

    她还没说完,郁凌恒就挂了电话,搞得她莫名其妙。

    当她心情好的时候,郁凌恒傲娇一下她还能忍受,可在她心情很不好的现在,她是绝对不会理他的。

    挂电话就挂电话,有什么了不起!

    有本事最好连她的电话都别打!!!

    心情本就不好,接了郁凌恒这样一通电话云裳心里更烦,一气之下直接就把手机关了。

    然后回到病房,坐在妈妈的牀边,守了一宿。

    ……

    第二天一早醒来,看妈妈还在睡,云裳就去卫生间鞠了一捧水拍了拍脸,让自己完全清醒。

    从卫生间出来,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刚一开机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点开信息一看,全是来电提醒。

    而这些信息里只有一个号码,郁凌恒的!

    她的手机关了一晚上,郁凌恒打了几十个电话给她……

    捏着手机蹙着眉,云裳犹豫着要不要给郁先生回个电话,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不要了。

    对自己说过要慢慢与他拉开距离的,所以在那晚之后她就决定以后都不要再主动找他了。

    先不论爱不爱,喜欢他是一定的,她骗不了自己。

    所以趁自己还没完全*,她要与他保持距离,然后在不会难过的情况下,慢慢抽身而退。

    不靠近,就不会被伤害!

    云裳刚把手机放回包里,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动作有些重,呯地一声。云裳怕妈妈被吵醒,不悦地转眸循声瞪过去。

    是特护小张。

    “云小姐!”小张站在门口喊她,情绪有些激动,看起来像是很气愤。

    “什么事?”

    “我……我有个东西给……给你看……”小张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太胆怯,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

    “什么东西?”云裳微微皱眉。

    “你能出来一下吗?”

    “等会儿!”

    云裳帮妈妈把露出来的手臂放进被子里,再俯首在妈妈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才朝着门外走去。

    走出病房,将门轻轻掩上,云裳转身看着小张,“你要给我看什么?”

    “云小姐,你看这个!”

    小张手里拿着手机,她点开一个视频记录,然后把手机递给云裳。

    云裳疑惑地接过手机,垂眸看去……

    美丽的脸庞,随着视频记录的播放一点一点地阴冷下去,直至寒彻入骨……

    ……

    ……

    ……

    寒冬的天空,一片灰蒙,延续了昨日的阴霾。

    天气虽然不好,但沈樱雪的心情很好,因为能陪伴在自己喜欢的男人身侧。

    一场商业酒会,沈樱雪一袭白色长裙,小鸟依人地跟在郁凌恒的身边,笑得幸福又甜蜜。

    相较于沈樱雪的喜笑颜开,郁凌恒则完全相反,全程脸色肃然,仿佛天下的人都欠了他一般。

    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生人勿进的煞气。

    所以,酒会才开始没多久,郁凌恒就已经烦躁到爆,冷着脸早早离场。

    走出电梯,郁凌恒皱着眉一边扯掉脖子上的领结,一边大步流星地往酒店外走。

    “凌恒,凌恒你走慢点嘛……”

    沈樱雪跟不上他的步伐,狼狈地追在他的身后楚楚可怜地喊他。

    郁凌恒置若罔闻,脚步甚至更快了。

    “凌恒——啊……”

    沈樱雪拎着裙摆小跑起来试图追上郁凌恒,可她刚追出酒店大门,突然一桶冷水朝她当头泼下,吓得她放声尖叫。

    那桶水冰冷刺骨,而且黑乎乎的还带着淡淡的腥臭……

    是清洁工擦了玻璃门的污水!

    满头、满脸、一身白裙,无不被污水侵染。

    沈樱雪前一秒还高贵如公主,下一秒就狼狈得宛若难民。

    “你干什么?!”沈樱雪对着泼她污水的云裳怒不可遏地尖叫。

    云裳一张美丽的脸庞冷若冰霜,眸底寒光四溢,扔掉手里的桶,二话不说两个大步上前,扬手就狠狠给了沈樱雪一耳光……

    啪!

    “啊……”

    巴掌声响起,沈樱雪摔在了地上,杀猪般尖叫起来,“云裳你疯了?!”

    从沈樱雪第一声尖叫时,郁凌恒就不耐烦地回了头,当他看到沈樱雪的狼狈以及拎着空桶的是云裳后,惊愕得瞠大了眼。

    赶在云裳要打沈樱雪第二个耳光时,他连忙上前抓`住她高高扬起的手。

    “放手!”云裳转头就狠狠瞪他,严重警告。

    “你这是做什么?”郁凌恒困惑又愤怒,拧眉喝问。

    沈樱雪巍颤颤地从地上爬起来,正要向郁凌恒哭诉,却倏地又被云裳一脚踹倒在地。

    云裳力道凶狠,不管是手上还是脚下,都毫不留情。

    “啊……”沈樱雪被踹得跌趴在地上,又气又委屈,眼泪立马哗哗地往下掉,“云裳!我要告你,你这是蓄意伤人——啊……”

    云裳又狠狠补了一脚。

    踹得沈樱雪嗷嗷叫。

    “我今天伤定你了!你去告!!”云裳喝道,气焰极其嚣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大不了玉石俱焚的模样。

    她边说就边要上去继续踹。

    看着突然变得暴戾的云裳,郁凌恒又惊又怒,连忙抓`住她的手臂,厉声制止她,“云裳!”

    “放手!”她转头就冲他吼。

    “你发什么神经?!”郁凌恒也是一肚子火,暴脾气瞬间被点燃,切齿回吼。

    从昨天晚上给她打过电话后,他的理智和情绪就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云裳双眸还泛着一丝猩红,目光冷厉地盯着郁凌恒,抬手指着沈樱雪,语气咄咄逼人:“郁凌恒!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答应过我以后不会再在我的面前维护这个贱`人的!!你言而无信!!!”

    郁凌恒拧眉,心里也是怒火翻腾,就想着这女人实在过分,她自己关了手机*未归,今天一出现就是打架伤人让大家都丢尽颜面。

    他都还没质问她昨晚的去向,她倒还有脸指责起他来了?

    “我答应了吗?”他冷笑,负气反问。

    “……”云裳呼吸一窒,心脏被什么揪得紧紧的,哑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冷冷盯着他怒极反笑,“好!没答应也好!”

    她的表情和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冷漠。

    她说,没答应也好……

    是什么意思?

    郁凌恒看着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般的郁太太,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安……

    云裳说完,不再看他,转头看向还跌坐在地上的沈樱雪,“沈樱雪,我警告你,再有下次我就不是打你一巴掌踹你一脚这么简单了!”

    “你这个疯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樱雪双目含恨地瞪着云裳,气愤填膺地尖叫。

    云裳冷笑,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沈樱雪,人在做天在看,做多了缺德事小心遭报应!!”

    沈樱雪一怔,似是明白了什么,眼底快速地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说完,云裳转身准备走人。

    哪知沈樱雪不依,爬起来就把手里精致的手包朝着狠狠砸过去,“你、你不许走,我要告你,你凭什么打我——”

    她好歹也是市长千金,怎能容许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毒打呢?!

    她这次坚决不会放过云裳的!

    手包砸在云裳的背上,然后掉落在地。

    见沈樱雪还敢来挑衅,云裳反身就又把手高高扬起——

    沈樱雪吓得抱头尖叫。

    云裳扬起的手被郁凌恒半空抓`住。

    沈樱雪立马跑到郁凌恒的身后去躲起来,寻求庇护。

    “让开!”云裳狠狠瞪着三番两次阻挠她的郁凌恒,怒不可遏地厉喝道。

    “你很想吃牢饭是不是?!!”郁凌恒切齿。

    “滚开!!”云裳什么都不管,只想把沈樱雪这朵恶毒的白莲花狠狠揍一顿。

    她怒吼的同时,已经失控地朝着他扑过去了,试图把藏在他身后的沈樱雪抓出来。

    “云裳!你疯够了没有!”郁凌恒将她微微用力一推。

    她被推得后退一步。

    站定,她微眯着双眼冷睨着他,“郁凌恒,你让不让?”

    她冷冷的声音,充满了威`胁。

    而郁凌恒生平最恨的就是被威`胁。

    “不让!你想怎样?”他下巴一扬,非跟她杠上不可。

    云裳二话不说抓紧自己的包就朝着高大挺拔的男人招呼过去。

    她的包劈头盖脸地砸过来,一下一下毫不留情,郁凌恒几乎都被她打懵了。

    头上和脸上接连挨了几下,郁凌恒彻底怒了。

    “你真是疯了!”

    一声怒吼,抬手一抓,盛怒中的男人抓`住她打`过`来的包就顺势狠狠一甩……

    她和包一起飞了出去。

    她被甩出去时,正好一辆跑车朝着酒店门口开来,她倒地的时候,车子已近在眼前……

    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没存稿了,所以明日预告估计有点晚,大家下午来看吧~~那啥,月票啊,订阅啊,推荐票啊,你们给力点哇~~害我都没动力码字了,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