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7章:她会用事实证明没有爱上他
    他怔了一下,不知是心虚还是敏感,总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

    虽然他并没做什么坏事,可一想到她刚才离开时的表情心里就瘆得慌。

    放轻脚步走过去,他轻轻掀开被子,上牀。

    郁太太侧睡,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呼吸均匀,似是真的睡着了。

    在郁太太身边躺下,他歪着头,在黑暗中盯着她的后脑勺,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居然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紧张。

    忍不住猜想,她是真睡了还是在装睡?从她闯进书房距离现在不过也就半个小时,这么快就睡着了?

    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飘进鼻端,郁凌恒小腹顿时一紧,馋虫瞬间又被勾了起来。

    刚才她穿的是他的衬衣吧……

    她趴在门框上对他说“哈喽baby”的那副模样,简直就是个勾魂的妖精……

    可他居然还吼她!

    真是……该死!

    闻着那迷人的香气,郁凌恒情不自禁地朝着云裳轻轻地、慢慢地靠过去,同时大手探向她的腰^际……

    他的心,扑通扑通一直跳,越是靠近,越是紧张。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触上她时,本是一动不动的小女人却倏地坐了起来。

    像是要下牀。

    “去哪儿?”

    郁凌恒连忙一把抓^住郁太太的手臂,急问。

    黑暗中,她回过头来,像是才发现他回房了一般,“啊?哦,我想起我还有点工作没做完……”

    他抓^住她不松手,另一只手打开了牀头灯,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中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

    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睡衣。

    “这么晚了,明天再做吧!”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明显带着讨好。

    “呃,不行耶,明天开会要用的。”云裳黛眉微蹙,有些苦恼地摇头。

    她的声音和表情都很平静,与往常无异,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可她越是这样平静,他越是忐忑不安。

    以往他吼了她,她要么吼回来,要么不理他,绝不会像今天这样和颜悦色。

    “你生气了?”

    沉默了会儿,他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问。

    “啊?”她一脸懵懂地看着他。

    “刚才我不是故意要吼你——”

    “哦,那个啊!没事啦,你天天吼我,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我要生气的话还不得气死自己。”她自嘲,无所谓地笑笑。

    说完,她就挣脱他的手,趿上拖鞋往门口走。

    郁凌恒腾地跳下牀,“裳裳!”

    “嗯?”她回头,困惑地问他:“还有事?”

    他走到她面前,深深看着她的眼,“你真的没生气?”

    “没有啊。”她还是摇头,神色自若。

    郁凌恒拧着眉斟酌了下,问:“你看到了?”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她懵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嗯,看到了。”她也没装傻,大方点头,说完之后觉得还差点什么,便又还补上一句,“很漂亮!”

    看到她平静的样子,郁凌恒突然觉得烦躁起来。

    他说:“她叫初丹。”

    “哦。”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是恺宸的姐姐。”

    “……哦。”稍稍顿了下。

    “我们交往过。”

    沉默了几秒,她垂眸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哦,蛮可惜的……”

    “可惜什么?”他耳尖,听到了。

    云裳抬眸,大方一笑:“你跟她挺般配的!”

    何止般配,简直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明明是事实,可她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不屑和酸涩……

    闻言,郁凌恒眸色一沉,心里顿时变得很不舒服。

    “你不介意吗?”他微眯着黑眸,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脸。

    云裳眨眨桃花眼,云淡风轻地耸肩道:“不介意啊,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你有前女友,我也有前男友啊!”

    郁先生一听这话,更不爽了。

    呵!她的意思是彼此都有“前科”所以没必要计较?还是在炫耀她也有人爱?

    “你真的不介意?”

    郁凌恒觉得自己有病,刚才还怕她生气,可这会儿看她不生气,他又希望她生气……

    不是说,只有在乎才会生气吗?

    她现在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他吧?!

    “嗯,不介意!”她一本正经地摇头。

    心里顿时像是堵了什么一般憋闷,他鬼使神差就吐出一句,“哪怕她想找我复合你也不介意?”

    “不介意啊!”她还是摇头,甚至没有一丝停顿或犹豫,完了还云淡风轻地跟他开玩笑,“离婚的时候多给我点赡养费就好。”

    郁凌恒的脸,瞬时阴沉无比。

    他微拧着眉,极冷极冷地看着她。

    突然觉得很生气,想吼她,却该死的又找不到理由。

    气氛,就这样冷了下来。

    “你先睡吧,我估计要很久,如果时间太晚的话我就在对面房间睡,不打扰你休息。晚安!”她像是没看见他的冷脸一般,一边抬手将耳际的发丝往后拢,一边说道,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郁凌恒暗暗咬紧牙根,拼尽全力才忍住没有抓^住她的冲动,僵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出卧室,头也不回。

    呵!说什么要跟他好好过,说什么要他喜欢她,说什么她也要喜欢他,统统都是骗人的吧!

    她就是个骗子!!

    她心里根本就不在乎他!

    哼!

    ……

    自从跟郁先生睡过之后,郁太太就搬到了主卧,以前她住的客房就成了她的小书房。

    云裳抱着双膝坐在飘窗上,望着天空寂寥的明月,目光朦胧而忧伤。

    在郁先生面前所展现的云淡风轻早已不见,她黛眉紧锁,愁绪万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居然鬼使神差的在网上搜索了初丹的资料……

    资料显示,初丹今年二十六岁,是名噪一时的舞蹈家,于三年前赴国外深造,进行舞蹈进修……

    网上的资料很简单,除了这些,便再没有其他。

    她像是突然着了魔,居然还试图寻找郁先生和初恋前女友曾经的恋情发展,可找来找去却没有任何发现。

    关闭网页,她轻轻吁了口气,心想着没发现也好,免得看到什么堵心。

    看了会儿月亮,她实在忍受不了心里那股烦躁,便打开微信,往闺蜜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当你对一个男人的前任感兴趣,这代表着什么?

    等了约莫十分钟,终于有人回应了。

    柯筱:代表你爱上了那个男人!!!

    看到柯筱打了三个感叹号,云裳蹙眉,一抹恐慌划过眼底。

    爱?

    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在受过重创之后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轻易爱上一个男人?

    不可能!

    她不信!!

    云裳:这么肯定?

    柯筱:如果你肯定自己不是同^性^恋,不是垂涎那男人的前任,那就百分百是垂涎那男人!

    云裳盯着柯筱发出来的这句话,只觉得心惊肉跳。

    这时,戚小麦出现了。

    戚小麦:恋爱了?

    云裳矢口否认:不是!

    紧接着裴惜灵也来了。

    裴惜灵:你爱上的男人有前任?多大?做什么的?长得怎么样?软件硬件能否比得过你?

    裴惜灵一句话五个问题,成功把云裳绕了进去。

    云裳:比我大一岁,是个舞蹈家,长得美若天仙,我被甩了几条街!

    戚小麦表示震惊:卧^槽!你会被甩几条街?那女的什么来头啊?

    云裳:某军区司令的孙女!

    戚小麦:呃……

    柯筱突然反应过来:等等!裴裴,小麦姐,我们不是应该问那男人是谁吗?

    裴惜灵:啊!对!裳裳,那男人是谁?!!

    云裳开始装傻:什么男人?

    戚小麦:你爱上的男人啊!!

    云裳:我啥时候说过我爱上什么男人了?

    。。。。。。

    。。。。。。

    。。。。。。

    柯筱、裴惜灵和戚小麦很有默契地发出一串句号。

    裴惜灵发了个白眼:那我们刚才都说了什么?

    云裳:睡了,晚安!

    柯筱:喂喂!没说清楚不许走!

    戚小麦:就是,快说快说,那男人是谁?

    裴惜灵突然想起:啊,不会就是你上次说要睡的那个男人吧?

    戚小麦:裳裳,是么是么?是那个又帅又有钱的男人么?(﹃)

    云裳果断退了微信,不再理会她们。

    将天价手机随手丢在飘窗的另一端,她抱着双膝,下巴搁在膝盖上,乱糟糟的大脑忍不住胡思乱想。

    耳朵里时不时飘来一句“哪怕她想找我复合你也不介意”,像魔咒一般紧紧箍^住她的神经。

    复合……

    犹记得,郁零露和初恺宸都曾在她面前或明或暗地说过郁凌恒心里有人,而这个人,就是初丹!

    其实他们……余情未了吧。

    初丹通过视频看到她的那瞬,眼底的妒忌和伤心那么明显……

    而她擅闯书房,惊扰了他们,郁凌恒疾言厉色地呵斥了她……

    哪怕她穿成那样,在他与前女友视频时,他也是看不见她的美的。

    想必他在意的只是她穿成那样会让他的前女友误会伤心什么的吧,所以才会那样吼她。

    种种迹象表明,他们还在乎着对方,那么,他们复合已是必然。

    想起柯筱的分析,她无声嗤笑。

    爱吗?

    不!她不相信!

    她会用事实证明,她没有爱上他。

    绝对没有!

    ……

    ……

    ……

    又冷战了吗?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郁凌恒不确定。

    说是吧,可郁太太每天都对他笑脸相迎,脾气前所未有的好。

    说不是吧,她的态度又明显不对劲儿,言行举止都太过礼貌客气。

    两人在一起,针锋相对才是他们正确的打开方式,相敬如宾什么的,根本不适合他们。

    所以现在每天看着她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他气得很,一颗心无法得到安稳,一会儿像是被针扎,一会儿又像是被撕扯,总之就是特别难受。

    可即便他故意找茬,她始终温柔以待,让他都没脸继续无理取闹。

    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只是他一个人闹,看起来就像他是神经病似的,他才不要!

    他有种不好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他觉得……

    她是在刻意疏远他!

    可是……

    为什么呢?!

    ……

    阴沉沉的天,寒风呼呼地吹,像是快下雨了一般。

    云裳见完客户回公司,车子在驶进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时,她猛地踩了刹车。

    狠狠蹙眉,她降下车窗,看向大树后那个畏畏缩缩的小身影。

    匆匆一瞥,却看到那人似是有些狼狈……

    本不想理会,可对方终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万一真是有什么事儿……

    她这么善良的人,焉能置之不理?!

    默默叹了口气,云裳推开车门下车。

    哎,谁叫她善良呢!!

    朝着躲在树后的小姑娘走去,对方听见脚步声就探出头来,见到她就瘪了嘴,红着眼睛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别提多委屈了,“表姐……”

    “你干嘛?”云裳惊愕地盯着欧恬,吓了一跳。

    走近才看清欧恬有多狼狈,头发乱了,外套脏了,膝盖破了,鞋还少了一只……

    脸上不止有泪,好像还有泥……

    欧恬瘪嘴哽咽,“我……我被抢劫了……”

    “在哪儿?报警了没?”云裳闻言,眼睛都瞪圆了。

    “就前面那个路口……手机也被抢了,没办法报警……”欧恬指了指前方,云裳也无法确定她到底指的是哪里。

    “你来这里做什么?”云裳狠狠皱眉,猜想她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她公司附近。

    “我……我想找你吃饭……”

    云裳翻了个白眼,想骂她又于心不忍。

    特么的!

    一下子就让她有了愧疚感。

    “你有没有受伤?”云裳上下打量着欧恬,好怕她一个好好的小姑娘被人“欺负”了。

    “有……”

    欧恬一说有,还用那么可怜兮兮的语气,吓得云裳神经都绷紧了,“哪儿受伤了?”

    连忙拉着她转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查看。

    “这里,还有这里……”欧恬摊开右手,把擦伤的手掌给云裳看,然后又指了指膝盖。

    看样子,应该是跌倒时被擦伤的。

    “还有其他的吗?”云裳不放心。

    皮外伤倒不碍事,她怕的是另一种伤害……

    “没有了。”欧恬摇摇头。

    云裳重重地吁了口气,放心了。

    拿出手机,云裳准备报警。

    “表姐,你干嘛?”欧恬见状,忙问。

    “报警啊!”

    “不要!”欧恬使劲儿摇头,伸手阻止。

    云裳蹙眉,狐疑又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不要?”

    “我怕……”欧恬立马又眼泪汪汪,怯懦地瘪了嘴,“你打电话给小舅吧,让小舅来。”

    小姑娘受了惊吓,依赖家人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

    云裳犹豫了几秒,然后把手机递给欧恬:“自己打!”

    她才不要主动给欧家的人打电话!

    欧恬把受伤的手掌摊开给她看,瘪嘴,“手疼……”

    云裳皱眉,开始怀疑这丫头片子不会是在演戏吧?

    但,为什么要演戏?想骗她什么?而且就算演戏也不用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吧!

    “号码!”无奈,云裳再次妥协在欧恬充满乞求和委屈的目光里。

    欧恬忙不迭地报上小舅欧阳的电话。

    电话拨出,三声之后被接起。

    “xx东路,欧恬出事了!”

    不待欧阳开口,云裳在电话接通的那瞬就冷冷说道。

    “云裳?”欧阳的声音先是惊讶,而后是凝重急切,“娃娃出什么事了?”

    “你自己不会来看啊!!”云裳没好气地叫道,然后果断挂掉电话。

    云裳想着欧阳应该很快就会来,所以想走,可是欧恬紧紧抱着她的手臂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寸步难行。

    欧阳果然很快就来了。

    见欧阳到了,云裳再次想走,可欧恬不肯松手,欧阳又说最好还是一起去趟警局录个口供啥的。

    于是她又莫名其妙地一起去了警局。

    乱七八糟折腾了一通,折腾得云裳的暴脾气都快发作了,才总算可以走了。

    离开警局时,欧恬说要去下洗手间,然后眼巴巴地望着云裳,想要她作陪的意图已经显而易见。

    云裳劝自己,几个小时都忍过来了,就再忍她几分钟吧!

    谁叫她善良呢!!!

    公共洗手间

    云裳在外面等,欧恬好了之后出来谄媚地问她要不要也去一下,如果要去她可以帮她拎着包。

    云裳想既然来了那就去一下吧,便把包和手机都递给了欧恬。

    她刚进洗手间,手机就响了。

    欧恬垂眸一看,屏幕上显示着“安医生”三个字。

    医生?

    是有什么急事吗?

    欧恬没有细想,见表姐还没出来,就擅自把电话接了。

    “云小姐,你马上到——”

    “安……哥哥?”

    电话刚一接通,彼端就传来一道焦急的男声。

    听到熟悉的声音,欧恬惊讶得轻叫出声。

    “……”安文泽愣了两秒,“娃娃?!你怎么——”

    “喂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随便接我的电话?!”

    欧恬还没来得及听完,耳边的手机就被突然抢走了,还伴随着一道愤怒的指责。

    “我怕有急事……”欧恬被疾言厉色的表姐吓到,连忙怯怯解释。

    “喂!”云裳没好气地剜了欧恬一眼,然后把手机摁在自己耳朵上。

    几秒之后,云裳突然脸色大变……

    “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六千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月票月票啊,泥萌的留言捏?推荐票捏?都去哪儿了?哭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