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6章:欧恬有的,你也有!
    舌尖轻扫他的耳廓,小手大胆地往他腰间钻进去,“开始喽……”

    她的声音,她的呼吸,以及她的小手,无不在撩`拨着他的感官,让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越跳越快,期待……

    这样的刺激和诱`惑,他根本拒绝不了。@樂@文@小@说|

    喜欢死了!

    四周一片黑暗,郁太太想着就算自己脸红他也看不见,便壮着胆子去撩他。

    她的唇在他的唇边游弋,却就是不吻上去,在他忍无可忍想要主动吻她时,她却往下一低,红唇烙上了他的脖颈……

    当她的舌尖扫着他的喉结时,小手也成功将他的裤链拉开,握住了他……

    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郁太太在郁先生的教导下,手法已经练得颇为娴熟,有时候甚至还能举一反三,给郁先生无限惊喜。

    在这样黑漆漆的空间里,电影屏幕上男女主又在激烈拥`吻,不管是视觉感官还是听觉感官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郁凌恒的大手突然扣住郁太太的后脑勺,果断往下压……

    “嗯?唔……”

    云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唇就触上了自己手里正握着的东西……

    然后,就在这黑暗的电影院里,他霸道地逼着她,给他口……

    云裳惊得瞠大双眼,万万没料到他居然玩儿这么大,真是……要死了啊!

    公众场所,她又不敢过分挣扎和反抗,怕万一被人发现那可真是要无地自容得去跳河自尽了。

    他的手,一直扣在她的后脑勺上,引导着她……

    他还时不时低下头来在她耳畔哑声低语,教她该怎么做……

    云裳悔不当初、欲哭无泪。

    只怪自己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

    紧张加羞涩,致使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就那样被他逼着口了好久,直到她的两个腮帮子都酸死了,他还不罢休……

    当意识到他已到最后关头时,她想退,他却不许……

    她甚至听到他从喉间溢出来的声音,那种攀上顶峰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

    她本能地要吐出来,可他倏地抬高她的下巴,她猝不及防,竟……吞下去了!

    魂淡!!!

    她呼吸都快停了,难受得想把他撕碎,眼泪被生生逼了出来。

    这个不要脸的死男人啊死男人!

    真是太、太、太变`态了!!!

    郁太太噙着泪苦大仇深地瞪着还在余韵中没回过神来的男人,又气又恨。

    缓过那阵美妙无比的时刻,郁凌恒缓缓睁开双眼,在极其昏暗的光线中,看到郁太太水光潋滟的眸子里盛满了委屈又羞愤,那小模样看起来竟有种说不出来的媚惑和风情……

    唇角一勾,他笑得愉悦。

    见他还敢笑,郁太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攥紧拳头就朝着他的胸膛和肩头铺天盖地地招呼过去。

    动静颇大,前面几排的一对情侣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虽然知道光线太暗前面的情侣什么也看不到,可郁太太做贼心虚,生怕被发现,急忙住了手。

    这么可恶的男人,这时候却不能打不能骂,云裳气得很。

    而她越是气呼呼地瞪他,他越是笑得开怀。

    感觉自己气闷了这么多天,终于扳回一局了。

    云裳气不过,突然扑上去亲他,非要报复一把不可。

    她的嘴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郁凌恒拧眉,下意识地想躲,却抵不过她的蛮横劲儿,一不留神就被亲了个正着。

    本以为自己会受不了,可与她一番勾缠之后,才发现情到浓时,原来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一吻完毕,见他居然没有太明显的排斥,郁太太惊悚了。

    看不出他口味这么重啊,这样也能接受?

    须臾,她回神,瞪着意得志满的他,恨恨切齿,“你输了!!”

    “嗯,我输了。”郁凌恒大方点头。

    她若天天这样对他,他天天认输都没问题。

    “那还不认错!!”她压低声音娇喝。

    “嗯,我错了。”他毫不犹豫地承认错误,语气轻松愉悦。

    认错就认错,两口子有什么好计较的,只要她每天给他甜头吃,她想他怎样都可以!

    在这种时候给她道歉认错,他当情趣。

    云裳睁圆了眼睛,蹙眉瞪着眼前这没节操的男人,无语极了。

    前些天傲娇得跟个大`爷似的,她还以为他要卯足了劲矫情作死呢,居然这么轻易就肯认错了?

    他也太没原则了吧!

    明明成功征服了郁先生,郁太太的心里却没有一丝成就感,憋屈极了。

    因为虽然他认了错,可明显现在比较吃亏的是她呀!

    云裳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愤恨地瞪着郁先生。

    她嘟着嘴生气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郁凌恒心里一荡,倏地一把将她拖进怀里来,逼她岔开蹆坐他腿上,与他面对面。

    这样的姿势……

    他裤链都还没拉上……

    而她穿着裙子……

    “你还要干嘛?”云裳一颤,惊得瞠大了眼。

    他的唇落在她的颈窝里,一边吮,一边暧`昧低喃,“想你……”

    意图已非常明显。

    “你疯了你!”她不敢置信,紧张又羞愤。

    他从她的颈窝里抬头,薄唇轻轻贴着她的唇,“嘘……”

    提醒她小声点,别被人发现他们正在做什么。

    “不——唔……”

    她摇头拒绝,却被他以吻封缄。

    然后,他扶着自己,逼她吞下去……

    这是郁凌恒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做这样的事儿,心里说不出的激荡。

    当然,郁太太更是第一次,紧张害怕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就怕被人发现。

    而她越是紧张,就越是咬得他寸步难行……

    他自然更喜欢了。

    电影院比不得家里,得处处小心翼翼,郁凌恒没办法大展拳脚,却也甘之如饴。

    两个不同的地方,两种不同的体验,感觉完全不一样,却同样让他着迷不已……

    ……

    ……

    ……

    云氏珠宝铺

    有新品上柜,云裳照例要到每间铺子里巡视一番。

    巡视到第三间铺子的时候,她一边听着店长报告近期的市场调查和销售业绩,一边眸光随意流转。

    突然,她眯眸,本是温和的目光骤然布上冰霜。

    右边手链专柜,有一男一女正在挑选手链,即便只是背影,她还是一样就认了出来。

    是欧阳和欧恬。

    欧恬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正戴着一条镶钻的铂金手链,款式简单却时尚大方,很适合欧恬清纯甜美的气质。

    云裳转身想往别处去,欧恬却瞧见了她,立马欢天喜地咋咋呼呼地朝她跑了过来。

    “呀!裳裳表姐你来啦!”

    表姐……

    欧恬甜滋滋的一声表姐,叫得云裳脸都黑了。

    欧阳手肘撑在玻璃柜面上,高大的身躯半弯着正在看柜里的手链,听到欧恬喊,便抬头朝着云裳看过去,姿态懒散却魅惑十足。

    云裳冷若冰霜地站在原地,冷冷看着已经跑到面前来的欧恬,唇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两下。

    “裳裳表姐你看,好看吗?小舅送的!”

    欧恬对云裳的黑脸视若无睹,犹自笑得纯真甜美地抬起手腕给她看,脸上写满了“求赞美”三个字。

    云裳发现自己怎么回答都不对。

    说好看吧,她不乐意,凭什么要赞美欧家的人?

    说不好看吧,这链子是她家产的,岂不是自砸招牌?

    说手链好看她的手不好看吧,似乎又太尖酸刻薄,这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只怕会自损形象……

    这小丫头片子,看似呆萌单纯,想不到出点问题还挺刁钻的,居然把她难住了。

    “小姐你认错人了,我没有表妹!”

    无视欧恬热情洋溢的俏`脸,云裳很不给面子地冷冷说道。

    “那是以前,现在有啦,我就是你的表妹啊!裳裳表姐!”欧恬像是看不懂她的拒绝一般,噙着甜甜的笑犹自高兴地说。

    “别叫我表姐!”云裳蹙眉嫌弃,终是忍无可忍地轻喝道。

    欧恬天真可爱,云裳纵使心里有怨气,也不好发在欧恬的身上,所以语气还是有所保留的。

    “你的妈妈是我的姨妈,你不叫你表姐那该叫你什么呢?”欧恬眨眨眼,迷茫地问她,也不知道是真不会看脸色,还是故意装傻。

    不提妈妈还好,一提妈妈云裳就炸了。

    俏`脸一冷,不悦地呵斥欧恬,“我说了你认错人了你听不懂吗?!不管是我还是我妈妈,都跟欧家没有任何关系!”

    云裳语气颇重,吓得身边的店长和几个员工立马低头缩肩往四周散去,识趣地暂时回避。

    “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想否认就能否认得了的……”欧阳不紧不慢地走上来,一边拍拍欧恬的头给予安慰,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云裳,慵懒轻吐,“比如亲情!比如血缘!”

    亲情?

    像他们这种无情的人也懂亲情?

    云裳无声嗤笑,想呵呵他一脸。

    可还不待她发作,欧阳却先对她抬起了手——

    “你的!”

    他的手指上,勾着云氏珠宝专用的红色饰品袋。

    云裳一怔,冷眼看他,不接也不会说话。

    “从今以后,欧恬有的,你也有!”欧阳说,那语气像是对她的一种肯定。

    可这种肯定,却让云裳难过又气愤。

    她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依旧一言不发。

    眼看气氛要僵,欧恬连忙打圆场,将小舅手里的饰品袋抓过来就往云裳面前递,谄媚地说:“我帮你挑的哟,快打开看看你喜不喜欢。”

    欧恬努力讨好她的样子,可怜巴巴的,让人看着有点心生不忍。

    从内心来说,云裳是要坚定拒绝的,可看着欧恬清亮透彻的大眼睛,她像是突然中了邪,竟鬼使神差地抬起来手,接了。

    欧恬立马转眸看了欧阳一眼,欢喜又自豪,一脸“小舅你看表姐她接受了耶你快表扬我”的表情。

    欧阳唇角微扬,寵溺地揉了揉欧恬的小脑袋。

    云裳的手有些抖,不管她怎么控制都没用,怕被欧阳和欧恬看出她的不平静,她从袋子里摸出饰品盒快速打开。

    也是一款镶钻手链。

    新款,价格比欧恬的贵了三分之一。

    强行按耐着莫名浮躁的心,她抬眸看着欧阳,慵懒的语调充满不屑,“这么细?欧先生会不会太小气了点?”

    “姐你喜欢粗的?可是粗的款式不好看,配不上你!”

    欧阳还没来得及开口,欧恬就抢先解释。

    云裳恼欧恬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这人俗,不在乎美丑,只在乎价值!”

    欧恬被呵斥得连忙低头,悄悄吐了吐小`舌头。

    “可你舅舅我清正廉洁两袖清风,送不起太贵重的!”欧阳挺了挺背,一身正气地扬声道,生怕别人没听到他那句“清正廉洁”似的。

    云裳唇角抽`搐,狠狠蹙眉,“欧先生,我不认识你,请别乱认亲戚!!”

    “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不管碰了多少钉子,欧阳都始终不温不火,一边慵懒轻吐,一边低着头整理着袖子,然后抬眸问欧恬,“娃娃,饿了没?”

    “嗯嗯!”欧恬点头如捣蒜。

    于是欧阳又看向云裳,“吃个饭吧!”

    欧恬说饿了就喊她一起吃饭?敢情欧恬不饿的话,他还不喊她吃饭是吧?

    所以说什么“从今后欧恬有的她都有”必须前提是欧恬“有了”她才有是吧?

    “神经病!”

    她越想越气,将首饰盒用力一盖,塞回袋子里就狠狠砸向欧阳,冷冷骂了一句就想走。

    欧阳一抬手,轻轻松松就抓`住了朝自己飞过来的小袋子。

    眸色微沉。

    “姐,一起吃饭吧!”

    见云裳要走,欧恬连忙一把抱住她的手臂,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待地望着她,撒娇央求。

    “放手!”云裳脸色阴寒,冷喝。

    “一起吃饭吧!”欧恬像是不知道怕一般,就是不撒手。

    云裳烦了,眼底寒光四起,“你放不放?!”

    欧阳拍拍欧恬的肩,欧恬这才不甘不愿地松开了手。

    望着云裳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丝丝受伤。

    云裳撇开脸,当没看见。

    欧阳将手链递到云裳的面前,不冷不热地淡淡道:“别总说是别人对你不好,分明是你不给别人机会对你好!”

    云裳不接,亦不言语。

    欧阳便将袋子随手放在柜面上,然后手指点点欧恬的肩,“娃娃,走了。”

    说完率先往店铺外走去。

    “哦……”欧恬蔫蔫地应了一声,跟在舅舅的身后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嘴角下瘪,失望之色溢于言表,“表姐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啊?”

    云裳干脆转身,背对着他们。

    欧恬无奈,只能悻悻然地跟着欧阳离开。

    那舅甥俩一走,店长就发了愁,看了看冷若冰霜的云裳,又看了看柜面上的小袋子。

    “云总,这个……”

    “扔了!”

    店长刚一开口,云裳就冷冷命令。

    “啊?”店长有点懵。

    “听不懂人话?”云裳狠狠一眼瞪过去。

    “啊?哦……知、知道了,我马上扔掉……”

    店长吓得抓起袋子就砸进旁边的垃圾篓里。

    ……

    ……

    ……

    傍晚回来的时候,琇嫂正好喊开饭。

    吃过晚饭后,云裳才上楼换衣洗漱。

    进入衣帽间拿睡衣,刚要进浴`室却被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堵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

    郁凌恒面罩寒霜,举起的手指间捏着一条璀璨的钻石手链,冷冷质问。

    云裳看了看微微摇晃的手链,蹙眉瞅着他。

    这男人搞什么?怎么可以随便翻她的包?明天放包姨妈片让他翻,霉不死他!

    对!这就是欧阳说要送给她的那条手链!

    看着店长把手链真的扔进了垃圾篓,她想走,双脚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也移不动。

    就想着吧,扔了也不是办法,欧阳一定会说,反正我送给你了,你扔或留都是你的自由……

    那样的话,岂不也等于她收了?

    不!她得还给他!

    所以她又让店长把手链从垃圾篓里捡起来了……

    “手链啊!”她一脸“你是白`痴吗”的表情。

    “哪来的?”他喝问,语气严厉得像是老师训斥学生。

    她把包遗忘在楼下,刚上楼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打开她的包准备看看这下班时间还有谁给她打电话。

    看到屏幕上显示着“小麦姐”三个字,他放心地把手机放回包里,没接。

    不是男人给她打电话就行。

    正准备把包拉上拉链,却意外发现了这条手链……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一定是谁送给她的礼物,心里顿时就不爽了。

    于是他拿着手链就冲上来质问她来了。

    哪来的?

    云裳皱了下眉,说:“捡的!”

    说完伸手拨开他,往浴`室里走。

    “哪捡的?”他追上去,声声逼问。

    云裳回头,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没好气地冲他嚷,“你问这么多干嘛?”

    “我也想捡一条!”他冷冷盯着她,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小`脸上,试图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她翻白眼,“你一男的捡条女士手链来干嘛?自己戴啊?”

    “我乐意!”

    郁凌恒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副她不如实交代他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两人互瞪了一会儿,云裳妥协,“别人送的。”

    “谁送的?”他黑眸一眯,寒气四溢。

    呵!果然被他猜中了!

    听他语气越来越酸,云裳突然就乐了。

    她微挑眉尾,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双臂环胸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直看得他头皮发麻想翻脸。

    就在他要恼羞成怒的那刻,她甜甜一笑,“当然是男人喽!”

    “谁?!”他顿怒。

    质问的同时,他气势汹汹地向她逼近一步,把她逼得腰抵在了盥洗台。

    她微噘`着红唇,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噙着美美的笑靥不怕死地挑衅——

    “是个高大威猛、英俊帅气、器宇轩昂——啊……”

    哪知她的话未说完,他的手就袭上了她其中一个饱满……

    狠狠一捏。

    疼得她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

    “我问你是谁?!!”他怒,耐心本就不够,哪经得起她这样刺激。

    “魂淡!你轻`点!疼!”云裳疼得眼底浮现出一层泪花,气得去推他,冲他怒吼。

    “你说不说?”他越发逼近,手上的力道残忍加重,森森切齿。

    “啊……”她尖叫,只能投降,“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么!欧阳!是欧阳啦!”

    “欧阳?”郁凌恒剑眉一拧,缓缓松开手,眼底闪过的一丝狐疑说明他对她的话表示怀疑,“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个?”

    “我哪知道!想知道自己问他去!”云裳揉着被他抓痛的胸,没好气地大叫。

    看她气愤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他默默衡量了下,决定姑且信她一回。

    “你……”他瞅着她,迟疑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接受他们了?”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原则啊?”她白他一眼,不屑冷嗤。

    “那你为什么要收下礼物?”

    “谁说我收下了?我明天要拿去扔他脸上的!”

    “他给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扔?”

    “大庭广众,我不想自毁形象。”

    他的每一个疑问,她都从容应答,仿佛真的是迫于无奈才会收下这条手链。

    郁凌恒看着神色如常的小女人,还真是有点捉摸不透她的心思了。

    真的不在乎?

    还是装作不在乎?

    他拿不准了。

    被他犀利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云裳俏脸一冷,转移话题,“你干嘛翻我的包?”

    “我不能翻吗?”

    她饱含质问的口气让他不爽,立马不悦反问,不由自主地猜想她的包里是不是经常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不敢让他看到?

    嗯,一定是的!

    否则为何这么抵触他看她的包包?

    “一个大老爷们儿居然喜欢翻女人的包,你怎么会有这种癖好?就不怕翻到晦气的东西?”云裳无语地看着他,惊讶又鄙视。

    “什么晦气的东西?”他不解。

    他才没有这样变态的嗜好!

    刚才是她的手机响了他才去翻的。

    不过看了她今天这样的反应,他决定以后还非翻她的包不可了!

    他倒要看看,她的包里到底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不让他看是么?他偏要看!

    就是这么任性,怎样!!

    哼!╭(╯^╰)╮

    云裳说:“比如女人每月的必需品!”

    必需品……?

    郁凌恒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他挺直腰板理直气壮地说:“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别的女人,又什么好晦气的?!”

    其实他所表达的更深层次的意思是,你全身上下哪儿没被我看过摸过,所有亲密的事情都彻彻底底的做过那么多次了,所以那什么必需品简直就是小儿科好么!

    他说,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别的女人……

    云裳眨了眨眼,被他这句话迷住了心,丝丝甜蜜直沁心底……

    好吧,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法反驳。

    上前一步,她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微仰着小脸目光熠熠地看着他英俊不凡的脸庞,深深看着。

    看得郁凌恒直皱眉。

    “你以为这是别的男人送我的?”她问,双眸闪烁着璀璨迷人的光芒,似欢喜,似爱慕。

    他心里咯噔一下,隐隐知道她要说什么,眼底快速划过一丝窘迫。

    抿唇不语。

    “所以你生气了?”她乐了,咧着嘴喜笑颜开。

    他的脸黑了,浑身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云裳,“你吃醋啊?”

    她果然这样问……

    郁凌恒转身就走。

    云裳追上去,从后抱住他的腰,伸长脖子从他腋下钻过去看他的脸,娇滴滴地一直追问,“是不是啊是不是啊?你是不是在吃醋啊?”

    郁凌恒只觉得自己的耳根在以极快的速度发热,害怕被她看到,他近乎粗鲁地扯开她缠在他腰上的手。

    “滚!”

    他恼羞成怒地吼她,却不敢地低头看她。

    然后轻轻甩开她就往卧室外走去,匆匆步履,宛若逃离。

    云裳轻咬着红唇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靥无限扩大。

    哎呀呀!这矫情货吃醋别扭的样子真可爱!

    她喜欢!!

    ……

    ……

    ……

    半个小时后。

    云裳穿着郁先生的白衬衣,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满意!

    郁凌恒很高,所以他的衬衣穿在她的身上直达大腿,长度刚刚好,既遮住了臀,又露出了腿。

    她故意把领口放得很低,露出自己引以为傲的性感锁骨,还有那深深的沟渠,将若隐若现的诱惑展现得淋漓尽致。

    将微卷的长发拨向一边,露出白皙的脖颈,尽显妩媚风情。

    再在耳根处喷上一点点自己最喜欢的香水。

    淡淡的香气,若有似无,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追逐沉迷……

    嗯,完美!

    完美的郁太太赤着脚,信心十足地朝着郁先生的书房走去。

    一路幻想着他看到她这副模样会有怎样的表情……

    他一定很喜欢!

    嗯,就是这么自信!

    云裳的唇角情不自禁地高高扬起,心里有点小激动。

    这种期待又紧张的感觉,她好像还从未有过,就连跟黎望舒相爱的时候,都没有。

    因为她从来没有勾引过黎望舒,他们在一起的那几年,纯粹就是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儿已经是极限,从未跨雷池一步。

    既然没有那么亲密的举动,那么许多感受便截然不同。

    与黎望舒的爱,太过纯美,只适合缅怀。

    而郁凌恒……

    他给了她太多激烈凶猛的瞬间,将她的感官和身体都开辟了一个新天地,那么多的快乐,让她有点食髓知味了……

    她的心,开始有了变化,她能感觉得到。

    而这种变化,她并不讨厌,甚至在默默纵容其疯狂滋长。

    快到书房了,云裳拢了拢发,又整理了一下衣领,让其更加敞开一点点……

    誓要让郁先生喷鼻血不可!

    一心想要给他惊喜,所以她扬起美美的笑靥就猛地推开门,以一种极其撩人的姿势趴在门框上——

    “哈喽,baby……”

    可话音未落,她脸上的笑靥就僵住了。

    郁凌恒啪地用力盖上笔记本,回头就冲她吼,“谁让你进来的!!”

    云裳还呆呆的,撩人的姿势一点一点收起,大脑有点懵。

    推开门的那瞬,她看到他正在和一个女人视频,电脑彼端的女人肤白人美,一看就是那种教育良好的名门闺秀……

    即使只是匆匆一瞥,依旧能看出那女人有着清雅脱俗的气质和一股无人能及的优雅自信……

    女人天生有种可怕的直觉,而云裳现在的直觉是,这个女人,对郁凌恒很重要……

    因为他吼她!

    当然,他天天吼她,动不动就吼她,吼她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只是,这次不同,他的反应不对,她能感觉到!

    正因为不同,所以她以往的古灵精怪、牙尖嘴利在这一刻完全失灵,莫名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的怒气了。

    她本来想娇滴滴地对他说“你吼啥呀我还没进来呢”,可她的喉咙突然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怎么也开不了口。

    脑海里全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容貌,以及那个女人在看到她时眼底的惊愕和难过……

    嗯,在她看到那个女人的同时,那个女人也通过摄像头看见了她。

    郁凌恒吼郁太太的时候,是下意识的,一吼完看到郁太太呆滞的模样,惊觉自己的失控,心里悔意顿生。

    他狠狠拧眉,正想说点什么,她却在这时猛然回神。

    “呃……不好意思,我……”云裳心慌意乱,局促不安地摸着后颈,低着头躲避他饱含愤怒的目光,磕磕巴巴地似是想解释什么,可想想又觉得解释了也没什么意义,索性放弃,“打扰了!”

    她的声音,前一句尽显慌张,后一句已然冷漠。

    话落,她果断转身离开。

    甚至很体贴地为他把门关上。

    郁凌恒皱着眉看着关闭的门板,本就烦闷的心情,顿时更加暴躁了。

    重新揭开笔记本,几秒之后画面重现,电脑彼端的女子还在静静等候。

    “她是谁?”

    高贵美丽的女子开门见山地问。

    “我太太!”郁凌恒也回答得很干脆。

    “你爱她?”

    “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

    这次郁凌恒没有正面回答,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你爱她,我想我就不用回来了!”女子苦涩一笑,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落寞。

    他皱眉,眼神有些放空,像是在想什么。

    “所以……你爱她吗?”女子眼含希冀,深深看着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

    “初丹!你的去留,从来都不是取决于我的态度,不是吗?!”他冷冷一笑,表情和声音瞬间降了十度。

    似乎夹杂着一丝怨愤……

    “阿恒……”初丹向来骄傲,这会儿却被他的话逼红了双眼。

    看来,他还在怨恨她的离开。

    如果他对她还有怨,那是不是也代表着他对她还有情?

    她该不该争取?

    她该不该丢下骄傲放手一搏?

    该不该?

    郁凌恒说:“你要走的时候,可从未顾及过我的感受!”

    “……”初丹哑口无言,无力反驳。

    “所以现在你回来也好,不回来也罢,都与我无关!”他说得决绝,俊美的脸上亦是没有丝毫情绪。

    见他似是准备结束谈话,初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慌张。

    “阿恒,爱就爱,不爱就不爱,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还是你在逃避什么?”

    情急之下,她冲口喊道。

    郁凌恒眸色一沉,冷冷一笑,“初丹!你永远都是这么自以为是!”

    话落,他果断切断视频,毫不留恋。

    关掉笔记本,郁凌恒用力捏了捏眉心,心里泛起一丝疲惫。

    脑海里,浮荡着郁太太的脸,他的心莫名一紧。

    他吼她时,她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

    相处的这些日子,他若吼她,她一向是不甘示弱地反击,可今天……

    她……是不是生气了?

    ……

    郁凌恒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入眼即是一片黑暗。

    郁太太睡了?

    他怔了一下,不知是心虚还是敏感,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万字更新完毕!打滚求订阅,求月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