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5章:郁先生,我们打个赌吧!
    “老公……”

    刻意拉长尾音,使劲儿撒娇。;

    可她的手还没搂到他的脖子,就被他伸手挡掉了。

    “起开!”他冷冷喝道,完了还极尽嫌弃地把她从扶手上粗-鲁地推下去。

    云裳被他推得踉跄了下,皱眉看他,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

    一来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郁太太表示很不开心。

    她站在那里,思考着该去还是该留……

    “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滚蛋!”

    郁凌恒见她杵在那里一言不发就更是烦躁,狠狠剜她一眼,语气不由更加火爆。

    这时,沈樱雪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送客!”

    郁凌恒冷着脸直接对沈樱雪喊道。

    这正中沈樱雪下怀,立马将咖啡随手往会客茶几上一搁,就噙着得意的笑对云裳说:“云小姐——”

    “有事儿有事儿,当然有事儿啊!”

    可沈樱雪刚一开口,云裳就急吼吼地叫了起来,生生把她的话阻断。

    “那啥……”云裳连忙又腆着脸朝郁凌恒靠过去,用手肘轻轻撞他,娇滴滴的声音明显带着讨好,“老公,我们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

    郁凌恒歪头上下打量她,那眼神好似她不正常一般。

    “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想请你看电影,去不嘛?”她嘟着嘴对他娇嗲。

    “没空!”他不为所动,高冷地吐出俩字。

    “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也就两个小时,去嘛去嘛,你一定会喜欢这部片子的……”云裳一边求着,一边用手机翻出这部片子的影视资讯递到他面前。

    他随意扫了一眼。

    匆匆一瞥,怦然心动……

    是部有着暧-昧情节的爱情片……

    看到郁凌恒眼底有了犹豫,沈樱雪着急了,连忙上前来瞪着云裳,“云小姐,我们总裁已经拒绝你了,你脸皮不要这么厚好吗?!”

    “老公——”云裳根本不屑搭理沈樱雪,直接当她透明的,只顾着对郁凌恒撒娇发-嗲。

    看了影讯,郁凌恒内心是非常想答应的,可是想到一周前她所说的那些话,他就没办法轻易饶恕她。

    她说要好好过就好好过,她说不过了就不过了?

    什么都她说了算,把他当什么?

    骗她和欧荣毅父子见面,虽有不妥,但他的出发点可是好的。

    她说他是为了一点绳头小利出卖她,这话他坚决不认同,根本就是污蔑好么!

    如果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欧家,哪怕与欧阳为敌他也断然不会这样做。

    可她明明就在乎!!

    他是想帮她,可她不止不领情,还如此不识好歹,简直气死他了!!

    好吧,吵了就吵了,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他也可以原谅她,但前提是她得主动来给他道个歉不是?

    可她呢?吃得好睡得香完全就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他不理她,她也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哪怕在家里迎面碰上,她也可以看也不看他一眼就错身而过。

    仿佛他是透明人一般!

    嗯,她就是这么拽!

    他无比煎熬地等了三天,可她就是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

    他怒了,才设计阴她。

    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反了她了还!!

    哼!!!

    现在,好不容易把她逼来了,郁凌恒觉得自己不能太快原谅她,否则她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后说不定一不高兴她又会说些让他生气的话。

    “说了没空,听不懂人话?”

    冷冷睇了郁太太一眼,郁凌恒佯怒地喝道。

    云裳唇角的笑靥僵了僵,心里不停地劝自己忍一忍,忍一忍,再忍一忍……

    “云小姐,请吧!!”

    几乎是郁凌恒的话音落下,沈樱雪就立马接口道。

    那恨不得拿扫帚把云裳撵出去的想法毫不掩饰。

    沈樱雪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就点燃了云裳心里那名叫妒忌的小炸弹。

    俏-脸一冷。

    她这人吧,能屈能伸,撒得了泼,也道得起歉,骄得了傲,也低得下头!

    但不管做什么都要看她的心情,她高兴了什么都可以,她若不高兴了,就算是天皇老子她也不会买账。

    “郁凌恒,你一定要在外人面前如此不给我面子是吧?”她板起脸,冷冷看着他,平静淡漠地问道。

    绝对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郁凌恒本想,只要她再哄哄他,再哄一下他就顺着她给的台阶下……

    哪知她转瞬间就翻了脸。

    他顿觉骑虎难下。

    这种时候,为了面子他必须得硬着头皮跟她对干啊,于是他张口就对她喝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云裳眯眸,寒气四溢。

    很想转身就走,可又心有不甘,她不想让沈樱雪得意。

    隐忍着心里的怒,云裳噙着淡淡的笑看向沈樱雪,特别客气地说:“沈秘书,我们夫妻俩有点私-密话要说,请你先出去好吗?”

    沈樱雪觉得云裳说的“外人”和“我们夫妻俩”什么的,刺耳又刺心,心里的妒恨更是浓烈。

    “雪儿,你不用出去!”沈樱雪还没说话,郁凌恒就先开了口,对沈樱雪说完后又转头冷冷看着云裳,“第一,现在是上班时间,第二,这里是办公室,第三,我跟你没有什么私-密话好说!”

    郁凌恒这话怎么听怎么是在给沈樱雪撑腰。

    沈樱雪心里一喜,腰杆立马挺得笔直,欣喜若狂又理直气壮。

    云裳的脸,彻底阴沉。

    唇角一勾,她溢出一抹无声冷笑。

    “郁凌恒,我最后问你一句——”她不再嬉皮笑脸,也不再刻意讨好,神色淡漠地冷睨着矫情作死的男人,言简意赅地问:“看电影,去不去?”

    此时此刻,郁凌恒觉得自己不能软,一软就等于输了。

    所以他很拽地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云裳点头,脸上重现如花笑靥,“好吧,既然郁总不赏脸,那就不打扰您了!”

    她语调轻快,美丽的小-脸上丝毫不见怒色,仿佛他去不去都无所谓一般。

    说完她就拎着包往办公室外走去。

    郁凌恒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她的背影,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然后——

    云裳出了郁凌恒的办公室就去敲初恺宸的门。

    听到初恺宸喊了声进来,云裳推开门,并不进去,就趴在门框上跟正在办公的初恺宸打招呼,“嗨!初恺宸!”

    听到她的声音,初恺宸惊讶抬头。

    “下午有时间吗?”她笑-眯-眯地问。

    初恺宸微微拧眉,“做什么?”

    “我有两张电影票,想请你看电影,你有空吗?”云裳从包里抽-出电影票朝他晃了晃,盛情邀请。

    “看电影?”初恺宸更惊讶了。

    她中邪了?

    为什么要请他看电影?

    他们有熟到一起看电影的地步?

    “嗯,本来想请郁先生看的,不过他说没兴趣,我觉得浪费两张电影票怪可惜的,所以咱俩去看吧!”

    初恺宸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她不屑一顾,也没有出言讥讽,只是拧着眉头默默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还可以请你可乐和爆米花哦!嗯哼,约吗?”她俏皮地冲他眨眼睛,使劲儿诱-惑。

    初恺宸正在纠结是答应还是拒绝时,云裳就被一个怒气腾腾的男人捉进了怀里……

    “云裳!你是不是想死?!”郁凌恒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眼底的熊熊怒火恨不得把这该死的女人烧个尸骨无存。

    这女人真是有随时把他逼疯的本事!

    他拒绝她,她居然转身就敢来约恺宸?

    她居然敢!!

    她简直就是在找死!!

    她不知道自己选的是什么类型的影片吗?这种爱情片岂是谁都可以约的?

    跟别的男人去看这种电影她是想干嘛?!

    他简直不敢想象她和初恺宸一起坐在情侣座里的画面……

    哎哟喂!他真是快疯了!

    云裳眨眨眼,特别无辜地望着怒不可遏的男人,“不啊!活得好好的我-干嘛要想死啊?我还想再活五百年呢!”

    “我看你就是想死!!”他对着她的脸愤怒低吼。

    吼得唾沫星子都飞到了她的脸上。

    云裳蹙眉,表示很嫌弃。

    她甩开他的手,抬袖擦了擦自己的脸,然后在他凶狠的目光中偏头去看初恺宸,不怕死地问:“初少,约么?”

    看到郁凌恒那张冷如冰雕的脸,初恺宸哪敢回话,直接低头看文件,佯装忙碌。

    “约你个头!!!”

    郁凌恒忍无可忍,又一把抓-住她,拽了她就走。

    云裳没尖叫也没挣扎,就安静乖巧地跟着他的步伐。

    唇角若有似无地泛起一抹狡黠的笑……

    ……

    ……

    ……

    “你到底想怎样?”

    上了她的卡宴,他就冲她吼。

    愤怒的样子仿佛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云裳慢悠悠地关上车门,再慢悠悠地转头看他,撅撅红唇幽幽轻吐,“想看电影。”

    一副可怜兮兮、委曲求全的小模样。

    他硬,她就软。

    就让他一个人像个神经病似的去发癫好了。

    “说了没兴趣你听不懂啊?!”

    “听懂了呀,所以我去找别人嘛。”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无聊?!”

    “哦。”

    郁凌恒皱眉。

    哦?

    哦什么哦?

    她这样不温不火的样子让他心里的火都发不出来,接下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正惆怅,突然看见她拿出手机翻找电话号码,当翻到“殷暮夕”三个字时,她作势要拨——

    “你干嘛?”

    他一把抢掉她的手机,勃然大喝。

    这小王八蛋!又在挑战他的脾气了!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找别的男人,而且明知那男人对她有企图,她不止不避嫌,还要去主动招惹?

    他想掐死她!!

    掐死她看她还怎么招蜂引蝶!!!

    “找个跟我一样无聊的人一起去看电影啊!”她无畏无惧地迎视着他鸷冷的眼,理直气壮地说道。

    左一句电影右一句电影,郁凌恒听得烦死了。

    “你今天不看电影能死?”他没好气地狠狠瞪她。

    “电影票都已经买了,浪费了怪可惜的呀!而且我买的是情侣票,还送一个大爆和两杯中可的呢!”她说,嘟嘴皱眉一脸惋惜,表情生动可爱又带着一丝俏皮。

    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偏偏容貌和身材又是热火的妖精。

    “大爆?”他皱眉。

    什么鬼?

    “大爆就是最大桶的爆米花,超级划算的呢!”郁太太双眼放光,欢喜得像捡了钱似的。

    这么点小恩小惠也值得她这样眉开眼笑?

    真是个见钱眼开的财迷精!

    郁凌恒在心里默默吐槽。

    云裳靠过去,用手肘轻轻撞他,桃花眼对着他忽闪忽闪地眨,“去不嘛?”

    她的声音又软又糯,嗲嗲的像根小羽毛扫着他的心。

    郁凌恒就快绷不住了。

    这一周,两人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可连话都没说过一句,更别说什么肢体接触了。

    他都快想死她了!

    “求我?”他板着脸斜睨她。

    云裳咧嘴笑,“是啦是啦,我求你!”心里则默默翻了个白眼。

    郁凌恒右手握成拳头抵在鼻端,咳了两声,掩饰着唇角那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好吧,郁闷了那么多天,终于开心了。

    拳头放下,他瞥她一眼,“那还不开车?”

    云裳立刻坐直身子,插上钥匙启动车子。

    踩下油门的那刻,她在心里啐了一句——

    贱-人就是矫情!!

    ……

    电影院,情侣厅。

    云裳抱着一大桶爆米花,把两杯可乐留给郁凌恒拿。

    他不乐意,她就把可乐硬往他手里塞。

    他皱眉剜她一眼,最后也不知道是碍于大庭广众还是啥的,半推半就地从了。

    看着他冷着脸两手拿着可乐的样子,莫名喜感,云裳忍俊不禁,跟在他身后偷笑。

    他听到了,回头,警告性地狠狠瞪她。

    她立马换上严肃脸,越过他,走在他前面。

    郁凌恒瞪着调皮的郁太太,暗暗磨牙,爱恨不能。

    两人进入情侣厅刚坐下来没两分钟,灯光全灭,影片开始了。

    郁太太买的票是最后一排,而且是最角落的位置,隐蔽性相当高。

    情侣座,两个座位连在一起,柔软舒适,坐上去特别舒服。

    或许不是周末而且又是下午的关系,整个播放厅只有零零散散两三对情侣。

    这样的环境下,真是让人不想入非非都难。

    云裳抱着爆米花咔嚓咔嚓吃得欢乐无比,郁凌恒瞪了她好几眼让她别制造噪音,可她仿若感觉不到他的瞪视一般,置若罔闻。

    他忍无可忍,劈手夺了她的爆米花扔一边,不许她再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早晚胖成猪!!

    云裳自然不知道郁先生的心理活动,否则一定会跳起来告诉他自己是吃不胖的体制,气死他,哼!

    不过他不给她吃,她也没辙,只能专心看电影。

    刚开始两人相安无事,都很安静地看着电影,可当影片出现了男女主缠-绵接吻的画面时,萦绕在两人身边的气氛就变了……

    郁凌恒开始有了如坐针毡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身边的小女人看似在专心看电影,可那腿却是在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腿……

    蹭得他半个身子都麻了。

    口干舌燥,他拿起可乐狠狠灌了一口,试图将小腹处的燥热浇灭。

    可一周没碰过她,他早就敏感得不行,现在越是压抑,就越是想得很。

    他正忍得焦躁烦闷,突然一只小手爬上了他的右腿,竖起两根手指像螃蟹走路一般,从膝盖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

    身体里的那根弦,骤然断裂……

    他转头,危险地半眯着双眼警告性地瞪她。

    她的脸却一直对着电影屏幕,在他瞪着她三秒之后,她才像是突然感觉到他的注视一般,歪过头来看他。

    桃花眼眨啊眨,一脸的懵懂和天真,那茫然的眼神好似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

    郁凌恒拧眉,强忍着不舍,很高冷地一把将她的手拨开。

    他力气颇大,拨得她的手在空中一顿,她微微蹙眉,便顺势指抚红唇,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郁凌恒的喉结上下一滚。

    她偏偏还觉不够,红唇微启,雪白的贝齿轻-咬着葱白食指,极尽媚惑地对他眨了眨右眼……

    这分明就是在勾-引他!

    郁先生再次狠狠咽了口唾沫,慌忙转过头去看电影,怕被她发现自己已经快要忍不住……

    如果是在家,她敢这样来招惹他的话,他直接将她扑倒就好。

    可现在是在电影院,是在公众场所,虽然这里黑乎乎的也没几个人,可终究不可以那么随心所欲的。

    郁凌恒难受又纠结,正恼火,那只小手又来了……

    还是像刚才那样,从他膝盖处往上爬,一点一点以着折磨人的速度前进着。

    同时,她靠过来,胸前的柔软贴上他的手臂,红唇凑近他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呵气如兰地说:“郁先生,我们打个赌吧!”

    他强忍着心里的躁动,转眸,在黑暗中看着她娇俏妩媚的小-脸,“什么赌?”

    “你忍得住,算我输!你若忍不住……”她的小手向他的腿-间逼近,在感觉到他明显一僵的那瞬,她笑得又坏又媚,“就是你输!”

    郁凌恒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深吸口气,声音已然沙哑,“赌注?”

    “谁输谁认错!”

    为一周前的事。

    他没说话,似是在思考。

    “你不说话我当你赞同了啊!”她却不给他太多的时间考虑,三秒之后就擅自做了主,舌尖轻扫他的耳廓,小手大胆地往他腰间钻进去……

    “开始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菇凉们,求订阅啊~~订阅不好编辑不给推荐啊,编辑不给推荐就没有加更啊~~~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