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4章:讨好郁先生
    郁凌恒很无奈,“你听我说——”

    “滚!!”

    她狠狠甩开他的手,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乐—文

    被她甩得往后一踉跄,他拧眉,不由沉了脸,“云裳,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云裳怒极反笑,眼底寒气四溢,“连你也觉得是我无理取闹?!”

    她的愤怒和悲伤,终究是无人能懂是不是?

    郁凌恒话一出口其实就后悔了,现在看到郁太太明显怒气更甚,简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不是,我……”

    他想补救,可他话未说完,就被她负气抢道:“对!我就是无理取闹!我就是个神经病!!我就是一个泼妇!!!”

    “我不是……”郁凌恒无奈得想哭。

    “满意了吗?郁总!郁大少爷!!郁大^爷!!!我可以走了吗?!!”云裳情绪很激动,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小豹子般怒不可遏。

    这些天,她以为他会问她与欧家的渊源,她想着,只要他问,她就告诉他吧,可他什么也不问,却自作主张的弄了这么一出!

    “口渴吗?”

    看着几乎快要暴跳如雷的小女人,郁凌恒默默叹了口气,柔声问道。

    云裳狠狠瞪他。

    “如果你渴了,累了,那就听我说两句,成吗?”他好言好语地说,伸出手去想楼抱她。

    “听你说?你还想说什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她退开,不让他接近,愤愤叫道。

    她很生气,非常生气,她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帮欧家的人。

    才决定要跟他好好过,他就这样“背叛”她,太让她心灰意冷了,简直罪无可恕!

    “我知道你对欧家的人很生气,可你这样迁怒我不觉得我很无辜吗?”郁凌恒耐着性子陪着笑,知道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尽量不跟她起冲突。

    “你无辜?!”她气得连连冷笑,狠狠磨了磨牙,怒不可遏地冲他吼,“你有种再说一次你无辜!”

    “我本来就很无辜——”

    她抬脚就朝他胯下踢去。

    郁凌恒不意她会出此狠招,眼看着她的脚马上就要踹中目标,他慌忙伸手一挡,在千钧一发间挡住了她的攻击。

    只差一点点!

    他惊出一声冷汗,一把将她抓进怀里来,脾气瞬间被引爆,气得大骂,“小王八蛋你疯了你!!”

    “你才王八蛋!!”她回吼,奋力挣扎。

    “哪儿不好踹你要踹这里,断了咋办?你想守一辈子活寡?!”他凑近她的小^脸咬牙切齿地说。

    她斜睨他,满眼鄙夷,“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男人?”

    这话……信息量好大!

    郁凌恒顿时黑了脸,“云裳我告诉你,如果你把我踹出毛病了,就算天下只剩下男人这种物种,你也休想再跟第三个男人有任何染指!!”

    云裳冷笑,正要反驳,却突然发现他话里有病语。

    第三个?

    什么意思?

    第一个……不!第二个是谁?

    是他口误?还是她听错了?

    不过她这会儿没空去跟他争论这个。

    她呵呵一声冷笑,桀骜不驯地支着下巴望着他,挑衅道:“咱们可以走着瞧!!”

    郁凌恒咬着牙根狠狠磨了磨,拧着眉瞪了她半晌,最后还是投降。

    她在气头上,不能硬碰硬,否则她真能做出一些让他吐血的事儿。

    这死家伙,本事大着呢,尤其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好了好了,你骂也骂了踹也踹了,乖,不闹了。”他柔声哄着,伸手去抱她。

    “别碰我!!”云裳狠狠挥开他的手,厉声指责:“郁凌恒!你明知道我不想见他们,你居然还合着伙跟他们一起骗我!!”

    “我不是想要骗你……”

    “你说要请我吃饭,结果多了两个让我倒胃口的人,你这不是蓄意欺骗是什么?”

    “我只是觉得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解决什么?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有什么好解决的!”她怒喝,分贝一句比一句高。

    郁凌恒啼笑皆非,无奈地看着她,“不能小声点吗?你这样吼嗓子不疼么?”

    云裳的脸色冷到极点。

    瞧!她气得很,他却始终一副懒散的模样,所以他的心里就认定了她是在无理取闹对吧!

    “郁凌恒!你老实说吧,欧阳都给了你什么好处?”

    怒到极致她反倒冷静了下来,双臂抱胸,微抬着下巴姿态倨傲地冷睨着他,一针见血地质问道。

    郁凌恒皱眉,“……”

    “你可以不说,也可以骗我,能瞒得住我一辈子算你本事!!”云裳唇角勾勒着讥讽的弧度。

    闻言,郁凌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如果郁太太铁了心要知道,就算他不坦白,估计她也会通过其他途径得知……

    “他让人查了嵘岚两个快竣工的项目,各种找茬,给我停了。”默默衡量了一番,他如实回答了她。

    她挑眉,“就这样?还有呢?”

    “没、没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明显底气不足。

    云裳没说话,就冷冷勾着唇角看着他,一直看着。

    看得郁凌恒头皮发麻,没坚持到一分钟,就投降了,“南城区有块地皮,他答应帮我搞定。”

    云裳冷笑更甚。

    瞧吧!被她猜对了,果然有利益瓜葛!

    “所以,郁凌恒,你这不是卖老婆是什么呢?!”她说,语调轻缓,却言辞尖锐。

    卖老婆……

    郁凌恒一听到这三个字脸就黑了,耐心终于被她磨光,不悦道:“云裳!说话能别这样刻薄吗?这怎么能叫卖呢?”

    “你明知道我不待见他们,可你为了一点好处就让他们来膈应我,你告诉我这不叫卖叫什么?!”

    为了一定好处?

    她就是这样看他的?

    “你能躲他们一辈子?”他终于被她惹火了,寒着俊脸没好气地说道:“你能冷静下来想一想吗?他们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僵,所以尽量找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跟你见面,否则他们随时可以在路上把你堵了,到时候你为了不想看到他们还能把自己的眼睛给戳瞎不成?”

    他这是在帮欧家父子说好话?

    云裳无声冷笑,抿唇不语。

    “既然迟早要见,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一下,你不是讨厌他们吗,那我这样算计欧阳你应该高兴才对吧!”郁凌恒越说越觉得自己很冤枉很委屈。

    “可你在算计欧阳的同时把我也出卖了,你根本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郁凌恒,你说过会对我好,可你这样的行为我看不出你有一丁点对我好的迹象!”她厉声反驳。

    虽然他说的都很有道理,但她就是不喜欢他这种做法!

    他对她不好?

    她敢说他对她不好?!!

    “云裳我警告你,你别狼心狗肺!”郁凌恒怒了,脸色瞬时阴沉下来。

    “我狼心狗肺?在利益面前你毫不犹豫地牺牲了我,是我狼心狗肺?!!”云裳也很生气,尖锐反驳。

    “小王八蛋!!你明明在乎的!!!”他勃然怒喝。

    简直忍无可忍了!

    “……”云裳皱眉,冷冷斜睨着他,仿佛他可笑之极似的,“我在乎什么了?”

    “欧荣毅!欧阳!以及欧家每一个人!你都特么在乎!!”

    他怒吼,一字一句犹如重锤,狠狠砸在云裳的心上。

    她的心微微颤动,努力保持平静强装镇定。

    云裳,“你脑袋被驴踢了?”

    “是你脑袋被驴踢了!!云裳!你怎么就这么矫情呢?!你如果不在乎欧家,你干嘛非要死乞白赖的跟着我去参加欧荣毅的寿宴?你如果不在乎欧家,你干嘛要把人家寿宴砸了?你如果不在乎欧家,你干嘛一个人躲在花园里哭——”

    “闭嘴!!!”她怒喝,犹如被戳中伤处般恼羞成怒,“我不是在乎!我是恨!我是要报复!!”

    “不管是恨还是报复,前提不都是‘在乎’吗?”

    “……”她噎住,唇^瓣张张合合几次想反驳,临了却一个字都吐不出。

    寂静的停车场,夫妻俩互瞪着彼此,冷冷对峙。

    云裳脾气倔,不服输,反正就是认定了他这样的行为是背叛了她,坚决不想原谅他。

    哼!!

    “郁凌恒,是个男人就别为自己的无耻找借口!”她说,冰冷的语气充满鄙夷。

    郁凌恒想吐她一脸血,气得快要心肌梗塞,“我怎么就无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在乎,我郁凌恒停不起那一两个项目吗?我——”

    “我特么不在乎!不在乎!!不在乎!!!郁凌恒你给我听清楚,我、不、在、乎!!!!”

    她本来都已经平静下来的情绪瞬间被激怒,牙呲目裂,紧蹙着黛眉吼声嘶力竭。

    “郁太太,有理不在声高。”他看着她有些狰狞的小^脸,淡淡哼道。

    今天这话,是谈不下去了!

    云裳狠狠提了一口气,牙根紧^咬,拼尽了全力才没让自己彻底失控。

    重重地把提起的那口气吐出来,她盯着他的眼,说:“郁凌恒,那天的话,我收回!”

    郁凌恒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有了不安,“什么话?”

    “‘跟你好好过’的话!”

    “你什么意思?”他霍然瞠大双眼狠狠瞪着她。

    云裳冷冷一笑,悲涩凄苦:“对我不好的男人,我不稀罕!”

    “我特么怎么对你不好了?!”他勃然怒喝,心火噌噌往头顶窜。

    “好不好你我心知肚明!”

    “云裳你别太过分!!”郁凌恒冷冷切齿,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你才别贼喊捉贼!”

    他沉了脸,冷了眸,“你是不是真要收回?”

    “对!!”

    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着心里那股怨气和怒火,负气地说道。

    他看着她冷冷地笑,一下一下点着头,然后——

    转身就走。

    找到自己的车,跳上去,狠狠踩下油门,布加迪威航便像箭一般快速消失在云裳的眼前。

    云裳咬着唇角恨恨地瞪着郁先生离去的方向,愤怒之余,心脏竟有了淡淡的酸涩和烦闷……

    ……

    ……

    ……

    在与郁先生冷战的一周后,郁太太怀揣着两张电影票去了嵘岚集团。

    嗯,没错,她就是去讨好郁先生的!

    为什么要讨好郁先生呢?

    呵!因为他太贱了!!!

    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傲娇的男人,真的!

    一周前,他们在激烈争吵之后,一前一后回到家就分房睡,谁也没理谁。

    一直到第三天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反正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坚决不向对方低头。

    第四天,她就开始领教郁先生的无耻了!

    本来已经敲定的一款用黄金制作的饰品他突然派人来说要求改用铂金。

    她不疑有诈,心想着铂金比黄金更有赚头,便一口应下了。

    哪知当她致电燕氏,却被告知这两天铂金供不应求……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借口!

    因为燕灵均很隐晦地告诉她,这都是郁先生的意思……

    那个傲娇货,在逼她先向他低头。

    其实经过几天的冷静,她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明明说了要好好过的,的确不该一生气就说要收回那些话……

    都说得好好的,怎么可以说收回就收回呢,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他说这种话,她一定比他更火大。

    这就好比一对恋人,一吵架就说分手一样任性。

    只是这男人吧,明明心里气得要死,却不跟她吵也不跟她闹了,一边很高冷地不理她,一边却使阴招害她,非要逼她主动去找他不可。

    可不就是矫情么!!

    那么不爽就找她再吵一架呗!

    实在不行打一架也可以哇!

    在背后给人使绊子算什么英雄好汉?哼!!

    郁太太在心里把郁先生鄙视了个彻底。

    嵘岚集团

    云裳刚从电梯里走出来,就迎面碰上好大一朵白莲花。

    沈樱雪!

    云裳蹙眉,眼底泛起一丝寒意。

    不是因为沈樱雪出现在郁凌恒的总裁办公室楼层,而是沈樱雪穿着一身职业装。

    很明显,沈樱雪来嵘岚上班了,而且还是在郁凌恒的身边工作!

    云裳唇角微勾,溢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很好!!

    沈樱雪本来抱着两份文件要下楼办事,一见云裳,立马上前一步堵住云裳的路,挺直腰杆进入备战状态。

    “你找谁?”沈樱雪仇视着云裳,理直气壮地冷冷问道。

    云裳忍俊不禁,好笑地看着沈樱雪,慵懒轻吐,“我找谁管你屁事啊?!”

    连爆粗都爆得妩媚妖^娆。

    沈樱雪被云裳一句话噎得呼吸一窒,一张脸青白交替,想发小姐脾气,却又忌惮自身形象被毁。

    更何况这里是嵘岚,她现在又是嵘岚的员工,不可惹事。

    “找凌恒?预约了吗?”沈樱雪强压着心里的妒恨,又问。

    “没有!”云裳撇撇嘴,耸肩摇头。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凌恒是不会见你的!”

    云裳笑靥如花,“预约?老婆见老公还用预约?”

    此话一出,沈樱雪脸色大变,慌忙左右转头去看周围可有员工注意他们这边,生怕云裳这话被人偷听了去。

    他们的婚姻关系一天没公布,她就更多一天时间争取,而如果一旦公司里的人知道云裳是郁太太,那她就不能再光明正大的在凌恒身边了,而且以后就算她成为了郁太太,世人都知道凌恒是二婚,也就都知道她不是原配了。

    所以他们的婚姻关系,决不能让外界知道!

    “云裳,你别胡说!”沈樱雪瞪着云裳,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怒斥。

    “我胡说?要不要我把结婚证向大家展示一下?”云裳笑得更欢了,用嘴努了努其他员工。

    “你——”沈樱雪气结,脸都白了。

    正在这时,一行人从会议室的方向走出来。

    最前面的,正是俊美不凡潇洒倜傥的郁先生。

    郁凌恒淡淡地朝她们这边瞟了一眼。

    然后像是不认识她一般,冷着脸径直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他的反应,完全在云裳的意料之中,他那么矫情,不理她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如果他会上前来跟她说话,那才是中了邪见了鬼!

    看到郁凌恒出现,沈樱雪全神贯注地挡在云裳面前,一副坚决不让她越池一步的模样。

    可云裳又岂是她挡得住的。

    “不好意思沈小姐,好狗不挡道,请让让!”

    云裳伸手一拨,就将沈樱雪拨得一踉跄,不可抑止地往一边歪倒。

    “啊……”沈樱雪惊叫。

    故意把音量提高,期望能引起郁凌恒的注意……

    哪知郁凌恒充耳未闻,别说停下脚步,连侧目都没有一个。

    云裳拨开了沈樱雪就朝着郁凌恒快步追去。

    沈樱雪扮娇弱失败,只能紧跟在云裳身后。

    “嗨!郁总!”

    在办公室的门关上的千钧一发间,云裳扑上去整个人卡在门缝里,谄媚地跟脸色不善的男人打招呼。

    门,关不上了。

    郁凌恒冷着脸,极尽淡漠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径直走向办公桌。

    “换新秘书啦?挺漂亮的嘛!”云裳推开门,紧跟在他身后,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瞟了眼也跟进来的沈樱雪,半真半假地讥讽道。

    郁凌恒坐进大班椅里,没看她,也没说话,仿若她是透明的一般。

    云裳转身看着沈樱雪,噙着美美的笑靥优雅又礼貌地说:“秘书小姐,请给我一杯咖啡,加奶不加糖,谢谢!”

    让她去给她泡咖啡?

    沈樱雪嘴角抽^搐,脸都气白了。

    可她现在是嵘岚的员工,不去似乎又不行……

    僵持了半晌,沈樱雪狠狠咬了咬牙,只得忍气吞声地出了总裁办公室,不甘不愿地给云裳泡咖啡去。

    沈樱雪一出去,云裳就绕过办公桌走到郁凌恒的身边,一屁^股坐在扶手上,柔若无骨的双臂去搂他的脖子——

    “老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掉名次了~~~伐开心~~~嘤嘤嘤~~~~今天不升回去明天不这么早更新了,人家每天凌晨四点爬起来码字泥萌还这样对我~~伐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