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3章:火爆的性子到底遗传谁的
    “你现在……”郁凌恒的声音有那么一丝丝迟疑。。しw0。

    “嗯?”

    “有……空吗?”他像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说出口的一般。

    “有啊!郁大`爷您要请我吃饭吗?”云裳欢喜地调侃他,完全沉浸在他给她打电话的小小喜悦中,没发现异常。

    电话彼端沉默了半晌,才听见他轻轻“嗯”了一声。

    “好呀!在哪儿?”郁太太毫不矜持,开心地一口应下。

    郁凌恒报了地址,云裳喜滋滋地挂了电话。

    唇角不可抑止地往上`翘。

    自那晚她说要喜欢他,准备跟他好好生活之后,他们之间就变得微妙起来……

    相处起来更加和谐,更加甜蜜,更加开心……

    别说,还真有点谈恋爱的感觉了!

    其实她这人真的特别简单,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谁对她不好,有多远滚多远!!

    她就是这样爱恨分明!

    郁先生最近对她真的蛮好,虽然总是发脾气,但每次吵架好像都是她占了上风,所以她也就不计较他的小气了。

    她需要安稳,所以,好好过吧!

    云裳欢欢喜喜地去赴约了。

    然而,当她到达约定的地点推开包房的门时,如花笑靥顿时僵在唇角。

    因为包房里除了郁凌恒,还有……

    欧荣毅和欧阳父子!

    她转身就走。

    “云裳!”

    郁凌恒连忙扑过去抓`住她。

    走不了,她回头,看着他冷冷地笑,“什么意思?!”

    郁凌恒皱着眉,一脸为难和纠结,看了眼欧荣毅父子俩,又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说:“他们说……想见见你。”

    “所以你连招呼都不用打就把我卖了!!”云裳冷笑更甚。

    自那日闹了欧荣毅的寿宴后,欧阳每天都去云氏要求见她,均被她很高冷地拒见了。

    “我没有!”郁凌恒一脸冤枉,委屈地低叫。

    “没有吗?那这又算什么呢?”她冷冷瞟了眼欧荣毅和欧阳,尖锐质问。

    郁凌恒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紧拧着眉头重重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若如实跟你说了你还会来吗?”

    “不会!!”

    “所以喽……”

    “所、以、喽!!!”云裳愤怒地阻断他,一字一顿地狠狠切齿,声色俱厉,“你明知道我不会见他们,可你还瞒着我把我骗来,这不是‘卖’是什么?”

    “云裳,你这是强词夺理。”郁凌恒无奈极了,看到郁太太生气就头皮发麻。

    云裳无声冷笑。

    这时,欧荣毅沉冷的声音响起——

    “凌恒,欧阳,你们出去!”

    云裳和郁凌恒同时看向欧荣毅。

    “欧伯伯……”郁凌恒皱眉,一脸为难。

    “出去!”欧荣毅沉喝一声。

    云裳冷冷看着欧荣毅,唇角噙着蔑然冷笑,沉默不语。

    “走吧!”欧阳走过来对郁凌恒说。

    郁凌恒却看向欧荣毅,摇头,“欧伯伯,你们别再逼我了,你们没看见我太太已经生气了吗?如果我现在丢下她出去的话,她跟我离婚怎么办?”

    欧荣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欧阳溢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嗤笑,“怕什么,再娶一个就是了!”

    云裳狠狠瞪着欧阳。

    偏偏她越瞪,欧阳笑得越开心,一边挑衅地盯着她,一边对郁凌恒说:“我还有个外甥女叫娃娃,比她年轻可爱,又单纯又善良,绝对是个好老婆,你跟她离了我马上让娃娃嫁给你!”

    云裳想撕了欧阳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我太太!”郁凌恒连连摇头,一把揽住云裳的肩,坚定拒绝加深情表白。

    云裳又转眸狠狠瞪了郁凌恒一眼,抖肩想把他的手甩下去,可他的手像是黏在她的肩上了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

    “只会给你惹祸的女人你还当宝?听我一句劝,趁早换了,免得某天被活活气死!”欧阳撇嘴道,言辞间满是嫌弃。

    郁太太的脸已经黑到无以复加。

    郁凌恒,“我不换!我只要她!”

    “随你,你爱换不换!”欧阳又撇了撇嘴,然后去推他,“走吧!”

    “我真不能出去……”郁凌恒避开欧阳的手,特别为难地说。

    “郁凌恒,你别逼我动手!”欧阳倏地沉了脸。

    闻言,郁凌恒的脸色亦是一冷,“我就不出去,你动手好了!”

    气氛瞬时冷凝,两个同样高大帅气的男人冷冷对峙,剑拔弩张。

    欧阳眸色一凌,突然出手袭向郁凌恒。

    郁凌恒见状连忙侧身躲避,但欧阳动作实在太快……

    呯!

    一声大响,郁凌恒被欧阳反手擒住摁在墙上。

    “放开他!!”

    云裳勃然大吼,冲上去就狠狠一脚踢在欧阳的小`腿肚上。

    欧阳吃痛,皱着眉有些震惊地看着气势汹汹的云裳,一时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这个大逆不道的丫头,不知道他是她的谁吗?居然敢踢他!!

    而他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即被她一把狠狠掀开。

    他松开郁凌恒,顺着她的力道往后退了两步。

    “你敢动他试试!”云裳像母鸡护小鸡一般挡在郁凌恒的面前,苦大仇深地怒瞪着欧阳,疾言厉色地吼道。

    欧阳拧眉看着云裳那副像要拼命一般的架势,啼笑皆非。

    唇角轻扯,欧阳不屑地看着云裳和躲在云裳身后笑得一脸幸福满足的郁凌恒,蔑然嗤笑,“我动了他又怎样?你打得过我吗?你俩口子一起上,我还可以让你们一只手一只脚,要不要来试试?”

    云裳不服,却又深知欧阳有狂妄的资本。

    欧阳并没夸大其词,他们两口子就算加一起也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气氛僵到不能再僵。

    “欧阳!”

    欧荣毅又喊了一声,意思是不许欧阳把事情弄糟。

    然后再看向郁凌恒,淡淡道:“我不会为难她,我只是想跟她单独谈谈,你们出去吧!”

    云裳一张小`脸冷若冰霜,一言不发。

    “那……”郁凌恒一脸纠结的模样,犹豫了下,然后轻轻捏了捏郁太太的手,讨好地说:“那我先出去,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你就叫我,我保证立刻进来。”

    云裳甩开他的手,狠狠剜他一眼。

    假惺惺!

    郁凌恒和欧阳出了包房,一左一后靠在门边的墙上。

    欧阳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也没问郁凌恒抽不抽,自顾自地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吐出烟雾时,他瞟了眼郁凌恒,鄙视道:“你可真不要脸!”

    装柔弱害他被云裳踢了一脚,真贱!

    “彼此彼此!”郁凌恒不怒反笑,轻松反击。

    他若不装柔弱装无辜,等会儿郁太太肯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欧阳挑眉斜睨着郁凌恒,“对长辈就这个态度?”

    “先别倚老卖老,是不是长辈还是个未知数!”郁凌恒撇撇嘴,不买账。

    “血缘摆在这里还是个未知数?”

    “她若不认你,空有血缘又有什么用?”

    以往不过点头之交,今天这样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倒有点亦友亦敌的模样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把耳朵贴在门板上……

    ……

    ……

    ……

    “你`妈妈呢?”

    包房里,欧荣毅挺直着背坐在沙发里,目光犀利地看着云裳,开门见山地问道。

    “您不是说她死了吗?”云裳轻笑,笑意却怎么也融入不到眼里。

    她姿态倨傲,神情冷漠,对面前的长者没有丝毫该有的尊重。

    “云裳!摆正你的态度!我是你外公!!”欧荣毅沉声喝道,脸上已现愠怒之色。

    她不屑冷嗤,“我不需要一个会咒我妈妈的外公!!”

    “你也咒我了!!!”欧荣毅勃然怒喝。

    “那是你逼我的!!!”云裳毫不示弱地用同样的分贝回吼。

    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欧荣毅狠狠咬了咬牙,隐忍着胸腔腾腾翻滚的怒焰,尽量放缓语气冷冷说道:“云裳,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外公!”

    这丫头,脾气怎么跟他这么像?简直是太目中无人了!

    “你、不、配!”云裳噙着冷笑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

    啪!

    欧荣毅拍桌而起。

    “你说什么!!!”怒不可遏。

    云裳无畏无惧,极尽蔑然地瞥了欧荣毅一眼,“你不配!”

    “你——”欧荣毅气得喘粗气,大脑涨涨的,感觉要爆血管了,“你`妈妈就是这样教你的?你的教养呢?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

    “教养?我没教养吗?如果您觉得我没有的话,那么我想我一定也是遗传您的!”云裳微微勾着唇角,笑得优雅又温柔,说出来的话却是气死人不偿命。

    “让你`妈妈来见我!!”欧荣毅气得已经不想再说废话。

    说起妈妈,云裳眸色一凌,心中怨愤如枯木逢春疯狂滋长。

    “当年你把她逐出家门的时候,不就已经打定主意永生不见了吗?”云裳冷冷道,恨意蔓延。

    “是她不知廉耻做错了事,我把她逐出家门是她活该!!”欧荣毅亦是怒火高涨。

    事情即便已经过去二十几年,可每当想起当初父女断绝关系的画面,欧荣毅依旧觉得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

    “她活该?”云裳眼底风云密布,情绪瞬间失控,盛怒中完全凭着本能嘶吼,“欧荣毅!分明是你偏心!!!”

    她的妈妈不是活该!

    谁敢说妈妈的坏话,就是与她为敌!!

    不管是谁!!!

    被外孙女连名带姓地怒吼指责,欧荣毅气得发抖,“你你——”

    呯地一声。

    门被狠狠推开,欧阳脸色铁青地冲了进来。

    “云裳!!”欧阳怒喝,“你这样忤逆你外公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老天若有眼,要劈也会先劈了你们!”

    “怎么跟我说话呢?你懂不懂老少尊卑?我可是你舅舅!!”

    “呵呵!舅舅?你凭什么?”云裳冷笑,挺直背脊扬着下巴冷睨着欧阳,极尽鄙夷。

    郁凌恒被这一屋子的火药味惊得目瞪口呆。

    好吧,看到不止他一个人被郁太太气得七窍生烟,他心里平衡多了。

    这样的场面他插不上嘴,只能守在郁太太的身侧默默保护着她,担心欧阳气急了会动手教训她这个不孝的大外甥女。

    “外公?”云裳看看脸色肃冷的欧荣毅,又转眸看看脸色亦是很难看的欧阳,“舅舅?”

    她冷笑连连,极尽讥讽。

    “我云裳活了二十五年,喝过你们欧家一口水、吃过你们欧家一餐饭、睡过你们欧家一天牀吗?我嗷嗷待哺时你们欧家的人抱过我一下吗?我上学后你们欧家的人有接送过我一次吗?我生病的时候你们欧家的人有为我担心得睡不着觉过吗?更甚至!!!一周之前,你们欧家的人知道这世上还有我云裳这个人的存在吗?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好吗!!!”最后一句,她是吼出来的。

    欧荣毅沉默不语。

    欧阳浓眉紧拧。

    云裳惨淡一笑,满是苦涩悲凉,紧紧盯着欧荣毅和欧阳,“你们不知道我的存在无所谓,可你们怎么能忘了你还有一个女儿而你还有一个姐姐呢?你们一家人幸福美满、风光得意,却将她遗忘得那么彻底!你们说!你们凭什么让我叫你外公、叫你舅舅?凭什么?!!”

    “你`妈被撵出家门是她咎由自取!”欧荣毅怒喝。

    “明明是你偏心!”

    “是她自己不知检点——”

    “你的二女儿知检点?她若知检点欧恬就不会是私`生`女!!”云裳口不择言地反击。

    欧阳气势汹汹地朝云裳逼近一步,厉声怒斥,“云裳!你太过分了!”

    郁凌恒见状连忙也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保护着自己老婆。

    云裳根本不理欧阳,只是冷冷看着欧荣毅,尖锐质问:“你说你不偏心,那你为什么不把你二女儿撵出家门?为什么?!!”

    “你二姨的情况跟你`妈妈不一样!”欧荣毅有些气急败坏地喝道。

    “对!不一样!当然不一样!!”云裳冷冷地笑,“人走茶凉,外婆去世你再娶,你的第二任妻子生下的孩子当然跟我妈妈是不一样的,你不用强调,我懂!”

    “你懂什么懂?!云裳你这分明是无理取闹,简直与泼妇无异!”欧阳真想把这尖牙利齿的外甥女捆起来狠狠揍一顿。

    凶巴巴的跟悍妇似的,一点都不可爱!

    像娃娃多好,乖巧懂事,纯真善良,可招人疼了!

    泼妇吗?

    云裳不想在乎,可该死的,她的心,一不留神又被亲情砍了一刀。

    看看欧阳,再看看欧荣毅,她笑了,笑得极尽悲凉。

    她唇角的笑,幽凉酸涩,控制不住地有了哽声,“我妈妈当年也是这样被你们所有人围攻的吧,她恐慌无助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骂她甚至打她的吧,她身无分文无依无靠,你们却狠心把她撵出家门,你们把她往绝路上逼,你们是人吗!!!”

    她的声音由慢到快,由低到高,最后她眼含愤恨,双手攥紧成拳对两位所谓的长辈怒声嘶吼。

    欧荣毅和欧阳的脸色黑到无以复加。

    他们怎么就不是人了?他们不是人还能是什么?

    被一个晚辈这样责骂,任谁都得火冒三丈。

    欧阳眸色当即一沉。

    可他还没来得及有何动作,就见云裳噙着冷笑看着他。

    “怎么?想打我吗?”云裳睥睨着欧阳,双眼微微一眯,寒光四起,“欧阳!你没资格!!”

    又是连名带姓的称呼。

    欧阳气得心律不整,歪头去看郁凌恒。

    他的眼神好似在说:你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欠抽的女人做老婆?嫌命太长?!

    郁凌恒淡淡瞥了欧阳一眼,回:这个欠抽的女人可是你的亲外甥女!还有,我老婆轮不到你来嫌弃!

    欧阳嘴角抽`搐,对这两口子已经彻底无语。

    气氛僵到不能再僵,紧绷压抑得快要让人喘不过气。

    郁凌恒硬着头皮去拽了拽云裳的袖子,试图劝说,“裳裳……”

    “滚!!”云裳转头就冲他吼道,声色俱厉。

    郁凌恒,“……”

    欧阳低头闷笑,很不道德地幸灾乐祸。

    郁凌恒一脸菜色,被郁太太吼得颜面尽失,也不高兴了。

    云裳就看着三个男人都用一种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她,不由心生悲凉……

    惨淡一笑,她一下一下地点着头,“得!我滚!!”

    转身就走,步子又大又急。

    “云裳!”

    郁凌恒见状,连招呼都来不及跟欧荣毅和欧阳打一个,就忙不迭地追了出去。

    “这丫头性子怎么这么烈?!”欧阳皱眉看着一前一后离去的夫妻俩,无奈又嫌弃地说道。

    欧荣毅重重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寿宴那天,第一眼看到云裳,他心里就抽了一下。

    云裳的五官,跟大女儿欧晴十分相似,只是神韵不同。

    欧晴面相柔和,而云裳自信飞扬。

    还有云裳穿的那条裙子,是欧晴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从国外买回来的,欧晴特别喜欢,所以他对那条裙子记忆尤为深刻。

    让欧阳一查,结果显示云裳果然是欧晴的女儿,是他的外孙女!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眨眼就二十几年了啊……

    “我记得大姐性格很温和的啊,这丫头真是大姐的女儿?性子跟大姐完全是南辕北辙啊!爸你说,她这么火爆的性子到底是遗传谁啊?!”欧阳絮絮叨叨地说,困惑极了。

    自言自语了半天也没听到老父亲吭一声,欧阳回过头去,“爸?”

    欧荣毅沉着脸,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还是一言不发。

    看到老父亲严厉的脸,欧阳茅塞顿开,忍不住笑起来,“得!遗传你!”

    欧荣毅抬头,狠狠瞪了欧阳一眼。

    ……

    ……

    ……

    “云裳。”

    一路追到停车场,郁凌恒两个大步上前,终于抓`住了云裳。

    “滚!”云裳回头就吼。

    郁凌恒很无奈,“你听我说——”

    “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内啥,小长假已经结束,贪玩儿的菇凉们,泥萌回来了么?回来了就月票投起来哇~~还有订阅订阅啊,不许养文,不许打击我,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