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2章:她要跟他好好过!
    “你都没死,她怎么会死呢?”

    云裳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小说

    “你怎么说话呢?!”欧阳当即黑了脸。

    这个女人可真是让人讨厌,第一次见面就莫名其妙的盯着他和娃娃看,今天更是在父亲的寿宴上出言不逊,简直过分!

    懂不懂礼貌?有没有家教?会不会说人话?!

    就算她是郁太太,也不该这样诅咒一个长辈吧!

    尤其这个长辈今天还做寿!

    这样触欧家眉头是想公然挑衅?

    郁家大少爷怎么会娶这样一个没有教养的女人做太太?!!

    简直匪夷所思!!

    欧恬母女惊愕地看着云裳。

    欧荣毅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难看到极点。

    郁凌恒觉得很丢脸。

    “云裳!!”郁凌恒厉声喝止,警告性地狠狠瞪了云裳一眼,然后连忙对欧荣毅道歉:“对不起欧伯伯,我太太她今天不太舒服,在说胡话呢……”

    “嗯?欧老先生,你这么大年纪了都没死,你的大女儿又怎么会死呢?”云裳噙着笑,冷睨着欧荣毅,根本不管郁凌恒的警告,不待他说完就又冷冷开了口。

    “云裳!!!”郁凌恒拧着眉将云裳往后用力一拽,将她从欧荣毅面前拽开,气急败坏地对她低吼,“你疯了吗?!”

    气氛彻底僵了。

    欧阳忍无可忍,向云裳逼近一步,疾言厉色地喝道:“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离开!!”

    若不是碍于宾客众多不宜把事情闹大,他真会武力驱赶。

    在欧阳气势汹汹逼上来的那刻,郁凌恒下意识地把云裳往自己身后拽了拽,不着痕迹地护了起来。

    云裳却不领情,偏要从他身后出来,无畏无惧地迎上欧阳阴鸷的目光。

    “我是来给老爷子祝寿的呢,欧先生你用这么暴躁的态度对待来宾似乎不太好吧!”她噙着微笑,云淡风轻地优雅轻吐。

    欧阳正要发飙,欧荣毅却突然开了口。

    “你是谁?”

    问云裳。

    欧荣毅的声音严厉中透着紧绷,即便努力克制,还是能听出声线微颤。

    “你真的想知道吗?”云裳笑靥如花,眼底却一片冰冷,一句反问意味深长。

    欧荣毅沉默。

    欧阳怒不可遏,“不管你是谁!马上滚!!”

    这下郁凌恒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了。

    虽然今天这事儿全是郁太太的错,可听到别人喊她滚……他不高兴!

    他的女人,只能他一个人欺负,别人不行!!

    郁凌恒正要说点什么,却见云裳似讥似讽地看了欧阳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欧荣毅。

    她说:“欧老先生,祝您生日快乐!!”

    说完,她侧身就走,经过蛋糕时,伸手一推——

    十层蛋糕轰然倒地!

    “啊……”

    “哎呀……”

    “呀,怎么回事啊……”

    惊呼声此起彼伏。

    所有宾客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欧家的人,脸色无不难看。

    这分明是来砸场子的!

    云裳却像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制造了什么混乱和严重的后果一般,无视众人朝她投射过去的目光,也不理会大家的窃窃私语,只是噙着冷笑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往宴会厅出口走去。

    “你站住!!”欧阳怒吼。

    欧阳要去追云裳,郁凌恒见势连忙去挡,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眼看就要杠上……

    “欧阳!!”

    欧荣毅厉喝一声,不许他追。

    欧阳无奈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老父亲紧皱着眉头摁着胸口,似是不太舒服。

    “爸您没事吧?”欧阳一个大步上前扶住父亲,担忧急问。

    乖巧懂事的欧恬忙不迭地端来一把椅子,让外公坐下。

    “没事……”欧荣毅缓了缓气,才轻轻摇头。

    好好的寿宴转瞬间搞成这样,而自己的妻子却是始作俑者,郁凌恒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心里那炒蛋的心情。

    他也想去追反常的郁太太,可眼前的烂摊子……

    看老寿星气得快中风,他只能先道歉,“对不起欧伯伯!您别生气——”

    “郁凌恒你怎么搞的?!”欧阳脸色铁青,想揍人。

    郁凌恒这歼商把老婆带来砸场子是几个意思?

    郁太太惹的祸,被人吼也只能忍着,郁凌恒很诚恳地说:“实在很抱歉!我马上让人再送两个蛋糕过来!”

    “我欧家买不起蛋糕?”

    “欧伯伯,凌恒不是这个意思!”知道现在跟欧阳讲不通,郁凌恒转眸看着欧荣毅,礼貌谦卑地表达着歉意,“今天这事儿都是凌恒的错,我一会儿让恺宸再挑两幅字画给您送过来,欧伯伯您大人有大量,还请您别跟我不懂事的太太一般见识,我代她向您说声对不起!”

    欧阳肺都快气炸了,“谁稀罕你的字画!你以为有俩钱儿就了不起了?!”

    这样的话太过尖锐,郁凌恒面子也有些挂不住了,看着不依不饶的欧阳,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那欧少您说郁某该当如何?”郁凌恒脸色冷然,收起歉意冷冷道。

    他已经很诚恳的道歉和弥补了,欧家非要刁难的话那就这样吧!

    给脸不要脸,那就撕破脸好了!

    “让你女人回来给我爸下跪认错!”欧阳怒道。

    “认错可以!下跪不行!!”郁凌恒淡回。

    “必须跪!!”

    “不行!!”

    两人各持己见,僵持不下。

    欧阳眸光一凌,“你——”

    “欧阳!”

    眼看欧阳要动手了,欧荣毅连忙出声喝止。

    欧阳狠狠咬着牙根瞪着郁凌恒,拼尽全力才忍下心头怒火,攥紧的拳头很不情愿地慢慢松开。

    “你走吧!”欧荣毅对郁凌恒摆了下手。

    “爸!”欧阳不肯善罢甘休。

    好好的寿宴被恶意破坏,换了谁都无法平心静气。

    “我说让他走!!”欧荣毅沉喝一声,威严十足。

    “谢谢欧伯伯!请欧伯伯放心,凌恒改日一定给欧伯伯一个满意的交代!”

    郁凌恒对欧荣毅微微鞠了个躬,说完,转身就朝着云裳离开的方向疾步追去。

    欧阳狠狠咬着牙根,看了看离去的郁凌恒,又看了看神色异常的老父亲。

    心里除了怒,更多的却是疑惑。

    他刚才清楚的听到云裳说了一句“您的大女儿呢”……

    娃娃只说外公有三个孩子,并没说几男几女,更没说谁大谁小……

    为何她开口就问“大女儿”呢?!!

    ……

    ……

    ……

    郁凌恒想掐死云裳!

    心里的怒,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她是癫了没好咩?

    死皮赖脸的央着求着要来参加这个寿宴,来了居然给他捅这么大的娄子,甚至连招呼都不跟他打一个!

    这下面子里子全被她丢光了!!

    真是个死女人!!!

    郁凌恒满腔怒火熊熊燃烧,追出酒店,司机刘叔却说没看见少奶奶。

    心里咯噔一下,莫名升起一股担忧,他拧着眉一边四下张望,一边猜着她会去哪里……

    一遍遍拨打她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又气又急,郁凌恒只能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默默排除了楼上酒店客房和餐厅,他病急乱投医地朝着楼下花园走去。

    许是心有灵犀,他果然在绿树葱葱的花园里发现了郁太太的身影……

    十米左右的距离,她背对着他,灯光昏暗,他没有看到她微微颤动的肩……

    看到她完好无损,他悬着的心回归原位,担心瞬时被怒火焚烧殆尽。

    “云裳!!!”他勃然怒吼。

    她整个人一僵,立刻快步往别处走,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明显是想避开他。

    郁凌恒更是怒不可遏,“云裳你给我站住!!”

    他气势汹汹地追上去。

    她置若罔闻,脚下步伐更快更急。

    可她终究没有他的腿长,很快就被他追上,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叫你站住你听不见是不是?你到底发什么神——”郁凌恒一边咆哮,一边将云裳狠狠一拽,致使她转回身来面对他,可当他看到她满脸是泪时,后面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再狠狠咽进肚子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懵了两秒,猛然回过神来,拧眉急问:“怎么了?”

    她在伤心……

    不是为了逃避他的责罚而装可怜,她是真的伤心!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正是因为看出她是真的在难过,所以他慌了。

    心里泛起一丝疼,他突然觉得宁愿她装模作样、没心没肺气得他七窍生烟都好,也不想看到她这副委屈伤心的模样……

    云裳低着头,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越是想克制,越是泪如泉^涌……

    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狼狈和脆弱,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偏偏找到了这里来。

    而现在的她,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所以她只能尽可能地低着头,不让他看到她布满泪痕的脸。

    她越是想掩藏自己的悲伤,他就越是心疼担心,剑眉拧得越来越紧,“哭什么?”

    云裳不敢说话,怕一开口会忍不住崩溃……

    “说话!为什么哭?”他急,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又气又心疼地一再追问。

    “我难受……”

    她的声音因为隐忍情绪而变得嘶哑颤抖,听在郁凌恒的耳朵里莫名心酸。

    “哪儿难受?生病了吗?”他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温度正常,略凉。

    她也摇头表示自己没生病,眼泪随着摇头的动作而纷纷掉落。

    “到底怎么了?!!”郁凌恒急死了。

    这丫头!明明是她推翻了人家的蛋糕搅乱了人家的寿宴,给他惹下这么大的烂摊子,怎么现在反倒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而该死的他见不得她这副样子!!

    她哭成这样,让他觉得她像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一不小心就会弄碎了,所以必须得小心翼翼的对待。

    “怎么了?嗯?”他轻轻捧起她的泪迹斑斑的小^脸,不让她再躲藏。

    他的声音极尽温柔,像是诱^哄一般。

    云裳的眼泪,如山洪暴发,更是争先恐后地滚出眼眶。

    此时此刻,她倒是希望他骂她吼她,那样的话她还可以借助于他争吵的愤怒假象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情绪。

    可他这样温柔……

    人一旦受了委屈或者伤心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有人安慰,越安慰,越觉得难过……

    泪眼朦胧中,看到他眼底的担忧和心疼是那么的明显,云裳的心,不停地颤……

    他的心疼,犹如一根无坚不摧的金刚钻,就这样把她紧闭的心门钻了一个洞,而他的柔情从洞里侵进去,温暖了她孤寂悲伤的心……

    她张了张嘴,咽下满嘴的苦涩,近乎贪^婪地看着他眼底的柔情,说:“郁凌恒,如果我给你生了孩子,以后我们离婚了,而有一天你有了另外的妻儿,你能不能不要偏心?”

    她在央求他,用从未有过的软弱语气。

    她的声音微颤,透着一丝哽咽。

    “……”郁凌恒不解地看着她,不懂她何出此言。

    “如果你不能同等对待,那就把孩子给我,让我来爱他,好不好?”

    “怎么又说到离婚了?你不是说不想离的吗?”他皱眉,拇指轻揩她脸上的泪,

    她用力点头,然后自卑地垂下眸,哽声道:“嗯!我不想离!我想跟你好好过!可是我怕……”

    “怕什么?”

    “怕你想离……”

    她说,怕你想离……

    她说得那么委屈,那么无助,仿佛没有了他,她会一直活得像此刻这般凄苦……

    无依无靠,伤心了也只能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

    郁凌恒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住,疼得不行。

    一把将她整个纳入怀里,紧紧抱住,给她宽厚温暖的胸膛,他默默发誓从今后要做她坚强的后盾,不许任何人欺负她,以及让她再这样伤心。

    大手扣住她的后脑,迫使她仰起头来,他看着她的眼,郑重其事地对她说;“不离!我们不离!只要你不想离,我们就不离!”

    听着他类似承诺的保证,云裳的眼泪掉得更疯狂了。

    在充满了伤悲和怨愤的心里,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安慰和甜蜜……

    她想,眼前的男人对自己是真的好。

    她“无理取闹”地砸了别人的寿宴让他丢尽了颜面,他却在看到她落泪的时候完全忘了应该质问和责罚她,他焦急慌张地一个劲儿问她怎么了,那饱含心疼的语气,是她听过最最好听的情话……

    此时此刻的郁先生,成了郁太太心里的神,就这样依靠着他,便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看到向来坚强的小女人落泪,比自己流血还要难受上千百倍,郁凌恒低下头来亲吻她噙着泪的双眼,极尽怜惜地柔声轻哄,“乖,别哭了!”

    郁凌恒觉得,自己对郁太太与对其他女人是不一样的,在此之前,他从未像哄她这样哄过别的女人,就连初丹也不曾……

    脸上的泪被他一一揩掉,她红着双眼看着他,嘶哑着声音特别认真的喊他,“郁凌恒!”

    “嗯?”他立刻回应。

    她定定地看着他,眼里还有泪,说:“你喜欢我吧,我也喜欢你,我们好好喜欢对方,好好在一起,好不好?”

    嗯,她决定了!

    她要喜欢他!

    她要跟他好好过!!

    她要跟他过一辈子!!!

    她太需要一个对她好的男人了……

    郁凌恒微微挑眉,听着她说要相互喜欢、要好好在一起,心,扑通扑通,如小鹿乱撞。

    那么心动!

    “只喜欢我?”他问,心潮澎湃。

    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嗯!只要你一直对我这么好,我就只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她踮起脚尖抱住他的脖子,微微颤抖的红唇轻轻贴在他的唇角,望着他深邃如墨的双眼楚楚可怜地问他,“好不好?”

    “好!”

    他搂住她的腰^肢,将她紧紧勒在怀里,在她唇上坚定果断地吐出一个字。

    她说她会一直喜欢他而且只喜欢他……怎么会不好?

    当然好!

    简直太好了!!

    他话音一落,她就双手捧住他的脸,狠狠地,主动送上香吻……

    ……

    ……

    ……

    郁太太丢了郁先生的脸,郁先生却一直没问原因,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搞得郁太太心存愧疚,想着是不是该把一些事情给郁先生坦白坦白。

    把^玩着郁先生送的天价手机,脑海里全是郁先生那张帅到神人共愤的脸,云裳轻^咬着唇角,犹豫着要不要约郁先生吃个饭聊个天谈个小恋爱。

    她一时冲动给他闯了那么大的祸,请他吃个饭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虽然这几天他也没少在她身上讨甜头,但一码归一码,她是该主动跟他认过错道个谢的,对吧?!

    他对她好,她也应该感恩图报不是!

    尤其欧家也不是好惹的,世代为官且权倾朝野,欧荣毅虽退下来了,但欧阳现在官居要职,比欧荣毅曾经的权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经商的,哪怕你富可敌国,对官都得忌惮三分。

    这个道理,她懂!

    所以,她得罪了欧家,郁先生若要摆平这件事一定得费不少劲儿。

    好吧!看在郁先生这么委屈的份儿上,就请他吃个饭吧!

    正要拨打郁凌恒的号码,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她喊了声进来,小陈布满纠结的脸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云总,那位欧先生又来了……”小陈特别无奈。

    “不见!”云裳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

    “哦……”小陈又默默退了出去。

    正要继续拨打郁凌恒的电话,手机乍然响起……

    郁先生打电话过来了。

    咬唇失笑,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啊?!

    她正要给他打电话,他倒先打^过^来了。

    “喂。”她接起,软软糯糯的声音透着一丝掩藏不住的小欢喜。

    “你现在……”郁凌恒的声音有那么一丝丝迟疑。

    “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在你们家作者这么早更新的份上,不许养文打击我的积极性啊,还有月票月票啊,不给月票没动力啊~~嘤嘤嘤~~~求月票!求订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