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1章:你都没死,她怎么会死呢
    很快,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索性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地想,自己勾的引,即便被他做死也只能咬牙受着……

    一场爱,做得酣畅淋漓。?

    深夜里,半山腰,白色卡宴摇`摆不停,久久不息……

    ……

    ……

    ……

    嵘岚集团

    云裳拿着新的设计稿去找郁凌恒,这批设计稿是陶陶从设计部众多设计师的作品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她信心倍增。

    把车开入地下停车场,她拎着包下车,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突然,有嘈杂声传入耳朵,似是有人在争吵什么。

    她转动眸光循声望去。

    不远处,几个中年男女不顾保安的劝阻,围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大嚷大叫。

    被围住的人是初恺宸。

    云裳挑眉。

    哟!初少爷这是要被围攻了么?

    请容许她幸灾乐祸一下!

    竖耳细听,一会儿云裳就明白了个大概,大致是嵘岚集团某个项目工程出了安全事故,死者家属对赔偿款不满意,便找上处理这件事的负责人,也就是初恺宸先生!

    初恺宸冷冷看着堵住自己去路的几个中年人,努力隐忍。

    事故赔偿全是按照正常程序来操办,他问心无愧,面对家属的无理要求,无论他们怎么谩骂叫嚣,哪怕是人身攻击,他都不会妥协。

    这是他的原则!

    激愤伤心的死者家属见初恺宸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为所动,更是怒不可遏。

    其中一个,甚至忍不住动手去推初恺宸。

    初恺宸直接命令保安报警。

    家属见状,一两个脾气暴躁的顿时情绪失控。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子站在初恺宸的身后,突然二话不说就朝着初恺宸挥拳……

    “初恺宸小心啊!”

    云裳本是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态愉快地看好戏,突然看见家属从后面袭击,而初恺宸毫无防备,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对家属以多欺少的鄙视和气愤。

    她忘了危险,也来不及思考衡量,一边大喊一边冲过去。

    因为云裳的提醒,初恺宸侧身避开了中年男子的拳头,可他避得了男人却避不了女人……

    其中一个中年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根与擀面棒差不多粗的棍子,朝着初恺宸狠狠敲去。

    “啊——”

    那一棍敲在了云裳的后脑勺上。

    凭良心说,她是不想救初恺宸的,至少不想用自己的命却救一个讨厌自己的人。

    只是她冲过来的速度太快力道太猛,她刹不住脚,于是就好死不死赶在那女人的棍子落下来的前一秒扑进了初恺宸的怀里……

    云裳大叫一声,痛得立马捂住了头,蹲了下去。

    几个家属其实就是纯朴的乡下人,刚见保安报了警,现在又伤了人,顿时吓得拔腿就跑。

    眨眼功夫就跑得没了人影。

    保安都来不及追。

    初恺宸有些茫然,怔怔地看着蹲在地上的云裳,一脸困惑。

    缓过那阵剧痛,云裳放下手看了看,发现手上没血,默默松了口气,还好没伤到自己。

    她摁住后脑勺用力揉了揉,感觉好像起了一个包,一边暗骂自己不自量力多管闲事,一边慢慢站起来。

    许久之后,每当云裳想起这件事,都在心里默默后悔,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这样鲁莽,断然不会这样以身试险……

    “为什么?”初恺宸紧紧皱着眉,盯着云裳略显苍白的脸庞。

    “啊?”云裳抬眸看他,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半真半假地说:“哦,讨好你啊,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讨厌我针对我呗!”

    她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为“敌人”挨了一棍是件微不足道的事。

    “万一被打死了呢?”初恺宸的声音里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愠怒。

    明知他讨厌她她还来救他?她脑子没毛病吧?!

    万一被打死了呢……

    云裳狠狠一怔。

    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妈妈的脸……

    她轻轻揉着后脑勺,开始后怕。

    是啊,万一她被这一棍子敲死了,妈妈可怎么办啊?

    她看着他,很严肃地点头道:“知道了,以后不救了。”

    初恺宸:“……”

    这女人可真是……

    初恺宸气结。

    这明明就是他要的,可听她说出来后,又觉得很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点头太用力,她突然觉得头很晕,整个人便不可抑止地晃了晃……

    “你没事吧?”

    初恺宸一惊,下意识地伸手去轻轻托了下她的手肘,给她点支撑。

    云裳稳住身,紧蹙着眉头拍了拍发晕的脑袋,“没事。”

    “去医院看看!”

    “不用,真没事!”

    初恺宸不放心,“还是去检查一下……”

    她突然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他。

    感觉到她目光专注,他有些恼怒又有些不解,“你看什么?!”

    云裳扑哧一声,笑`眯`眯地看着初少爷玩世不恭地调侃,“如果早知道挨一棍可以得到初少的关心,我早就该来一场美救英雄了!”

    初恺宸脸色一沉。

    冷冷瞪她一眼,他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云裳一边看着初恺宸阔步而去的背影,一边轻轻揉着已经起了个包的后脑勺,疼得龇牙咧齿地吸冷气。

    ……

    陶陶眼光独到,云裳拿来的几款饰品设计图郁凌恒看了一眼就点头通过。

    云裳一高兴,就要请郁先生吃饭。

    走出办公室正好看到初恺宸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云裳就随口对他说了句“吃饭了,要一起吗?”,本以为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地拒绝,哪知他居然点头接受了她不算邀请的邀请。

    郁凌恒也颇感惊讶地看了眼初恺宸。

    幽雅娴静的包间,云裳点的全是自己爱吃的c市特色菜,她低着头认真吃,吃得不亦乐乎。

    相对而言,两个男人的吃相倒比她斯文优雅了许多。

    初恺宸漫不经心地吃着,时不时抬眸看一眼云裳,当他看到云裳突然皱着眉头抬手去揉后脑勺时,他失声问道:“你没事吧?”

    声音急切,饱含担忧。

    云裳和郁凌恒不约而同地看着初恺宸。

    “……没事。”云裳呆了一下,然后摇头。

    初恺宸,“你确定不需要检查一下?”

    他是真不太放心,那棍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后脑勺是头部最脆弱的地方,有时就是随便磕碰一下都能导致瘫痪,她却硬生生挨了一棍子……

    可别有什么事才好。

    “真不用!”云裳不甚在意。

    郁凌恒拧着眉,忍无可忍地放下筷子,冷冷看着云裳和初恺宸,“什么事?”

    云裳转头看她,眨眨眼,“没什么事啊。”

    “那你们在说什么?”郁凌恒不悦地瞪她。

    死女人!又睁眼说瞎话!

    当他是瞎子还是傻`子?

    如果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初恺宸对她根本不应该是这种态度,明明前两天初恺宸还讨厌她讨厌到听见她的名字就想吐的地步,今天居然就语带关心了……

    这么诡异会没事?!

    骗鬼呢!!

    郁凌恒面罩寒霜,本是愉悦的心情瞬时阴转多云,就觉得她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什么而他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太特么糟糕了!

    “初少可能觉得我脑子有病吧,让我去检查。”面对郁先生的质问,云裳以自嘲的方式似真似假地回道。

    郁凌恒,“……”

    初恺宸,“……”

    郁凌恒的脸色不由得更加阴沉了一分,她又在搪塞他!

    气氛变得有些紧绷诡异,初恺宸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duke,这是欧家刚才送来的请柬。”

    初恺宸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张红色请柬,递给郁凌恒。

    郁凌恒接过请柬打开看了看,然后随后把请柬放在桌上,说:“听说欧老爷子喜欢收藏名人字画,你帮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挑一副送过去。”

    初恺宸点头,“好的。”

    云裳从听到“欧家”两个字时,顿时胃口全无,一股寒气从身体里弥漫出来,她的脸色瞬时一片冰寒。

    眸光流转,冷冷落在那张请柬上,看到上面写着“欧荣毅七十大寿”时,她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无声冷笑……

    很快,云裳恢复如常,抬眸看向郁凌恒,用嘴努了努请柬,嗲嗲问道:“郁总,你有女伴吗?”

    她的脸上就差写着“我要去”三个字了。

    “你有好介绍?”他对她饱含期待的眼神视若无睹,不答反问。

    “您看我成吗?”郁太太抬手撩发,媚眼如丝,妩媚风情又妖`娆魅惑。

    “不是很满意。”郁凌恒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撇撇唇表示嫌弃。

    郁太太不服,抬头挺胸,“哪点不满意?您说说,我可以改到您满意为止!”

    郁先生看着郁太太,默了半晌,剑眉微挑,“想去?”

    “嗯哪,人家还没参加过这种大人物的生日宴呢,带我去见见世面可好?”她连忙点头,朝他靠过去,嗲嗲撒娇。

    郁凌恒喝了口酒,没说话。

    一直到云裳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淡淡吐出四个字,“看你表现!”

    ……

    ……

    ……

    看你表现——

    郁先生金口一开,郁太太连着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傲娇的男人,逮着机会卯足了劲儿压榨她,欺负她的时候毫不心慈手软。

    为了能参加欧老爷子的寿宴,不管他要怎样她都全力配合,想想也是蛮拼的!

    一周后。

    隆熹大酒店。

    欧荣毅七十大寿。

    云裳一袭白色*裹身长裙,长袖,裙摆及地,清新雅致高贵大方,但款式简单,算不上新颖。

    郁先生盯着郁太太看了许久。

    “郁先生你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是因为我长得太美了吗?”

    在快要到达酒店的时候,云裳终于忍受不了他那嫌弃的目光,笑靥如花地开口问他。

    郁凌恒没有理会她的厚脸皮,皱眉盯着她的白裙,“你这裙子……”

    “不好看吗?”

    “好看!”

    嗯,郁太太的个子虽然不算高,但她身材不错,天生一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那还有什么问题?”云裳不明白他在嫌弃什么。

    郁凌恒,“有点旧。”

    这条裙子不是新的。

    郁太太穿条旧裙子参加宴会,郁先生表示有点没面子,尤其这裙子好像是很多年前的……

    虽然她穿起来很好看,裹身的设计把她的身体曲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性`感与优雅并存,可他还是觉得她不该穿条旧裙子出来。

    “嗯。”云裳轻轻`点头,眼里快速地闪过一丝类似悲伤的情绪。

    这裙子放在箱子里二十多年了,虽然没穿过,但看款式就知道是很久以前的。

    “不怕自身形象被这裙子打了折扣?”郁先生不解。

    女人不都爱美吗?

    参加酒会什么的不都要自己美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吗?

    云裳抬头,满不在乎地咧嘴一笑,大言不惭地说道:“不啊!人家天生丽质,就算随便裹条浴巾也能艳冠群芳的!所以郁先生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给丢脸的,等会儿里面的男人看到我只会惊艳,而女人只会羡慕妒忌恨!”

    “不自恋能死?”郁凌恒嘴角抽`搐,白了她一眼。

    “我哪有自恋啊?我不美吗?”她嘟着嘴娇嗔,把脸凑过去让他看。

    郁凌恒无语地斜睨她。

    “老公,我不美吗?”她不依不饶,靠过去用胸蹭他的手臂,“老公老公,我美不啦美不啦?”

    被她蹭得头皮发麻,他把脸撇向窗外,不理她。

    唇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撒娇发`嗲的郁太太,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老公……”

    他越是不理她她就越来劲儿,拉长尾音唤他,还凑近他的耳畔坏坏地呵气。

    正在这时,迈`巴`赫landaulet停在了酒店门口。

    “下车!!”他被她蹭得心`痒难耐,佯怒地轻喝。

    知道郁先生又被自己撩得心猿意马了,郁太太颇有成就感,笑得愉快又得意。

    门童小跑上来为他们开车门,夫妻俩双双下车。

    进入宴会厅,已宾客如云。

    云裳轻轻挽着郁凌恒的手臂,一边随着他的步伐优雅而行,一边转动眸光搜索着什么。

    然后,她冰冷的目光投向宴会厅主持台。

    那里,欧家全体成员正喜笑颜开地照全家福……

    子孙绕膝的欧荣毅笑容满面,喜不自禁。

    饱含讥讽的笑,慢慢浮现在云裳的唇角,一点一点,扩散开来……

    主人家正在照相,不便打扰,郁凌恒便带着郁太太先与熟人打打招呼客寒暄寒暄。

    在郁先生为她介绍这个是某某老总那个是某某少爷的过程中,云裳除了微笑点头再无别的反应,而冰冷的目光则一直投射在主持台那边……

    “你在看什么?”

    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郁凌恒停了下来,不悦地拧眉看她。

    特意给她介绍c市流弊哄哄的权贵,她居然这样敷衍?

    云裳收回目光,看向郁先生时,眼底的寒气已散去,微微一笑,“没什么。”

    “你笑什么?”

    不知为何,他觉得她的笑容有些古怪……

    她的笑,有些涩,有些苦,更多的却是不屑和悲伤……

    云裳摸`摸自己的脸,有些迷茫,“我笑了吗?”

    郁凌恒目光锐利地射在她的脸上,不语。

    她又转头去看主持台,“我们不去跟寿星道贺吗?”

    “你真的没事?”他不答反问。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好着呢!”她勾唇,笑靥如花,声音轻松欢快,“走吧,老公,我们给寿星道贺去!”

    他狐疑地看着她,越发觉得今天的她很奇怪很反常。

    夫妻俩走向主持台,正好欧家照完了全家福。

    “欧伯伯,生日快乐!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郁凌恒不卑不亢礼貌谦和地对欧荣毅说道。

    “呀,凌恒来啦,谢谢谢谢!你那字画真是太合我心意了,有心了有心了!”

    七十岁的欧荣毅,精神矍铄老当益壮。拍拍郁凌恒的肩,威严又不失慈爱地扬声道。

    “欧伯伯不嫌弃就好。”

    一旁的欧阳插了一句,调侃老父亲,“还嫌弃,应该是爱不释手才对,就差没抱着睡觉了。”

    欧荣毅哈哈大笑,点头承认,“是啊是啊,就差抱着睡了,实在是太喜欢了!”

    笑着笑着,欧荣毅终于发现了挂在郁凌恒臂弯里一直默不啃声的云裳,“这位是……?”

    目光触及云裳身上的*白裙,欧荣毅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她是我太太——云裳!”郁凌恒微笑介绍。

    太太……

    闻言,云裳终于将目光从欧荣毅的脸上调转到郁凌恒的脸上,眼底难掩惊讶之色。

    不是说他们的婚姻要对外保密的吗?

    “太太?”欧阳震惊,“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两年前就结了,只是没办喜宴。”

    “哦。”欧阳想起两年前正是郁家动荡的时候,没办喜宴也不奇怪。

    郁凌恒暗暗掐了云裳两三下,提醒她说话,可她像是傻了一般,就是不吭声。

    “裳裳?”他忍无可忍,拧眉看她。

    不是说要来恭贺寿星的吗?现在又装哑巴是想怎样?

    云裳没理他,看了眼欧阳和欧荣毅右侧约莫四十左右的中年女子,最后看着欧荣毅,微笑问道:“欧老先生,您就只有两个孩子吗?”

    本是和谐的气氛,突然僵凝。

    除了不明所以的郁凌恒和呆萌天真的欧恬,其他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尤其是欧荣毅。

    见外公紧抿着唇不说话,懂礼貌的娃娃连忙帮外公回答,“不是啊,我外公有三个孩子。”

    “那欧老先生,您的大女儿呢?”云裳目不转睛地盯着脸色冷凝的欧荣毅,始终保持着最美的微笑。

    欧荣毅的脸色青白交加,须臾,冷冷吐出两个字,“死了!”

    云裳唇角的微笑瞬时隐退,目光似箭凌厉阴冷。

    “你都没死,她怎么会死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求月票求月票,打滚求月票~~~~不用等月底,现在就要月票~~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