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00章:你给我钱,我去隆!
    殷暮夕正在气头上,抬眸狠狠瞪了博嫣然一眼,二话不说抬手就把面前的水杯一挥……

    杯子从博嫣然的手中脱落,掉在牀上,一杯水尽数沁入被子里,湿掉一大`片。《

    博嫣然皱眉看着湿`了的被子,眸色渐冷。

    她没有动怒,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被子看。

    殷暮夕本来怒火高涨,却在她的沉默中莫名就冷静了下来,看到她冷漠的脸庞,他居然心生怯意……

    总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想,他并不是怕她,只是担心她会去给老爷子告状,嗯,他不是怕她!

    跟在博嫣然身后的*见状,连忙要去柜子里拿新的被子给殷少爷换上。

    “不用。”

    博嫣然却对*淡淡吐出俩字。

    “啊?不……不用吗?”*很困惑。

    博嫣然,“不用!”

    *看看博医生,又看看殷大少,有些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见博嫣然不许护士给自己换被子,殷暮夕顿时又怒了,“喂!博嫣然!我被子湿`了!!”

    “你喜欢睡湿被子不是吗?”她睨着他,淡淡讥讽。

    “你才喜欢睡湿被子!谁特么喜欢睡湿被子?!!”

    “既然不喜欢,那你把水倒上面做什么呢?既然倒了,那就这样睡吧!”

    “你——”

    他怒不可遏,她云淡风轻,谁处劣势一眼分明。

    “你!给我把被子换了!!”

    拿博嫣然没办法,殷暮夕只能瞪着*。

    *被他吼得一颤,不敢有违,连忙又要往柜子走去。

    博嫣然抬手,挡住*的路,清冷的目光依旧盯着殷暮夕,话却是对*说的,“这儿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正中下怀,二话不说立马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

    殷暮夕错愕。

    眼睁睁看着*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他转眸怒瞪着站在牀边的女人,“博嫣然!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病人的吗?你到底有没有医德?信不信我投诉你!!!”

    “63xxxxxx!”她不急不缓地吐出八个数字。

    殷暮夕一怔,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什么鬼?!

    “投诉电话。”

    博嫣然淡淡抛下一句,便双手揣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转身离开。

    “你你——”

    殷暮夕狠狠瞪着博嫣然的背影,你了半天都你不出别的字,气得心律不整。

    他是造了什么孽啊!

    走了一个云裳,又来一个博嫣然,这两个女人是上天派来消灭他的吗?

    得!

    他迟早会被她们活活气死!!

    欲哭无泪地看着湿掉的被子,他自嘲地想,自己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

    早知道博嫣然也是如此无情的话,他刚才就不把杯子打翻在牀上了。

    果然,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

    ……

    ……

    白色卡宴开到郁家半山腰,突然迎面驶来一辆熟悉的布加迪威航。

    两人同时刹车。

    郁凌恒推门下车,寒着脸气势汹汹地朝着卡宴走去。

    “郁先生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云裳噙着如花笑靥,降下车窗探出头去温言细语地问着上前来的男人。

    “你还知道回来!!”

    他像吃了**一般,开口就是大吼。

    绕过车头狠狠拉开副座的车门,他坐进车里,方便瞪她。

    “……”云裳被他吼得一怔,目光追随着他,眼底尽是“你癫了?”的疑惑。

    “你到底死哪儿去了?为什么关手机?!!”郁凌恒疾言厉色地喝问,焦急之色显而易见。

    “说了在医院啊……”云裳蹙着眉下意识地回答,同时从包里摸出手机,一看,她把手机屏幕面向他,“手机没电了!”

    郁凌恒还想骂她,目光随意转动间却被她肩上的血渍吓得心跳都漏了半拍,“这是什么?!”

    云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头,这才发现自己肩上有血,回想一下,应该是刚才殷暮夕靠在她肩上的时候染上的。

    她今天穿的灰白色昵大衣,所以染上血渍尤为明显。

    “血。”

    “你不是说你没事吗?怎么会流血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郁凌恒急了,伸手就去要去扯她的衣领,想一看究竟。

    “这不是我的血。”见他反应颇大,她连忙解释。

    他正要扯开她衣领的手一顿,拧眉,“那是谁的?”

    “一个朋友……”郁太太摸了摸鼻尖,敛下眼睑,不让他看到她闪烁的目光。

    “什么朋友?”

    “呃,就是……”她快速转动大脑,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挡箭牌。

    “嗯?”看她支支吾吾一点也不干脆,多疑的郁先生眸光变得犀利,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就是我的秘书小陈,她不小心撞到鼻子,流鼻血了,所以我送她去医院。”顶着他极具穿透力的目光,郁太太强装镇定,病急乱投医之下她只得随口说出一个名字。

    “那你衣服上怎么会有血?”

    “她晕血,可能是靠我肩上的时候不小心染上的。”

    郁先生还是皱着眉头。

    云裳怕死他的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连忙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大声惊叹,“哇,今晚月亮好圆啊!”

    郁凌恒冷冷看着试图转移话题的郁太太。

    “我们下去走走吧!”

    她转回头来看他,笑靥如花地盛情邀请。

    他还是不说话,

    “走嘛走嘛,月下散步很浪漫的。”

    她娇嗲央求,打开车门跳下车,跑过去把他从车里强行拉出来。

    在寒冷的深夜散步?

    怎么看都是吃撑了闲得慌,哪里浪漫了?

    郁凌恒不以为然地默默吐槽。

    但郁太太兴致高昂,那兴奋喜悦的模样又让他拒绝不了。

    她紧紧挽住他的手臂,把两辆车扔在半山腰,拉住他往前走。

    没走一会儿,她突然轻轻喊他,“老公。”

    她现在喊他“老公”喊得可溜了,尤其是有求于他的时候。

    “嗯?”郁凌恒转眸淡淡瞥她一眼。

    她停下脚步,撇过小`脸去看他,瘪嘴装可怜,“脚疼。”

    “说散步的是你,这才走几步就脚疼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郁凌恒满脸黑线,没好气地轻喝。

    她咧嘴一笑,“你背我。”

    “滚!!”他送她一个字。

    “老公,我真的走不动了,你背背我吧!”她苦着脸求他,抱着他的手臂不撒手。

    他瞪她。

    她不怕,整个人往他背上蹭,使劲儿撒娇,“背我吧,背我吧,老公你背我吧,我喜欢你背我……”

    她说,我喜欢你背我……

    一声“喜欢”,又把傲娇的男人轻松俘虏了。

    在她双手撑在他的肩上将他往下压的时候,他半推半就地微微下蹲,她趁机往上一跳,成功上了他的背。

    他捧住她的臋往上颠了颠,她的腿就夹着他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小脑袋伸出去与他脸挨着脸。

    寂静的夜,皎洁的月光倾洒而下,大地像是裹了一层薄霜,雾蒙蒙的透着梦幻的颜色。

    彼此都没说话,月光把他们的身影拉长,他踩着他们叠在一起的影子,一步步慢慢前行。

    这样的时刻,无声胜有声。

    这就是浪漫吗?

    嗯,可能是吧,明明寒风拂面,他却觉得整颗心都暖洋洋的。

    他甚至有种荒谬的感觉,就觉得这样背着她,一直走到天荒地老也不会嫌累……

    “老公。”

    她歪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俊美无俦的侧脸,又喊他。

    “嗯?”他盯着前路,淡淡应了一声。

    她的呼吸喷薄在他的脸颊上,痒酥`酥的,撩`人得很。

    他面上淡定从容,实则心跳已经乱了节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容易影响他,不管是身,还是心。

    总是能轻易惹怒他,也总是能轻易撩起他的情`欲……

    云裳,“你背过别人吗?”

    “你被别人背过吗?”

    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下一秒,他就犀利反问。

    这个问题,早在上次背她的时候就存在于他心中了,只是一直没好意思问出口,既然今天她主动提了,那他正好问问。

    云裳没说话,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懊悔。

    她的沉默让他的心瞬时一沉,脸色亦冷了下来。

    “嗯?”他不耐烦地催促,声音已不似刚才柔和。

    云裳小声抗议,“我先问你的耶!”

    见她不肯正面回答,郁凌恒越发觉得有问题,脚步顿住,歪头瞪她,“谁背过你?黎望舒?”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换个话题——”她晒笑一声,避开他犀利似箭的目光。

    “是不是?!”

    “那个——”

    “你敢骗我试试看!!”

    他不依不饶,咄咄紧逼,甚至阻断她的后路,非要她说个清楚不可。

    云裳现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什么不好问偏要问这个,现在好了,自己挖坑却把自己埋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背”……

    那是她和黎望舒刚确定恋爱关系的某天,外出游玩时在同伴的怂恿下参加了一个无聊的游戏,就是一群男生背着女生赛跑……

    黎望舒背着她,跑了个第一。

    这种情况在她看来不符合他们现在讨论的这种“背”,但她深知郁大`爷的任性无理,所以他一定会认定这就是“背”!

    云裳一向很认同善意的谎言的重要性,可他一声“你敢骗我试试看”直接断了她的后路,她觉得自己除了坦白已别无他法。

    可是,“坦白从宽”这句话从来都是假的!

    被他阴冷犀利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她咬了咬唇,怯怯地瞅着他,小声呐呐,“那……那我说实话你不许生气啊……”

    得!

    他已经生气了!

    她这话根本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好么!!

    心里一怒,他松了双手就将她往下扔。

    还好云裳早有防备,在他松手的那瞬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才不至于被他扔在地上。

    他动作粗`鲁,她虽未跌倒,但还是趔趄了两步才稳住身子。

    “喂!郁凌恒你怎么这样啊?”她皱眉抱怨,也被他的阴晴不定给惹恼了。

    “我怎样?”他怒目一瞪,面罩寒霜。

    她没好气地剜他一眼,“我都还没说呢,你生什么气啊?”

    “还用说吗?!”

    答案不是已经明摆着了吗!!

    “拜托,你一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谁大方?黎望舒?”

    “……”

    两人三言两语就点燃了战火。

    “黎望舒”三个字根本已经成了郁先生的禁忌。

    提一次,炸一次!

    云裳蹙着眉无语地看着发脾气的郁先生,不说话了。

    她那种仿佛他在无理取闹的嫌弃眼神看得郁凌恒更是七窍生烟,牙根狠狠一咬,负气冷笑,“嗯!他比我大方!他比我好!他那么好你找他去啊!你找他背你去!你死皮赖脸的找我`干嘛?!”

    “我不是那意思……”郁太太无奈极了。

    “那你什么意思?既然那么念念不忘前男友,那你就滚回——”

    她突然朝他扑上去,踮起脚尖就狠狠堵住他的嘴……

    以吻封缄!

    烦死了烦死了!

    就没见过比他更小气的男人!

    动不动就生气到底是想怎样?

    难不成她还得天天捧着他哄着他求着他不成?

    真是的!他这么爱吃醋他家里人造吗?!!

    云裳在心里恨恨腹诽,越想越恼火,吮着他的下唇就用力咬了一口……

    轻微的刺痛传入大脑,将失神的男人唤醒。

    他拧眉瞪她。

    虽然她突然强吻他让他小欢喜了一下,但他不想每次都让她这样轻松糊弄过去。

    所以他按耐住心里的躁动,保持冷脸,佯装嫌弃地一把推开她。

    两人气喘吁吁地互瞪了两秒。

    然后她又扑上来,还手脚并用像只小猴子般往他身上攀爬。

    她金鸡**,单腿圈住他的腰,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往下拉,嘟着嘴又要去吻他。

    傲娇的男人冷着脸,犟着脖子不肯低头,装模作样的扮高冷,就是不肯让她亲。

    而他的拒绝却激得她越挫越勇,还非要亲到他不可了今天!

    下定决心,云裳心一横,不管不顾地往男人身上一跳……

    她两条腿夹住他的腰,再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怀着破釜沉舟玉石俱焚的念头,如考拉抱树一般死死缠着他。

    破罐子破摔地想,要跌倒一起跌倒好了,反正她就是不松腿不松手。

    她突然跳起来整个人挂在他身上,饶是他高大强壮,还是被她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给逼得往前垮了一大步,差点就被那股力量拽得扑倒在地了。

    他连忙伸手捧住她,堪堪稳住彼此。

    郁凌恒怒,可还来不及骂她,薄唇又被她堵住……

    她捧住他的脸,舌撬开他的齿,钻进去,吻得热情又激狂……

    她攻势凶猛,即便他打定主意不轻易妥协,却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不由自主地败下阵来。

    他抱住她就往回走。

    在回家和回车上,他选择后者。

    因为回家的距离更远,而且他们现在这幅样子实在不适合被家人看见,还是先回车里解解馋先!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舌与舌,肆意纠缠……

    待一吻完毕,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她将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苟延残喘。

    啪!

    突然,余怒未消的男人一巴掌拍在女人的臀上,毫不怜香惜玉。

    “啊!”云裳惊叫,吓得挺直背脊把他抱得更紧。

    如此一来,她的胸就送到了他的嘴边……

    他张嘴,隔着衣服毫不客气地轻轻`咬了她一口……

    她疼一颤,大脑短路,抱住他的头就往自己胸口摁,“闷死你!闷死你!!我闷死你!!!”

    “就你这旺仔小馒头还能闷得死人?”他毒舌地嫌弃。

    沙哑的声音透着欲的诱`惑,特别好听。

    云裳不服,抬头挺胸,“小?我这还小?!”

    “你以为你很大?”他看了眼她挺起的山峰,一边哼道,一边加快步伐。

    “我觉得还可以呀!”郁太太自我感觉良好,眨眨眼,“你喜欢很大的那种?”

    他瞥她一眼,没回答。

    “那你给我钱吧!”她说。

    “要钱干什么?”他纳闷。

    “我去隆啊!”

    郁凌恒满脸黑线。

    “干嘛这表情啊?你喜欢大的不是么,我都不怕痛了你还能舍不得钱啊?”她理直气壮,丝毫不为这样的话题感到羞涩。

    他微眯着双眸看了她几秒,唇角突然泛起一抹邪魅坏笑,凑近她的耳畔暧`昧低语,“我有一个不用花钱的好办法。”

    “痛吗?”她戒备地瞅着他。

    “不痛,还很舒服……”

    “什么办法?”

    “我给你揉。”

    “……”这下轮到她满脸黑线了。

    他的舌尖往她耳廓里钻,越说越不要face,“每天多揉揉就会变大了……”

    “那是肿了吧!”她偷偷翻了个白眼。

    “不管怎样,我们可以先试试。”他边说,边腾出一只手来捏了她一把。

    “啊——”她痛呼,“你骗人!明明很疼!”

    “那我轻`点……”

    “唔……”

    他的手和唇都没闲着,很快云裳的大脑就迷糊了,一切都只有凭着本能……

    然后,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车里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他扒`光的,一直到彼此面对面的坐着而她被迫吞噬他的时候,才因为承受不了而回过神来……

    她想逃,却被他紧紧扣着,不容她动弹分毫。

    很快,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索性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地想,自己勾的引,即便被他做死也只能咬牙受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姑娘们,五一快乐哟~~内啥,即使出去玩儿也别忘投月票哟~~淼要冲新书榜,打滚求月票啊~~今天有裙版,大家到进裙来领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