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9章:殷暮夕,你疯够了没!
    陶陶蹙眉,听出她话里有话,正疑惑不解时,就见云裳的目光投向包间门口——

    “嗨!燕总!”

    此话一出,陶陶脸上那抹百年难遇的笑容立马消失,瞬时又变回了冷若冰霜的模样。︾樂︾文︾小︾说|

    燕灵均优雅从容地走进来,对云裳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走向陶陶,拉开凳子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

    陶陶筷子上正钳着一块牛肉片,燕灵均轻轻抓`住她的手固定着,嘴凑过去就把那块嫩滑的牛肉吃了。

    “想吃火锅怎么不叫我?”燕灵均微微侧坐,深深看着陶陶,目光灼灼。

    刚才他看到她笑了……

    他都已经记不清,她有多久没笑过了……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美!!

    陶陶斜睨着燕灵均,冷笑,“叫了你你觉得我还吃得下?”

    她口气很冲,燕灵均却毫不在意,唇角勾起一抹痞痞的坏笑,凑近她的耳畔暧`昧低语,“因为吃我就够了么?”

    “……”陶陶无语,脸红了,说不清到底是因为羞还是因为怒。

    陶陶筷子一扔,狠狠瞪他。

    燕灵均皮厚肉糙,才不怕她瞪,眼底映着她愠怒的模样,依旧笑得慵懒邪魅。

    两人旁若无人地“斗嘴”,云裳立马意识到自己成了电灯泡,连忙放下筷子忍痛放弃美食。

    “哎呀,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另外还有约,得先走一步了!那个燕总,陶陶,你们慢慢吃啊,改天我再回请二位,拜!”她站起来,随便瞎掰了一个借口,且边说就边拿起包往外走。

    燕灵均对识趣的云裳投去赞赏的一瞥。

    陶陶蹙眉,站起来对云裳叫,“喂——”

    就这样丢下她太没义气了吧!!

    可刚站起来就被身边的男人揽住腰`肢往下一拽……

    她便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眼睁睁看着云裳离开,陶陶恼火,转眸就目光冷厉地射在燕灵均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

    他唇角的弧度越是高扬,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畔,微微沙哑的声音性`感又撩`人,“陶陶乖,别瞪我,你一瞪我我就兴奋……”

    “……”

    看她羞恼得说不出话,他更是变本加厉,“当然,如果你想在这里试试的话,我可以配合,毕竟我们还没在火锅店里做过——”

    “滚!”

    终于受不了这邪恶的男人了,她忍无可忍地骂他。

    燕灵均溢出两声低笑,一口衔`住她小巧的耳`垂,“我想跟你‘滚’……”她越恼,他便越开心。

    只要她不再像个没有情绪的木偶人,他就满足,就开心。

    他真的受够了她无悲无喜无情无欲的样子,所以哪怕是被她骂,他也甘之如饴。

    面对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的男人,陶陶彻底无语。

    她很想保持心如止水的状态,可最近也不知是怎么的了,总是轻易就被他惹怒……

    ……

    ……

    ……

    云裳出了火锅店,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这条街一到晚上就比较热闹拥挤,没有停车位,所以她的车停得有点远。

    途经一处斑马线,明明正亮着禁止通行的红灯,却有一个高大的男人脚步踉跄地要过马路。

    车来车往,危机四伏。

    那男人却一副“马路是我开”的狂拽炫酷霸架势,无视来往车辆,硬要闯红灯。

    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云裳是鄙视的。

    她随意瞟了一眼那男人,却在正欲移开视线的那瞬心里咯噔一下,定睛一看,越发觉得那男人的背影有点熟……

    一辆车,伴随着尖锐的喇叭声,直直朝着男人冲过来……

    “喂!小心!”

    云裳惊叫,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在千钧一发间把男人拽回路边。

    动作太猛,两人都摇摇晃晃差点双双栽倒在地,还好云裳今天没穿高跟鞋,及时稳住了。

    果然是殷暮夕!

    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云裳嫌弃地蹙眉。

    “滚开!”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突然被他一把甩开。

    那愤怒的吼声,好似彼此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云裳被甩得后退了两步,正要发飙,却见他又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依旧是红灯。

    “殷暮夕你想死啊?!”

    她惊,连忙又扑上去阻拦他,恼火地怒喝道。

    “你谁呀!要你管!!”他回头就吼她,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瞪着她。

    他问她是谁?

    几天不见就不认识她了?

    他这是失忆了还是喝断片了?

    云裳皱着眉上下打量着他,“你这是喝了多少啊?醉得连我都不认识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该认识你吗?”他吼得更大声了。

    路上行人频频侧目,对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她算什么东西?

    云裳顿时黑脸。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好想这样骂回去,可众目睽睽之下,她又觉得为了一个不识好歹的酒鬼把自己变成一个没有素质的泼妇很不合算,最后咬咬牙,忍了。

    靠!

    真以为自己是大`爷了?

    好吧,就算你是大`爷,劳资不伺候还不成么!!

    如此一想,云裳冷着脸对殷暮夕吐出俩字,“再见!!”

    说完,她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身后没有脚步声,说明他没有追来。

    云裳停下,狠狠皱眉,终究是有些不太放心。

    默默叹了口气,她回头去看。

    正是行人通行时间。

    只见醉醺醺的男人随着人流走到了对面街,约莫十米左右,停着他的车……

    云裳连忙赶在绿灯转换红灯的最后三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对街去。

    “喂!殷暮夕你要干嘛?!”

    终于赶在他拉开车门想要上车的那刻,她冲上去抢了他的车钥匙。

    手里一空,殷暮夕对她怒吼,“钥匙还我!!”

    “你醉成这样了还开车?你不要命了你?!”云裳也很生气地回吼。

    殷暮夕怒不可遏,“云裳!你特么是狗啊!要你多管闲事!”

    云裳一怔,“……”

    擦!

    原来认得她啊!

    这么说,他对她态度这么恶劣是因为燕诏生日那晚的事喽?

    她这人比较简单,在感情方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来不愿跟男人搞暧`昧。

    对殷暮夕,她没有任何想法,所以那晚郁凌恒当着他的面吻她的时候,她主动回应,就是想让他死心。

    其实她也明白,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并不见得是真的有多喜欢她,或许就是不服气,或许是她不像他以前的那些女人那样手到擒来,所以想征服她而已,一旦到手,也许立马就没有兴趣了。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聊!

    对于殷暮夕这种不识好歹的男人,云裳是真的想掉头就走,可是一想到柯筱,她就只能默默劝自己忍一忍。

    深深吸了口气,冷冷看着双眼猩红醉意甚浓的男人,她疾言厉色地喝道:“殷暮夕,你要不是筱筱的表哥,我特么才懒得管你!!”

    “谁特么稀罕你管了?你滚!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立刻滚!!”殷暮夕更怒了。

    云裳无语。

    不再理他,她直接拿出电话叫代驾。

    她打电话的时候殷暮夕要来抢钥匙,她就绕着柯尼塞格不紧不慢地转圈让他追。

    他醉成这样,开车肯定不安全。

    如果她今天没遇上他便算了,可既然遇见了,她就不能眼睁睁让他酒驾,万一出事她会觉得对不起闺蜜柯筱。

    她不是圣母,只是不想让闺蜜伤心。

    追得累了,殷暮夕一屁`股坐在车头,狠狠瞪着气定神闲的云裳,眼神凶狠得恨不能把她扒皮拆骨。

    云裳视若无睹,左右张望等着代驾前来。

    殷暮夕真是恨死眼前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了!

    真恨不得从来不认识她才好!

    她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败笔!

    活了快三十年,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却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脸,让他颜面尽失。

    试问!

    这叫他怎么服气!

    又叫他怎么甘心!!

    殷暮夕越想越气。

    很快,代驾来了,是个年轻小伙儿。

    云裳将车钥匙递给代驾小伙儿。

    哪知代驾小伙儿的手还没摸`到车门,就被一声怒喝给吓得怔在了当场。

    “谁他妈敢碰老子的车试试!!”

    殷暮夕脸色阴沉,勃然喝道,凶神恶煞地瞪着代驾小伙儿。

    “云小姐,这个……”代驾小伙儿立马往后退到云裳的身边,把钥匙递换给她。

    在c市,赫赫有名的殷少,谁敢惹?

    不管谁敢惹,反正他一个小小的代驾是绝对惹不起的!

    “殷暮夕,你疯够了没!!”云裳狠狠蹙眉,恼怒切齿。

    殷暮夕不看她,就冷冷盯着代驾小伙儿,“你试试!”

    代驾小伙儿吓得连忙躲到云裳的身后,避开殷暮夕骇人的目光。

    “殷暮夕你再这样我就给筱筱打电话了!”云裳气得语出威`胁。

    “好啊!你打吧!我正好也有事要告诉她呢!”殷暮夕却满不在乎地冷冷一笑,反威`胁。

    “……”

    “你说她要是知道自己的好姐妹给人做情——”

    云裳投降。

    不待殷暮夕把话说完,她一边拿钱包掏钱,一边抱歉地对代驾小伙儿说:“不好意思,害你白跑一趟。”

    “没关系的。谢谢云小姐。”代驾小伙儿接过云裳递到面前的最大面额的rmb,道谢离开。

    灯光幽暗的街头,两人冷冷对视,俱都恨不得把对方暴打一顿。

    “殷暮夕,你到底想怎样?”云裳本就不太好的耐心快被磨光了。

    “你是我的谁?我想怎样你管得着吗?!”殷暮夕张口就呛她。

    云裳呼吸一窒,被他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

    看她哑口无言,他心里舒坦了点,但怨气依旧深重,情绪一时失控,伤人的话来不及思考就冲口而出……

    只听他鄙夷地冷笑道:“云裳!你说你到底算个什么东西?你真以为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真以为本少喜欢你?你真以为像你这种只要给钱就能上的女人本少会稀罕?”

    只要给钱就能上……

    云裳眸色骤然成冰。

    她唇角轻勾,怒极反笑。

    “得!我犯贱!我狗拿耗子!我就是一神经病!”她冷冷说道,然后扬手一甩,“还给你!!”

    殷暮夕心里刚起悔意,就被迎面而来的车钥匙狠狠砸在了鼻梁上……

    “嗯……”

    他痛苦地闷`哼一声,立马捂住鼻子蹲了下去。

    云裳是不想理他的,狠狠瞪他一眼就想走,心里想着他是死是活管她毛事!

    可正是这最后一眼,她看到有血从他的指缝间溢出来……

    呃!

    她懵了两秒,然后连忙跑到他身边,弯下腰去看他,急问:“你你、你没事吧?”

    殷暮夕没说话,依旧低着头,血,滴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哎、哎呀,你……你流鼻血了是不是?”云裳吓得更结巴了,全然忘了前一刻的愤怒,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喂喂,你别晕啊!”

    他捂住鼻子拧眉闭眼,蹲着的身子突然晃了两下,一副快要晕厥过去的样子。

    云裳连忙挽住他的手臂将他搀扶起来,“你撑住啊,我我……我送你去医院,我们马上就去医院……”

    边说边把他往车里塞。

    殷暮夕坐进副座,云裳把他的头抬起来,一边从包里翻出手绢放进他手里让他捂着鼻子止血,一边沉声叮嘱,“别低头,把头仰起来,这样血会流得慢一点。”

    听说有些人晕血,看到血就犯晕,可能他也是吧,不然也不至于流点鼻血就变得这么柔弱。

    在她把他的下巴往上抬的时候,殷暮夕眼睑微抬,默默看着她焦急担忧的小`脸……

    这些天堆积在心里的怨啊恨啊恼啊怒啊什么的在这一瞬间通通都不见了。

    他也分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真的喜欢上她了,还是因为不愿输给郁凌恒,仰或是因为得不到而不甘心?

    反正,从看到她主动回吻郁凌恒的那刻起,他的心情就彻底不好了,这么多天都还没缓过神来。

    一直郁闷着!

    柯尼塞格融入车流,快速往前行驶。

    云裳紧蹙着眉头,一边默默气恼自己怎么也改不掉的暴脾气,一边频频转头去看殷暮夕的情况。

    殷暮夕仰着头闭着眼,用手绢摁住流血的鼻子,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不想理人,始终一言不发。

    云裳加大油门,加快车速,开始专注地看着前方路况,一心只想快点到达医院。

    突然,他的头靠在了她的肩头……

    她吓了一跳,连忙看他,见他半瞌着双眼,拧着眉一副很痛苦的模样,她顿时慌了。

    “喂,殷暮夕你没事吧?”她急问,眼底的担忧煞是迷人。

    他没说话。

    “殷暮夕?!”她急忙腾出一只手去推了推他的头,“喂,你别吓我……”

    她神经都绷紧了,就想着他若有个好歹她可赔不起啊!

    “吵死了!闭嘴!!”

    他终于开口,烦躁地喝道。

    见他还能骂人,云裳放心不少。

    她果然闭上嘴,专心开车。

    然后两人都没再说话,他就这样靠着她的肩头一直到达医院。

    ……

    ……

    ……

    某军区医院

    对c市不熟的云裳不知道哪条街有医院,所以开了导航直接把殷暮夕送到有博嫣然的某军区医院。

    正巧,博嫣然值夜班。

    看到殷暮夕满脸血,清冷高贵的博医生眼底有了惊慌之色。

    “怎么了?”博嫣然连忙迎上去,蹙眉看着狼狈的殷暮夕,急问。

    云裳在旁边局促地说:“呃,他受了点伤——”

    “眼睛有没有事?”博嫣然锐利的目光盯着殷暮夕的眼睛,仔细观察。

    眼睛?

    云裳一怔,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应该没事吧,好像只是流鼻血——”

    “做个眼部核磁共振!”博嫣然转头对身后的护士说。

    云裳默默地看着博嫣然。

    殷暮夕终于忍不住发了飙,“博嫣然你神经病啊?我是鼻子流血不是眼睛流血,做什么眼部核磁共振?”

    “我才是医生,你只需要配合!”

    “你——”

    美丽的博医生冷冷丢下一句,狼狈的殷少爷便被强行做了个磁共振。

    做完眼部检查,止了鼻血,殷暮夕躺在病牀上,一张俊脸黑如玄铁,冷冷盯着正在病房的小阳台上打电话的云裳。

    电话是郁凌恒打来的,质问她跟谁在一起,怎么还没回家。

    云裳想着如果老实交代她现在和殷暮夕在一起的话,小气的郁先生一定又会不爽了,所以她避重就轻地跟他说:“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我现在在医院……我没事我没事!嗯嗯……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好,知道了……”

    简单说了几句,云裳挂了电话,然后回到病牀边。

    “检查报告说你没什么事,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迎上殷暮夕饱含怨愤的目光,云裳淡定自若地说道。

    她刚转身,他就叫住了她,“云裳!”

    她回头,“嗯?”

    “出了这个门,你我形同陌路!”他说得冷酷又决绝。

    云裳挑眉,睨了他一眼,没怎么犹豫就点了头,“好。”

    本来就不熟,陌路就陌路!

    她清清淡淡一个“好”字,气得殷暮夕差点炸了肺。

    眼睁睁看着她走得头也不回,殷少爷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是他见过最无情的女人,没有之一!

    他越来越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会对这样一个女人上了心呢?!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云裳前脚一走,博嫣然后脚就进入了病房。

    倒了一杯水走到病牀边,她把水递给怒火中烧的男人,“喝点水!”

    语气算不上温柔,倒像是命令。

    殷暮夕正在气头上,抬眸狠狠瞪了博嫣然一眼,二话不说抬手就把面前的水杯一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月最后一天了,菇凉们,看在淼这么早更新的份儿上,有月票的赶紧给淼的好基友和或者哇~~~三选一或平分都行哇~~爱你们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