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6章:我喜欢的是你哥
    突然,一只手横空而来,毫无预兆地抢走了他的绝版打火机。本文由。。首发

    “喂!”郁晢扬怒,抬头就冲来人凶巴巴地喝道:“还给我!”

    是郁零露。

    郁零露拿着打火机左看右看,轻巧地避让着郁晢扬伸过来的手。

    “郁零露!!”郁晢扬生气了,特别严厉地喊了堂姐的全名。

    “哟!急啥,看看都行啊?还你还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郁零露白眼一翻,将打火机还给他,尖细着嗓子阴阳怪气地哼道。

    郁晢扬冷着脸用力一把将打火机抢回,没好气地剜了郁零露一眼。

    郁零露双臂环胸慢悠悠地踱步到郁晢扬的身边,然后一边歪着头去看前方径直走向车库的云裳,一边用手肘撞了撞郁晢扬,问:“她为什么送你礼物?”

    “说是赔罪。”

    郁零露冷笑一声,“呵!我看她分明就是喜欢你!”

    郁晢扬一震。

    “你别胡说!!”他脸色一沉,狠狠瞪着郁零露。

    “我怎么胡说了?我们这一大家子,她谁都不送就送你,不是喜欢你是什么?!”郁零露一脸笃定,“而且她居然还打听到你喜欢收藏打火机,如此别有用心不是喜欢你是什么?”

    郁零露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郁晢扬听得胆颤心惊,脸都白了。

    “郁零露你别唯恐天下不乱成么?她是哥的老婆!!”他怒斥,声音微颤。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好么?万一她真的对你有意思,那大哥可怎么办?这不是要让你们兄弟俩反目成仇的节奏么?”郁零露怎么严重怎么说。

    “你闭嘴!!”郁晢扬冲着郁零露低吼一声。

    然后拔腿就朝着云裳追去。

    郁零露双手抄在胸前,唇角勾着一抹歼计得逞的冷笑看着慌张离去的郁晢扬,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哪知随意一转头,却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啊……大,大哥……”

    郁凌恒双手插袋,款款而来,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瞟了眼神色慌张的堂妹,不急不缓地也朝着车库走去。

    郁零露见自己想搞破坏的行为已被暴露,怕引火烧身,顿时一个字都不敢再说,连忙朝着秋露苑跑去。

    还是躲回自己楼里最安全。

    这边——

    “云裳!”

    “还有事吗?二爷。”

    云裳刚拉开车门要上车,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下意识地转头望去。

    郁晢扬快步上前,走得太急有些喘。他皱着眉头看着她,直截了当地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云裳直愣愣地看着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郁零露说你喜欢我!”

    “噗——”

    云裳终于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吓得差点喷口水,连忙捂住嘴惊愕地看着他。

    “是不是?”郁晢扬很严肃地追问。

    “二爷!这个‘真’没有!”云裳啼笑皆非,刻意咬重字眼,无奈又无语,“还有,如果可以麻烦你以后叫我嫂子,算是给你哥面子,谢谢!”

    她对比她小的男生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么!

    郁先生比她大五六岁都她都觉得他很幼稚,更妄论比她小的男生了。

    她这种性格,姐弟恋绝对不靠谱!

    “你真的不喜欢我?”郁晢扬还是不太放心,一再求证。

    “拜托!我的二少爷,我真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哥,你哥比你帅多了好么!”云裳不耐烦了,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嫌弃道。

    郁晢扬刚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不服气了。

    腰杆一挺,俊脸一沉,喝道:“什么啊!你什么眼神儿啊!我哥比我帅?明明是我比我哥帅好么!!”

    “是吗?!”

    一道冷飕飕的声音,从郁晢扬身后飘来,听似慵懒,实则冷得让人毛骨悚然。

    “当然——呃,哥……”

    郁晢扬下意识地想反驳,刚吐出俩字就猛然反应过来,回头就看到大哥正冷冷看着自己,顿时目瞪口呆。

    郁凌恒缓缓朝着郁晢扬走去,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目光似箭,鸷冷阴森,“比我帅?”

    “呃,没……我,我跟她开玩笑呢!你帅!当然是你帅啊!你是我哥嘛!呵呵呵呵……”郁晢扬立马装疯卖傻,苦哈哈地讪笑。

    郁凌恒心情不错,所以懒得计较,只是极具警告意味地看了弟弟一眼,然后拉开卡宴的副座车门,坐了上去。

    郁晢扬被大哥那一眼看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秒都不敢再逗留,转身就跑了。

    云裳站在车门旁呆呆地看着落荒而逃的郁晢扬。

    “还不上车?”

    不悦的冷喝声乍然响起。

    云裳一惊,回过神来,连忙上车。

    关上车门,她转头,狐疑地看着他。

    他说,“送我去公司!”

    “啊?为什么?”云裳蹙眉,更不解了。

    他那么多车,跑车、轿车、改装越野应有尽有,自己不想开还有司机啊,干嘛要让她送?

    他什么人啊他!晚上压榨她不够,白天还要使唤她?

    郁凌恒转眸,冷冷一眼射在郁太太脸上,一副“没有为什么,大爷我就是要坐你的车”的拽样!

    好吧!

    郁太太一边默默在心里将郁大爷骂了个体无完肤,一边启动车子,不甘不愿地当起免费司机。

    当车子停在嵘岚大厦楼下,云裳转眸去看副座里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一般的男人。

    “大少爷,到了!”她伸出食指去轻戳他的肩头,喊他。

    郁凌恒缓缓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很显然他并未睡着,只是闭目养神而已。

    “是不是真的?”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声音低醇磁性,如春风暖心。

    “……什么?”云裳黛眉轻蹙,不懂他问的是什么。

    “我比晢扬帅。”他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在听到郁零露那番话时,他是生气的,也觉得郁太太对晢扬有点过分讨好了,似乎真有那么点喜欢的成分,让他心里顿时醋意横生。

    可当他跟过去,听到郁太太那样坚定地说不喜欢晢扬,让晢扬叫她嫂子,还说喜欢的是他以及赞美他帅的时候……

    嗯,那一刻,他满意极了!

    觉得郁太太简直就是个天使!

    真是越看越美,越看越喜欢!

    “嗯,是啊!”云裳毫不犹豫地点头,自然又诚恳。

    “那在你见过的男人中,我排第几?”

    “当然第一啊!”还是毫不犹豫。

    “真的?”

    她答得那么爽快,他反倒有些不敢相信了。

    向来自信爆棚的男人没有发现此刻自己有多矛盾,明明欢喜,却又害怕她是敷衍,不自觉地变得患得患失。

    “千真万确!”云裳严肃点头,顺便看了眼腕上的表。

    看了一眼又看一眼,默默计算着从这里到自己的公司需要几分钟,会不会迟到……

    “你不看表能死啊!”郁凌恒俊脸一沉,不悦地喝道。

    瞧吧瞧吧,就说她是在敷衍他吧,专挑好听的说分明就是想快点把他赶下车。

    “没有,我是担心你再不下车可能会迟到。”她妩媚一笑,娇滴滴的模样有着讨好的意味。

    云裳脸上笑靥如花,心里却在咆哮,特么的!他再这样唧唧歪歪她真的要迟到了!

    “喜欢我?”

    他突然倾身过去,凑近她的脸,一边深深看着她迷人的桃花眼,一边在她耳畔暧昧呵气。

    “喜欢啊,毕竟你这么帅!帅得人一脸血!!”她回视他,一脸花痴相。

    “那如果我不帅你就不喜欢我了?”

    “这肯定啊!谁会喜欢丑鬼!呃,不好意思啊郁先生,我是不是太肤浅了?”

    郁先生心里想,没事儿,他现在就喜欢肤浅的人!

    “那万一有天你觉得我不帅了呢?”郁先生突然有了新的担忧。

    “怎么会呢!我的审美很稳定的,而且郁先生你这样的颜值就算老了那也是无人能及的,放心,你真的很帅!”她毫不吝啬地给他打强心针,笑得纯真又美好。

    从郁太太嘴里说出来的甜言蜜语,郁先生受用得很。

    似乎从来没这样心花怒放过呢!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唇,看着看着就想去吻……

    小嘴儿这么甜,怎么吃都嫌不够呢!

    “嗨!初少早啊!”

    可就在他要吻上她的时候,她却突然转头看向车窗外,还跟从外面经过的一个男人打起了招呼。

    郁凌恒恼火,却又不便发作。

    初恺宸听到云裳的声音便下意识地转头,一眼就看到郁凌恒歪着身子要亲云裳的样子,心情瞬时差到爆。

    一亲芳泽的希望破灭了,郁凌恒心里很不爽,恨恨瞪了眼郁太太,霸道命令,“下午来接我!”

    一边下达命令,一边推门下车。

    “啊,不行耶,晚上我有约。”郁太太一点也不给面子地拒绝了郁先生。

    “谁?”

    刚下车的郁凌恒闻言俊脸更冷,一个字也能闻到浓浓的酸味。

    “今晚我师兄请吃饭!”

    “不许去!”他重重甩上车门。

    “嘿嘿!”她对他咧齿一笑,上一秒还傻呵呵的,下一秒就冷了脸,“不可能!”

    很坚定地吐出三个字后,不给他发飙的机会,她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郁凌恒拧眉瞪着卡宴车尾,恨得牙痒痒。

    初恺宸将郁凌恒的表情尽收眼底,眉头皱得比郁凌恒的还深,心里的担忧,越来越浓……

    ……

    ……

    ……

    燕大队过生日,头一天跟同事过,生日当天跟家人过,第三天跟发小以及几个要好的朋友过。

    晚七点,云裳到达隆熹酒店。

    把车停在地面停车场,进入酒店大厅,她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是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电梯门打开,里面已经站着一男一女。

    看到电梯里那高大魁梧的身影时,刚踏进电梯里的云裳蓦然一怔。

    本是柔和的脸庞,瞬时冷若冰霜。

    男人约莫三十左右,长得人高马大身强体壮,一看就是那种长期接受训练的体质。

    阳刚帅气的脸庞,浓眉大眼英气逼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刚正不阿的凛然正气,一看便是军人出身。

    男人的臂弯里挂着一个萌妹子,bobo头齐刘海,清纯又可爱。

    女孩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外套也是纯白呢大衣,脚上是一双鲜红色的公主鞋,甜美梦幻得像个初中生。

    云裳背靠着电梯内壁,以侧面的姿势,冷冷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眼底慢慢浮现出冷漠以外的情绪,似怨,似恨……

    电梯缓缓上升,一男一女开始说话。

    “小舅,我都跟同学约好了,你就跟外公说说嘛!”女孩抱着男人的手臂摇啊摇,嗲嗲撒娇。

    “不行!”男人不为所动,刚毅的脸庞没有丝毫表情,一口拒绝。

    “为什么呀?我们只去几天就回来了!”

    “不知道最近那边很乱吗?哪儿不能玩非要去缅甸?”

    “我们会注意安全的,保证一周就回来!”

    “不行就是不行!”

    女孩恼了,愤愤松开男人的手臂,跺脚生气,“你跟外公都是骗子!!说什么最疼我了,其实你们一点都不疼我!哼!”

    “让你去危险的地方就是疼你?”男人冷冷看了女孩一样,凌厉的目光颇具警告意味。

    “反正你们就是不疼我!”女孩任性地叫嚷,还一脸委屈。

    “欧恬,你这番狼心狗肺的话若是被你外公听到,你觉得他会作何感想?”欧阳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情绪,却偏生让欧恬心生怯意。

    小舅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她全名。

    平日里家人都叫她娃娃。

    欧恬不说话了,嘟着嘴生闷气。

    欧阳这才转眸看向云裳,眸光犀利似箭。

    他的感官向来比平常人敏锐许多,所以打从云裳那冰冷的目光看向他们的那瞬,他就感觉到了她的不友善。

    欧阳目光冷厉,云裳丝毫不惧,也并不觉得自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有何失礼。

    四目相接,彼此目光里的冷,有得一拼。

    欧阳浓眉微不可见地挑了挑,不由纳闷,这女人神经有问题?否则为何这样苦大仇深的看着他们舅甥俩?

    要知道,他们只是陌生人。

    叮的一声。

    电梯到达,欧阳最后冷冷看了眼云裳,然后轻推着欧恬的背一起出了电梯。

    云裳唇角噙着若有似无的冷笑目送着欧阳和欧恬出去,然后在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她才伸出手包轻轻一挡,电梯门便又缓缓打开。

    她面无表情地走出电梯,盯着他们的背,跟在他们的身后。

    进入餐厅,到达包房门前,身后的脚步声还亦步亦趋地跟着,欧阳皱了眉。

    他转身,面罩寒霜地冷冷看着云裳。

    云裳下巴微微支起,无畏无惧地与欧阳对视,姿态倨傲不羁。

    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正在欧阳要质问云裳为何跟着他们时,包房的门突然打来,拿着手机正要拨打的燕诏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来啦,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说你来了不进去杵在门口干嘛?我没请几个人,不需要你这个大人物给我当迎宾!”燕诏调侃欧阳,看到欧阳脸色不对,顺着他的目光又看到了云裳,“咦,裳裳你也来了。”

    “生日快乐!”云裳大大方方地走上前,笑靥如花地将礼物递给燕诏,诚心祝福。

    “谢谢谢谢,快进去吧!”

    燕诏笑着道谢,接过礼物,一手轻贴着云裳的肩,将她往包房里推。

    “她是谁?”欧阳皱着眉头看着已进入包房的云裳,问。

    “以前警校的小师妹。”燕诏正低着头看时间,想着还有谁没到,听到欧阳问就随口答。

    当他抬头看到欧阳还盯着包房内的云裳时,半真半假地戏谑,“怎么?对她有兴趣?我劝你还是不要了,我发小也对她有兴趣,我可不想以后你俩争风吃醋一怒为红颜什么的让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殷暮夕那小子明显对云裳有想法,最近总有意无意的在他这里打听云裳的事情,他尽量能搪塞就搪塞过去了。

    倒不是他不帮兄弟,实在是云裳有交代,他不能偏私。

    “你想太多了!”欧阳收回视线,给了燕诏一个白眼。

    两人是战友,在部队的那些年同生共死,情谊深厚。

    “燕哥哥,生日快乐!”欧恬漾着甜甜的笑靥,对燕诏说。

    燕诏寵溺地揉揉欧恬的头,“谢谢娃娃!”

    欧阳皱着眉看欧恬。

    接收到舅舅不悦的目光,欧恬嘟嘴道:“今天人家燕哥哥生日,叫蜀黍不太合适,叫哥哥吧,就今天!”

    燕诏二十九,她今年二十,两人相差不到十岁,叫蜀黍真的很别扭好么!

    “对对对!叫什么蜀黍啊,都把我叫老了!”燕诏点头表示赞同,不满地瞥了欧阳一眼,然后对欧恬眨眨眼,“就叫哥哥,以后都叫哥哥!”

    “那你叫我叔叔,我不嫌老!”

    欧恬还没来得及欢呼,就听见欧阳对燕诏冷飕飕地飘出一句。

    “去你的!!”燕诏往欧阳肩上打了一拳,啐骂道。

    “娃娃叫我舅舅,却叫你哥哥,论这辈分我就该是你长辈,你叫我叔叔亏你了?”

    “滚蛋!各叫各的,甭拉在一块儿算!走走走,进去了,再不开席大家都要饿死了……”

    ……

    ……

    ……

    偌大豪华的包房,十六个位置的大圆桌。

    云裳找了个角落坐下。

    刚坐下,包里的手机就响起了滴滴滴的提示音。

    她打开微信,便看见“傲娇货”的头像上有个红圈。

    傲娇货:在哪儿?

    她:吃饭啊!

    傲娇货:在哪儿吃?

    她:隆熹酒店。

    傲娇货:都有谁?

    她:绝大部分不认识。

    傲娇货:认识的都有谁?

    她:不说了,开席了。

    傲娇货:(╰_╯)(找死)

    云裳才不管郁大少会不会生气,直接关了微信。

    正在这时,她身边的位置突然坐下来一个人。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即看到一张妖孽般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