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5章:别再当着我的面维护沈樱雪了
    “云裳你再敢往前走一步试试!!”

    才刚踏上第一步阶梯,就听见他阴森恐怖的声音冷冷飘进耳朵里。``し

    云裳毫不犹豫就蹭蹭蹭往楼上跑。

    她傻哦!他不让走就不走?她脑袋被门夹了才会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等他来收拾。

    呯地一声大响,门被狠狠摔上。

    云裳一听那摔门声心脏都差点停止了,紧接着又听到他的脚步声响起,更是心慌得不行。

    楼梯才上一半,一只脚踝就被追上来的男人一把抓住——

    “啊……”云裳惨叫。

    嘭!

    整个人趴在了楼梯上。

    她吓死了,反射性地翻转过身来想踢他。

    他伸手一抓,于是她的两只脚都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抓住她的两只脚左右一分,然后高大的身躯就像座大山一般朝她覆盖下来。

    “我错了我错了,老公我错了……啊……”

    云裳花容失色,忙不迭地认错求饶。

    他将她压在楼梯上,泰山压顶般将她整个桎梏在身下,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跑啊!你再跑啊!怎么不跑了?!你跑!!!”

    郁凌恒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桀骜不驯的小女人,简直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叫她站住她还偏要跑是么?非要跟他对着干是么?他说什么都当耳边风是么?

    她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啊,不止琇嫂帮着她,连晢扬也开始关心她了,她可真是魅力无穷啊她!

    她会*术是不是?要把他身边的人都迷得团团转是不是?她刚才对晢扬眨眼睛让晢扬救她是想搞得他们兄弟反目是不是?!!

    这个欠收拾的死女人!!

    他嘴里吼着让她跑,身子却死死压着她,云裳觉得他如此口不对心也是醉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回吼,特么你倒是放开我啊,你放开我看我跑不跑!

    当然,这样的话她现在也只敢在心里吼吼而已。

    “不敢了不敢了,老公我不敢了,我不跑了……”从嘴里说出来的全是求饶,怎么可怜怎么装。

    郁凌恒这会儿真是火大得很,恨不得把她揉死,哪肯凭她撒撒娇认认错就轻易放过。

    她的后背被楼梯硌着,痛得她哀哀叫唤,“你先起来成么?你好重,压死我了……啊……”

    她越叫唤他就越使劲儿压她,恶狠狠地瞪她,俯首下去在她唇边阴森森地切齿,“我今天就压死你,看你还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云裳欲哭无泪,被他这样压着全身都不对劲儿,不止后背硌得很痛,就连她的腿,也被迫圈住他的腰……

    她是不愿意的,可姿势所迫,避都避不开。

    打从有了第一次,他就再没跟她客气过,身体力行地将“夜夜笙歌”诠释得淋漓尽致……

    真的是夜夜不放过!

    刚开始她是觉得很辛苦的,可被他天天这样那样的弄,她越来越适应了他的存在,也越来越……快乐!

    有些事,经历之后感觉就会变得很奇怪,所以每当和他有肢体接触,比如像现在这样的,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有反应……

    总觉得他那里在迅速狼化……

    总觉得他正抵着她……

    总觉得自己好像……shi……了……

    云裳头皮发麻,全部神经都紧绷着,快崩溃了。

    狠狠咬唇不许自己胡思乱想,面对他的怒气她无奈地解释,“我没有……”

    “还敢狡辩!!”他怒喝。

    “人家真的没有……”

    “云裳!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他气得扬起手。

    她吓得抱头叫,“老公别打,我怕疼。”

    郁凌恒无语,“……”

    她叫得夸张,看不出惧意,倒像撒娇。

    郁凌恒真是恨得牙痒痒,是真想狠狠揍她一顿的,可把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就是找不到一个下手的地儿!

    这细皮嫩肉的,轻轻掐一把就要破皮似的,谁能下得去手啊!

    他的胸腔急促起伏,舍不得动手打,可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真是快把自己气出内伤了。

    但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吧,她又永远都学不乖,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必须给她点惩罚。

    郁太太见郁先生脸色不善,心知不妙,审时度势一番,她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嘟嘴娇嗲,“别生气啦……”

    “哼!!”郁先生傲娇地瞪了她一眼。

    “老公,你这么聪明睿智英明神武,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沈樱雪是在挑拨离间吗?”她说,腿把他的腰夹得更紧了一分。

    硬与软的相抵,让男人的眸子瞬时深幽无比。

    “你是不是和黎望舒见过面?”他忍着心里被她撩起的躁动,冷着脸质问。

    “我们只是喝了一杯——”

    “你只需回答见没见?!”他阻断她,霸道冷喝。

    云裳唇角抽了两下,默了几秒,终是无奈地吐出两个字,“见了。”

    “录音里面的话是不是你们说的?”

    “那录音缺头少尾的根本不可信——”

    “我问你是不是你们说的!”

    “……是。”

    郁凌恒怒道:“那不就结了!!”

    “什么啊?”云裳没好气地轻叫。

    结什么结啊?!她根本没*,他干嘛不依不饶的骂她吼她?

    “你答应过我不再跟他见面,可是你见了!!还跟他来了个什么破约定!!”郁先生吼得地动山摇。

    想起来就火冒三丈,他费尽心思想让她和黎望舒断绝关系,可她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转身就去幽会了。

    她这样敷衍他,他能不生气吗?

    沈樱雪是什么心思他自然明白,他生气根本不是因为沈樱雪的煽风点火。

    他就是不喜欢她跟前男友纠缠不清藕断丝连!!

    还有,那段录音里,她对黎望舒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在激励黎望舒,希望他能重新振作。

    说到底她就是还关心着前男友!

    那样伤害过她的人,她居然还如此上心,简直让他不能忍!!

    “那是他一厢情愿,我根本没答应好么!”云裳无奈又恼火,干嘛老拿“约定”说事儿?

    “我凭什么信你?!”见她还敢顶嘴,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喝道。

    云裳俏脸一黑,也不高兴了,圈在他腰上的腿一松,冷冷道:“爱信不信咯。”

    说着她就去推他,整个人往楼梯上蹭,想从他身下逃脱出去。

    “云裳你!!”郁凌恒气得想揍人。

    看她想逃,他不许,大手抓住她的腿又放回他的腰上,继续刚才的姿势。

    她仰起脸,不服气地冲他嚷,“本来就是嘛,我说什么你都不信,人家沈小姐说什么你都信,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做错事还有理了是吧?!”

    他怒哼,扣紧她,在她最柔软的地方惩罚性地狠狠磨了几下。

    云裳顿时一颤,小脸刷地红了个透。

    “我做错啥了我?”她又羞又怒,攥紧拳头用力捶他的肩。

    “你说你做错啥了!”

    本是想惩罚她一下,可这一磨,倒把自己磨得全身像突然过了电一般,整个人都酥了。

    心中有怨气,加上对郁太太他也从来不客气,所以他几乎没有犹豫就伸手探进她的套裙里,迅速精准地勾住了她的小内往下扯……

    她上班的工作装绝大部分都是套裙,因此大大地方便了随时都会狼变的郁先生。

    “我没错!”云裳抬着头与他互瞪,拒不认错。

    “你再说一遍!!”他拧眉切齿,一副凶狠至极的模样。

    她正要据理以争,却突然听到嗤的一声,这才猛然惊觉自己的最后保护被他无情扯裂……

    “啊……郁凌恒你……”她惊叫,红着脸推他。

    他一言不发,拉下自己的裤链放出来就抵上去……

    郁太太哇哇大叫,“不要不要……神经病啊你这里是楼梯……嗯……”

    不容她抗拒,他一举攻破……

    云裳紧蹙着眉头,被他这一下逼得头往后仰,上半身弓成一个极其优美的弧度。

    憋气几秒,再狠狠喘息。

    她真是要疯了,这个神经病的男人!

    这里是楼梯啊,万一等下琇嫂闯进来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吗?

    还要不要脸啊他!

    “错没错?”他盯着她羞愤欲绝的脸,一边动,一边霸气喝问。

    云裳气死了,对他吼,“错你个头啊!就算要了断也要当面把话说清楚吧,我跟他见面就是为了让他滚回t市别再缠着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不会吃回头草,你干嘛总揪住这件事不放啊!!唔……你轻点……”

    她的话蛮中听,但态度不好,郁先生狠狠戳了她几下以示警告。

    云裳又疼又涨,难受得张口就想去咬他。

    郁先生何其聪明,早就料到她有此一举,大手捏住她的下颚,让她牙都合不上,更别提咬人了。

    她气得不行,却又无计可施,一切都只能被迫承受。

    “那约定又是怎么回事儿?”他又问。

    “都说是他一厢情愿了,我压根就没当回事儿好么!”她的嘴合不上,只能口齿不清地冲他吼。

    看她可怜,他松开了手,俯首去吻她的唇,激烈又狂野。

    她被他吻得快要透不了气,却又紧张得一直放不开,她怕……

    “我们回房好不好?”她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软软糯糯的求他。

    “我喜欢这里。”

    确切的说,是他喜欢在紧张状态中的郁太太。

    她紧张,那里就会紧紧咬着他,特别刺激,他超爱这种感觉。

    “不要啦,等等万一琇嫂闯进来怎么办?”她气急败坏,攥紧拳头用力捶他的肩。

    看她真要发火了,他只能妥协,而且,在楼梯上也的确不好施展。

    如她所愿,他抱起她往楼上走,走的过程中当然也没忘趁机狠狠欺负她。

    她脸红心跳,全身发烫,脑袋深深埋在他的颈窝里,狠狠咬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说清楚了?”

    当终于进了屋,他把她抵在门板上,轻咬她的唇,继续追问。

    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问的什么,喘了口气,沙哑着声音说;“反正我把我要说的都说清楚了,他怎么想怎么做我管不着!”

    闻言,他剑眉一拧,不悦冷喝,“云裳你跟我说废话是么!”

    同时狠狠捣了她一下。

    她疼得打他,不服输地回吼,“我怎么说废话了?他在我这里早就无关紧要了我本来就管不了了啊!”

    无关紧要……

    她说,黎望舒对她而言已经无关紧要……

    郁凌恒满腔妒火瞬间消散无踪,满意了。

    他凑上去衔住她嘟起的嘴,吻得细致又温柔。

    算了,反正不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现在也无从考证,那就姑且信着吧。

    从门边到沙发,再从沙发到飘窗,最后他们辗转到牀上。

    一场激战,惊心动魄又持久不懈……

    “郁凌恒!”精疲力尽之时,她突然轻轻喊他,声音已经嘶哑得不行。

    他伸手拨开她额前汗湿的发,深深凝睇着她,温柔的目光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他俯首轻啄她的唇,示意她有话就说。

    “跟你说个事啊,你以后别再当着我的面维护沈樱雪了,否则我会翻脸!”她喘着气,说得特别认真。

    他唇角一勾,溢出两声轻笑,伸手去捏她的脸,“翻脸?怎么翻?来,先翻个给我看看。”

    “我没跟你开玩笑!”她拍开他的手,板着小脸娇喝道。

    郁先生笑得更愉快了,“吃醋了?”

    “嗯!我讨厌她!”她点头,毫不扭捏。

    她承认自己吃醋了?

    郁先生整颗心都软了,不停地冒着喜悦的泡泡。

    “那你以后乖一点,别惹我生气。”他衔着她的耳垂,暧昧呵气。

    瞧他那嘚瑟的样子,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没吱声。

    她当然不想惹他生气,明明每次都是他自己无理取闹好么!

    反正就没见过比他更小气的男人!

    其实她好想嘲笑他一句“郁凌恒其实你吃醋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因为他肯定不会承认,甚至还会反讥她自作多情。

    她越来越发现,这男人特别傲娇,还闷骚……

    柯筱她们说她闷骚,可跟郁先生比起来,她分分钟甘拜下风!

    ……

    ……

    ……

    次日一早。

    云裳走出恒阳居,看到门口靠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时,吓得一跳。

    “呀!”她轻叫一声往后一退,在看清来人的模样时又满是惊讶,“二爷你这么早在这里干嘛?找你哥?”

    郁晢扬正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满心纠结地等待。

    半个小时前他就来了,因为担心,所以天刚亮就睡不着了。

    昨天大哥那么凶,他真担心云裳会被大哥打残。

    听到她的声音,郁晢扬紧绷的心顿时一松,猛地抬起头来盯着她。

    看完她的脸,又将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没看到有何明显的伤痕,他再默默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

    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放心,所以他必须得问清楚才行。

    “哦,没……”云裳下意识地摇头,可突然想到什么,她临时改变了态度,低下头摆出一副凄楚忧伤的表情,“没事,死不了。”

    一听她说“死不了”这么明显的负气话,郁晢扬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我哥打你了?”他惊怒。

    仔细一看,发现她穿着大衣竖着毛领,全身上下包裹得密不透风,连脖子都遮得严严实实的。

    哥真的动手了?卡她脖子了?

    不是吧,他像天神般崇拜的大哥真的动手打女人了?

    云裳一边低头往外走,一边委屈又可怜地说:“二爷你别问了,我真的没事。”

    她这表情和语气,哪像没事的样子?

    “你是不是受伤了?”郁晢扬连忙追上去,急问。

    她脚步未停,继续往车库的方向走,始终低着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没有……”

    “你告诉我,我哥是不是对你动手了?”郁晢扬急了,一把抓住她,情绪略显激动。

    云裳停下来,看着眼前率直正义的大男孩,突然扑哧一笑。

    她眉眼弯弯,笑看着他,说:“郁晢扬,你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

    “……”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哥真的没打我,我们就吵了几句,没事。”云裳不再逗他,满心愉悦地说道。

    她没看错,郁晢扬不似其他富家子弟骄横跋扈,也不似郁零露自私任性,他真的很纯良。

    郁晢扬终于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被耍了。

    正要翻脸发飙,却见她突然递过来一个东西。

    “啊,对了!这给你!”

    云裳从包里摸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到他面前。

    “什么?”郁晢扬狐疑地接过来,一边问,一边拆。

    云裳噙着笑没说话,等他自己拆开看。

    盒子拆开,里面静静躺着一个打火机。

    是stdupont限量绝版打火机。

    郁晢扬盯着打火机双眼放光,欢喜之色显而易见。

    云裳说:“听说你喜欢收藏各种绝版打火机,这可是我托人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郁晢扬强压着心底的雀跃,不好意思让她看出自己对这个礼物有多满意,故意撇撇嘴,佯装漫不经心地问:“为什么?”

    “赔罪啊!”

    两年前的事,她对郁晢扬心怀愧疚,所以一直想跟他打好关系,这个礼物就算是正式的赔礼道歉吧。

    郁晢扬没说话。

    “郁晢扬,收下它,别再记恨我了,好吗?”云裳真心诚意地说:“还有,谢谢你关心我!”

    郁晢扬傲娇程度跟他哥有得一拼,闻言脸一板,故作高冷地哼道:“谁关心你了!”

    云裳笑笑,没再说什么,转身继续朝着车库走去。

    郁晢扬看着云裳的背影,然后又低头去看手里的打火机。

    越看越喜欢!

    突然,一只手横空而来,毫无预兆地抢走了他的绝版打火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魂淡们,泥萌不觉得太冷清了吗?泥萌这样沉默,打击作者的热情真的好吗?嘤嘤嘤~~~太桑心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