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4章:凌恒,她背叛你!
    跑车停下,里面坐着沈樱雪和郁零露。?

    一见沈樱雪,云裳立马噙着媚`笑有意无意地往郁凌恒身上靠。

    把沈樱雪气哭是她目前最热衷的事!

    可沈樱雪今天并不装可怜,看到云裳故意很亲昵地靠着郁凌恒,她的脸上没有一点委屈也不悲伤,唇角还若隐若现地勾着一抹冷笑。

    云裳微微挑眉,略惊讶。

    沈樱雪推开车门,从驾驶座出来,饱含`着幸灾乐祸的目光直直射在云裳的脸上。

    “云裳,一个小时前你在哪儿?”

    沈樱雪一开口便是质问,直接得让人莫名其妙,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云裳一怔,黛眉蹙起。

    一个小时前么……

    和黎望舒在咖啡屋。

    心里咯噔一下,云裳唇角那抹挑衅的媚`笑缓缓隐去,狐疑地看着沈樱雪。

    郁凌恒和郁晢扬自然也感觉到气氛不对,看看沈樱雪又看看云裳,但都忍着没插嘴,静观其变。

    “咳!”云裳手背抵着红唇轻咳一声,噙着笑满眼讥讽地看着沈樱雪,说:“那个沈小姐,我想以你我的关系,我没必要向你报告我的行踪吧!”

    “你是不敢说吧!”沈樱雪冷笑。

    郁零露也下了车,双臂环胸靠坐在车头,今天没有像以往那样如母鸡护小鸡般给沈樱雪撑腰,而是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云裳,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云裳俏`脸含霜,也冷笑,“呵!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那你就说说啊,你一个小时前在哪儿?和谁在一起?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说吧!!”沈樱雪像是拿了多大的王牌一般,趾高气扬地看着云裳,咄咄逼人。

    “我跟谁在一起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沈、小、姐!”云裳怒了,对沈樱雪反感到极点。

    她和黎望舒见面是她的自由,就算是郁凌恒也管不着,更何况是她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所以,她沈樱雪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语气来质问她?

    她的脑袋是短路了还是被驴踢过?

    搞得清自己是什么身份么就来质问她!

    “当然跟我有关系!”沈樱雪挺直腰杆,说得理直气壮。

    “哦!”云裳无语失笑,看沈樱雪的眼神就像她是刚从神经病院偷跑出来的患者,“愿闻其详!”

    “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我爱的人!”沈樱雪言辞凿凿,一脸愤慨。

    “沈小姐你这话可从何说起啊?我伤害你爱的人?他吗?”云裳无语极了,抬手就用力拍着郁凌恒的胸膛,“你看看他,身强体壮的,就我这小身板能伤得了他?沈小姐你真的多虑了!”

    她力道颇重,拍得郁凌恒直皱眉,警告性地瞪了她一眼。

    沈樱雪,“云裳,你不用顾左右而言他,这招没用,还是老实交代吧!”

    云裳毫不客气地给了沈樱雪一个白眼,极尽蔑然地嗤笑一声。

    交代个屁!

    她算哪颗葱!凭什么跟她交代!!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听得一头雾水,郁凌恒终于拧眉不耐,冷冷开口。

    “凌恒,她背叛你!”

    云裳还没来得及说话,沈樱雪就跑过去一把抱住郁凌恒的手臂,很大声地告状。

    郁凌恒看了沈樱雪两秒,再猛地转头看向云裳。

    眼底有震惊以及隐隐的火光。

    事情还没搞清楚,单单只是听到“背叛”二字郁凌恒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

    云裳错愕,火气瞬间上头,寒着脸怒瞪沈樱雪,大喝,“沈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她好想骂一句“尼玛”!

    她不过是跟黎望舒喝了杯咖啡而已,居然就被这白莲花扣上“背叛”的罪名,真是想不爆粗口都难。

    “云裳,敢做就要敢认!”沈樱雪像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似的,即便云裳气场强大,她也毫不怯懦。

    今天,她非要让凌恒看清云裳的‘真面目’不可!

    云裳怒极反笑,“呵!我——”

    “她做了什么?”

    可她刚一开口,就被郁凌恒冷飕飕的声音阻断。

    真是听够了也受够了她们毫无重点的争吵。

    他要重点!!

    “凌恒,她不要脸,她背着你跟别的男人幽会。”沈樱雪紧紧靠着郁凌恒的手臂,抬手指着云裳。

    “喂!姓沈的——”云裳怒不可遏。

    郁凌恒转头看她,那张犹如内分泌失调的冷脸让她后面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

    他淡淡质问,“什么男人?”

    他没有发怒,只是声音阴冷,说不出的瘆人。

    云裳呼吸一窒,狠狠蹙眉,她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件事,她不想让沈樱雪和郁零露看她的笑话……

    “我回去给你解释成么?”她有些局促地用力抿了抿唇,放低姿态请求他。

    可她越是这样低声下气,他越是觉得她有问题。

    她一向嚣张又不服输,若非心虚,何须这样求他?

    “什么男人?”郁凌恒眸一沉,提高一个分贝,冷冷地重复问道。

    那语气,已经透着警告。

    互瞪着彼此,对峙了约莫一分钟,云裳妥协。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说:“黎望舒。”

    “黎望舒”三个字对郁凌恒来说就是一颗炸弹,从她嘴里吐出来时便会被引爆。

    高大的身躯瞬时溢满寒气,眼底火星子乱溅。

    又是黎望舒……

    又是黎望舒!!

    这死女人到底是想怎样?

    不是答应得好好的不再见面的吗?

    这才几天就敢背弃对他的承诺?!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眼看他就要发飙了,云裳连忙解释,“我就是跟他喝了杯咖啡——”

    “你们明明在互诉衷肠!”沈樱雪找准时机立刻插嘴。

    云裳怒目一瞪,咬牙切齿,“沈樱雪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扇你!”

    “凌恒……”

    也不知是真怕还是装可怜,反正沈樱雪在云裳作势要扬起手的那瞬连忙瘪着嘴楚楚可怜地躲到郁凌恒的身后,寻求庇护。

    “你试试!”

    郁凌恒微一挺胸,便是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挡在沈樱雪的面前,面罩寒霜地冷眼看着云裳,听似慵懒的语调实则危险十足。

    她这副穷凶极恶的样子是想干什么?恼羞成怒还是想杀人灭口?

    “……”云裳一怔,狠狠皱着眉头看着要为“敌人”出头的郁先生,心房微微抽`搐了两下。

    钝钝地疼……

    她不服气,火气上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口不择言地怒道:“郁凌恒你猪脑子啊!她在挑拨离间你看不出来吗?!”

    郁凌恒脸色全黑。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沈樱雪躲在郁凌恒的身后,紧紧揪住他的衣摆,眼底有着掩饰不了的兴奋和欢喜。

    云裳被责骂,而自己被凌恒保护着,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嗯呢,我可以作证。”

    靠在车头看戏的郁零露这时候轻轻飘来一句,漫不经心的语调充满了幸灾乐祸。

    郁晢扬朝着堂姐一眼瞪过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郁零露一怔,有些茫然地看着郁晢扬,被骂得一头雾水。

    云裳没空搭理郁零露,怒瞪着沈樱雪,“事实个屁!我说什么了?我诉什么衷肠了?你说清楚!!”

    “就知道你会抵死不认!我都录都下来了!”沈樱雪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点开早就准备好的录音,讨好地递到郁凌恒的面前,“凌恒你听。”

    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播放出来……

    “黎望舒!我对你已经失望透了你知道吗?你瞧瞧你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哪还有一丁点以前的神采和气魄?就你这样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爱你?”

    “如果我变回以前的样子,你还会爱我吗?”

    “在你没收拾好自己的烂摊子之前,你都没资格说‘爱’!”

    ……

    “裳裳!我听你的,我马上回t市,我振作,我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我会变回以前……不!我会比以前更优秀!在此之前,我不会再来找你!等我变得足够好,你回到我身边——这是你我的约定!!”

    ……

    “约定”二字,是录音的结尾。

    郁凌恒冷冷看着云裳,眼底风云四起。

    约定?

    他们的约定!

    他们居然敢有这样的约定!!

    郁凌恒牙根紧`咬,心里已然醋海翻腾。

    他的眼神阴鸷狠辣,惊得云裳头皮一阵发麻,心知这小气的男人又不会善罢甘休了这下。

    “沈樱雪,你敢不敢把我们所有的对话都录完?你这样虎头蛇尾不觉得挑拨的嫌疑更重了吗!”云裳冷笑,只能尽量挑明沈樱雪的破绽。

    “那男的几度拉着她的手,口口声声说爱她,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简单!”沈樱雪不理她,直接跟郁凌恒说,卯足了劲儿煽风点火。

    嗯,他们的关系的确不简单!

    嗯,黎望舒的确爱惨了他的郁太太!

    嗯,他们见了面一定会拉拉扯扯……

    这些,郁凌恒全都猜得到!

    所以,才会只要一听到“黎望舒”三个字,立马就会怒火中烧。

    云裳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便想去揍沈樱雪,“沈樱雪你——啊……”

    哪知她伸出去的手在半空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紧接着她被猛力一拽,在她尖叫的同时已经被盛怒中的男人强行带离。

    “哥……”

    眼看两口子闹得这么厉害,郁晢扬有些担心,下意识地往前一步试图阻拦。

    “走开!!”郁凌恒厉喝一声,将上前来的弟弟一掌推开。

    然后抓着云裳气势汹汹大步流星地朝着恒阳居走去。

    郁晢扬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皱眉看着哥哥嫂子渐行渐远的背影。

    沈樱雪唇角上扬,得意之色显而易见。

    好戏落幕,郁零露抬腕看表,然后拉着沈樱雪欢欣雀跃地叫,“哎呀,快开饭了,走走走,雪儿,我们吃饭去。”

    “你还吃得下?”郁晢扬又是冷冷一眼瞪过去。

    “当然吃得下啊,我早就饿了。”

    “呵!我还以为你吃撑了呢!”

    “……啊?”郁零露一脸莫名。

    “没撑得慌你这么多事!”郁晢扬冷嗤。

    说完,转身就走。

    “……”郁零露呆在原地,有点懵。

    郁零露很无语,搞不懂小堂弟今天为何语气这么冲,还处处针对她,她什么时候惹到他了吗?

    应该……没有吧!

    ……

    ……

    ……

    恒阳居

    郁凌恒拽着云裳进门,脚步声很重,踩着怒气。

    琇嫂听到连忙迎出来,“大少爷,大少奶奶,你们回来了……”

    “回房去!没叫你不许出来!!”

    琇嫂话音未落,就被郁凌恒一声怒喝给吓得噤了声,愣愣地站在玄关处,看着一身怒焰的大少爷和蹙眉无辜的大少奶奶。

    云裳没反抗也没挣扎,任凭郁凌恒将她东拽西拽,心想着一会儿肯定得大吵一架,她必须备好精力方能与他死磕到底。

    于是她看向琇嫂,“琇嫂,帮我煮碗面吧,我快饿死了。”

    “做好饭了呀,随时可以吃……”琇嫂连忙说。

    “全给我倒了!!”郁凌恒大怒,勃然吼道。

    没见他现在很生气吗?她还有脸吃?

    琇嫂,“……”

    云裳,“……”

    琇嫂怯怯地看着云裳。

    这小两口又怎么了啊?能拿一天不吵架么?这让她一老太婆每天都过得心惊胆颤的,短寿可怎么办啊!

    被他拽进了客厅里,云裳无语地看着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说话,“郁凌恒,浪费食物会遭天谴的。”

    “不用等天谴,我今天就先弄死你!!!”他恶狠狠地瞪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我的大`爷啊,你讲点道理成么?”云裳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冲他嚷。

    她耐心本就不太好,被他这样不依不饶地闹,也火冒三丈。

    “你跟别的男人私会还变成我不讲道理了?!”

    “喂!!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刻薄?什么叫私会啊?跟你说了我们就是喝了个咖啡!郁凌恒你上辈子是昏君吧,别人随便在你耳边说两句你就分不清是非对错了?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的?豆腐渣吗?!”

    他说一句她顶十句,而且语速快得他根本插不上话。

    郁凌恒气得扬起手——

    “琇嫂救命!”

    他本是想吓唬吓唬她让她闭嘴,可他刚举起手她就喊救命了。

    琇嫂也第一时间冲了过来,让云裳躲在她的身后,她紧紧在抓`住他扬在半空的手,吓得颤声大叫:“大少爷,使不得使不得,千万使不得,不能打啊!”

    郁凌恒简直快被眼前这混乱的局面气疯了。

    “我叫你回房去!”他冲着琇嫂厉喝,威严十足。

    “大少爷……”

    “立刻!!”

    琇嫂为难得额头渗汗,既不敢违抗大少爷,又担心大少奶奶真的会被家`暴……

    她皱着眉,忧虑重重地看看楚楚可怜的云裳,又转头去看面罩寒霜的郁凌恒。

    郁凌恒狠狠一眼瞪过去。

    琇嫂吓得一颤,只能走。

    “琇嫂别走……”云裳瘪着嘴装柔弱,拽住琇嫂的衣摆可怜兮兮地哀求。

    “大少奶奶,你别怕,大少爷他是做得凶,其实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琇嫂你走不走!!”郁凌恒脸如玄铁,极尽不耐。

    “走走走,马上走。”琇嫂忙不迭地点头,一边往自己房间的方向移动,一边轻拍云裳的手背,苦口婆心地劝着,“你们好好谈啊,别总是吵,吵架伤感情的……”

    郁大少忍无可忍,“琇嫂!!”

    “我走,我走,我这就走还不成么……”琇嫂无奈地轻叫。

    可云裳抓`住琇嫂的衣摆不撒手,琇嫂心里也确实担心,所以那脚步慢得堪比蜗牛。

    看到云裳那么作,郁凌恒心里的火就蹭蹭地往头顶冒。

    伸手就去抓她。

    “啊!”云裳放声尖叫。

    郁凌恒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他都还没摸`到她呢,她就仿佛被他揍了一般叫得惨绝人寰。

    在她尖叫的下一秒,呯地一声大响,门被猛力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

    刚才郁凌恒进屋时太生气,忘了关门。

    “你来干什么?”

    郁凌恒狠狠拧眉,不悦地瞪着闯进来的郁晢扬。

    郁晢扬很少见大哥发这么大的火,被大哥那副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样子吓到了。

    越想越不放心,所以他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恒阳居。

    正在门口犹豫该不该进来,突然就听见云裳的尖叫声,惊得他连忙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面对大哥的质问,郁晢扬尴尬了,抬手摸了摸后颈,慌乱间随便就找了个借口,“呃,我……我来看看有没有饭吃。琇嫂,有多余的饭吗?”

    怕大哥看出他的窘迫,郁晢扬连忙转头去看琇嫂。

    “啊……有有有!”琇嫂愣了那么一秒,然后忙不迭地猛点头。

    哎呀呀,二少爷来得真及时,多个人劝架也是好的。

    琇嫂在心里默默地想。

    郁凌恒怒瞪郁晢扬,“你什么时候成要饭的了?你扬帆庭的佣人瘫痪了还是你穷得揭不开锅了?!”

    要饭的……

    郁晢扬满脸黑线。

    “哥,我就是来你这儿吃个饭,以前又不是没吃过,你至于么?!”郁晢扬无语极了,被大哥一句“要饭的”给打击得都不想活了。

    他哪点像要饭的了?还是亲大哥么?!

    “今天没饭,滚蛋!”郁凌恒大手一挥,逐客令朝着郁晢扬劈头盖脸地砸下去。

    “琇嫂明明说有的……”

    “是啊是啊,我做了很多菜……”

    “滚蛋!!”郁凌恒怒吼,瞪着郁晢扬和琇嫂,“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烦死他们了!

    “哥……”

    “大少爷……”

    郁凌恒直接朝琇嫂和郁晢扬走去,准备武力驱赶。

    见势不妙,郁晢扬只能自保,拔腿就跑了。

    琇嫂看着云裳,一脸的爱莫能助,即便担心也只能离开。

    云裳狠狠咽了口唾沫,在郁晢扬和琇嫂被郁大少赶出门的那刻,她蹑手蹑脚地朝着楼梯口移动……

    “云裳你再敢往前走一步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