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3章:郁先生你好帅啊,我太爱你了
    “真哒?!”云裳双眼放光,一把抱住郁先生的手臂,兴奋之色溢于言表。。しw0。

    燕氏能源充足、应有尽有,若能与其长期合作,对云氏来说那是再妙不过了哇!

    手臂突然被她抱住,方向盘微微一偏,他连忙打正,警告性地瞪她。

    云裳人逢喜事精神爽,一点也不介意看他的冷脸,兴冲冲地追问:“价格多少啊?”

    “反正比金x低!”

    “真的么?!!”郁太太更激动了。

    看她这副见钱眼开的德行就心烦,他没好气地冷哼一声,“煮的!”

    就凭他这副傲娇的模样,云裳几乎可以肯定这事儿假不了。

    “哇靠!郁先生你好帅啊,我太爱你了!!”

    兴奋激动的郁太太嘟起嘴就在郁先生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郁凌恒刹车猛地一踩。

    车子突然停下,云裳猝不及防,身体惯性往前撞,若不是系着安全带一定整个人都贴到挡风玻璃上去了。

    她惊魂未卜,吓得花容失色,还没来得及质问他发什么疯,倒先迎上他灼热滚烫的目光。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紧绷,夹杂着一抹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情绪。

    看他这副表情仿佛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云裳忐忑又迷茫,呆呆地重复,“你好帅啊!”

    郁凌恒差点就冲口说“不是这句,是后面一句”,但还好话到嘴边时他及时打住了。

    不能问不能问,再继续追问岂不是显得他很在意那句话么……

    嗯,不在意不在意,他才不会在意她随口说的一句戏言……

    只是吧,乍然听到她那句“我太爱你了”时,心跳,漏了一拍……

    必须承认,是有那么一点点小窃喜的,嗯,只有一点点!

    云裳小心翼翼地看着郁凌恒变幻莫测的脸,怯怯地问,“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还是你不喜欢我说你帅啊?”

    郁凌恒单手拳头抵在唇边咳了一声,油门一踩,继续上路。

    “势利!”他哼了一声。

    见他好像恢复正常了,她心里的忐忑也就消失了,红唇一撅,嗲嗲撒娇,“哎哟,这怎么能叫势利呢?你这么帮我,我赞美你两句也是应该的嘛!”

    他佯怒地瞪她一眼,“如果我没帮你我在你眼里就不帅是吧!”

    郁太太一秒都没犹豫,举起右手对他说:“当然不会呀!郁先生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最帅最迷人的!我发誓!”

    她说得坚定诚恳,声情并茂。

    云裳没说谎,这会儿的郁先生在她眼里真的是全世界最最有魅力的男人,没有之一!

    本以为他今天带她来这里是给她制造机会见陶陶,哪成想他居然是为了给云氏找一个完美的“退路”。

    他们打球的时候,她远远看着,是觉得他和燕灵均好像是在商讨什么的样子,但距离远,她听不见也猜不透。

    她说:你在我眼中永远是最帅最迷人的……

    郁凌恒表面很嫌弃,心里却控制不住地冒着喜悦的泡泡。

    咕噜咕噜,不停地冒。

    谁说只有女人才爱听甜言蜜语?

    明明男人也爱听好伐!!

    郁凌恒努力板着脸,努力不为所动,努力无视她的如花笑靥。

    心,扑通扑通,跳得不太规律……

    “老公——”

    她突然又靠过来抱住他的手臂,拉长尾音使劲儿娇嗲。

    一听就是“有求于人”的语气。

    “干嘛?!”他拧眉,没好气地瞪她。

    “好人做到底吧!”她调皮地对他挤眉弄眼。

    他斜睨她,没说话。

    她接着说:“你跟燕灵均这么好,让他劝陶陶来我公司上班吧!”

    郁凌恒白眼一翻,把自己的手从她怀里抽-出来,“醒醒吧,做梦呢!”

    “我说真的!”云裳立马挺直腰,正襟危坐地认真说道。

    “陶陶若还想设计会轮得到你?誉称珠宝王国的燕氏你一个小小的云氏能比得起?”郁凌恒一针见血地嘲讽道。

    云裳瞬间变成苦瓜脸,默了。

    也是哦!

    良禽择木而栖,她若是陶陶,也必定是选择燕氏这个最好最棒的平台。也只有燕氏这样的珠宝王国,才能让她把自己的才华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只是怎么办呢?她真的好喜欢陶陶……的才华!

    云裳沮丧地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惋惜。

    “马上跟金x解约!”

    心里正郁闷着,突然听到开车的男人霸道的命令。

    “啊?”她愣愣地看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他怒,狠狠一眼瞪过去。

    干什么?想装傻?他把什么都给她安排好了,她还不想跟黎望舒彻底了断?!

    云裳蹙着黛眉,一脸为难,“单方面解约算违约吧……”

    “违约就违约!”财大气粗的郁先生满不在乎。

    “可违约要赔好多钱的。”郁太太的眼底满满都是心疼,然后嘟嘴摇头,气呼呼地说:“我没钱!”

    郁凌恒狠狠瞪她。

    “我‘真’没钱!!”她冲他嚷,没好气地咬重字音。

    他拧眉咬着牙根,半晌后,吐出三个字,“算我的!”

    “你说真的?”郁太太的双眼贼亮贼亮地看着郁先生。

    他没说话,但认真的态度已说明了一切。

    郁太太故作羞怯,“这不太好吧……”

    郁凌恒好想把这女人捆起来打一顿。

    明明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她却还在这装模作样的假客套!

    虚伪死了!

    不过只要她肯跟前男友断绝来往,他愿意忍受她的虚伪,违约金也愿意为她付。

    只是郁凌恒没想到,郁太太不止虚伪,还贪得无厌……

    只见她前一刻还一脸不好意思,下一秒就眨巴着双眼天真无邪地望着他厚颜无耻地说:“老公你这么有钱,要不你把金x收购了送给我吧!”

    郁凌恒差点把车撞上安全岛。

    把金x收购了送给她?

    这个死不要脸的,亏她说得出口!!

    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正想把车停路边好好修理她一顿,好好教教她什么叫非礼勿求,哪知她倒先苦恼地嚷了起来——

    “哎呀,郁先生,你别对我这么好啊,你对我这么好万一我爱上你了可咋办啊?!”

    她用双手捧着脸,皱着眉嘟着嘴,一副很纠结的模样。

    “爱上我不好吗?”

    听她口气似是带有嫌弃之意,他顿时不悦。

    还有刚才那句“我太爱你了”果然是假的!

    “不好!”她果断摇头。

    郁凌恒怒,方向盘一转,把车停在路边,瞪她,“为什么?!!”

    他是这么的优秀这么的完美,可知有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她居然说不好?

    找死么!!

    云裳说:“因为你不爱我啊!!”

    不爱我的你,我爱上你会好得起来吗?

    所以肯定不好啊!

    “……”郁凌恒噎住,无言以对。

    对啊,他不爱她啊……

    既然不爱,又何必要求那么多呢?

    郁先生惊悚的发现,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奇怪,奇怪得……

    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

    ……

    ……

    郁先生雷厉风行,办事效率超高。

    头天才要求郁太太和金x解约,第二天就找了金牌律师跟进这件事。

    区区几天时间,甚至不用郁太太亲自出面,云氏就很迅速地跟金x解约成功。

    这样的结果,云裳正中下怀。

    其实,就算没有郁凌恒,她也会想办法跟金x解约,因为她是真的不想再跟黎望舒这样纠缠下去。

    她想放下,彻彻底底的放下!

    既然回不了头,何必相互折磨,她希望自己以后都能好好的。

    自然,她也希望黎望舒能好好的。

    只是,心怀执念的人,说放下又谈何容易……

    黎望舒在云氏的地下停车场等了三个小时,终于等到云裳的身影从电梯里出来。

    云裳垂着眸从包里找出车钥匙,一抬头,就看到黎望舒正萎靡不振地靠在她的车头。

    布满血丝的双眼,正幽怨地看着她。

    云裳的脚步微微一滞,但立刻就恢复如常,朝他走过去。

    滴的一声,她摁了遥控锁,平静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语气不冷也不热,仿佛彼此就是比普通更好一点点的那种朋友。

    黎望舒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死死看着。

    云裳说:“上车吧!”

    她没看他,自顾自地坐进驾驶座。

    黎望舒不敢犹豫,红着双眼上了车。

    二十分钟,他们面对面地坐在一家咖啡屋里。

    云裳垂眸看着面前的咖啡,指尖捏着咖啡勺轻轻搅拌着咖啡,很有耐心地等着黎望舒开口。

    黎望舒的目光始终落在云裳的脸上,一直未曾离开。

    “云裳,你的心好狠!”

    沉默许久之后,黎望舒开口便是充满怨愤的谴责。

    云裳蹙眉,抬头看他。

    “就算我再错,你也不该这样对我赶尽杀绝……”他的声音微颤,似是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情绪。

    他费尽心机想要离她一点,可她却那么决绝的非要斩断他的一切念想。

    她的心,太狠!

    对他的评价一笑置之,她看着他,淡淡道:“回去吧,黎望舒!”

    黎望舒今天没喝酒。

    他没喝酒,她还愿意跟他谈谈,若他喝了酒,她定不会理他。

    跟一个酒鬼是永远没办法沟通的。

    黎望舒的心,撕裂般剧痛,鲜血淋漓。

    她真的不再爱他了吗?除了叫他走,她真的再也没有话跟他说了吗?

    他死死看着她,心痛得不敢说话。

    云裳看着黎望舒憔悴不堪的脸,眼底没有疼惜甚至没有温度,“你继续颓废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我是爱你!!”

    她无情的话终究是激怒了他,他怨愤又不甘地低吼。

    云裳垂眸,继续搅拌咖啡,然后动作优雅地端起来轻啜一口,说:“爱我就回t市去,好好生活,最起码要活出个人样!”

    她太过冷漠,与他的激愤大相径庭。

    黎望舒突然笑了,笑得苦涩又悲凉。

    他低下头,不让她看到他眼底的水雾,悲伤低喃,“裳裳,其实你从来就没爱过我吧……至少,不够爱我!”

    云裳没说话,端着咖啡碟的手微不可见地僵了下。

    “如果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你就不会这么无情,你就不会这样说断就断,说不爱就不爱了……”

    黎望舒的声音虚无缥缈得像是从天际飘来,透着深深的绝望。

    “爱也需要尊严!”云裳瞪他一眼,恨铁不成钢。

    “不!不……”他激动摇头,紧接着又像是全身的力气被抽走,颓废地拉耷着脑袋,几不可闻地喃喃,“爱不需要尊严,爱只需要有你……有你就好……”

    云裳放下咖啡,喝不下去了,觉得嘴里好苦。

    其实她已经分不清,苦的到底是嘴,还是心……

    仰或,到底是咖啡让她觉得苦,还是他的话让她觉得苦……

    “裳裳,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以为我想这副样子来到你面前吗?我不想的,我不想这样的!!我也想放下,我也想忘了以前甚至忘了你,可是我做不到!!!”黎望舒狠狠攥紧双手,痛苦不堪,每吐出一个字都像是在心里插了一刀,“我真的做不到,没有你,我就觉得……就觉得……呼吸都好累……”

    云裳倏地站起来——

    “以后不要见面了!”

    她冷冷说道,绝情至极。

    说完就要走。

    “云裳!!”黎望舒恐慌大叫,连忙抓-住她。

    “我不想看到一个废物在我眼前晃,我不想污染自己的眼睛!!”她手一扬,挥开他的手,说出来的话越发尖锐刺耳。

    废物……

    黎望舒的脸色瞬间惨白。

    估计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深爱的人无情羞辱来得更绝望了吧……

    “黎望舒!我对你已经失望透了你知道吗?你瞧瞧你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哪还有一丁点以前的神采和气魄?就你这样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爱你?”

    字字如刀,针针见血!

    云裳也是气急了,专挑难听的话说。

    明明是绝情到极点的话,黎望舒却像是看到了一线生机……

    他再次抓-住她的手腕,红着眼死死看着她,声音颤抖,“如果我变回以前的样子,你还会爱我吗?”

    “在你没收拾好自己的烂摊子之前,你都没资格说‘爱’!”云裳烦他,没心思去理解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没好气地喝道。

    黎望舒却很执拗,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我变回以前的样子,你还愿意重新爱我吗?”

    “……”云裳一怔。

    重新爱他?

    “黎望舒!”她怒,气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懂不懂?振作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自己!”

    “不!我只为你!”

    云裳翻白眼,好想吼他一句“你去死”!!

    真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云裳无语极了,“随你吧,你爱振作不振作!”

    她放弃了,默默决定不再管他死活。

    “裳裳!我听你的,我马上回t市,我振作,我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我会变回以前……不!我会比以前更优秀!在此之前,我不会再来找你!”黎望舒看到了希望,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许多,“等我变得足够好,你回到我身边——这是你我的约定!!”

    说完,他放开她的手,先走了。

    云裳怔怔看着他快步离去的身影,大脑有些迷糊。

    他说了什么?

    约定?

    “喂!我没跟你约——”她猛然回神,对着他的背影叫,可是他已经走出咖啡屋外。她连忙抓起包追出去,“喂!黎望舒!!”

    擦!

    什么破约定!她可没答应!

    云裳急着去追黎望舒说清楚,所以她没有发现,幽静的咖啡屋里,还有另外的客人……

    ……

    ……

    ……

    郁家

    云裳把车停在进入大铁门后的第一个车库里,宁愿走一段路也不想自己的卡宴去和郁家的众多豪车挤。

    郁家有好几个车库,停满了各式豪车,均在千万以上。

    有几辆全球绝版超跑和改装越野甚至高达上亿……

    随便一个擦挂,就算她倾家荡产割肉卖血也赔不起,所以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天色渐晚,在落日余晖中,她朝着恒阳居的方向走去。

    突然,一辆红色帕加尼从她身边经过,过快的车速刮起一股风,吹乱她的发。

    是郁晢扬的车。

    云裳五指当梳,理了理发丝凌`乱的部分,接着往前走。

    看到郁晢扬从车库里走出来,她勾勾红唇,泛起一抹友善的笑,跟郁晢扬打招呼,“嗨,二爷好啊!”

    副座的车门打开,下车来的郁凌恒闻言挑眉看向云裳。

    看到郁凌恒从郁晢扬的车里出来,云裳也微微惊讶。

    咦?

    他怎么坐郁晢扬的车回来啊?

    郁晢扬很高冷,淡淡看了眼热情洋溢的云裳,没理她。

    心里还记恨着前几天在餐厅里对她示好她不止不领情还吼他的仇。

    热脸贴了冷p股,云裳轻`咬着红唇低下头,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

    “你叫他什么?”郁凌恒走到郁太太身边,拧眉问。

    “二爷啊!”她下意识地答,抬头看他,解释道:“二少爷,简称二爷!”

    “那我是什么?”

    “大-爷啊!”她不假思索就冲口而出。

    “你才大-爷!!!”郁凌恒瞬间俊脸全黑。

    “你大`爷!”他口气不好,她微恼,气呼呼地瞪他。

    “云裳你骂人?!”郁先生怒喝,一脸“你敢骂我我弄死你”的凶狠表情。

    “冤枉啊大`爷……啊不!大少爷!!”郁太太立马就软了,转眼换上一脸谄媚的笑靥,对他娇嗲。

    郁凌恒拧着眉,狠狠瞪着调皮又狡猾的郁太太,爱恨不能。

    郁晢扬无语地看着旁若无人地斗着嘴的两口子,心里默默地啐了一句“俩逗比”。

    这时,又一辆红色跑车驶进郁家大门,且直直朝着他们开来。

    跑车停下,里面坐着沈樱雪和郁零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今天淼一天不在家,有事咱明天说哈,么么哒(^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