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2章:陶陶,你今天……很棒!
    燕灵均径直走到陶陶的身边,修长的指间捏着一朵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花儿。&amp;他将花儿插在陶陶的帽子上,夹在耳朵旁……

    纯白的花儿,婴儿的拳头般大小,花瓣厚实娇-嫩,芬芳扑鼻。

    在一片艳红之中,洁白的花儿显得尤为醒目,有画龙点睛之妙。

    燕灵均满意地端详着陶陶,唇角弧度微扬,眼底那浓烈的情意毫不掩饰。

    他的目光贪-婪,炙-热,甚至赤倮倮的,像是恨不得一口把冷艳逼人的她吞进肚子里。

    燕灵均旁若无人地用充满欲-念的眼神盯着陶陶,连旁观者云裳都忍不住微微脸红,有些尴尬地悄悄咽了口唾沫。

    偏生陶陶还是面无表情,任凭燕灵均直勾勾地看着她,就是不为所动。

    燕灵均越看越心-痒,大手掌住陶陶的右脸颊,低头在她的左耳上重重吻了一下。

    这个女人,他真是爱到骨子里了!

    她越冷,他就是越是放不开她……

    爱她,爱到无法自拔!

    即便明知道她恨他入骨,恨不得他死于非命,甚至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他还是爱她!

    陶陶没躲,也没回应。

    “来了。”

    燕灵均在亲完陶陶之后,才抬眸看向郁凌恒。

    “嗯。”郁凌恒淡淡点头。

    云裳看着郁凌恒,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他和燕灵均他们有约?

    他们有约带上她干嘛?难道他知道她想挖陶陶所以帮她制造机会?

    他有这么善解人意么?

    然后,几个男人打球,云裳和陶陶就一前一后坐在电动车里,远远看着他们。

    云裳没有再厚着脸皮跟陶陶说话,陶陶也将她无视到底。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沉默中度过。

    云裳看了一会儿优雅挥杆的郁先生,然后缓缓转眸看向坐在前排的陶陶,不由对她更加好奇了。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冷成现在这副模样?

    ……

    ……

    ……

    结束之后,一行人回到会馆主楼。

    休息,沐浴,然后换回自己的衣服。

    会馆餐厅

    餐厅内的装潢温馨舒适又典雅别致,环境优雅静谧,柔和的音乐充溢着整个餐厅,如一股清泉流入心间,沁人心脾。

    美味佳肴,置于餐桌,食物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顿觉饥肠辘辘。

    云裳沉默用餐,努力填饱自己的肚子。

    这桌上,除了郁凌恒,她谁也不熟悉,实在找不到共同话题。

    男人们一直在聊金融方面的话题,她无从插嘴。

    至于女人这边嘛……

    陶陶始终高冷,谁也不搭理。

    而穆劭枫和池千陌的女伴,一个是明星,一个是模特,都颇有名气,两人倒是相谈甚欢。

    云裳有时候挺讨厌自己这双眼睛的,太毒,许多事她总能一眼看透,比如这两个女人的虚伪笑容。

    相比之下,她还是喜欢陶陶,至少陶陶真实,不作。

    午餐结束之前,云裳去了趟洗手间。

    刚要从隔间出来,她突然听到外面有异样的动静……

    “喂!你眼瞎了?!”

    先是有什么碰在一起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一道愤怒尖锐的女声。

    云裳蹙眉,正要出去的脚步滞住。

    是穆劭枫的小明星——a!

    外面——

    洗完手的陶陶正准备出去,却与刚进来的a不小心擦撞了一下。

    a趁机发飙。

    早就看这冷冰冰的女人不顺眼了,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不合群也就算了,偏偏还生得这么美,怎能不让人妒恨!

    尤其最让人不服气的是,就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态度,燕少那样尊贵骄傲的男人居然还对她那般寵爱,简直不能忍!

    不就是个过气的小小设计师么,傲什么?摆出一副高大上的姿态给谁看?

    a在心里愤愤地想。

    轻轻的擦撞,陶陶后退一步,对a的出言不逊置若罔闻,

    她甚至不屑抬眸去看一眼a和池千陌的模特女伴——欢欢。

    她垂着眸,抬手弹了弹刚才与a有过接触的右臂,仿佛担心会因为刚才彼此那轻微的触碰而染上什么可怕的病菌。

    这充满鄙夷和嫌弃的举动,顿时惹恼了a。

    “呵!撞了人不道歉,我看你不止是眼瞎,还哑巴!”a怒不可遏,语气越发尖酸刻薄。

    陶陶轻弹衣袖的动作微微一滞,眸底寒光一闪而过,但她什么也没说,短暂的僵滞后继续弹着衣袖。

    “算了a,人家可是燕少的心头肉,有嚣张的本钱,咱们惹不起的!”欢欢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一声不吭的陶陶,装模作样地劝着a,懒洋洋的语调充满了讥讽意味。

    闻言,a更是羡慕妒忌恨,双臂环胸极尽蔑然地上下打量着陶陶,阴阳怪气地嗤笑道:“燕少再寵又如何?还不是小三儿的命!心头肉?呵!一个男人若真把你当心头肉,又怎会跟别的女人订婚?说到底,也不过是玩玩罢了!”

    陶陶转身,打开水头,一双修长完美的手伸到哗哗流水中,不紧不慢地慢慢搓洗。

    面对羞辱,她依旧是恍若未闻一般。

    仿佛在她面前,根本没人,仿佛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见……

    a和欢欢极力挑衅,偏偏陶陶置之不理,让两人有种没攻击到敌人反而自己内伤的憋屈感。

    “所以,你再怎么装清高,也不过是个不要脸的贱-人而已!”a气不过,气势汹汹地朝陶陶靠近一步,毫不客气地切齿辱骂道。

    砰!

    隔间的门突然被猛地推开。

    一声大响,吓得a和欢欢同时一颤,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云裳脸色冷然,一边从隔间走出来,一边把袖子往上推了推,走向洗手池洗手。

    被骂的是陶陶,生气的却是云裳。

    她气,气陶陶不反击。

    上次陶陶被燕灵均的小-姨子欺负,她奋不顾身、挺身相助,可很显然陶陶并不领她的情。

    今天,她不帮了!

    因为陶陶这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分明就是自暴自弃!

    帮得了这次,也帮不了下次!

    云裳推开隔间发出的那声大响,夹杂着怒气,很不友好,欢欢和a自然感觉到了,便蹙着眉冷冷看着她。

    接收到饱含鄙夷的瞪视,云裳一边洗手一边转眸,也朝着她们很不友善地看过去。

    一副“识相的最好别惹我”的架势。

    a和欢欢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一见云裳姿态冷傲就不敢继续挑衅了。

    她们想着,毕竟这个女人是郁少带来的,而且一看就不像陶陶这样好欺负,所以还是别招惹了。

    “我们走!”a一边对欢欢说,一边冷冷剜了眼陶陶,“哼!”

    轻蔑冷哼的同时,她抬头挺胸姿态高傲地从陶陶身边走过,错身的那瞬,故意用肩去撞陶陶。

    嘭地一声闷响,陶陶被撞得身子一歪,小手臂重重磕在洗手池的边缘……

    她皮肤太白,立马就红了,过一会儿必定得淤青。

    可陶陶还是不言不语不喜不怒,一点反应都没有。

    a和欢欢噙着媚-笑走出洗手间,得意地扬长而去。

    陶陶轻抚了下泛疼的小手臂,敛着眸,欲走。

    “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去报复别人是最愚蠢的行为!全世界都可以遗弃你,你却不能不爱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又能奢望谁来爱你?!”

    却在这时,云裳洗好手,一边轻轻甩着手上水渍,一边从镜子里看着冷得没有灵魂的陶陶,冷冷开口。

    陶陶呼吸一窒。

    修长的五指,缓缓攥紧。

    云裳转身,看着陶陶明显僵硬的背部,“即便你生无可恋,身体发肤也是受之父母,怎可让别人随便欺负?”

    犹记得那晚,燕灵均抓着陶陶受伤的左肩,怒声叱问她是不是故意让自己受伤……

    嗯,陶陶就是故意的,她很肯定!

    燕灵均那未来小-姨子推她的时候,她分明可以躲开,可她没有!

    但又奇怪得很,她故意让自己受伤又并非像是为了让燕灵均心疼她或为她出头……

    而她受伤,燕灵均明显愤怒多过怜惜。

    可能跟她此刻的感觉一样吧,恨铁不成钢,恼她任人欺负不反击,恨她绝情到连自己都不爱惜……

    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那该是活得多么的绝望……

    云裳说完,绕过陶陶,走出洗手间。

    身为旁观者,她只能点到为止,想不想得通还是只能看当事人。

    洗手间里,静谧无声。

    陶陶僵在原地,指尖慢慢陷入掌心……

    云裳回到餐桌上,无视对面欢欢和a饱含-着淡淡轻蔑的注视,自顾自地继续用餐。

    刚吃了两口蔬菜沙拉,陶陶也回来了。

    相谈甚欢、气氛融洽的局面在陶陶一言不发将两杯红酒一左一右分别倒在a和欢欢的头上时,僵住了。

    除了云裳,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陶陶。

    “啊……”

    “啊!你神经病啊!”

    欢欢和a同时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拿餐巾擦拭沁入发丝后又顺着脸颊往下淌的红酒,愤怒尖叫。

    在男人们不明所以的目光中,陶陶冷冷看着眼前狼狈至极的两个女人,轻缓而平静地说:“下次对我再有不满,记得别当着我的面说出来!”

    一句话,简明扼要,让四个男人瞬间明白了一切。

    陶陶说完,走回燕灵均的身边,坐回自己的位置,自顾自地拿起餐刀和叉子,继续用餐。

    气定神闲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你——”a愤怒又委屈,立马红了双眼,转头看向穆劭枫,嘟着嘴不依地娇嗲,声音微哽,“劭枫……”

    自然是希望他为自己做主。

    穆劭枫眉尾轻挑,冷冷看着a。

    本来他挺不高兴的,觉得陶陶这样太不给他和千陌面子,可紧接着陶陶一句话直接说明了是自己的女伴先挑事儿,他顿觉脸上挂不住了。

    被穆劭枫冷眼一看,a心里咯噔一下,已知不妙,连忙闭嘴不言了。

    “池少……”欢欢也委屈地望着池千陌。

    池千陌面色如常,没有冷脸也没有动怒,看了看一身狼狈的两个女人,语调柔和地说:“一起走吧。”

    欢欢和a脸色顿时大变。

    还没来得及认错撒娇,就见池千陌已经转头对候在一旁的餐厅经理说:“安排一下!”

    “好的,池少!”经理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欢欢和a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小姐请跟我来!”

    a和欢欢面面相觑,知道留下来已经无望,只能含恨离开。

    甚至都不敢去瞪一眼陶陶,因为燕灵均的脸色已经冷若寒冰。

    她们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大祸临头的预感,只怕她们本是光明一片的大好前程,就要断送在自己这张逞一时之快的嘴上……

    看着两个女人不甘又委屈地离开,云裳唇角弧度微扬,若不是碍于穆劭枫和池千陌在场,她真想为陶陶鼓掌。

    做女人就该这样,对于恶意欺负自己的人,就要睚眦必报!!

    感觉到云裳的注视,优雅用餐的陶陶缓缓抬眸,状似漫不经心地看向她。

    云裳的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握抵在唇边,在陶陶看过来的那瞬,她的左手拇指翘-起,偷偷给了她一个赞!

    陶陶目光淡淡地看了眼她竖起的拇指,然后收回视线,垂眸继续用餐。

    淡漠的态度,仿若没有看到她友好的赞扬一般。

    云裳的小动作没有逃过郁凌恒和燕灵均的眼,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但都没说什么。

    离开高尔夫会馆的时候,穆劭枫和池千陌的车先行开出停车场。

    郁凌恒和燕灵均的车停在一起,上车前,燕灵均突然看向云裳——

    “明天下午两点,到燕氏来签约!”

    云裳以为他在和自己身边的男人说话,没搭理,依旧百无聊赖地欣赏着面前的豪车。

    郁凌恒、燕灵均、陶陶三人都看着她。

    感觉到气氛异常,她下意识地转眸,发现他们都盯着自己时,惊讶又莫名。

    “……?”她一副完全在状况外的呆滞模样,“燕少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燕灵均看着郁凌恒,眼底写着“你没跟她说?”的疑问。

    “再低一个点!”郁凌恒嗓音低醇磁性,特别好听,却也特别无耻。

    “你土匪啊?!”燕灵均勃然喝道。

    白菜价还要再低一个点?

    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那可是地地道道的真金白银好么!

    “燕少你腰缠万贯,少赚点能怎样?!”郁凌恒嫌弃地瞥了眼炸毛的燕灵均,一边说一边揽住郁太太的肩,将呆呆的她塞进车里。

    然后绕到驾驶座,也上了车。

    燕灵均哭笑不得,没好气地嚷道:“喂,不是……凭什么呀!!”

    他有钱也是给自己的女人花,凭什么要帮他养女人啊?!

    他这样的行径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为了女人居然连兄弟都坑,简直是……没人性!!

    郁凌恒置若罔闻,启动车子,油门一踩便在燕灵均愤怒的瞪视中扬长而去。

    布加迪威航消失在视线里,燕灵均转眸去看身边的女人,微眯着眸子,目光灼热狂野又讳莫如深。

    陶陶心弦一颤,强装镇定不让他看出自己内心的慌乱。

    匆匆瞥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拉开车门坐进去。

    他跟着坐进车里,却不开车,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凝视着她。

    陶陶很怕燕灵均这种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被他这样看着,她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都将无处遁形……

    “你看什么!”她恼了,恨恨瞪他。

    燕灵均却一点都不生气,倾身过去,手撑着车门将她困在座椅和他的胸膛之间,深深看着她,“你好看!”

    嗯,好看!

    只要不再是没有表情的冷脸,哪怕生气也是好看的。

    “……”陶陶无语。

    他情不自禁地凑上去吻她,在她的抗拒中越吻越深……

    在她的耳畔,落下绵细的亲吻,他满心愉快,低哑魅惑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里。

    “陶陶,你今天……很棒!”

    她不会知道,看到她把酒倒在那两个丑女人的头上时,他有多么的高兴。

    会生气就好,会生气就说明,她的灵魂……

    终于回来了!

    ……

    ……

    ……

    “傻了?”

    从高尔夫会馆出来,云裳的双眼就闪闪发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开车的男人看。

    郁凌恒本不想理她,可她看得不眨眼,多少有点影响到他。

    所以,他忙里偷闲地转眸倪她一眼,不悦地哼道。

    被他嫌弃,她也不生气,咬着红唇朝他靠过去,俏皮地眨巴着迷人的桃花眼,笑嘻嘻地问:“签什么约啊?”

    恼她明知故问,他没好气地吐出三个字,“卖-身契!”

    “……啊?”云裳一怔,紧接着失笑一声,笃定摇头,“不可能!!”

    其实她猜到一点,只是不太敢确定。

    “怎么不可能?!”郁先生剜她一眼,傲娇地哼哼。

    郁太太轻轻一笑,“就算郁先生你想卖老婆,人家燕少也不稀罕要好么!”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郁先生淡淡讥讽。

    云裳心情好,不跟他一般见识,侧着身看着他,纤纤食指调皮地轻轻戳他的手臂,半是撒娇半是催促,“说啊,签什么?”

    “你觉得你跟燕氏还能有什么约好签?”他又剜她一眼。

    燕氏最主要的就是矿产业,能源、金属、非金属等等一览全包。

    云氏是珠宝公司,能与燕氏沾上关联自然是黄金白银和水晶玉石。

    “真哒?!”云裳双眼放光,一把抱住郁先生的手臂,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内啥,微博每天有精彩的明日预告,搜索即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