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1章:等他移情别恋看你怎么办!
    云裳眸光一凌,寒光四起。乐—文

    “初少请留步!”

    她朗声喊道,快速闪到他前面,堵住他的去路。

    她双臂环胸,眼底眉梢夹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上下打量着他,嘴里啧啧有声,“啧啧!初少,我发现您和我们三小姐真是越看越有夫妻相了耶!”

    满满的讥讽。

    “你闭嘴!!”初恺宸怒斥。

    郁零露喜欢他,可他一点也不喜欢娇蛮任性的郁零露,说他俩有夫妻相简直让他不能忍好么!

    “真的啦!你看嘛,你和她都有火眼金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可你俩就看出来了!所以,如果你俩这都不算绝配的话,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云裳嗲嗲地说,不怕死地挑衅到底。

    初恺宸生平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是个男人,他若是个女人的话,非跟她干上一架不可!

    或者她要是个男人也行啊,只要能用武力解决无需让他这么憋屈就好!

    可偏偏他不是女人,而她也不是男人!

    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成为这句话的典范她云裳可真是当之无愧!!

    眼看初少爷被气得说不出话,云裳颇有成就感,满心愉快。

    “哎呀呀,上班快迟到了。”她拍拍头,一副刚想起来似的轻叫,然后对他露出一个虚伪的笑,“不好意思啊初少,失陪了!”

    说完就扭着水蛇腰从他身边擦过,趾高气扬地进了对面的房间。

    初恺宸就那样憋着一肚子气进了书房。

    郁凌恒正在电脑前忙碌,抬眸看了初恺宸一眼,“来了。坐会儿。再过五分钟就可以走了。”

    初恺宸没坐,直^挺^挺地站在办公桌前,忍了约莫一分钟,最后忍无可忍。

    “你们时间定了吗?”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定什么?”郁凌恒头也不抬地随口反问。

    初恺宸,“嫣然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

    闻言,郁凌恒抬头,看着初恺宸布满怨气的俊脸。

    人工授精的事儿!

    默了几秒,他低下头去继续忙碌,说:“不用了!”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

    初恺宸一听这话就炸了毛,音量一个没控制住就飙得老高。

    多少带着点质问的意味。

    完了完了,duke和那女人肯定发生过什么了!

    即便初恺宸口气很不好,郁凌恒也没动怒,语气依旧平静淡然,“就是不用的意思!”

    “duke!!”初恺宸勃然大喝,似乎是震惊到极致。

    郁凌恒再次抬起头来,脸色沉冷,口气也忍不住强硬^起来,“恺宸!这事儿跟你无关!”

    郁家和初家算是世交,初恺宸从小就特别崇拜郁凌恒,总是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他身边转悠。

    所以,初恺宸在郁凌恒的心目中,等于半个弟弟,地位仅次于郁晢扬。

    只要不太过分,他都尽量包容。

    一直以来,初恺宸对郁凌恒都是尊重敬佩的,从未这样以下犯上过,可今天他实在忍不住了。

    “你说过你跟她只是假结婚的!”

    初恺宸知道自己失控了,连忙把音量降低,可语气还是难掩气愤。

    “我和她的婚姻真实有效!”

    “可你不爱她!!”

    听到初恺宸如此笃定的语气,郁凌恒莫名有些抵触,默了默,他说:“世事无绝对!现在的感觉并不能代表以后!”

    初恺宸心里又是一惊。

    砰地一声,心慌的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气急败坏地说:“你说过你们很快就会离婚的!”

    离婚……

    “生了孩子之后,我们就离婚吗?”

    “你想离婚?”

    “不想!当然,如果郁先生你想,我会配合!”

    “为什么不想?”

    “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能修得共枕眠,千年的缘分,我觉得是应该珍惜的。”

    ……

    不其然的,郁凌恒想起了之前和郁太太的对话。

    她说能睡在一起是缘分,应该珍惜。

    她还说,她不想离……

    她不想离!

    “或许不离了吧!”郁凌恒说。

    此话一出,初恺宸震怒,“duke你怎么能这样?!”

    其实惊到的不止是初恺宸,连郁凌恒自己都愣了一下,因为他竟然在无意识间说出了心里的话。

    “我怎么了?”郁凌恒微微挑眉,气定神闲地反问初恺宸。

    话说出了口,他本是举棋不定的心反倒有了一丝坚定的意味。

    离不离是以后的事儿,反正目前为止,至少在这一刻,他是不想离的!

    听他说不离婚了,初恺宸整个大脑轰地一声就炸了,想也没想就冲口怒喊——

    “你不离婚我姐怎么办?!!”

    气氛,瞬间僵凝。

    郁凌恒的脸色在顷刻间沉冷如冰。

    而正是在这紧张时刻,书房的门突然被挤开了一条缝。

    是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的云裳。

    她的车昨晚停在金域星城没开回来,她现在急着要上班,就想着能不能坐坐郁先生的顺风车,所以换好衣服后就来书房找郁先生。

    到书房门口听到他和初恺宸正在谈话,而谈话内容她还蛮有兴趣的,于是就在门外偷听了起来。

    她听得太专注,一不小心就把虚掩的门给挤开了。

    还害她差点跌个狗啃泥。

    她脚下一个趔趄,吓得捂住胸口,稳住,抬眸,迎上两道冷冷的目光。

    “呃,那个……对不起哦,我……我没别的事,我就是想问问……算了算了,没事了。你们聊,你们聊,当我没来过……”

    她窘迫,一边磕磕巴巴语无伦次,一边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郁凌恒和初恺宸冷眼看着她慌慌张张消失在书房外,俱都很无语。

    后来,初恺宸到公司后,越想心里越不安,就拿出手机发短信。

    ——什么时候回来?

    约莫十分钟后,对方才回——还不能确定,可能两个月,也可能半年。

    ——就不能早点回来啊!!!

    对方感觉到他的暴躁,发来一句疑问——怎么了?

    ——你再不回来等他移情别恋看你怎么办!!!

    这一次,对方一直没回复……

    ……

    ……

    ……

    会议结束,云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刚坐下,天价5s就突然响了。

    来电人——傲娇货

    “哈喽!郁总你好,有何指教!”

    她接起电话,娇滴滴的声音透着谄媚。

    “下来!”电话彼端的郁凌恒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截了当地命令道。

    “……?”

    “我在你公司楼下。”

    似是知道她的疑惑,他又淡淡补上一句。

    云裳惊讶极了,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往下望,可看来看去什么也没看到。

    “有事儿?”她问。

    “嗯!”

    “什么事儿啊?”

    “下来就知道了!”

    她嘟嘟嘴,“你还是先告诉我吧,不然心里没底我害怕。”

    “你等着,我上来!”他终究是没了耐心,冷冷吐字。

    “别别别!”云裳闻言,连忙阻止,讪笑娇嗲,“哎哟,怎敢劳郁总您的大驾啊,我下来我下来,请郁总稍等啊,我马上就下来。”

    挂了电话,她收拾了一下,然后拿了外套就下楼了。

    走出大厅,远远就看见郁先生的迈^巴^赫停在正门路边。在她朝他走去时,后座里的男人懒懒抬眸,不冷不热地瞟了她一眼。

    待她坐进车里,车子立刻启动。

    “我们去哪儿?”云裳看看车窗外,又转头看看身边的男人,问。

    “到了就知道了!”他双臂环胸,阖着眼,闭目养神。

    郁太太谎话张口就来,“可是我一小时后还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

    “取消!”他的声音淡淡的,却霸道至极。

    “不行耶,都说很重要了。”

    “延后!”

    “啊,可是那个……”

    “闭嘴!!”

    他烦了,睁开眼将她狠狠一瞪。

    郁太太红唇蠕动了几下,有些不服气,但最终还是惧于淫^威,没吱声了。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

    明媚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绿油油的场地,处处令人心旷神怡。

    到达会馆主楼,云裳换上郁先生准备好的高尔夫球衣,戴着白色无顶球帽和大墨镜,然后与英俊帅气的郁先生坐上专用电动车里。

    环保节能的电动车朝着球场前进。

    在大墨镜的遮掩下,云裳斜着眼去看身边的男人,心里有着小小的惊艳和痴迷。

    高大挺拔的郁凌恒,身穿白色长袖polo衫,加v领针织毛背心,搭配同色长裤和球鞋,还有与她同款的球帽,尊贵儒雅的气息显露无遗,整体看来简直就是个白马王子!

    太帅了!

    太迷人了!

    他突然转头看她。

    正在心中赞叹,见他突然看过来,吓得她连忙佯装随意地转头看向别处。

    心,扑通扑通一阵乱跳。

    像是偷窃被当场抓获,她羞愧又窘迫。

    还好带着墨镜,不然被他发现她像个花痴似的盯着他看,一定又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她的吧。

    云裳用力抿着唇,手指抵着墨镜往上推了推,暗暗庆幸着。

    郁凌恒微微挑眉,睨着郁太太有些泛红的脸颊和耳根,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隐隐感觉到她的不自在。

    不自在?

    在全套都已经做过的现在,她还有什么好不自在的?

    矫情!!

    不过这矫情的小女人今天真好看!

    她的衣服也是白色,跟他有点像情侣装。虽不是刻意为之,但这样的巧合让他愉快。

    或许他该给准备衣服的助理发点奖金。

    洁白的颜色,衬托得她青春靓丽又不失活波可爱。她扎起马尾,朝气蓬勃的模样像个刚出校园的大学生。

    纯得很!

    看着看着,郁凌恒就开始心^痒难耐。

    从未如此痴迷过牀上运动,好像打从过了青春期后他对这方面就很有自制力。

    可最近沾上她,他变得容易冲动了。

    与她抵死缠^绵的两个夜里,明明战火已歇,可只要她一声嘤咛或一个妩媚迷离的眼神,就能让他立刻又兴致昂扬。

    怎么也要不够!!

    她肯定是妖精转世的!

    感觉到他炙热的注视,云裳的脸不由自主地更烫了。

    可她不敢回头看他,就怕与他目光相撞。

    早上不小心偷听到他和初恺宸之间的谈话,初恺宸的那句“你不离婚我姐怎么办”让她在上午的会议中几度失神。

    终于有点明白初恺宸为什么看她不顺眼了。

    想必,初恺宸的姐姐跟郁先生有点什么的吧……

    难道,郁零露说的“我哥心里有人”的这个人,就是初恺宸的姐姐?

    可初恺宸的姐姐又是谁呢?

    云裳的大脑挤满疑惑,乱七八糟的猜测无限延伸。

    该死的好奇心!!

    这些事根本与她无关,她在这里胡乱猜测个什么劲儿!

    真是吃饱了撑的!

    想着想着,她有些气恼地啐了自己一声。

    转动眸光去看风景,却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电动车,车上有抹熟悉的俏^丽身影。

    “呀!”她突然叫起来,双眼冒光地盯着那电动车里的人儿,惊喜不已,“呀呀!”

    “疯了?”郁凌恒拧眉,嫌弃地斜睨着她。

    “是陶陶!你看你看,是陶陶耶!”她朝他倾靠过去,指着陶陶欢喜地叫。

    “激动啥?她又不是明星!”郁先生不以为然地哼哼。

    “嗯,她不是明星!可她是三年前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得主!在我眼里她可是最耀眼的明星!”郁太太摩拳擦掌,一脸兴奋。

    看她对一个女人如此感兴趣的样子,郁凌恒不悦地瞥她一眼,阴阳怪气地讥讽,“看不出你还挺新潮,一把年纪了还追星!”

    “你才一把年纪了!!”女人对年纪都特别敏感,所以郁太太张口就反击,完了像是挑衅一般,对他下巴一扬,喜滋滋地说:“我喜欢她!”

    “女人有什么好喜欢的?”他更不爽了。

    “女人怎么了!我就喜欢女人!!”

    “自己就是女人还喜欢女人?”

    “女人喜欢女人的多了去了,而且女人比你们男人可爱多了!”她就要跟他对着干。

    郁凌恒眯眸,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他突然凑近她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暧^昧地低低道,“再可爱能让你尖叫一晚上?”

    “……”

    温热的呼吸在她耳畔蔓延,她秒懂,小^脸瞬时红了一片。

    “嗯?”他的声音低哑魅惑,特别勾人。

    云裳红着脸,不敢说话。

    “女人能让你一直颤抖?能让你喊到声音沙哑?能让你那么快乐?能……”

    “闭嘴!”

    他的语调慢悠悠的,慵懒又性^感,明明好听得很,可她却听得浑身燥热,大脑都快要缺氧了。

    脑子里全是因为他刻意提醒而涌现出来的疯狂瞬间……

    她转头狠狠瞪他,忍无可忍地喝道。

    羞愤欲绝!

    贱^人!又调^戏她!

    这时,电动车正好停下。

    云裳连忙跳下车,朝着前面一辆车里的陶陶跑去。

    郁凌恒唇角高高扬起,心情愉快地看着逃也似的郁太太,越发觉得她害羞的模样很可爱。

    “嗨,陶小姐!”

    云裳取下墨镜,漾着友好的笑靥,特别热情地对坐在车里双臂环胸、翘着腿、面无表情的陶陶打招呼。

    陶陶似乎偏爱红色,今天穿的衣服也是一套艳-丽的红,以及同色无顶球帽。

    红彤彤的衬托得她的肌-肤更是水润雪白,吹-弹可破。

    明明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人儿,又穿着象征热情的红衣,却偏生骨子里透出一股冷,叫人看她一眼就能冻结成冰。

    她像具没有生命的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电动车里,妖冶妩媚的狐狸眼冷冷看着远处正在打球的几个男人,对云裳热情的招呼声置若罔闻。

    换做别人这样给自己冷脸,云裳一定掉头就走,可面对冷得恍若没有七情六欲的陶陶,她却一点也不介意。

    总觉得,陶陶是个有故事的人。

    她的故事,一定充满了悲伤……

    遇上命运同样坎坷的人,心里难免会有同病相怜的感触……

    “我们见过的,我叫云裳,你还记得吗?”云裳笑着提醒,目光落在陶陶的左肩,关切地说:“你的手臂没事了吧?还疼吗?”

    陶陶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更别说开口说话。

    缓步上前的郁凌恒冷眼看着郁太太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p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对陶陶本是无感,瞬间转为讨厌。

    拽什么?!!

    仗着有燕灵均寵,就敢连他的女人都不搭理了?

    这恃寵而骄的毛病真是让人想呵呵!

    陶陶跟在燕灵均身边已经好些年了,他们几个都知道燕灵均对她很上心,只是这女人永远都冷得像块冰。

    他们一直很不能理解,怀疑燕灵均小时候是不是脑袋被驴踢过,这样一个对她再好都捂不热心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他那样去寵爱的!

    但这是别人的感情,就是兄弟情义再深也没资格去指手画脚,所以对陶陶,他虽谈不上喜欢但也并不算讨厌。

    可现在!

    他觉得陶陶很讨厌!

    云裳喜笑颜开,陶陶冷若冰霜,两个小女人同样貌美如花,脸上的表情却形成强烈反差。

    气氛,有那么点尴尬了。

    远处打球的有燕灵均、池千陌和穆劭枫。

    还有两个美丽时尚的年轻女子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边,是穆劭枫和池千陌的女伴。

    在看到郁凌恒来了,燕灵均将手中球杆递给球童,然后朝着他们走来。

    燕灵均径直走到陶陶的身边,修长的指间捏着一朵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花儿。他将花儿插在陶陶的帽子上,夹在耳朵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六千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