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90章:他妒忌黎望舒 11000字+小剧场
    噗!

    云裳差点喷口水。

    琇嫂这话说得,老公就老公,还什么亲不亲的,搞得她还有野-老公似的。

    囧哒哒!

    踏踏踏……

    突然,楼上又传来了脚步声。

    郁先生又下来了,这次是去酒柜拿了瓶酒。

    还是像刚才那样,没说话,也没看她,拎着酒又上楼去了。

    只是吧,如果她没看错,他身上的寒气比刚才更重,脸也比刚才更冷更黑。

    而且,伤口还在流血,甚至流得好像比刚才更凶了……

    长长的血痕像根大蚯蚓,延绵在他的手臂上,时不时的滴下一滴血……

    云裳盯着二楼空空如也的楼梯口发愣。

    “去吧,大少奶奶!”

    琇嫂把医药箱往云裳面前一递,半是鼓励半是乞求。

    大少奶奶一直盯着大少爷的手臂,分明是心软了。

    “他那么凶……”云裳皱着眉头嘟囔。

    “那都是表面的,他其实就是想你上去哄哄他。”琇嫂一副爱情专家的口吻,苦口婆心地说道。

    哄他?

    大男人还要哄?

    云裳心里恶寒了一下。

    “他会打我。”她还是犹豫不决。

    “不会的不会的!”琇嫂急死了,连忙把医药箱往她的怀里塞,不顾尊卑地伸手去把她拽起来。

    云裳嘟着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琇嫂只得推着她往楼上走。

    “万一他打我你可要冲上来救我啊!”她频频回头,半真半假地对琇嫂说。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快去!”

    一直把她推上楼,琇嫂才罢手,使劲儿挥手催促她快点去讨好她的大少爷。

    然后琇嫂就蹭蹭蹭地跑下了楼。

    云裳看着琇嫂逃也似的背影,哭笑不得。

    垂眸看了会儿怀里的医药箱,她轻吁口气,抬步朝着主卧走去。

    边走边想如果他发火的话她该如何应对,走到门边正欲敲门却发现门并没关,露着一条细缝。

    她把门轻轻推开少许,小心翼翼地探头朝房内望去。

    落地窗前,满身煞气的男人正背对着门坐在单人沙发里,受伤的左臂搭在沙发扶手上,也不管血流下来会把沙发弄脏,右手握着酒瓶,正靠着沙发仰着头,咕噜咕噜往嘴里灌酒……

    云裳有种想掉头走的冲动。

    看他那往自己嘴里灌酒的架势,分明还在生气,她觉得自己还是别自投罗网比较好。

    紧了紧怀里的医药箱,她想默默离开,可目光触及他的伤……

    几秒之后,她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轻轻从门缝里挤了进去。

    算了,他的伤是她砸的,就算流着泪也该帮他包扎好的。

    当然,如果他还敢骂她,她就不管他死活……

    心里正这样打算着,那本是背对着门的男人突然回了头。

    云裳立马僵在原地,戒备又倔强地看着他,想着只要他敢瞪她,她就走……

    他没瞪她,只是气呼呼地剜了她一眼,然后转回头去继续喝闷酒。

    轻轻吁了口气,她咬着红唇朝他慢慢走去。

    在他身边的地毯上盘膝坐下,她打开医药箱,拿出碘酒和棉球,准备给他清洗伤口。

    郁凌恒一动不动,只是歪过头来冷冷看着她。

    真是恨死她了,恨不得拿皮鞭狠狠抽她一顿,她怎么就这么有本事呢?每天都能把他气得七窍生烟!

    他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娶一个这样的克星回来天天气他折磨他?!

    他上辈子是差点毁灭了宇宙么?!!

    所以这辈子上帝派这样一个死女人来惩罚他!!

    云裳微蹙着眉头盯着郁先生的手臂看了几秒,想着要他主动把手伸出来给她清洗是不太可能了,她一边告诫自己要有耐心,一边认命地把他的手臂从沙发扶手上轻轻掰直。

    掰直的手臂下垂着,也不好清洗,云裳只能抬起他的手臂搁在她的肩上。

    他还是没动也没说话,就夹杂着怨气冷冷看着她。

    她将碘酒倒进一个小塑料杯里,再用钳子夹着棉球往杯子里浸,然后给他洗伤口。

    棉球触上伤口的那瞬,他五指瞬时握紧。

    多少是有点疼的。

    云裳连忙凑上小-嘴儿去吹他的伤口。

    呼呼呼……

    先是很急促地吹,然后绵长而用力,一口接着一口使劲儿吹,生怕他疼似的。

    郁凌恒看着她一下一下地吹着,心里那本是满满的怨怒,瞬时消散大半。

    喉间燥热,在如此不合时宜的时刻,他居然想狠狠吻她嘟起的嘴……

    郁先生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没有原则的?

    明明刚才还打定主意非得弄死她不可!

    可这会儿看到她着急紧张地给他吹伤口的样子,又瞬间融化了他心里的冰……

    他看着她脸上那抹担忧之色,就觉得迷死个人,心里不由自主就泛起一丝甜……

    云裳鼓起腮帮子使劲儿吹,边吹边抬眸去看他,就怕自己不小心把他弄疼了。

    更怕他趁机冲她发火。

    怯怯地抬眸去看他的表情,却撞进他深幽复杂的眼底,她一怔,心弦被轻轻拨动……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像有漩涡的浩瀚天空,那么深邃,那么璀璨,感觉灵魂都快要被吸走……

    郁先生盯着郁太太的唇正看得出神,哪成想她突然抬头看他,惊得他连忙撇开视线,装高冷。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

    不知是紧张还是其他,被她这一看,他的心跳莫名就乱了节拍。

    郁凌恒连忙举起酒瓶子狠狠灌了一口酒,摁压着心里的躁动。

    四目相触,他倒先别开了脸,这让郁太太有些莫名其妙,总觉得他这样的反应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狐疑地盯着他完美的侧脸看了两秒,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她又低下头去给他洗伤口。

    这次她的动作更小心了,用棉签在伤口周围轻轻擦过,一边清洗,一边鼓着腮帮子对着他的伤口吹气。

    她在尽可能地减轻他的痛楚。

    轻微的刺痛,加上她温热的呼吸,牵连出丝丝缕缕的酥-麻,从手臂一直蔓延至四肢百骸,那熟悉的痒,又开始在心里泛滥……

    情不自禁的,他又悄悄转过头来,看着她。

    其实他并不觉得痛,只是很生气,但现在看到她好像是有点心疼他的样子,心里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莫名就开心了。

    她洗得很认真,很仔细,小心翼翼的模样特别的勾人……

    郁凌恒的心,扑通扑通,像打鼓一般,又快又响。

    很担心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可他越是想要控制,心就跳得越快,根本无法抑制。

    伤口洗好包好,云裳一边把钳子胶布之内的收进医药箱,一边低着头小声而诚恳地跟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伤你的。”

    郁凌恒正嫌弃地瞅着被包扎得其丑无比的手臂,闻言脸色一沉,没好气地瞪着她。

    他一直在等她道歉,虽然现在终于等来了,可他还是觉得生气,甚至还有那么点……委屈。

    想到她维护黎望舒的样子就恨不得撕了她。

    郁凌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她紧接着又说道:“其实你也有错——”

    “我有什么错!!”他顿时又炸了毛,勃然怒吼。

    云裳啪地盖上医药箱,爬起来站得笔直,据理以争,“他都喝醉了,你不该那样戏弄他!”

    “我哪有戏弄他?!”郁凌恒也腾地站起来,俊脸一片冰寒。

    “你勾他的脚让他跌个狗啃泥还不如直接给他一拳呢!”

    “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他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直接给他一拳!”

    “你——”云裳气结。

    就算把郁太太气得说不出话,郁先生也丝毫高兴不起来,心里咕噜咕噜冒着酸气,忍不住嗤笑嘲讽,“怎么?心疼啊?!”

    云裳蹙着眉斜睨着他,默叹一声,拎起医药箱准备走人。

    不想理他。

    跟他这个霸道蛮横的蛇精病根本没办法沟通!

    见她要走,郁凌恒又急又怒,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近乎气急败坏地怒道:“云裳!你这样护着他,是对他余情未了吧!!”

    他的脾气以前没这么暴躁的,都是她惹的他!

    如果今晚她不那样维护前男友,不拿酒瓶子砸他,他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所以,全是她的错!!

    他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他嫉妒黎望舒!

    都说女人对初恋和第一个男人是最难忘的,而黎望舒正好把这两样都占齐了,所以就算黎望舒背叛了她伤害了她,她也依然忘不了他是不是?!

    哼!

    其实他没有处`女情结,总觉得如今这世道有那样的要求实在是太强人所难。

    只是不知何时他对郁太太有了美好的希望,他以为郁太太是纯洁无暇的,所以在早上起来看到牀上那些暧`昧痕迹里没有他所期待的红色时……他是愤怒的!

    对!昨晚,不是郁太太的第一次!

    她和黎望舒相爱多年,必定是什么都发生过了,这些他早就预料到的,只是当心中的猜想得到证实后,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如此介意……

    嗯!他介意!

    他不怕承认自己就是个肤浅的男人!

    他想成为郁太太的第一个男人!

    可该死的!

    他不是!!

    在他之前,她跟别的男人已经什么都做过了……

    这真是个让人郁闷至极的消息。

    本来吃了郁太太通体舒畅,可看到牀单上没有血迹时,他的心顿时堵得慌。

    可他又不能把昏睡过去的她拉起来质问,因为不想让她知道他对这件事如此在意,所以他只能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房间。

    在主楼餐厅里,他心里不痛快,一直心不在焉,沈樱雪坐在他身边一个劲儿的献殷勤讨好他,他也爱答不理。

    直到她匆匆而来,他想到自己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就没办法给她好脸色,所以才会故意和沈樱雪秀亲密,故意推她气她。

    郁闷了一整天,晚上穆劭枫约了喝酒,他刚到金域星城没一会儿就因为接电话而看到她和前男友抱在一起的画面……

    更是妒火中烧!

    其实他不想那么没风度的,可是这该死的女人一直逼他,一直在逼他!!

    昨晚才被他弄得要死要活的,今天又跟前男友搅在一起,她到底能不能安分点?

    能不能!!!

    得!他早晚会被她活活气死!

    他说,你这样护着他是对他余情未了吧……

    云裳看着眼前一脸愤慨的男人,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我没有护着他!”

    “没护着他我这伤怎么来的?”郁凌恒将受伤的手臂往她面前一抬,怒道。

    云裳无语,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

    他就在她翻白眼的时候一把抓-住她将她狠狠拖进怀里,“你是不是还爱着他?”

    “我没有——”她拉长尾音,特别无奈特别无语。

    “没有那我要踹他你急什么?”

    “郁凌恒!打人是不对的好么!而且你打一个醉酒的人也胜之不武好么!!”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她恼了,仰起小`脸义正言辞地教育他。

    “你分明就是还惦记他!”

    “天下男人死-光了啊我惦记他!!!”

    云裳气得尖叫,觉得自己要疯了,要被这蛮不讲理的男人逼疯了。

    看她抓狂的模样不像撒谎,郁凌恒心里稍稍舒坦了点,但转念一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他说:“那你发誓!”

    云裳一怔,迷人的桃花眼眨了眨,“……发什么誓?”

    “以后都不再见他!”

    “……”

    她错愕地看着他。

    见她发呆不说话,才等几秒他就已经不耐烦了,拧着眉抬手往她脑门上一戳,“发啊!”

    她的脑袋被他戳得一偏,回过神来,没好气地驳道:“不是,郁先生,你这样的要求很奇怪耶!我凭什么要发这样的誓啊?”

    “你不是说你不惦记他了吗!”

    “我‘不惦记他’和‘不再见他’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以及有什么冲突吗?干嘛非要摆在一起来说?”

    “如果你心里真的已经没有他了,那以后不再见面又有何难?”

    他步步紧逼,她寸步不让。

    “难!”云裳说,“很难!”

    “你——”郁凌恒气结,一张俊脸阴沉可怖。

    他目光凶狠,带着嗜血的寒光冷睨着她。她该害怕的,可她天生反骨,他越凶她就越是不服。

    虽不服气,但也不会蠢到以卵击石,所以她还是解释道:“他收购了金x矿产,也就是云氏最主要的黄金供应商!”

    郁凌恒好看的剑眉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每次与他像敌人般的争吵其实都很累人,今天尤其疲惫。

    看着他冷漠又带着嫌弃的脸,她的心莫名其妙就有些泛酸,低头,像只被斗败的小母鸡,苦涩一笑,幽幽道:“郁凌恒,我没你想的那么不要脸,就算天下男人真的死绝了,我也不会再吃回头草!”

    因为黎望舒不单单只是“回头草”那么简单,云朵儿染指过的男人,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接受!

    “你不想吃回头草不代表他不想吃!”郁先生还是板着脸,冷哼。

    本来看她苦笑的模样他还有点心疼,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她这是在惋惜不能和黎望舒再续前缘,想来想去,心里就是痛快不起来。

    云裳耸肩,“那是他的事,我管不着!”

    “所以你们以后不许再见面!!”他没好气地喝道,样子霸道又野蛮。

    见不了面,看他黎望舒还怎么肖想他的女人!

    云裳蹙眉咬唇,突然很专注地盯着他的脸。

    “你看什么?”

    被她那种无法形容的奇怪眼神看得莫名其妙,他瞪她。

    “我看看你脸上是不是刻着‘田登’二字。”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郁凌恒,“……?”

    看他不解,她好心解释,“宋朝有一州官名田登,深讳人用其名。以‘灯’与‘登’同音之故,是以不可言点‘灯’,必言点‘火’。若人不意触犯,田登辄大怒——”

    “说人话!!”

    “郁先生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闻言,郁凌恒一怔,“我放什么火了?!”

    “我跟黎望舒见面好歹还是因为有生意往来,郁先生您和沈小姐呢?”郁太太唇角绽放冷笑。

    郁先生微微眯眸,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异彩。

    “又是烛光晚餐又是看电影的,郁先生您这婚`外`情是不是搞得也太高调了点?”

    她话音刚落,他突然低下头来,在她脸颊周围用力嗅。

    她不明所以,往后一退,皱着眉头戒备地瞅着他,恼火低叫,“你闻什么?”

    “闻闻你身上有没有酸味。嗯,你别说,还真有点酸。”他眼底眉梢流淌着愉悦之色,笑得痞气,慵懒的语调透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味道。

    酸?

    云裳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讽刺她,顿时就恼了,仰起小`脸不服气地冲他嚷,“你才酸!你全家都——唔……”

    他扣住她的后颈将她拽进怀里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早就想吻她了!

    微一愣神,他的舌就撬开了她的牙齿,毫不客气地溜进去缠住了她的舌……

    “唔……”

    他吮得用力,她蹙眉痛呼。

    云裳恼火,攥紧拳头想打他,可他突然往后一倒,又坐回了沙发里。

    她被他扣着,挣脱不开,如此一来就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

    “唔……你放开……”

    她嚷着叫着,混乱间也不知怎么搞的,他一拉一扯,她就被迫坐在了他的腿上,与他面对面。

    她岔开了腿,最柔软的地方贴着他的某处……

    很暧`昧的坐姿,她立刻就感觉到他的“强硬”,脸顿时红若桃李,昨晚那些疯狂的瞬间如潮水般涌上脑海,杀她个措手不及……

    她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几欲崩溃。

    她想躲,他不让,大手抓`住她想往后退的臋往前摁,让彼此更加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郁凌恒!”她恼火,双手撑住他的胸膛想推开他。

    她气得要死,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越挣扎,越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变化……

    越来越……硬!

    昨晚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今早却翻脸不认人,现在又想吃她?

    真特么想呵呵他一脸!!

    云裳想到今早在餐厅被他推倒在地就满腹怨气,见他的唇又凑了上来,她张嘴就要咬他。

    他连忙躲开,没咬到。

    “云裳!”

    他抬手就捏住她的下颚,不悦冷喝。

    “干嘛?!”她一把挥开他的手,怒目以对,毫不服输。

    他又把受伤的手臂举给她看,“你打了我!”

    “说了不是故意的!”

    “可我受伤了!”

    “我已经给你包扎好而且还道歉了!”

    “不够!”郁先生严重不满。

    郁太太腰杆一挺,口气很呛,“那你想怎样?”

    郁凌恒偷偷往下瞄了眼,只见郁太太的包臀裙因为坐姿的关系已经快缩到腰上去了……

    性`感神秘的黑色小内,就这样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下,大手扣住她的后颈,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拉,唇贴上她的,“补偿我!”

    喑哑低沉的声音,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怎……怎么补偿?”云裳心如打鼓,戒备地瞅他。

    “肉`偿!”

    “我不——唔……”

    话落,他咬住她的唇,在她说不的那刻趁机将舌喂进她的嘴里……

    又是一番纠缠。

    迷迷糊糊中,她听见他说:“郁太太,你没资格说‘不’!”

    她怒,顾不得换气就气喘吁吁地反驳,“谁说我没资格?我怎么就没资格?我——啊……”

    她的惊呼声响起,他的指已霸道地将她占据……

    即便郁太太万分不乐意,可终究是没有逃出郁先生的魔掌,黑色小内不知何时被他扯掉,他的指在她里面一通胡搅蛮缠后,直接就以着这样的坐姿,逼着她把他整个吞噬……

    她受不住,却又怎么都逃不掉,更甚至,他在往上挺的时候还用力将她往下摁……

    她颤得不能自己。

    渐渐的,她由最初的不乐意,在他的引`诱下彻底迷失了自己……

    ……

    ……

    ……

    又是一/夜/放`纵。

    次日醒来,云裳再次深刻体会了什么叫腰酸背痛腿抽筋……

    大脑还迷糊着,她闭着眼伸了个懒腰,手脚舒展时感觉到有双手在自己身上,她惊得立马睁开双眼。

    转头一看,熟悉的俊颜近在迟尺。

    他闭着眸,呼吸均匀,似是睡得很沉。

    在她伸懒腰时,他感觉到了,横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让她的后背更紧地贴着他的胸膛,而他放在她胸上的那只手,捏了两把……

    睡着都不忘耍流`氓!

    以为他会醒来,她有些紧张地屏住呼吸。

    被子下的两人都未着寸缕,大脑清醒过后她越发清晰地感觉到彼此身体结构的不同,整个背部都快被他的胸膛烤熟了……

    她忐忑地等了半晌,身后的男人没有丝毫动静,呼吸依旧平缓均匀。

    还好,他没醒。

    云裳轻轻吁了口气,放松下来。

    咬着唇,她的手慢慢移到自己的匈前,想要把他的手从自己的柔软上拿下去。

    她抓着他的手腕,小心翼翼地拿开……

    大手倏地反手一抓。

    下一瞬,她的手与他一同握上了她的……匈……

    “睡不着了?”

    他的手很大,覆着她的小手一起揉她,同时低哑魅惑的嗓音在她耳畔懒懒响起,性`感又撩`人。

    “……”云裳又惊又羞,说不出话来。

    “嗯?”手上用力,他使劲儿捏了她一把。

    她疼得一缩,更是不敢吭声了。

    尖牙利齿的郁太太难得有如此怂的时候,郁先生心情大好,更是有心逗她。

    “既然睡不着……那我们做点别的!”

    他贴上去,用正在苏醒过来的某处蹭她。

    如此明显的邀请,郁太太想装傻都不行,吓得连忙躲他,磕磕巴巴地找借口脱身,“我……我口渴,想……想喝水……”

    不来了不来了,她来不动了,那里又酸又胀,都肿了好么……

    “做完再喝!”

    他说,横在她腰上的手直接往下探去。

    “啊!不要!”她吓得慌忙抓`住他的大手,“天已经亮了。”

    “嗯哼?”他有些想笑,郁太太这个理由够蹩脚的。

    天亮又怎样?又没人规定天亮了就不能做!

    “咳咳,书上说……”她缩着脖子清了清嗓子,然后垂着眸目光闪烁,硬着头皮说:“嗯,那个,纵`欲不好。”

    说完这话,她连耳根都红了。

    郁凌恒这下是真忍不住了,溢出两声轻笑,在她泛红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可我觉得挺好!”

    郁太太可美味了,让他想一吃再吃,若不是昨晚后半场的时候她又撒娇又撒泼的嚷着不要了,他非得做到天亮都不饶她。

    他的声音充满戏谑和不怀好意,惹得云裳更不自在了。

    这样暧`昧的气氛云裳很不适应,她有些心慌,大脑快速转动,想着该怎么转移这个让人崩溃的话题。

    当他的薄唇凑上来想吻她的时候,她想到了。

    “那个……我们……”她撇开头避开他的唇,蹙着眉欲言又止,一脸纠结的模样。

    “什么?”她的躲避让他不悦,大手掌住她的头,把她的小`脸掰回来就要去咬她的唇。

    她忙问:“不用人·工授精了吧?”

    他的唇只差一公分就贴上她的了,闻言停了下来,半眯着黑眸睨着她,危险十足,“郁太太你这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

    就他这体魄和精力,还用得着人工授精?!

    她这么小瞧他是想死了?!

    这样一想,郁凌恒不爽极了,大手立刻往她腿`间钻,打定主意今天非得做到她满意为止!

    “不不不……”云裳吓到了,连忙拢紧腿再抓`住他要使坏的手,诚心诚意地赞道:“郁先生你很棒!”

    她说,你很棒……

    郁凌恒立马转怒为喜。

    眼底的阴霾散去,他傲娇地睨她,“真的?”

    “肺腑之言!!”云裳长翘的睫毛轻轻扇动,小模样特别诚恳。

    嗯,真的!

    反正她这小身板是真的吃不消他。

    其实她的体力向来不错的,可是在他身/下却是不堪一击……

    所以,她必须承认,郁先生的确很棒!

    限制级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云裳红着脸,没吭声了。

    沉默了一会儿。

    多疑又善妒的男人突然就不高兴了,将她转过身来两人面对面,冷眼睨着她染着淡淡绯红的小`脸。

    “在想什么?”他拧着眉问,语气明显不悦。

    她不会是在默默比较他和黎望舒谁的技术好吧?

    更或者她赞他很棒其实是在敷衍他?实则她的心里还是偏爱前男友更多?

    她要是敢有这样的想法他就立刻掐死她!!

    郁凌恒恨恨地想。

    这女人,让他捉摸不透,她的表现很生涩,让他忍不住在心里猜想黎望舒在这方面是不是不太行,不然相恋五年为什么还把她调`教得这么差劲。

    她根本不懂回应,更别说配合了,全程都只有承受的份儿。

    体力还糟糕透顶,一半没到就吚吚呜呜的嚷着不行了。

    不过,平心而论,他喜欢她的生涩,不管她是真的对这种事不精练,还是故意演戏给他看……他就是喜欢自己把她做到哀哀求饶的模样。

    本来对于她不是第一次这件事很生气很膈应,可在昨晚看到她为他包扎伤口时脸上布满的担忧和心疼时,他就在跟自己说,算了算了,她的以前他根本来不及参与,所以也没资格去计较这些没用的东西。

    再说了,他也不是第一次!

    就当扯平好了!

    他管不了她的以前,只要她以后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就ok了!

    但是他讨厌黎望舒,非常讨厌!!

    看到他俩抱在一起……不!哪怕是站在一起,他都浑身不痛快!

    如果可以,他想把“前男友”这种生物消灭了!

    他目光冷冷,云裳心里有点发毛,犹豫了两秒,她小心翼翼地开口,“生了孩子之后,我们就离婚吗?”

    “你想离婚?”他顿时更不高兴了。

    离婚的决定权在他手上好么!为什么却总是她在提起?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婚吗?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没有惦记前男友都是骗他的?!

    “不想!”

    他话音刚落,她就立刻摇头,表情认真又严肃。

    还没来得及发火的郁凌恒又转怒为喜了。

    似是为自己这样认真感到窘迫,她连忙又补上一句,“当然,如果郁先生你想,我会配合!”

    他想?

    郁凌恒微微拧眉,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想”吗?

    刚开始他的确是想的,但现在……

    “为什么不想?”他问她。

    他现在比较好奇她的想法。

    云裳想了想,然后盯着他的下巴,幽幽道:“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能修的共枕眠,千年的缘分,我觉得是应该珍惜的。”

    t市她是不想回了,如果能在c市扎根,是最好不过的。

    妈妈的病一直没有好转,其实有时候她也觉得疲惫,她终究只是血肉之躯,没有铁打的身体和坚不可摧的精神,她也会累。

    所以她就在想,累的时候不求有人帮,哪怕有个肩膀给她靠一靠,她也是心满意足的。

    “求人不如求己、女人应该自强自立”之内的大道理她都懂,只是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所以她也想在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能站在她的身边……

    她一直没看他的眼睛,不想自己太走心。

    其实她的内心很矛盾,有些东西,她想要却又不敢要,更不敢让自己先去跨出那第一步……

    郁凌恒微蹙着眉,深深看着她,抿唇不语。

    她淡淡的笑容里,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忧愁,仿佛她的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伤……

    郁凌恒的心,微微一抽。

    不尖牙利齿的郁太太,就像只被拔光了刺正鲜血淋漓的刺猬,让人心疼。

    他看了她一会儿,神色莫测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他突然低头,轻轻吻上她的唇……

    ……

    ……

    ……

    最后,郁太太还是没能逃过被郁先生欺负的命运。

    不过这一次他温柔多了,多少顾及了她的感受,在她举手投降的时候也没再不依不饶,虽意犹未尽,但还是很慈悲地放过了她。

    然后当她再次醒来时,距离上班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

    睁开眼睛他已不在身边,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想起上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本是迷糊的大脑瞬时完全清醒过来。

    顾不得酸痛不已的四肢,她掀开被子就翻身下牀。

    看了看地毯上昨晚被郁先生撕破的套裙,她眸光转了一圈,最后只得拿起牀尾凳上郁先生的浴袍往身上套。

    她边系着腰间的带子边匆匆往门口走。

    拉开门,跨出去就差点撞上一个人。

    她哎呀一声,连忙退开,抬眸就迎上一张帅气冷酷的脸。

    云裳一怔,眨了眨还有点迷离的桃花眼,然后对着来人咧嘴一笑,“早啊!初少!”

    初恺宸要去书房找郁凌恒,途经主卧门口差点撞上云裳虽觉不悦但也不甚在意,可就在他准备直接无视她继续走时,猛然反应过来——

    “你怎么在duke房间里?!”

    他本来都已经越过她的身边,突然又转回身来,怒瞪着她厉声质问。

    那凶巴巴的语气呛人得很,云裳觉得他这完全就是吃醋的口吻。

    “呃,这个……”她愣了一秒,然后垂眸轻轻一笑,妩媚又风情地抬手将散落在耳际的发丝抚向耳后,故作娇羞地说:“确切的说,这不是他的房间,是‘我和他’的房间!”

    刻意咬重字音,暗示意味显而易见。

    初恺宸的脸色瞬时难看到极点。

    她穿着duke的睡袍,顶着一头凌^乱的发,就这样一副被折腾得够呛的暧^昧模样从duke的房里出来,初恺宸就算想继续自欺欺人也做不到了。

    他瞪着她,那阴冷的目光恨不得淬上一层毒,将她毒死方能解恨。

    云裳见状,顿时起了逗^弄之心,只见她抬手轻掩红唇,矫揉造作地一声娇嗲,“哎哟初少,您快别这么看我了,你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会让我误会你对我有想法的。”

    初恺宸差点气吐血,眼睛都瞪圆了。

    对她有想法?

    这么不要脸的话她是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初恺宸气得狠狠磨牙,“云裳!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就觉得跟她再多呆一秒都会要了他的命一般难受。

    云裳眸光一凌,寒光四起。

    “初少请留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今天加更哟,这里是,可耐的泥萌快快订阅哇,今天编辑安排推荐了,所以如果今天成绩不好,以后就没有机会加更了哦,嘤嘤嘤,求订阅哇~~╮(╯▽╰)╭另:每天微博都有很精彩的明日预告~~~搜索即可~~

    作者:(*^__^*)郁总郁总,有空么?

    男主:干啥?╭(╯^╰)╮

    作者:想请你吃饭。(*^__^*)

    男主:(ˉ﹃ˉ)吃啥?

    作者:你亲妈我刚从超市购得一瓶上好的陈醋,请你喝一盅哇~~(⌒▽⌒)

    男主:(╯‵□′)╯︵┻━┻你给爷哥屋恩!!!

    女主:o(n_n)o我就看看不说话。

    男主:你也给我滚!!( ̄^ ̄)

    女主:。。。。。(~_~;)

    作者:(-_^)裳菇凉,咱们走,亲妈给你另择良婿去!

    女主:好哇好哇,亲妈我们快走吧!(ˉ﹃ˉ)

    男主:。。。。。。。。。( ̄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