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9章:你敢踹他我就敢打你
    郁凌恒暴怒。。しw0。

    她居然还敢护着这个背叛她的负心汉?!!

    他双眸一眯,杀气顿现,二话不说上前就要去踹狼狈倒地的黎望舒。

    云裳连忙半个身子倾靠在黎望舒的身上,张开双臂挡在黎望舒的前面。

    郁凌恒抬起的脚僵在半空,一张俊脸阴沉可怖,像个暴君般居高临下地瞪着郁太太,恶狠狠地吐出两个字,“滚开!!”

    云裳吓得一颤,悄悄咽了口唾沫,表面看起来镇定自若,其实她的心里已慌成一片。

    这样浑身散发出暴戾因子的男人看起来好可怕……

    可他越是这样凶狠,她越是不敢让。

    黎望舒喝了酒,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黎望舒挨打呢!

    茶几距离她和黎望舒只有一米,云裳伸手就抓了一瓶酒,用酒瓶指着郁凌恒,硬着头皮冲他喊:“郁凌恒,你敢踹他我就敢打你!”

    这样的话,对郁凌恒来说无疑是赤倮倮的挑衅!

    尤其是看到黎望舒都狼狈成那样了还要紧紧抱住挡在他前面的云裳,郁凌恒简直恨不得立刻踩死他!

    双重刺激之下,郁凌恒当即就失去了理智。

    他一把抓^住云裳的手臂将她从黎望舒的身上猛地扯起来,脚一抬,一落,干净利索地狠狠踩在黎望舒的心口上……

    “嗯……”

    黎望舒痛苦地闷^哼一声,整个人卷缩起来。

    见此情形,云裳来不及思考就举起手中酒瓶……

    郁凌恒抬臂一挡——

    啪嚓!

    世界,在这一刻静止。

    酒瓶砸碎了,手臂划破了,郁先生彻底火大了。

    偌大的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郁先生和郁太太剑拔弩张地互瞪着,一触即发。

    为了个负心汉居然用酒瓶子砸亲夫?

    郁凌恒妒火中烧,扬手就要抽她。

    眼看他高高扬起的巴掌就要往自己脸上落下来,云裳本能地瑟缩了下,紧接着她觉得自己不能服输,腰一挺,头一抬,她倔强地用脸颊去迎他的巴掌……

    打吧打吧!有种打死她好了!

    云裳在心里破罐子破摔地想。

    男人的手在距离女人的脸颊十公分左右猛地停住。

    他死死咬着牙根,恶狠狠地瞪着她,气得胸腔急促起伏。

    她胆怯瑟缩的那一下,他是看在眼里的,知道她害怕了,他的理智瞬时就回来了大半,手便僵在半空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劝自己,别打女人!别打女人!郁凌恒,冷静点,你的教养不允许你打女人!

    可这该死的女人太欠抽了!!!

    终究是气不过,他巴掌打不下去就改为狠狠推她——

    “啊……”

    云裳尖叫一声,被他推得直往后退,最后重重跌坐在沙发里。

    他的力道之猛,让她跌坐下去还反弹了两下。

    “裳裳!”

    听到她叫,黎望舒顾不得自身疼痛,连忙手脚并用地朝她爬去。

    黎望舒爬过去又抱住了云裳,云裳头晕目眩一时也忘了要把他推开,于是两人抱在一起的模样看在郁凌恒的眼中俨然就是一对要被拆散的苦命鸳鸯,而他就是那根棒!

    他这个名正言顺的丈夫,反倒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真特么的!!

    郁凌恒顿时又火冒三丈,气势汹汹地阔步上前,双手狠狠揪住黎望舒的衣领,将他猛地提起来。

    这样的举动,等于卡住了黎望舒的脖子,黎望舒无法呼吸,很快脸色就隐隐泛青……

    “郁凌恒你松手!!”

    云裳回过神来就看到黎望舒正痛苦地皱着眉头,吓得连忙去拍打郁凌恒的手臂,颤声尖叫。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让郁凌恒的怒火顷刻间飙到顶点。

    她在怕什么?怕他杀了她的前男友?

    她不是一向没心没肺吗?现在这样惊慌是因为她对黎望舒还余情未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放手郁凌恒!你这样会卡死他的!”

    云裳一边尖叫一边使劲儿拍打郁凌恒的手,可他就是不松。

    黎望舒也绝,即便快要窒息,他也不挣扎,就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看着郁凌恒,那得意的眼神好似在说“瞧!裳裳爱的还是我,你娶了她又怎样?她的心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

    无声的挑衅,将战火升级。

    郁凌恒的双手顿时揪得更紧了一分。

    黎望舒的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成了猪肝色,甚至冒出了青筋……

    “郁凌恒你再不放手我咬你了!!”

    云裳急得不行,闭着眼歇斯底里地尖叫。

    正在云裳张口要去咬郁凌恒手腕的时候,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

    穆劭枫一马当先,快步上前去抓^住郁凌恒的手腕用力一捏,让他松手,嘴里则无奈又好笑地调侃,“卧^槽!你不是打电话么?咋一会儿没见你就打上架了?”

    见局面有所控制,跟在穆劭枫身后的燕灵均和池千陌脸色同时缓了下来。

    池千陌双手插袋,宛若嫡仙般慢悠悠地上前。

    燕灵均则干脆慵懒地靠在包房门边,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用力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时才微眯着眸子淡淡看着郁凌恒那边。

    郁凌恒松了手,黎望舒因为缺氧而全身乏力地倒进沙发里,一手捂住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云裳僵在原地,喘息着,蹙着眉看着黎望舒,心里默默地松了口气。

    “怎么了这是?”池千陌看似淡然实则犀利的目光看了看云裳和黎望舒,然后看向怒发冲冠的郁凌恒。

    “没事!”郁凌恒冷冷吐出两个字,恶狠狠地瞪着云裳。

    “裳裳……”

    黎望舒缓过气来,凄凄望着云裳,嘶哑着声音喃喃唤她。

    他希望她能过去他的身边……她知道!

    双手不自觉地攥紧,云裳双眼泛红,一动不动。

    黎望舒一喊“裳裳”郁凌恒就火冒三丈,眸光一凌,伸手抓了云裳就走。

    云裳没挣扎,任由他拽着走,甚至连头都没回。

    穆劭枫挑着眉对郁凌恒喊,“喂!你这就走啊?不玩儿啦?”

    郁凌恒置若罔闻,拉着云裳转瞬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裳裳!”黎望舒见云裳被抓走了,连忙爬起来要追。

    可刚站起来就被穆劭枫一掌又推回沙发里。

    “想死在这里?”穆劭枫睨着明显已经醉了的黎望舒,淡淡哼道。

    跟郁凌恒兄弟多年,还从没见他像今天这样发狠的,他再去挑衅的话,可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这金域妩媚是穆家产业,所以在他的地盘上闹事儿可不行!

    也不管黎望舒有何反应,穆劭枫说完就对池千陌和燕灵均招手,“走走走,我们自己喝去!”

    很快,偌大的包房就只剩黎望舒一人。

    黎望舒布满血丝的双眼,怔怔地看着变得空旷的包房,心,突然就被掏空了……

    缓缓地,他双手抱头,十指穿进发中,狠狠揪住自己的头发痛苦哽咽……

    “裳裳……裳裳……”

    ……

    ……

    ……

    白色布加迪威航,在夜色中极速前进,快如闪电。

    郁凌恒面如玄铁,冷冷盯着前方,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

    云裳一手紧紧抓着安全带,一手拿着手机摁在耳朵上,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屏住呼吸吩咐着电话彼端的秘书。

    “小陈,立刻到金域星城来一趟……嗯,v6包房,金x的黎总喝醉了,你去安排一下……嗯……”

    听到从她嘴里说出“黎总”二字,郁凌恒倏地将油门踩到底。

    顶级超跑咻地一声像箭一般往前射。

    云裳吓得连忙丢了手机,双手紧紧抓^住身前的安全带,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这个死疯子!!!

    把车开这么快是想玩命儿吗?

    特么的!她还不想死好么!!!

    云裳内心在咆哮,嘴上却一个字都不敢说,就怕一不小心刺激了他来个车毁人亡。

    车速快得车窗外的夜景都看不清,吓得向来惜命的云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心里一边问候着他的祖宗八辈儿,一边祈祷能平安到家。

    她紧紧揪住安全带,仿佛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她默默看着他,一瞬不瞬,是那种看神经病的眼神。

    五分钟后,她还盯着他。

    他蓦地转眸狠狠瞪她一眼。

    云裳一惊,连忙转头看向车窗外。

    算了算了,发了疯的男人惹不起,她不惹他了还不行么!

    她在心里默默腹诽。

    然后,他们一路无言回到郁家。

    车子停下后,他踹开车门,下了车就气势汹汹地朝着恒阳居的方向走。

    不曾看她一眼。

    云裳蹙眉,默默跟着下车,再默默跟在他身后。

    他的步伐很大很快,她没有亦步亦趋,只是按照自己的频率,不快也不慢地走在后面。

    也想过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或许她该出去避避风头,可想来想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大晚上的能去哪里。

    而且她也不服,觉得自己没错凭什么要躲他,再说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啊!

    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干脆就早死早超生吧!

    云裳一边走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站在恒阳居的门口,她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鼓足勇气硬着头皮走进去。

    进入客厅里,只见满身寒气的郁凌恒背门而站,外套已脱,正被他狠狠踩在脚下。

    他穿的白色衬衣,左手袖子已经被血沁湿很大一片……

    纯白,艳红,两种颜色形成强烈对比,那血,看起来更是触目惊心。

    琇嫂正慌里慌张地围着他转,吓得不停地叫着嚷着。

    “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流多血啊?你跟人打架了吗?还是遇上绑匪了?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啊?不行不行,我马上去叫方医生……”

    琇嫂吓得方寸大乱,说了半天才想起要去找家庭医生。

    可刚一转身,就被怒气腾腾的郁凌恒喝止,“不许去!死不了!”

    虽是吼得地动山摇,却多少有点负气的意味。

    刚入大厅的云裳被他的吼声惊得一颤,想要上前的脚步顿时僵住,咬着唇不敢吭声。

    此刻的男人像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她不敢上前,害怕自己被他喷出的熔浆吞噬,落个尸骨无存。

    琇嫂也被吓得不敢动了,皱着眉无措又不解地看了看云裳,搞不清这小两口到底怎么了。

    可看到那血迹琇嫂就着急,连忙说:“那那,那我去拿医药箱给你包扎一下……”

    边说就边去找医药箱。

    “我说了死不了!!”郁凌恒勃然大喝。

    云裳和琇嫂的心同时一颤。

    “可是……”琇嫂僵在原地,转头又去看云裳。

    那眼神带着丝乞求,好似在对云裳说“大少奶奶你倒是说句话啊”……

    云裳撇开视线,装作没看到琇嫂投射过来的求救目光。

    他正在气头上,她是傻了才会送上门去讨他骂!

    她正撇着嘴在心里默默腹诽,突觉周身一凉,下意识地抬眸,即撞上他阴鸷的目光……

    他不知何时已回过头来,正恶狠狠地瞪着她。

    匆匆对视一眼,云裳连忙移开视线看向别处,躲他。

    郁凌恒很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脑海里全是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了维护前男友和他对抗的画面,恨得他咬牙切齿。

    她居然敢为了别的男人拿酒瓶子砸她,简直狼心狗肺蛇蝎心肠!

    更让人生气的是现在,她居然杵在那里不上来给他认错道歉!

    更过分的是还一副毫无悔意的样子!!

    怎么办?他真的快被气死了!

    咬着牙根狠狠吸了口气,见她还是一动不动,郁凌恒气得转身就朝着楼上走。

    琇嫂见状连忙拎着医药箱想跟上去。

    “不许上来!!”

    可刚到楼梯口,就被郁凌恒厉声喝止了。

    琇嫂不敢违抗,抱着医药箱眼睁睁看着郁凌恒消失在楼上,站在原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是怎么了呀?哎哎……”琇嫂急得跺脚,连声叹气。

    云裳轻-咬着唇角瞟着楼上,走向沙发坐下来,想着那恐怖的男人这会儿恐怕是惹不得的,今晚还是在楼下随便找个房间住一宿得了。

    琇嫂见云裳对受伤的丈夫不上心,又急又不解,不由暗暗揣测这小两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大少奶奶,你上去看看大少爷吧!”琇嫂跑到沙发边,皱着眉头一脸担心地对云裳说。

    云裳从楼上收回视线,看着琇嫂愣了两秒,眨了眨眼,摇头,“我不去。”

    她还不想死。

    “他流了那么多血,你不上去看看怎么行啊?”琇嫂忍无可忍地低喊,眼底是满满的不赞同。

    丈夫都受伤流血了,作为妻子哪能是这般事不关己的模样?!

    看琇嫂这么激动,云裳悄悄咽了口唾沫,忍不住想,若是琇嫂知道郁凌恒是被她伤的,会不会气得直接以下犯上对她破口大骂……

    默了默,她还是撇嘴摇头,“你没见他刚刚那么凶啊,我现在上去他打我怎么办?!”

    在金域星城的时候他就想打她来着。

    云裳边说边缩肩,表示害怕。

    “不会的大少奶奶,你是他的妻子他怎么会舍得打你呢,而且我们大少爷从来不打女人的,他真的不会!”琇嫂连连摇头,着急的样子就差举手发誓为大少爷作担保了。

    “他刚刚说了不许我们上去的。”云裳瞟了眼楼上。

    “他是不许我上去,没说不许你上去啊!”

    想了想,云裳还是摇头,“我不去!”

    她才不要送上门去给他骂,她又不是自-虐狂!

    “大少奶奶……”

    琇嫂急死了,正要再说什么,突然楼上传来脚步声。

    云裳和琇嫂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

    郁凌恒脸色阴沉,一步步从楼上重重走下来,依旧是穿着那带血的白衬衣,不过把袖子挽了起来,露出那条还在流血的伤口……

    约莫两三寸左右,深度不清楚,但看起来还是蛮触目惊心的。

    云裳心里有些后悔,还有些愧疚,其实她真不是存心伤他……

    “哎呀天哪,这么大条口子到底是怎么弄的?我的大少爷啊,你就让我给你处理一下吧!”

    琇嫂一看到郁凌恒的伤口就大叫起来,心急如焚地围着他转。

    郁凌恒置若罔闻,径直走进厨房,倒了杯水然后又回到楼上。

    上楼的时候瞪了眼想要跟上去的琇嫂,不许她上楼。

    琇嫂便不敢跟了,抱着医药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站立不安。

    云裳单腿盘坐在沙发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自己的手指甲,默默看着下楼又上楼的男人。

    他从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

    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流,滴了几滴在地板上。

    “大少奶奶!!大少爷受伤了你就不担心吗?”琇嫂看云裳不为所动,终究是忍不住了,皱着眉气急败坏地低叫。

    云裳也皱眉,烦躁地抓了把头发,坐直身子挺起胸,忿忿道:“我担心也要他领情才行啊?你没见他瞪我的时候像是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么?你让我现在上去岂不是等于羊入虎口?!”

    琇嫂想了想,问:“你们闹别扭了?”

    云裳眸光闪烁,没吭声。

    琇嫂惆怅地叹了口气,“大少奶奶,按理说我一个下人是没资格说什么的,但是我在郁家都快三十年了,我是看着大少爷长大的,我们虽不是亲人但胜似亲人,我希望他这一生都顺风顺水平平安安,我……大少奶奶你懂我的意思吗?”

    琇嫂嘴拙,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得有点词不达意,生怕云裳不明白自己的想法。

    “嗯,我懂!”云裳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琇嫂一喜,急急催促,“那你快上去看看他吧!”

    云裳苦恼,咬着唇犹豫了半晌,终究是勇气不足

    “不去!”她还是摇头。

    “大少爷那袖子都染红了,那么大条口子,就算他身强体壮,可再不止血也是受不了的!”琇嫂急得音量拔高,“大少奶奶,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牀头吵架牀尾和,甭管谁对谁错,伤口总是要先处理的呀,他可是你亲老公!!”

    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