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8章:姓郁的,算你狠!!
    郁凌恒却对她充满愤怒的目光视若无睹,转眸看着身边安静乖巧的沈樱雪,柔声问:“吃好了吗?”

    沈樱雪一直在努力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因为她感觉到他今天很不高兴,就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怒了他会被赶走,所以一直不敢说话。

    昨晚在餐厅里被他抛下,她伤心了一整晚,今天一早就打着找闺蜜郁零露聊天的旗号来到郁家,本以为他见到她会不耐烦,不曾想他居然没有给她坏脸色,现在还对她如此温柔……

    实在让她太惊喜了!

    他喜怒无常,总是让她捉摸不定,可越是这样,她越是对他着迷!

    沈樱雪怔愣了一秒,然后忙不迭地用力点头,“嗯,吃好了。”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主动关心过她了,沈樱雪受*若惊,所以就算没吃好,也必须说吃好了。

    见沈樱雪点了头,郁凌恒直接对冬嫂说:“冬嫂,都撤了!”

    那口气,仿佛只要沈樱雪吃饱就行了,其他人饿死都无关紧要。

    而整个餐桌上,也就只有云裳还没吃,所以要饿死也只会饿死她一人。

    “我还没吃呢!”

    云裳不服,反射性地喊道。

    “迟到的人,就不配上这个桌!”郁凌恒极尽蔑然地瞥她一眼,冷冷哼道。

    云裳气结,筷子往桌上一拍,怒声反驳,“我迟到还不都是因为你!”

    如果不是他做得她精疲力尽,天快亮都还在她身上驰骋,她至于睡到中午么?!

    云裳气愤填膺的一句话,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暧昧,所有人都转眸看着郁凌恒,默默等着他回答。

    可郁凌恒根本不屑回答,像是没听见云裳说的话一般,只顾着跟身边的沈樱雪说话。

    他看着沈樱雪,“你刚才不是说想去看电影吗?”

    沈樱雪一愣,看电影?她没说过啊……

    但很快沈樱雪就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猛点头,“嗯嗯!”

    不管他想做什么,反正她顺着他就好,只要她乖乖的顺着他,他一定会像以前那样寵爱她的。

    沈樱雪甜滋滋地想。

    “那走吧!”

    郁凌恒站起来,在沈樱雪要站起来的时候很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温柔又体贴。

    云裳狠狠咬着牙根,眼睁睁看着佣人把午餐撤走,又眼睁睁看着对面的苟男女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

    杜若蓝和郁正则夫妻率先走出餐厅,各忙各的去了,晚辈的事只要不闹得过分,一般都不会干预。

    而且郁凌恒身为大房长子,他的事也容不得别人干涉。

    “郁凌恒!”

    眼看沈樱雪亲昵地挽着郁凌恒就要走出餐厅,云裳腾地站起来,忍无可忍地冲着他高大的背影怒喝道。

    郁凌恒停下脚步,微微侧身,姿态倨傲地冷冷斜睨着她。

    “你什么意思?”云裳怒不可遏,一脸彪悍。

    与她的愤怒大相径庭,他冷冷勾动唇角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什么什么意思?”

    “昨晚——”

    气急攻心的云裳差点把昨晚的疯狂冲口而出,可她终究脸皮太薄,紧要关头急急闭上了嘴。

    “昨晚怎么了?”郁凌恒挑着眉,唇角勾着似讥似讽的弧度,嚣张无情的样子像是吃定了她不敢把昨晚的事公诸于世一般。

    云裳狠狠咬牙,“昨晚我们……”

    “嗯哼?”

    “我们——”

    “凌恒,时间快来不及了。”

    她下定决心要跟他撕破脸,却叫沈樱雪突然开口阻断了一切。

    沈樱雪的声音并不大,甜甜糯糯,明明很温柔很好听,却像一壶汽油浇在云裳的心上,心火瞬间飙到顶点。

    “好,我们走!”郁凌恒对沈樱雪轻轻一笑。

    云裳气不过,跑过去拉他,“郁凌恒你站住!说清楚——啊……”

    她的手刚抓住他的衣袖,就被他抬手狠狠一挥……

    她本就腿软,哪经得住他这样粗鲁对待,往后一踉跄,整个人就撞到了身后的椅子。

    呯!

    咚!

    两声闷响,她和椅子一起倒下。

    头撞上地板,痛得她眼冒金星,头晕脑胀……

    郁凌恒在看到云裳往地上倒的那瞬,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挽救,可臂弯里的沈樱雪微微用力抓住他的手臂,他稍一迟疑,就错过了救郁太太的最佳时机。

    她的头撞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他听得真切……

    看到她捂着头龇牙咧齿地抽冷气,他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似是在恼她蠢笨,又似是在气自己……

    云裳紧紧摁着大脑左侧被磕到的位置,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痛楚和晕眩,嗤嗤抽气。

    她抬头,极冷极冷地看着毫无悔意且冷酷无情的男人,被怒火填满的心,微微泛疼……

    气氛僵凝,紧绷又压抑。

    云裳如此狼狈,郁零露本想趁机奚落几句的,可她看到大堂哥脸色不善,终究是没敢出声,乖乖倚在门框上幸灾乐祸地看戏。

    “凌恒,我们该走了。”

    在诡异的沉默中,沈樱雪轻轻拉了拉郁凌恒的衣袖,小心翼翼地提醒。

    郁凌恒狠狠瞪了云裳一眼,然后带着沈樱雪扬长而去。

    郁零露对云裳冷笑一声,尽显轻蔑和鄙夷,趾高气扬地跟着离开。

    云裳跌坐在地上,一边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一边苦大仇深地瞪着那男人的背影,简直恨不得在他背上戳出两个洞来方能解恨。

    靠!

    他这是嘛意思?

    把她吃干抹净然后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本来还说睡了他气死沈樱雪那朵白莲花的,结果现在快被气死的倒成了她!

    见鬼!!

    她可真是偷鸡不成还蚀了好大一把米!

    姓郁的!算你狠!

    “你没事吧?”

    正在心里用各种恶毒词语问候着郁凌恒,突然身后飘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回头,仰起脸,看到郁晢扬正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云裳有些沮丧,垂下头咽了口唾沫,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摇头,“没事。”

    亲眼目睹她被大哥和堂姐“欺负”,郁晢扬心生不忍,本想说点啥安慰安慰,却又觉得以前曾那么讨厌过她,有点拉不下脸。

    “没事你还坐在地上干嘛?”于是本是关心的话一不小心就被他说得硬邦邦的。

    云裳心里委屈,这会儿听他这不耐烦的口气顿时就恼了,没好气地冲他怒道:“我腿软歇会儿不行啊?!!”

    “你吼什么?!”郁晢扬几乎是反射性的用同样分贝喝道,也委屈了。

    他本是好心,就算词不达意她也不用这样不识好歹吧!

    好心当成驴肝肺,哼!

    云裳又累又饿又难受,实在没精力跟他吵,唇角一勾,笑得极尽苦涩。

    “我没吼。”她垂头丧气,声音立马变得蔫蔫的,苦笑着像是自言自语,“你们都是爷,我哪敢吼你们啊……”

    她爬起来,眼前一黑差点又摔倒,吓得郁晢扬连忙伸手去扶她。

    可她侧身,避开他的手,踉跄两步后才终于站稳。

    好心被拒绝,骄傲的郁二爷很难得的没有恼羞成怒。他皱着眉看她,“你……真的没事儿?”

    “死不了!”她抬起头来,对他咧嘴一笑。

    明明笑靥如花,却偏生让人觉得她的笑容里充满了悲伤……

    说完,也不管郁晢扬有何反应,云裳揉着脑袋就离开了主楼。

    嗯,她很好!死不了!

    翻脸不认人就不认人吧,她无所谓的,嗯,她无所谓的……

    捂头的手,突然摁住胸口,那里,闷闷的,有点疼……

    ……

    ……

    ……

    云氏。

    叩叩叩!

    “进来!”

    云裳正在看设计部刚呈交上来的设计稿,听到敲门声便扬声道。

    秘书小陈推门而入,走到她的办公桌前,“云总!”

    “说!”云裳蹙着眉对比着手中的两张设计稿,头也不抬地吐出一个字。

    “与我们公司签订长期合作的金x矿业今早宣布被收购,对方新任总裁将于三小时后到达c市,要求约见您!”

    金x矿业被收购了?

    云裳抬头,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感到诧异。

    云氏没有自己的金矿,所以大部分黄金和玉石都是由金x矿产公司供应。

    沉默了几秒,她又低下头去看设计稿,“时间,地点。”

    小陈,“晚上八点,金域星城娱乐会所!”

    “嗯!”云裳扶着额,淡淡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小陈转身离去,云裳看着桌上的设计稿,惆怅万分。

    看了这些设计稿,云裳越发觉得云氏的设计部需要大换血,连她都不能打动的作品,如何吸引消费者?又如何参加今年的珠宝首饰设计大赛?

    哎……

    烦死了!!

    晚,七点五十分。

    金域星城娱乐会所。

    云裳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到达v6贵宾包房。

    抬手在门上礼貌性地叩了三下,然后她将门轻轻一推。

    抬脚跨进门内,抬眸望去,只见偌大的包房内灯光迷离,特别安静,且只有一人——

    黎望舒!

    云裳僵在当场。

    四目相接的那瞬间,她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依旧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她依旧是天真烂漫的傻姑娘……

    他们相知相恋,怀着美好的憧憬把对方当成永远……

    看到云裳的那刹,一直紧张等待的黎望舒腾地站了起来。

    他饱含思念和深情的目光紧紧锁在她的身上,甚至舍不得眨眼,就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他想她!

    他太想她了!!

    蚀骨的思念,如剧毒渗入了四肢百骸,让他痛苦,让他绝望,让他生不如死……

    “裳裳……”

    他红了双眼,深深看着她,一开口已然微哽。

    云裳转身就走。

    心,很痛,痛得她忍不住也红了眼……

    她已经努力淡忘,为何还来打扰?

    她不想见他,真的不想……

    “裳裳!”

    黎望舒大喊,箭步而上,赶在她拉开门的那瞬,张开双臂从她身后紧紧抱住了她。

    死死的,抱住!

    他们都红着双眼,就那样站在包房门口,俱都轻轻颤抖。

    几米远的另一个包房,突然开了门,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边打电话一边从包房内出来,随意抬眸,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俊脸瞬时阴沉可怖!

    “裳裳,别走,求你别这样对我……”

    黎望舒紧紧抱着云裳,不敢松手,在她耳后苦苦哀求。

    云裳难过,她害怕听到黎望舒这样的声音,更害怕看到他这副悲伤悔痛的样子,她宁愿他渣到底!

    既然背叛了当初的誓言,又何必不甘?又何必揪住前尘往事不放?

    何必!!

    狠狠咬了咬唇,云裳压制着心里的悲伤,缓缓转身。

    见她不走,黎望舒欣喜若狂,泛红的双眼贪婪地盯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一瞬不瞬。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云裳抬眸看他,语气冷淡。

    黎望舒微怯,怕她生气,“我……”

    云裳,“你收购了金x矿业?”

    他沉默。

    他的默认瞬间点燃了云裳心里的怒火,勃然大吼,“黎望舒,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一生气他就害怕,怕她会甩手走人,他连忙紧紧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地说:“我想跟你近一点,我只是想跟你近一点而已。看不到你我害怕,裳裳,我害怕……”

    是那种无边无际的恐慌,仿佛再也看不见未来,绝望,深深的绝望……

    云裳皱着眉,看着黎望舒泛红的脸和迷离的眼,一颗心又气又疼。

    “喝了多少?”她冷冷看着他,问。

    黎望舒一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怯怯地结巴,“没,没多少……”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反正在等她的过程中,他很紧张,只能不停地用酒壮胆……

    云裳看了眼不远处的水晶茶几,一瓶伏特加已经只剩下半瓶。

    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她苦笑。

    三年前滴酒不沾的男人,现在整日酗酒到底是谁的错?

    狠狠咬了咬牙,她抬眸看他,冰冷的声音充满绝情和冷酷。

    她说:“回t市吧黎望舒,别再来了!”

    “不!!”黎望舒大喊,双眼骤然布满血丝,“云裳!你真的要逼死我才开心吗?”

    云裳狠狠甩开他的手,皱着眉头后退一步,“现在到底是谁逼谁?!”

    “我只是想看看你!”黎望舒痛苦嘶吼。

    “你现在看到了,我很好!”她摊开双手耸耸肩,对他轻轻一笑,说完还注重重复了一遍,“黎望舒,我很好!!”

    潜台词是:我很好,所以请别再来打扰!

    “我不好!!!”黎望舒的吼声如身受重伤的困兽,绝望又愤怒,他不管不顾地将她紧紧抱住,在她耳畔痛苦哽咽,“裳裳,我不好啊……”

    他已病入膏肓,而她是他唯一的药,没有她,他只有死路一条!

    云裳很难过,难过上天捉弄,他们明明相爱,却终究无缘……

    “黎望舒,你已娶,我已嫁,你好与不好都已与我无关,好吗?!”她推开他,冷冷说道。

    回不去了,他们永远无法回到最初,唯有斩断一切,长痛不如短痛……

    黎望舒死命摇头,“不!云裳,不是这样的!我不好是因为我太爱你,你怎么可以说与你无关呢?你不能这么狠心!!”

    狠心吗?

    或许吧!

    可是如果不狠心一点,难道要让彼此坠入深渊才知道后悔吗?

    “裳裳,从你走后,我的心每天都好痛,我觉得我快死了……”他红着双眼,轻轻拉着她的手,像个被遗弃在风雨中的孩子般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黎望舒,你有点出息好吗?!!”她终究是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她不想看到他如此颓废,不想看到他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曾经的他那么骄傲那么自信,那么的意气风发,他不该是这样的!!

    “没有了你,我要出息做什么?”他笑,笑得悲凉又凄苦。

    他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从她走后他什么也做不了,连觉都睡不好……

    “你——”云裳气结,心脏抽^搐不已。

    他突然捉住她的双手,微微弯腰用一种卑微的姿态与她平视,急切地哀求,“裳裳,跟我走好不好?我们去国外,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我们好好在一起,好不好?裳裳,好不好?”

    云裳看着他焦急又充满希冀的模样,心里越发悲伤……

    她不说话,脸色平静,淡漠的眼神没有丝毫情绪波澜,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不置可否。

    而她越是这样冷静,他的心就越是慌乱。

    仿佛在他们的爱情里,她已抽身而出,而他还深陷其中……

    他急了,将她狠狠拽进怀里,死死抱住,“云裳!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日子太可怕了,我熬不下去了,我真的会死……”

    “那就去死!!”

    一道阴冷至极的声音,宛若从地狱最深层飘出,让包房内的气温瞬间降至零度。

    云裳一惊,心脏狠狠一紧。

    这声音……

    下意识地转眸,即撞上郁凌恒阴鸷恐怖的眼神。

    下一秒,还不待她反应,郁凌恒就将她从黎望舒的怀里狠狠拽了出来。

    云裳被拽得脚下踉跄,差点撞到包房的门上,吓得她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

    黎望舒喝了酒,反应比较慢,当感觉到怀里的人被抢走时,他下意识地要追去抢回来。

    郁凌恒抓着云裳后退一边,然后伸脚一勾。

    黎望舒便直接往前一扑,狼狈地摔倒在地。

    云裳见状,怒不可遏,双手撑住郁凌恒的胸膛就将他狠狠一推。

    然后扑过去扶黎望舒。

    如果郁凌恒是给黎望舒一拳,她或许还不会这样生气,她生气的是他这种把黎望舒当猴耍的恶劣行为。

    黎望舒虽然背叛了她,但她也无法眼睁睁看他被这样羞辱!

    郁凌恒猝不及防,被突然爆^发的云裳推得往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子。

    暴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