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7章:不能便宜白莲花
    她信!

    识时务者为俊杰,郁太太立马往郁先生怀里蹭,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撒娇,“老公,我头晕……”

    “没事,有我抱着,你不会摔到地上去!”郁先生不上当。乐—文

    这女人,狡猾得很,他这会儿都快欲_火焚身了,才不会中她的苦肉计。

    郁太太继续放招,“老公我难受……”

    郁先生见招拆招,衔着她的耳_垂轻_咬了一口,“没事,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老公……”

    他怒了,狠狠瞪她,“云裳!你再推三阻四坏我兴致试试!!”

    一脸的欲_求_不_满。

    见他面带不善,云裳闭上了嘴,不敢再出声。

    她有很强烈的预感,如果惹恼了他,他真会在车里就把她给办了……

    噢漏!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眼角余光瞟了眼车窗外,发现他们已在郁家的半山腰,马上就要到家了。

    云裳嘟起嘴,主动去亲一脸阴沉的郁先生……

    郁太太送上香吻,郁先生立马又高兴了,刚才打断的热情卷土重来……

    他卷住她的舌,近乎贪婪地用力吮……

    车里虽舒适隐蔽,但终究不够宽敞,所以当感觉到车子终于停下时,郁凌恒拉了云裳下车就往恒阳居走。

    大步流星,迫不及待。

    云裳一手被他牵着,一手抓着来不及扣上的衬衣衣襟,因跟不上他的步伐而脚步踉跄。

    进了恒阳居,郁凌恒正想抱起云裳往楼上去,哪知却看到她紧蹙着黛眉捂住胸口一脸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他拧眉。

    云裳痛苦低喃,“我的胃难受……”

    郁先生俊脸一沉,咬牙切齿,“云、裳!”

    她再敢耍花样他真要狠狠收拾她不可!!

    他岂是她想撩就撩想甩就甩的男人!!

    她抬头看他,双眼噙泪的模样我见犹怜,“真的,我没骗你……”

    可怜兮兮的话还没说完,她就倏地甩开他的手,捂住嘴就往楼上冲。

    郁凌恒看着她飞快跑上楼的背影,一时间还真有点拿不准她到底是真想吐还是又在装。

    他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楼上,咬着牙根站在客厅里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好半晌后,他转身走向厨房,决定去喝杯冰水降降火先。

    这个死狐狸精!!

    ……

    ……

    ……

    回到房间。

    云裳关门上锁,耳朵贴在门板上,在确定郁先生没上来后,默默松了口气。

    脱了外套随手一丢,她拿了睡衣和手机进入_浴_室。

    浴缸里放满了水,她褪_下衣裤躺进去。

    打开微信,一边泡澡,一边和柯筱她们语音聊天。

    云裳;“有朵白莲花欺负了我妈。”

    柯筱:“弄死她!”

    裴惜灵:“弄死她1!!”

    戚小麦:“弄死她2!!!”

    柯筱三人顿时激愤不已、同仇敌忾。

    俱都吼得咬牙切齿。

    云裳:“怎么弄?”

    戚小麦:“这个……”

    裴惜灵:“毁-容、倮照、强_歼,随便挑!”

    云裳:……( ̄旦 ̄;)

    柯筱劝,“裳裳你别听裴裴的,犯法的事儿咱不做,白莲花自有天收,咱可不能把自己的大好人生给搭上。”

    多年闺蜜,柯筱三人都知道欧晴是云裳的命,是她努力生活的精神支柱,为了妈妈,云裳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所以有些建议,是不能随便说的。

    裴惜灵发了个白眼,说:“特么我开玩笑的,你们还当真啊?”

    云裳也发了个白眼,“你们能给我出个靠谱的招么?”

    群里沉静了一会儿。

    戚小麦问:“打蛇打七寸,那白莲花最在乎的是什么?”

    最在乎什么?

    云裳捏着手机想了想,然后打出四个字。

    云裳:一个男人……

    柯筱:睡那男人!

    戚小麦:睡那男人!

    裴惜灵:睡那男人!

    三人也打的字,几乎是“异口同声”。

    云裳发了个流汗的表情,再打了一串句号,表示对她们的提议感到无语。

    然后四人没再语音,都开始打字。

    柯筱:等等等等,大家冷静点,我们好像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戚小麦:什么事?

    柯筱:裳裳,那男人帅么?

    云裳轻_咬着红唇,脑子里浮现出郁凌恒那张好看得神人共愤的脸……

    云裳:很——帅!

    裴惜灵:有钱么?

    云裳:超级——有钱!!

    柯筱:那就睡!

    裴惜灵:必须睡!!

    戚小麦:睡睡睡!!!

    云裳看着满屏的“睡”字,啼笑皆非。

    沉默了半晌,她打出两个字:真睡?

    戚小麦:睡啊!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怎么能便宜白莲花呢!睡!!!

    裴惜灵:就是就是,睡!不睡白不睡!

    云裳想了想,觉得小麦姐说得对,郁凌恒虽然人贱嘴毒,但胜在颜好金多,的确不该就这样便宜沈樱雪那朵白莲花……

    云裳:那我真睡喽!

    柯筱:睡吧!气死白莲花,给咱们妈妈报仇!!

    给咱们妈妈报仇……

    看着柯筱发出来的这行字,云裳心坎一疼。

    本还犹豫的心,瞬时就坚定了。

    对!

    必须得给妈妈报仇!!

    云裳:好!我这就去!!

    发出壮志凌云般雄伟气魄的几个字,云裳就关了微信。

    而微信群里,柯筱她们还在说……

    戚小麦:不过裳裳,听说第一次很疼很疼的,像整个人被劈成两半似的,你可要悠着点啊!

    柯筱:哎哟,没那么夸张,小麦姐你别危言耸听,根本没那么疼!

    裴惜灵:你咋知道没那么疼?筱筱你试过?

    柯筱:……

    戚小麦:筱筱你……?

    柯筱:你俩蛇精病啊!我试个毛线啊!我特么找谁试啊!找你们试啊?!!

    戚小麦:筱筱你这么激动是恼羞成怒了么……

    柯筱:滚犊砸!!

    裴惜灵:咦?裳裳怎么没出声了?

    戚小麦:她真去睡了?

    柯筱:呃……不会吧……

    裴惜灵:裳裳?裳裳?

    柯筱:裳裳宝贝儿,我们说着玩儿的,你别冲动啊……

    戚小麦:裳裳……

    裴惜灵:裳裳姐……

    柯筱:裳裳姐姐……

    ……

    当第二天云裳打开微信群看到三个闺蜜说的什么“第一次很疼”和“我们说着玩儿的”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好想冲回t市去把这三个女人活活掐死!!

    知道疼不早点说?!

    说着玩儿不早点说?!!

    特么把她推进火坑这样的缺德事也敢做?

    还能不能好好的做闺蜜了?!!!

    ……

    ……

    ……

    云裳关了微信之后……

    洗好澡,只穿了一件白色t恤,准备去主卧把郁先生睡了。

    打开_房门,趁着勇气还在,她走到郁先生的房门前,抬手敲门。

    叩叩叩……

    在等待的过程中,云裳由坚定渐渐变得迟疑,又由迟疑变得胆怯,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她的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酒精壮大了她的胆,可对“睡”这件事她一无所知,现下事到临头,她难免会心生恐慌……

    心,扑通扑通,突然快速跳动起来。

    云裳想转身回房,当自己没来过。

    哪知——

    她想走的念头刚起,主卧的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郁太太顿时骑虎难下了。

    门内的男人,外套已经褪去,只着白色衬衣。

    衬衣扣子从衣领往下解开三颗,衣摆也从裤腰里扯出,他趿着拖鞋,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又性_感。

    好好看……

    上帝真是太偏爱这个男人了!

    云裳悄悄咽了口唾沫,有种垂涎欲滴的感觉……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郁先生此刻脸色不太好。

    他站在门口,一手插袋一手抓着门把手,阴沉着俊脸冷冷看着她。

    很显然还在为刚才她撩了他又抛下他的事生气。

    打开门看到云裳的那刹,郁凌恒是想叫她滚的,可当他看清她的模样后,那个“滚”字便生生卡在喉咙口,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看着她,眼神由冰冷迅速转为火热……

    她长发披肩,未施粉黛,刚洗完澡的肌_肤白_皙胜雪吹_弹可破。

    白色t恤堪堪遮住臀_部,只要稍稍抬手,就能看见小内,一双均匀细长的腿极具诱_惑力地呈现在男人眼前……

    而且她没穿内依,胸/前的凸/点若隐若现……

    此刻的小女人,性_感至极又媚惑十足。

    郁凌恒喝了三杯冰水才压下去的欲_念,瞬间又被点燃……

    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俏_丽妩媚的小_脸,心里是又恨又爱。

    这个死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儿得这么好,以前一定没少在其他男人身上练习吧!

    “嗨……”

    云裳身子微微一倾,靠在门框上,妩媚又风情地撩了撩发,媚眼如丝地看着郁先生娇滴滴地打招呼。

    “干嘛?!”他冷冰冰地吐出俩字,一副不待见她的模样。

    擦!何必明知故问!不装_处能死啊!!

    云裳汗,她都穿成这样来找他了,还能干嘛?

    傲娇个毛线!

    好吧,让他矫情,反正她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如此一想,云裳勾唇一笑,说:“没事儿,我就是过来跟你说声晚安的。”

    说完她就转身。

    郁凌恒一把抓_住她狠狠一拽,直接将她拖进怀里来,紧拧着眉头瞪着她无辜的小_脸,想着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来招惹他,就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穿成这样来跟他说晚安?

    她以为看了她这幅模样他今晚一个人还能睡得着?

    他气得咬牙切齿,“云裳,你是不是想死——”

    她踮起脚尖,双臂勾住他的脖子,直接送上红唇以吻封缄……

    郁凌恒僵住。

    软软的唇,香气弥漫,满腔怨愤瞬间被腾升而起的欲_念淹没……

    短暂的怔愣之后,他二话不说,双手握住她的臀往上用力一提。

    身体腾空,被他熊抱在怀,云裳的腿很自然地圈住他的腰……

    如此一来,她高出他许多,便用双手捧住他的脸,低下头去与他的唇_舌纠缠……

    郁凌恒眸色骤然深幽,一瞬不瞬地看着脸颊绯红的郁太太,用脚踢上门,抱着热情主动的郁太太就径直朝着的大牀走去。

    将郁太太压在牀上的那刻,他暗暗发誓,今晚就算天塌地陷,他也不会再放过她!

    他要狠狠的……

    做死她!!!

    ……

    ……

    ……

    累!

    很累!!

    超级累!!!

    这是云裳的事后感想。

    一整晚的纠缠,耗干了她所有的体力,她被不知餍足的男人操练得几乎散了架。

    腿间强烈的不适感充分显示了昨晚的他们有多疯狂,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她甚至记得每一次被他送上顶峰的瞬间身体里烟花炸开的那种悸动和狂颤……

    也终于明白,这种世人痴迷的运动原来这么累,这么痛……

    其实她想不明白,整个过程明明出力的全是他,为什么她却累成了狗……

    不知道睡了多久,云裳悠悠醒来,缓缓张开双眼,看到的是窗外明媚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

    身体的酸痛让她清楚地记起昨晚发生过什么,呼吸一窒,她回头去看身后……

    空空如也。

    咦?

    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的男人呢?

    转头看了看左侧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向十二。

    原来已经中午了。

    好吧,他不在也好,不然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该怎么面对他……

    在被子里小心翼翼地伸了个懒腰,舒展舒展昨晚过度操劳的筋骨,待适应了那让人崩溃的酸胀感后,云裳蹙着眉头缓缓坐起来,准备起牀。

    坐起来才发现,整个卧室里有多乱。

    她的t恤和小内,他的衬衣和长裤,还有浴巾和一个枕头,都在牀下的地毯上散落着。

    沙发和飘窗,也是一片狼藉,她还记得,他抱着她在卧室的每个角落都来过一场……

    呼……

    云裳捂住发烫的脸,长长地呼了口气。

    裹着被子下地,想去浴室洗洗,一走路才发现两腿打颤,腿酸得差点站不稳。

    走进浴室一看,她的脸不由更红了一分,脑海里全是他把她抵在花洒下狠狠做的场景……

    要死了!

    她得快点离开他的房间,不止是房内那暧昧的气息未散,就连每一个角落,都能勾起她对昨晚的记忆……

    随意洗漱了下,云裳穿了郁先生的睡袍,捡起自己的t恤和被撕烂的小内,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临走前,她红着脸匆匆瞟了眼牀,白色牀单上痕迹斑斑,简直不忍直视……

    回到自己房间,换衣洗漱,十分钟后,她下楼。

    琇嫂告诉她,今天周末,所有人都得去主楼用餐。

    她应了声好,连忙又拖着酸胀的腿往主楼走去。

    一路上她都在想,他们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转变,等会儿看到他她该用什么表情比较好……

    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对他发发嗲撒撒娇?

    云裳咬着唇,越想越紧张,越想越纠结。

    心脏居然扑通扑通越跳越快,犹如小鹿乱撞……

    可当她走进餐厅,发现自己刚才都白纠结了。

    温存过后,该用什么表情对他?

    呵!

    冷脸好了!!

    餐桌上,除了郁家的人,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正是坐在郁凌恒身边的沈樱雪!

    她差点被他做死,他居然转眼就来陪红颜吃饭?

    真想呵呵他一脸!

    “大少奶奶。”

    管家冬嫂看到云裳,轻轻点了下头。

    餐桌上所有人都朝她看去。

    云裳只看着郁先生。

    四目相接,他目光冰冷,仿佛他们不曾抵死缠绵,仿佛他们什么都没发生,仿佛昨晚只是她做了一场梦……

    呵!

    她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当什么都没发生,想不到他倒先欲撇清一切……

    她真是白纠结了!

    撇清就撇清,其实她倒无所谓,只是她看不惯他刚折腾完她就来哄沈樱雪,她不爽!

    都说男人薄情,可他薄情成这样是不是也太不是玩意儿了!!

    “哟!我们大少奶奶终于起来了啊!”

    最先出声讥讽的,永远是郁零露。

    仿佛她时刻准备着落井下石,不逮着机会踩她一脚就对不起全世界似的。

    云裳没理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径直走到郁凌恒的对面坐下。

    她低着头,一边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一边轻声解释,“昨晚太累,不小心就睡过头了,让大家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谁等你了!”

    冷飕飕的一句,从男人岑薄的唇瓣间溢出来,凉薄又无情。

    “……”云裳抬眸看着对面的男人,对他说出这样话而感到惊诧。

    他被鬼附身了吗?

    昨晚的他可不是这样的!!

    昨晚热得像火,今天冷得如冰,他有精神分裂?

    “自作多情!!”

    在她复杂的瞪视中,他又冷冷补上四个字。

    云裳差点因一口气提不上来而噎死!

    自作多情?

    他这是一语双关?

    吃了她还嫌弃她?

    尼玛!太欺负人了吧!!

    郁凌恒话音刚落,郁零露立刻补刀,笑得得意又嚣张,“可不是,你以为你谁啊?等你?呵!!”

    几个长辈对云裳的迟到都有些不满,虽没出声斥责,但看到云裳被挤兑也没制止郁零露,显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云裳孤立无援。

    郁晢扬看了眼敢怒不敢言的云裳,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云裳紧紧捏着筷子,冷冷瞪着郁凌恒。

    郁凌恒却对她充满愤怒的目光视若无睹,转眸看着身边安静乖巧的沈樱雪,柔声问:“吃好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了个裙版,喜欢的就进裙来取,请主动带上目前为止的全部订阅截图,进裙找管理员或者裙主,谢谢合作~~~裙号请看置顶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