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6章:哎呀老公,这么巧啊!
    “哎呀老公,这么巧你和沈小姐也在这里吃饭啊!”

    突然横空飘来一句娇嗲,将本是浪漫的气氛生生打破。````

    郁凌恒和沈樱雪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着已来到他们桌边的云裳。

    看到笑得明艳动人的云裳,沈樱雪的脸色蓦地一白,整个人僵住。

    “你来这里干嘛?”郁凌恒拧眉上下打量她,惊讶又狐疑。

    “来这里还能干嘛?当然是吃饭啊!”云裳一p股坐在郁凌恒的身边,勾着唇角看着脸色苍白的沈樱雪,笑_眯_眯地回答。

    郁凌恒挑了挑眉尾,“一个人?”

    “当然不是啦,约了朋友。”云裳转眸看他,嗲嗲回答。

    朋友?

    郁凌恒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这家餐厅是c市有名的情侣餐厅,什么朋友需要约在这里来吃饭?

    “什么朋友?”

    一不留神,他就把心里的疑问以不快的语气问了出来。

    “我师兄。”云裳眨眨眼,随口道。

    “不是说朋友吗?”郁先生更不悦了,目光犀利似箭地盯着她。

    一会儿朋友一会儿师兄的,她到底约了什么男人?她这样含糊其辞是想掩饰什么?

    云裳愣了一下,看到他俊脸阴沉,不由莞尔一笑,“哎哟,别这么认真抠字眼啦,他对我来说亦兄亦友!”

    亦兄亦友?

    呵!依他看她和燕诏分明就是打着师兄妹的幌子搞暧_昧!

    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知道检点!

    waiter抱着菜单上前来,微笑着礼貌地问云裳,“小姐,请问需要点什么?”

    郁凌恒,“她不用——”

    “一份鹅肝,一份意面,一份水果沙拉。谢谢!”

    郁凌恒话还没说完,云裳却连菜单都不看就对waiter点了餐。

    “不是约了你师兄?”郁凌恒冷眼睨她。

    “是啊!”云裳点头,然后对他咧嘴一笑,“不过我现在饿了,师兄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让我先吃点垫垫底吧!”

    她点那么多还叫“吃点”?

    这么能吃,难怪那么重!

    郁凌恒默默吐槽。

    他该撵她走的,可他皱着眉努力了很久,却还是说不出让她滚蛋的话。

    在云裳和郁凌恒的互动中,沈樱雪完全插不上嘴。

    心里满是被冷落和被忽视的委屈,她却只能咬牙隐忍。

    因为干妈说过,凌恒喜欢温柔体贴的女人,最不喜欢的就是争风吃醋不懂事的女人……

    所以,她不能不懂事。

    “啊,对了,我突然加入,沈小姐你不会介意吧?”

    云裳突然轻叫一声,像是才发现沈樱雪的存在一般,故作抱歉地笑着问沈樱雪。

    沈樱雪面色一僵,红唇蠕动想说点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扳回点面子,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云裳抢了说话权。

    “哎呀!”云裳一声娇嗲,装模作样地自嘲一笑,“我真是小人之心了,沈小姐这么‘温柔善良’,定然是不会介意的嗬?!”

    一句“温柔善良”,极尽嘲讽之意。

    沈樱雪岂会听不出云裳的弦外之音,顿时尴尬满面。

    不依不饶地刁难一个病患,何来善良?

    云裳这分明说的是反话,暗讽她。

    只是如此一来,她不免好奇,那个像白_痴的中年女人到底是她云裳什么人?值得她这样为其抱不平!

    云裳说完,伸手去把郁凌恒面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动作自然地拿起他的餐具就自顾自地吃起来。

    郁凌恒皱眉看她。

    她一边切牛排一边说:“老公我好饿,我先吃点你的牛排,等会儿我分一半鹅肝给你吃。”

    她说得那么自然,仿佛与他分食是最平常不过的事。

    郁凌恒眼睁睁看着她切了牛排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眼睁睁看着她咽下牛排后那副满足的小模样,再眼睁睁看着她嫣红的唇_瓣含_着他的叉子转过头来媚眼如丝地回视他……

    小腹一紧,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下。

    “老公你在看什么?”云裳咬了咬叉子,眨巴着无辜的桃花眼,娇滴滴地明知故问。

    “……”郁凌恒抿唇不语。

    他总不能如实说被她这副模样迷住了吧!

    见他不说话,她眉一挑,像是恍然大悟般轻叫一声,“啊,你也很饿对不对?来,我们一起吃!”她切下一小块牛排递到他嘴边,像哄孩子似的拉长尾音,“啊——”

    郁凌恒无语,理智告诉他应该拒绝,可他的嘴,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云裳满意,笑靥如花。

    眼看着郁凌恒没有拒绝云裳暧_昧的喂食,沈樱雪的双眼泛起水雾,拿着刀叉的手狠狠攥紧,指关节严重泛白。

    对云裳更是痛恨至极!

    郁先生细嚼慢咽着嘴里的牛排,微眯着眸子睨着反常的郁太太,猜来猜去也猜不透她今天是发了什么疯,居然对他这般殷勤,不过不管她意欲为何,至少这会儿他还蛮享受她的热情。

    好吧,被她这样一弄,他现在的确“饿了”……

    只不过他想吃的不是牛排,而是她……

    这个女人真是坏透了,无时无刻不在撩_拨他!

    瞧,又来了……

    “老公,我要喝酒!”云裳嘟着嘴盯着郁凌恒手里的红酒,撒娇道。

    郁凌恒默默看了她一眼,然后拿起酒瓶要往她面前的杯子里倒酒。

    她却把杯子拿开,用嘴努了努他的杯子,“就用你的杯子。”

    用他的?

    郁凌恒的心里又开始有小羽毛在扫,一下接着一下,痒得要命。

    轻轻咽了口唾沫,强行压制着心里那股猛然窜起的躁动,他将酒杯递到她面前。

    云裳微微低头,唇贴上他的酒杯,就着他的手,将杯中艳红的酒一点一点喝进嘴里……

    她喝着他的酒,还媚眼如丝地看着他,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妩媚又动人。

    她在勾_引他!

    郁凌恒敢肯定,这女人在勾_引他!

    她可真是不知羞耻,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抛媚眼……

    可该死的,他喜欢!!

    真想把她拖进怀里揉一通,狠狠惩罚惩罚这个不知死活的坏女人!

    两口子眉来眼去,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完全无视沈樱雪的存在。

    沈樱雪面色苍白,又痛又恨,却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喝了两口红酒,云裳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吃着。”

    郁凌恒微眯着双眼看着云裳渐行渐远的背影,口干舌燥,下意识地举杯,把云裳没喝完的小半杯红酒尽数灌进嘴里……

    两人共饮一杯酒。

    这样亲密的举动,对沈樱雪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比被当众挨了耳光还难过难堪。

    越难过,对云裳便越是恨之入骨……

    洗手间里。

    云裳打完电话,洗了个手准备出去,一转身却迎上沈樱雪苦大仇深的瞪视。

    黛眉微微一挑,云裳看着沈樱雪,笑而不语。

    “云裳,你想干什么?”沈樱雪气怒满腔,根本没办法保持冷静,狠狠瞪着云裳怒声质问。

    “什么干什么?”云裳扯了张纸巾擦手,噙着淡淡讥笑反问。

    “你故意的对吗?”沈樱雪红着双眼咬牙切齿。

    她故意的!

    故意在她面前和凌恒那么亲密,故意吃凌恒的牛排喝凌恒的酒,故意刺激她……

    她知道,她就是故意的!!

    云裳眨眨眼,一派无辜,“抱歉,我不懂沈小姐你在说什么!”

    “你说过对凌恒没兴趣的!!”沈樱雪忍无可忍地控诉。

    闻言,云裳本来还算温和的脸庞刹那含霜,阴冷的目光如淬了毒的刀,刀刀砍在沈樱雪那张美丽的脸上。

    恨不得劈开她温柔善良的外表,让世人看看她自私刁蛮的丑陋嘴脸。

    都说人性本善,可沈樱雪连一个生病的人都要刁难,这样的品行实在不敢恭维。

    “对,我是说过这话,不过……”云裳轻轻一笑,一边垂眸擦手一边朝着沈樱雪缓步走去,微微停顿一下后她已站在沈樱雪的面前,冷冷盯着她的双眼,“那是昨天之前!”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沈樱雪一惊,满心恐慌。

    她这是正式宣战了吗?

    她真的要跟她抢凌恒了吗?

    云裳抿了抿唇,似笑非笑地看着惊慌失措的沈樱雪,慵懒轻吐,“自从昨天在疗养院见过沈小姐的所作所为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对他是有兴趣的!”

    “你——”

    沈樱雪彻底慌了神,眼底布满恨意。

    “沈小姐,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呀,都是被你逼的!”云裳却笑得越发云淡风轻,微微倾身凑近沈樱雪的耳边,故意说得娇_声嗲气。

    沈樱雪红着双眼,又惊又怕又怒又恨……

    她有自知之明,如果云裳真的要跟她争,她的胜算一定不大……

    尤其云裳还是名正言顺的郁太太!

    云裳后退一步,冷冷看着脸色惨白的沈樱雪,噙着冷笑最后说道:“沈小姐,送你一句话——nozuonodie!!”

    说完,转身优雅地走出洗手间。

    沈樱雪僵在原地,双手攥紧成拳,指尖深深陷入掌心……

    郁凌恒一手搭着椅背,一手持杯浅酌,锐利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一前一后回到餐桌上的云裳和沈樱雪。

    云裳点的餐已经送上。

    她美滋滋地吃着鹅肝,忙里偷闲地对郁凌恒说:“老公,我还要喝酒。”

    郁凌恒二话没说,给自己杯里满上,然后递给她。

    她双手依旧拿着刀叉,偎过去,亲昵地贴着他的手臂,就着他的手,像刚才那样慢慢喝着他杯子里的酒……

    直至一杯酒喝完。

    她满足地咂了砸嘴。

    郁凌恒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好喝吗?”

    “嗯!好喝!”云裳用力点头。

    “那就再来一杯!”

    郁凌恒又往杯里添酒,然后往她嘴里灌。

    云裳蹙眉,不免怀疑郁先生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所以趁机灌她酒……

    想拒绝,可又想着沈樱雪正看着,她只能继续演戏,硬着头皮把酒喝下去。

    当郁凌恒把第三杯酒递到她嘴边时,她嘟起嘴,“老公,你想把我灌醉吗?”

    “嗯!”郁凌恒大大方方地点头。

    “讨厌!把我灌醉了你想对我做什么?”云裳娇嗲,软软糯糯的声音能把人的骨头酥了。

    “你说呢?”他贴近她的耳朵,暧_昧呵气。

    夫妻俩暧_昧互动,旁若无人。

    沈樱雪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空气。

    眼睁睁看着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缠缠_绵绵卿卿我我,沈樱雪简直心如刀割。

    可偏偏她什么也做不了。

    “凌恒!”

    终究是忍受不了他们把自己完全忽视,沈樱雪鼓足勇气,轻轻喊了一声。

    “嗯?”郁凌恒转头看她。

    “沈小姐你要走了吗?”云裳噙着如花笑靥,抢在沈樱雪说话之前佯装关切地问。

    沈樱雪恨不得把云裳千刀万剐!

    “我也想喝酒!”沈樱雪不理云裳,只看着郁凌恒,大胆要求。可在看到郁凌恒眉头微蹙的那刹,她本是坚定的目光立马染上一抹迟疑,小心翼翼地问:“可以吗?”

    郁凌恒,“不行!”

    “为什么?”沈樱雪的双眼立马含泪,委屈又不服。

    “你是乖女孩,不适合喝酒!”

    郁凌恒淡淡一句话,让沈樱雪顿时从地狱跃上天堂,破涕为笑。

    云裳斜睨着郁凌恒,心里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乖女孩?

    呵呵!

    不喝酒的沈樱雪是乖女孩,她这个讨酒喝的那一定就是坏女人喽?!

    进来搅局,本就是为了报复沈樱雪,现在郁凌恒居然赞沈樱雪是乖女孩,云裳心里很不爽,非常不服气!

    沈樱雪对郁凌恒笑得一脸娇羞,“好,我听你的,不喝!”

    完了还看了云裳一眼,那眼神充满了轻蔑和挑衅。

    云裳怒火中烧。

    “老公,我还要喝!”她一把抱住郁凌恒的手臂,整个人软哒哒地往他怀里靠,声音更是娇_媚入骨。

    沈樱雪要扮乖,那她就偏要对着干,她就使坏!

    不是都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么!

    其实男人是最虚伪的生物,嘴里说着喜欢女人乖,可你越乖,他就对你越不上心。

    她才不要乖!

    她就要坏!!

    感觉到郁太太柔软的身子在自己手臂上轻轻摩擦,郁凌恒心_痒难耐,小腹一阵紧过一阵。

    这个妖精!!

    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幼稚,见这两个女人为自己争风吃醋,他不止不反感,居然还喜欢得很。

    尤其是郁太太现在对自己撒娇发_嗲的模样,又娇又媚,诱人至极……

    喜欢!太喜欢了!!

    郁太太要喝酒,郁先生正中下怀。

    前几天她醉了,本以为可以把她狠狠吃掉,哪知她亲戚突然造访,害他空欢喜一场。

    今晚,灌醉她……

    郁凌恒一边倒酒入杯,一边心怀不轨。

    一瓶红酒,郁先生喝了三分之一,其他全进了郁太太的嘴。

    “老公,我醉了……”不久之后,云裳就靠在郁凌恒的肩上,嘟嘴撒娇,“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双颊泛红,媚眼如丝,醉意朦胧的模样透着几分娇憨,可爱又性_感。

    郁凌恒眸色深幽,盯着她说了声好,便扶着她站起来。

    云裳趁机抱住他的腰,整个人贴在他的怀里。

    恩爱甜蜜又亲密无比。

    “凌恒!”沈樱雪见状,彻底急了,蓦地站起来急急喊道。

    郁凌恒忙着搂紧怀里软哒哒的郁太太,看都没看沈樱雪一眼就说:“她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樱雪你坐会儿,我让司机来接你回家。”

    然后就在沈樱雪妒恨交加的目光中,郁凌恒半搂半抱地将“醉醺醺”的郁太太带走了。

    “凌恒……”沈樱雪双眼蓄满泪水,眼睁睁看着郁凌恒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心如刀绞,“凌恒!!”

    然而她带着哽咽的呼喊却没能让郁凌恒留步,甚至连一个回眸都不曾有……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会被遗弃?

    好好的烛光晚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都怪云裳!

    都怪云裳这个不要脸的贱_人!!

    她不服!

    输给云裳,她不甘心!

    死也不会甘心!!

    ……

    ……

    ……

    迈_巴_赫landaulet在车流中快速行驶,与驾驶座完全隔开的后座空间里,即便车顶天窗大开,依旧散不去里面的暧_昧气息。

    半醉的云裳被男人紧紧扣在怀里,亲得迷迷糊糊晕头转向……

    唇_舌纠缠,气息相融,男人的大手扣着女人的后脑,不给她丝毫闪躲的机会,肆意妄为……

    郁先生的吻,郁太太并不排斥,平心而论她还蛮喜欢的。

    可她嫌弃他太用力,总是吮得她的舌根又痛又麻,那种像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掉的力道让她又爱又怕。

    当她觉得疼时,下意识地想要躲,可她越躲,他就越霸道……

    他揪住她的舌,夺走她的呼吸,大手还放肆地把她的衬衣扣子全扯开,手掌毫不客气地握上去……

    “唔……不……”

    凉风从车顶灌下来,大脑迷糊的云裳有片刻的清醒,感觉到胸/上的挤/压/揉_弄,本能地阻挡抵抗。

    他却一手捉住她的双手反剪在她身后,低头就袭上她白_嫩的脖颈……

    一阵酥_麻灌入四肢百骸,她不由自主地轻_颤起来。

    “啊,不要……”

    云裳惊叫出声,陌生的感觉让她恐慌。

    “不要?”郁凌恒抬起头来,微眯着眸子阴森森地凝着她,声音喑哑低沉,“云裳,你撩了我一晚上,你敢说不要我就敢弄死你,你信不信?!”

    她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哎~~╮(╯▽╰)╭泥萌不订阅,不留言,不推荐~~压重打击了作者的信心和热/情,所以明天凌晨不更了~~嗯嗯,就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