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5章:她的妈妈不是疯子!
    双目骤然赤红。看小说到网

    缩在角落里的女人,约莫四十左右的年纪,穿着蓝白相间病服,身体瘦弱脸色苍白,五官却是生得极好。

    而更惹人怜的,是她身上那股宛若黛玉般的病态美。

    她抱着双膝,尽可能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泪蒙蒙的双眼里布满了绝望和惊惧,无助地看着站在前面的几个贵小姐以及围观的医护人员和众多病友。

    她好害怕,这些人好凶,她真的好害怕……

    “妈妈……妈妈……”

    欧晴的唇不停地轻轻蠕动着,几不可闻地喊着妈妈,不停地喊着。

    云裳看着她蠕动的唇,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心如刀绞!!

    距离欧晴三米不到的位置,站着几个高贵优雅的名媛,为首的居然是……

    盛气凌人的郁零露和沈樱雪!

    原来,沈樱雪的父亲是c市的shi长,身为shi长千金,今天来疗养院是为配合电视台作作秀给父亲挣点面子,哪知在作秀过程中,身上的白色el套裙被人染上了红色颜料……

    始作俑者正是当时正在画画的欧晴。

    欧晴喜欢画画,每天都会在休闲室的角落里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画上一会儿,即便四周喧闹,只要不到她身边来打扰她,她也丝毫不受影响,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所以当沈樱雪突然出现在她身后说话时,她受到了惊吓,反射性地回头,手里的画笔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沈樱雪的白色裙子……

    沈樱雪尖叫。

    尖锐愤怒的叫声吓到了欧晴,她惊慌失措地猛然站起,慌乱间手中颜料盘扣在了沈樱雪的裙子上……

    沈樱雪怒不可遏,狠狠推了欧晴,致使欧晴整个人撞在了画架上,跌倒在地。

    欧晴受到了刺激,情绪失控,任凭特护和医生怎么哄都没用。

    她恐慌无助地缩在角落里,用画架作掩护,不让任何人靠近……

    “沈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您别生气,都怪我们没有看管好病人……”

    混乱中,疗养院负责人顾不上欧晴,一直不停地给沈樱雪点头哈腰,低声下气地赔礼道歉。

    “这样的白`痴你们就该关起来!”沈樱雪狠狠瞪着欧晴,怒不可遏地斥责疗养院的负责人。

    其实平素里沈樱雪很注重形象的,从来不会这样发小姐脾气,至少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刁蛮任性,因为她必须得顾及父亲和家族的颜面。

    可是今天她的心情很不好,自从半个小时前见过云裳后,她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里压着火,看什么都不顺眼,偏偏自己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就这样被毁了,她能不失控么!

    “是是是,该关起来,该关起来。”负责人忙不迭地点头应和,十足狗`腿样。

    沈樱雪正在气头上,随意转眸就看到扛在摄影师肩上的摄影机还开着,更是怒不可遏,对着那摄影师就骂,“你是猪吗?摄像头还开着干嘛?关掉!!!”

    摄影师猛然回过神来,连忙关掉。

    脾气这个东西,一旦爆`发就很难控制,尤其是今天的沈樱雪很憋屈,想着反正这里的人也不敢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她为何要处处委屈自己?

    为什么要刁难一个病人呢?

    因为这个病人长了一双与云裳一模一样的眼睛!!

    对!

    那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女人,那双噙着泪楚楚动人的眼睛,跟云裳极其相似。

    所以,怎能叫她不恨?!

    “把她拖出来,给我道歉!!”

    沈樱雪抬手指着欧晴,厉声命令。

    欧晴犹如惊弓之鸟,沈樱雪的一举一动都能吓得她面无人色。

    负责人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两下,颇感为难地小声劝道:“沈小姐,我代她向您道歉成不?她有病的,你看她根本不让我们靠近,我怕等会儿把她刺激深了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那就不好了。”

    “过激行为?什么过激行为?她会伤人?”郁零露忍不住插嘴问,眼底露出怯意,饱含鄙夷的目光戒备地盯着欧晴,仿佛生怕欧晴会突然冲上来似的。

    “有这个可能……”

    “她是疯子?”沈樱雪失声叫道,心里也突生怯意,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疯子不管是伤人还是杀人都不用承受法律制裁的。

    所以,还是少惹为妙!

    沈樱雪一声“疯子”,让人群里的云裳恨到了极致。

    云裳双目赤红,狠狠看着沈樱雪,双手一点一点地攥紧,指尖深深陷入掌心……

    不!她的小欧不是疯子!不是!

    她只是太骄傲,太骄傲了,骄傲得把自己逼到如斯境地……

    即便心里有些胆怯,但沈樱雪还是不肯善罢甘休,抬手指着电视台的两个男工作人员,命令道:“你们两个,去把她拉出来!!”

    两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暗忖shi长千金千万不能得罪,而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们两个大男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默默权衡了下,只得昧着良心朝着欧晴慢慢走去。

    “啊……啊……妈妈……我怕……啊……”

    当其中一个男人抓`住画架要挪开时,欧晴开始惊恐地尖叫。

    那惊怕无助的叫声,听得云裳的心,像是被千万只手在狠狠拉扯,一片一片地撕碎,痛得鲜血淋漓。

    泪如泉`涌。

    抬袖将脸上的泪水狠狠一抹,她扒`开前面围观的人,冲出去。

    “住手!!”

    一声厉喝,威严十足。

    她将两个工作人员狠狠推开,力道之猛,让两个男人都差点被推倒。

    所有人都看着她,鸦雀无声。

    “妈妈,妈妈……”

    本是缩在角落里怎么也不肯出来的欧晴,在看到云裳的那瞬,立马一边惊喜地叫着妈妈,一边从角落里爬了出来。

    然后像个孩子似的冲进云裳的怀里,紧紧抱住云裳,仿佛生怕她会突然不见一般。

    欧晴瘦弱的肩,还在不停地颤动,整个人埋在云裳的怀里,委屈可怜地喊着妈妈。

    “没事了,小欧不怕,乖啊,不怕的……”云裳强忍着心里的酸楚,一下一下拍着欧晴的背,极尽温柔地安慰。

    从云裳冲出来的那刹,沈樱雪和郁零露就看傻了。

    在街上偶遇云裳,她们倒不觉得有何怪异,可在这疗养院也能遇上,那就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该死的巧合了。

    就算冤家路窄也不该窄成这样吧!

    看到欧晴害怕成这样,云裳难受得要命,抬眸看向沈樱雪,猩红的双眼布满狠戾和愤怒。

    沈樱雪惊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步。

    “沈小姐,你好歹也是名门闺秀,这样为难一个病人,不觉得羞耻吗?”

    云裳缓缓说道,一字一句,锋利如刀刃。

    被云裳凶狠的目光吓得心脏微微一颤,回过神来之后沈樱雪很不服气,想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料她云裳也不敢把她怎样。

    胆子一壮,沈樱雪腰杆一挺,冷冷讥笑,“呵!云裳,你以为她叫你一声妈,你就真成了她的妈了?本小姐今天就是要刁难她,你管得着吗?”

    “管不管得着……你可以试试!”云裳冷笑道。

    云裳气场全开,不怒自威的样子让沈樱雪和郁零露不敢小觑。

    “你是她什么人?凭什么多管闲事?”郁零露蹙眉瞪着云裳,娇喝质问。

    “我不是她什么人!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样仗势欺人!!”

    沈樱雪转头就对疗养院负责人发难,“李副院长,你这是什么疗养院?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

    “啊,这个……”李副院长被骂得冷汗直冒。

    “沈小姐,你错了,她不是阿猫阿狗,她跟你们几位一样,都是心怀善意和爱心的义工!”

    正在这时,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神色匆匆,像是刚从别处赶来。

    男子走到云裳身边,看了看她怀里渐渐安静下来的欧晴,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转头看向沈樱雪,继续讽刺道:“沈小姐你这样评价云小姐,岂不是说你们几位也是阿猫阿狗?”

    “你——”沈樱雪一张脸瞬时青白交加,难堪到极点。

    “你又是谁?!!”郁零露狠狠瞪着男子。

    “我是欧女士的主治医生,敝姓安!”安文泽说,似笑非笑地看着郁零露。

    郁零露被安文泽的眼神看得直皱眉,心里怪怪的,不由自主地闭上嘴往后退了一步。

    李副院长看到安文泽,脸色一变。安文泽看他一眼,他便默默地退了下去。

    “不好意思沈小姐,我的病人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所以,请你们去别处拍摄吧!”安文泽俨然一副领导者的模样,对沈樱雪及其团队下了逐客令。

    然后也不管沈樱雪和电视台记者等人的反应,转头看着云裳和欧晴,伸手作势要去扶欧晴。

    “我来!”云裳却摇头拒绝,然后轻轻拍着欧晴的背,在她耳边轻哄,“小欧,我们回房间画画好不好?”

    欧晴缓缓抬头,怯怯地看了云裳一眼,看到她充满心疼和鼓励的眼神,她才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在安文泽的护送下,云裳牵着欧晴离开了休闲室。

    在离开之前,云裳最后看了沈樱雪一眼,那眼神……

    让沈樱雪顷刻间通体冰冷。

    ……

    ……

    ……

    豪华病房里。

    阳光充足的阳台上,左边铺着厚厚的地毯,云裳和欧晴坐在地毯上晒太阳。

    欧晴受了惊吓,哪怕云裳费尽唇`舌安慰她,变着法子逗她开心,可她的情绪始终不高。

    没一会儿,就蔫蔫的趴在云裳的腿上睡着了。

    云裳噙着微笑,极尽温柔地轻抚着欧晴的发丝,看着她安然恬静的睡颜,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妈……”

    她几不可闻地呢喃,眼泪随即滚落下来,滴在欧晴的脸颊上。

    她慌忙用手去轻轻擦掉,就怕惊扰了妈妈的梦……

    她仰起头,想把眼泪逼回去,可是不行,悲伤难过的泪水顺着眼角不停地流出来,划过脸颊,一路往下`流淌……

    心很痛,很痛很痛!

    她恨自己不够强大,恨自己不能时刻保护妈妈,恨自己刚才没有给沈樱雪一耳光为妈妈报仇!

    她的妈妈不是疯子!

    不是!!!

    妈妈只是太骄傲,骄傲得不愿接受残酷的现实,所以她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想面对那些难堪和伤痛……

    她理解妈妈,心疼妈妈,所有欺负妈妈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欺负了妈妈的人,她定会睚眦必报,加倍讨回来!!

    阳台有风,不利睡眠。

    云裳揩掉脸上的泪,小心翼翼地抱起妈妈,进屋,再极轻极轻地把妈妈放在牀上。

    为妈妈盖好被子,她站在牀边又静静地看了妈妈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轻轻离开病房。

    走出来,她随手关门,看了眼依靠在门边的安文泽。

    “谢谢你,安医生!”

    关好门后,她才轻声道谢。

    “你不会告我状吧?”安文泽看着云裳红通通的双眼,似笑非笑地问。

    “嗯?”云裳不解。

    “诏子要是知道今天这事儿,会杀了我的!”

    燕诏、安文泽、殷暮夕,三人是发小。

    欧晴入院时,燕诏千叮呤万嘱咐让他好生照顾欧晴,今天这事儿要是传到燕诏的耳朵里,他非得被燕大队长大卸八块不可。

    “不会的,这又不关你的事。”云裳失笑摇头。

    安文泽可没她那么乐观,没好气地吐槽发小,“你看他像是那种会讲理的人么?”

    “他觉得他蛮讲理的呀!”云裳眨眨眼,为师兄辩解。

    “那是对女人!!”安文泽愤慨切齿。

    燕诏那厮,别看他对女人风度翩翩,对发小可从不手软,心狠手辣得令人发指。

    云裳默了默,然后轻轻一笑,保证道:“放心吧安医生,师兄不会知道这件事的。”

    “呼——”安文泽略显夸张地大大地呼出一口气,“那就好!”

    两人并肩走向电梯,安文泽轻叹一声,说:“今天这事儿说起来都怨我没安排好。”

    “这是意外,安医生你不必自责。”云裳摇头,苦涩一笑。

    她心疼妈妈受了委屈,但也明白这事儿不能算在安文泽的头上。

    安文泽转眸看她,微笑赞美,“云小姐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略有溜须拍马之嫌。

    云裳笑笑。

    善解人意吗?

    呵呵!

    她只是觉得冤有头债有主而已!!

    下了楼,告别安文泽,云裳走向停车场。

    不远处,一辆眼熟的豪华商务车缓缓驶出疗养院大门。

    云裳的脸,骤然冰寒。

    豪华商务车里,郁零露和沈樱雪并排而坐。

    从见到云裳后,沈樱雪就全程冷着脸。

    “算了雪儿,你也别生气了,回家我跟我哥说说,让他修理修理姓云的,给你出出气。”郁零露好言好语地劝着闺蜜。

    “你真的觉得你哥会帮我出气?”沈樱雪苦涩低喃。

    郁零露不提起郁凌恒还好,这一提起她的心里更是觉得委屈难过。

    “当然啊,我哥那么疼你!”郁零露理所当然地用力点头。

    “疼我?呵……”沈樱雪嗤笑,眼眶泛红。

    突然——

    一辆白色卡宴从后方超上来,然后一个急转,猛地停在商务车的前面。

    嗤——

    商务车司机慌忙猛踩刹车,刹车声尖锐刺耳。

    两车距离不到一米,差点就要撞上。

    郁零露和沈樱雪猝不及防,额头双双撞在前方座椅上。

    “啊……”

    “啊……你怎么开车的?!!”沈樱雪怒不可遏,捂住脑门破口大骂。

    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司机一脸冤枉,苦着脸解释,“对不起啊沈小姐,不是我不会开车啊,是前面那辆卡宴……”

    闻言,沈樱雪和郁零露不约而同地抬头,从挡风玻璃望出去。

    只见白色卡宴里,云裳握着方向盘,正歪着头看她们。

    当她们的视线投射过去的那刹,云裳勾唇,对她们露出一个美美的笑靥……

    沈樱雪僵住。

    一股莫名的恐慌,瞬间爬满她的心房。

    短短两秒,云裳转头,娴熟地转动方向盘,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郁零露莫名其妙,“她干嘛对我们笑得那么恶心啊?真是神经病!!”

    沈樱雪脸色苍白,已然说不出话来。

    云裳的这个举动,充满了挑衅,分明是在对她下挑战书……

    ……

    ……

    ……

    繁华的城市,璀璨的夜。

    豪华的餐厅,动人的音乐。

    气氛浪漫又温馨。

    好不容易求来的烛光晚餐,沈樱雪格外开心,一扫昨日被云裳挑衅的阴霾。

    近乎痴迷地看着对面优雅用餐的郁凌恒,沈樱雪的唇角始终高高扬起,发自内心的喜悦。

    她爱他,很爱很爱,尤其是在知道他已经属于另外一个女人后,她发现自己更是爱他。

    爱到无法自拔!

    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

    她甚至想,哪怕一辈子无名无分跟着他,她也是愿意的……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她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争取他的,她不会让云裳抢走他!

    干妈说,男人都喜欢女人乖一点,只要她对他百依百顺,他一定也是舍不得不要她的。

    嗯,她要听干妈的话,她要乖一点,不吵不闹,不争不抢,乖乖的就好!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忍,然后等待时机……

    “凌恒,谢谢你!”

    沈樱雪娇羞地看着郁凌恒,娇滴滴的声音透着满满的喜悦和甜蜜。

    “谢我什么?”郁凌恒抬头,端起红酒啜了一口,迎上沈樱雪饱含爱意的目光,不解地问。

    “谢谢你陪我吃饭。”

    “没什么,反正我也得吃饭。”郁凌恒垂眸继续切牛排,不甚在意地淡淡回道。

    哪怕郁凌恒的态度稍显冷淡,却无法阻止沈樱雪对他越来越深的痴迷。

    一个人心中若是有执念,得不到就越是想要!

    沈樱雪便是这样。

    餐厅内优雅静谧,客人并不多。

    一个纤瘦柔美的身影,推开餐厅沉甸甸的大门,径直朝着临窗而坐的郁凌恒和沈樱雪走去。

    “哎呀老公,这么巧你和沈小姐也在这里吃饭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表急~~泥萌期待的那啥~~就快来临了~~~

    那啥,菇凉们,记得收藏啊,盐巴经常抽风,一不注意就把书名改了,不收藏起来你们会找不到回来的路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