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4章:想钱想疯了
    她简直欲哭无泪,“不是,我特么到底——啊……”

    “再说脏话我撕烂你的嘴!!”

    她话未说完,双颊就被他狠狠揪住,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眸瞪她,切齿警告。乐—文

    “这不是脏话……不是!你管我说不说脏话!”她又疼又气又委屈,用力打掉他的手,气愤填膺地吼,“我特——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看见了?”

    见他的手又要抬起来,她连忙改口。

    “你继续装!”他冷哼。

    她皱眉,努力回想当时自己做了什么……

    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她越想越无辜,觉得自己背负着这样的罪名真是太冤枉了。

    勾-引?

    难道是他看到郁晢扬和她搂在一起,所以就这样草率的给她定了罪?

    “我就是跟你弟开了个玩笑而已!”她大呼冤枉。

    他冷笑,眸光似剑,“什么玩笑需要抱在一起开?”

    果然是因为这个……

    她无语了一下,默默翻了个白眼,苦笑着解释,“我们不是抱在一起开玩笑,是我差点掉进湖里,他拉我——”

    “嗯,你就顺势扑进他怀里。这不是勾引是什么?”他抢断。

    “……”

    “而且你要掉下去的样子还是假装的,吓得晢扬伸手去拉住你。你说,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他倏地一把将她拽进怀里,狠狠盯着她的眼睛,气势凌人地咄咄逼问。

    那天的一切,他可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休想狡辩!

    砸了她的手机,看到她站在外面草坪上红着眼怨恨地瞪着他时,他的心莫名揪紧……

    本来答应了要送沈樱雪,可还没出郁家大门他就反悔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沈樱雪遣走,然后他就立刻回了恒阳居。

    可回去之后琇嫂说她并没回去,他又连忙满园子到处找,好不容易终于找到她吧,却看到她和晢扬在亭子里嬉笑……

    晢扬明显是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可她厚着脸皮非要招惹晢扬,还骗得晢扬紧张她,那一切他都看得真真切切的好么!

    哼!!

    郁凌恒越想越生气,越发觉得自己推她下水没错!

    她若再敢去招惹晢扬,他还是要狠狠修理她,绝不手软!

    她要去招惹别的男人他稍微好点,但晢扬坚决不行!

    因为他可以和别的男人打架,却不能揍自己的亲弟弟……

    云裳呆呆地看着一脸愤慨的郁先生。

    靠!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可、她、真、的、没、有、啊!!

    重重地叹息一声,她无分无奈地解释,“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

    “在我看来那就是勾引!”他喝道,口气强硬。

    “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云裳气结。

    他皱眉,极不耐烦,“少跟我废话,你以后离他远点!”

    “ok!ok!我离他远点!”她立马举双手投降。

    她扶额,啼笑皆非,算是服了他了。

    郁先生满意。

    郁太太一边苦笑一边摇头,抬眸看着他,特别认真地强调,“大少爷你放心吧,我对你弟真没企图!我就算要勾引我也勾引你啦,你才是郁家的大少爷不是么,我何必舍近取远去招惹你弟啊!您说呢?!”

    勾`引他吗?

    郁凌恒看着眼前说要勾`引自己的女人,第一反应不是唾弃,而是在想她会用什么招数来勾`引他……

    见鬼了!

    他居然在期待。

    云裳走向餐桌,拿起手机,一面欣赏一面折回郁凌恒的身边,嘟嘟红唇,说:“好吧,既然大少爷您这么坚持要送给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既然他对她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那她接受他的补偿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这么贵的手机,哪天她要是缺钱了,把这手机拿去卖了也够她吃一辈子了吧……

    “你就算哪天穷得衣不蔽体也不许打它的主意!”

    她想卖掉手机的念头刚起,就听见他阴森森地吐出一句。

    云裳惊诧,他是她肚子里的虫吗?居然能猜透她心里的想法。这么厉害以后还怎么跟他愉快的玩耍啊?

    “送给我的不就应该由我处置么?”她不满,据理以争。

    郁凌恒抿唇不语,冷冷看着她。

    他送给她的东西她就只想着拿去卖?

    他怎么就这么想揍她呢?!

    被他阴冷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悚,云裳嘿嘿一笑,谄媚地望着他,说:“其实我真的用不着这么贵的手机,要比您给我折现吧……”

    “想钱想疯了?”他眸光一凌,愤愤切齿。

    她果然是个见钱眼开的拜金女!!!

    “我怕被人抢。”云裳很苦恼地看着璀璨夺目的手机,幽幽叹道。

    每天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在身上,她很没安全感啊!

    郁凌恒正想毒舌她两句,说她长这么丑别人只会以为她这手机是假货,根本不会抢她,让她别想太多……

    恰在这时他搁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于是他不再理会她的絮叨,走向客厅接起手机,然后一边和对方交谈,一边朝着二楼书房走去。

    “喂,真的不能折现么郁先生?”云裳站在楼下望着拾阶而上的男人,娇滴滴地喊着求着,“万一我被绑架了咋办啊?你考虑考虑嘛……”

    郁先生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

    ……

    ……

    几日后。

    周末,冬日暖阳,晴空万里。

    花店里,各种花卉竞相绽放,芬芳扑鼻。

    云裳挑了几支蓝玫瑰,十几支粉色康乃馨,再加了两支白百合,以及一些满天星,让店小妹包成一个美美的花束。

    付了钱,抱着花束从花店里出来,她一边朝着停在街尾的卡宴走去,一边幻想着等会儿那个人看到这束花时开心得拍手欢呼的纯真模样……

    唇角,情不自禁地高高扬起。

    突然,迎面走来一队人马,云裳随意抬眸,即对上两双饱含惊讶的不善目光。

    云裳同样惊讶。

    居然是郁零露和沈樱雪。

    真是冤家路窄。

    郁零露和沈樱雪都化着淡雅精致的裸妆,穿着高贵典雅的淑女套裙,身后跟着三五个像是助理之内的人,像是要去参加什么作秀节目。

    “哟!云小姐,这么巧呀!”郁零露挽着沈樱雪,饱含轻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云裳,语带讥诮地嗲声道。

    同时她抬手一扬,身后的几人便识趣地回避,相继上了不远处的豪华商务车。

    “是啊,真巧。”云裳勾起唇角大方一笑,无视她们眼中的鄙视,“不好意思二位,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今天必须以最美的笑靥面对那个人,所以万万不能让这两朵“花”坏了心情。

    惹不起,躲总成!

    哪知,当她抱着花束想与沈樱雪擦肩而过时,一只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凌恒是我的!!”沈樱雪说。

    云裳挑眉看她,“……”

    见过沈樱雪三次还是四次了,每次给她的感觉都是温温柔柔唯唯诺诺一副没有主见的娇小姐,貌似还从未见她如此霸道强势过。

    居然敢跟她下战书了。

    小兔子被惹急了?

    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云裳没说话。

    以为云裳沉默是胆怯,沈樱雪胆子更壮了,挺直腰杆冷冷看着云裳,势在必得地说道:“郁家大少奶奶的位置,是我沈樱雪的!”

    “所以咧?”云裳好笑地看着她。

    沈樱雪抬头挺胸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可云裳却歪着头噙着笑一派的悠闲自得,无形之中,沈樱雪又处了下风。

    “你识趣点赶紧滚出郁家!”

    见沈樱雪吃不住云裳,郁零露连忙出声帮忙。

    云裳撇撇红唇佯装苦恼,“不行耶,我答应了你哥,得给他生孩子的!”

    “什么?”

    “你说什么?”

    郁零露和沈樱雪同时惊呼出声。

    孩子?

    她还想生孩子?

    那还了得!!

    生了郁家的孩子,那郁家主母的位置岂不就是她囊中之物了么!

    这个心机婊,居然还想母凭子贵,太可恶了!

    “我说,我、要、跟、他、生、孩、子!这样够清楚了吗?郁小姐,沈小姐!”面对郁零露和沈樱雪的仇视,云裳笑靥如花云淡风轻,挑衅般一字一顿。

    “你……你无耻!”沈樱雪气红了眼。

    云裳扑哧一笑,“沈小姐,麻烦你搞搞清楚好伐,我才是郁凌恒名正言顺的妻子耶,我都不计较你和他那点破事儿,你还来我面前耀武扬威?你说你到底算什么呢?我再无耻好歹没招惹有妇之夫,反观你呢?你倒是说说看,我俩到底谁更无耻啊?”

    她语调慵懒,却字字如刀,扎得沈樱雪面无血色。

    “你你……”沈樱雪被噎得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樱雪跟我哥交往半年了,明明你才是第三者!!”郁零露见闺蜜吃了亏,自然要帮忙的。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的就是郁零露。

    好好的说什么第三者……

    云裳笑得更愉快了,“不好意思哦,我跟你哥结婚已经两年了。”

    于是,沈樱雪的第三者罪名就这样被坐实了。

    沈樱雪立马就落下泪来。

    “你——”郁零露又气又悔,狠狠瞪着云裳,真是恨不得撕了她。

    “云裳!你胆敢这样欺负樱雪?我要跟我哥说!”郁零露气得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哇,我好怕怕!!”云裳拍胸,佯装惊恐,紧接着眸光一凌,冷冷笑道:“快说快说,快给你哥打电话,谁不敢谁是孙子——不!孙女!”

    这下郁零露也说不出话了。

    嗯,她不敢!

    大哥管理嵘岚何其忙,她哪敢拿这些小事儿去打扰他,又不是真的想死了。

    再说,她们两个人还斗不过云裳一个人,哪有脸去搬救兵啊!

    但是如果就这样认输的话,她又很不甘心啊!

    郁零露咬着牙根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眼含讥诮地看着云裳,“你以为郁太太这个位置你就坐稳了吗?云裳,你别得意太早!”

    云裳哭笑不得,不懂自己到底哪点表现出了很得意的样子?

    “甭管坐不坐得稳吧,反正这位置现在是我的,我不让,你们又能怎么着呢?!”她轻轻一笑,低头嗅了嗅玫瑰花香,声音懒洋洋的。

    郁零露快被她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气疯了,勃然喝道:“我哥不会爱你的!”

    “是嘛?可他昨晚才在我耳边说过爱我的。”云裳眨了眨桃花眼,笑得妩媚又风情,看到沈樱雪眼泪掉得更加汹涌时,还坏心地补上一句,佯装害羞地嗲嗲道:“还说了好多遍呢!”

    沈樱雪的心,顿时碎成了渣。

    “呵呵!男人的花言巧语你也信?”郁零露冷笑讥讽。

    云裳嘟嘟嘴,笑得可爱又精明,“他又不是其他男人,他是我丈夫,我连自己丈夫的话都不信我还能信你啊?!”

    郁零露气急,张口就道:“我哥心里有人!”

    闻言,云裳脑子里立刻冒出一句:心里有座坟,葬着一个未亡人……

    在这一瞬间,她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觉得郁凌恒心里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或许也像她和黎望舒一样,有段撕心裂肺的过去……

    “哦?”她挑眉,似笑非笑。

    “是我哥的初恋,他们从十八岁就在一起了,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但我哥始终只爱她一个!在我哥心里她是最重要的,是任何女人都比不上的!”

    “那又怎样?就算爱得死去活来最后还不是分手了。这种有缘无分的事随处可见,根本不值一提好么!”

    哟,果然被她猜中了。

    云裳笑笑。

    郁零露卯足了劲儿想要激怒云裳,偏偏云裳一点火气都没有,让郁零露无比挫败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可我哥一直爱着她,他不可能再爱上别的女人了!”

    “包括她吗?”云裳一脸天真无邪地用嘴努了努一直默默掉泪的沈樱雪。

    郁零露,“……”

    沈樱雪更是尴尬又难过。

    “既然你这么肯定你哥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那你为啥还要把你闺蜜往火坑里推呢?”云裳撇撇红唇表示费解。

    “樱雪不一样!!”郁零露气急败坏。

    云裳笑`眯`眯地点头,“嗯!她是天使,她能把你哥从黑暗里拯救出来,然后他们相亲相爱幸福一生,对吗?郁小姐,你不去当童话作家真是好可惜呢!”

    言辞间的嘲讽意味,白`痴都听得懂。

    “你——”郁零露一张俏`脸青白交加。

    这样的针锋相对真是没什么营养,云裳厌烦了,抬腕看了看表,淡淡道:“很抱歉二位,我真的赶时间!”

    说完,越过默默垂泪的沈樱雪,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走了几步,她突然停住,咬唇犹豫了几秒,然后回头看着郁零露和沈樱雪。

    “郁小姐,沈小姐,你们二位真的不必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话我只说一次,我对郁凌恒——没兴趣!!”

    她说得认真严肃,毫不掺假,尤其“没兴趣”三个字,隐隐还透着嫌弃的意味。

    虽然她实在没必要跟她们做这样的话,但她们总是这样找她麻烦也不是个办法,所以如果这样的保证可以让她们安心,不再处处针对她,何乐不为呢!

    反正对郁凌恒,她是真的没想法。

    高攀不上也控制不了的男人,她不要!

    郁零露和沈樱雪面面相觑,拿不准她话里的真实度有几分。

    云裳才不管她们信不信,甚至不管她们有何反应,说完之后就抱着美美的花束就上了自己的车。

    话已至此,她们爱信不信吧!

    白色卡宴,融入车流之中,很快就消失在街尾。

    ……

    ……

    ……

    怡心疗养院。

    云裳本是算准了在两点左右到达,可车子驶进停车库正准备下车时,接到秘书小陈的电话。

    讨论工作上的事,不知不觉就聊了半个多小时。

    当结束通话,云裳连忙拿起花束下车,快步进入疗养院。

    这是c市最大最好的疗养院,里面的诊疗设备全是顶级,而且自然环境清静优美。

    这样的顶级疗养院,费用也是极其昂贵的,一般平民患者根本承受不起。

    贵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还得有背景关系,有钱却没有显赫背景的患者也是很难入住的。

    好在,她有燕诏。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个让她日夜牵挂的人了,云裳低头深深嗅了嗅花香,唇角情不自禁地高高扬起,满心愉快。

    径直朝着第三栋楼走去,那栋楼里住的都是需要特殊护理的患者。

    突然,一个护理人员朝云裳匆匆跑过来。

    “云小姐云小姐,你可算来了!”护理小张神色慌张,看到云裳犹如看到了救星。

    一见小张这样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云裳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她拧眉急问。

    小张看上去跟云裳年纪相仿,急红了眼,声音带着微哽,“我打你手机,可你一直在通话中,我都快急死了……”

    “到底怎么了?”云裳沉喝一声。

    心里越来越不安……

    “欧小姐……欧小姐她……”

    云裳脸色瞬时大变。

    “她怎么了?”她双目瞠大,倏地一把紧紧抓`住小张,厉声逼问。

    小张被她凶狠的样子吓到了,瑟缩了下,硬着头皮怯怯开口,“事情是这样的——”

    云裳却没有心情听她说来龙去脉,害怕得大脑嗡嗡作响,颤声急问:“她在哪儿?”

    “那个……”

    “在哪儿?!!”云裳勃然大吼。

    “云小姐你跟我来!”小张连忙小跑着往前带路。

    云裳死死攥紧双手,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心里的恐慌,亦步亦趋地跟在小张的身后。

    第三栋楼下的休闲室里,此刻正挤满了人,云裳奋力扒`开围观的人群,一眼便看到那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人儿……

    心,顿时痛得犹如被万马践踏。

    双目骤然赤红。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上二十四小时订阅榜,不开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