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3章:大少爷您这是在向我道歉吗?
    他的指轻轻搅她,很快就感觉到她热/情的回应,指上越来越湿……

    万事俱备,他心潮澎湃,撤出手指正想解开自身的束缚,哪知却被指上的一抹红色给惊得瞠大了眼。。。

    这……

    他不会就这样把她戳破了吧?

    可是,她和黎望舒不是相爱了五年吗?她怎么还会……

    难道他们从来没做过?

    不可能吧?!

    想到郁太太和前男友可能没做过,郁先生的唇角就忍不住勾了起来。

    满心愉快。

    看着指上的血,郁先生越看越欢喜,虽然心里多少有点遗憾被手指抢了先,但想到是自己破了她,还是很满足的。

    至少,是他破的!

    所以是用什么破的已经可以不用太计较了!

    郁凌恒三下五除二地除去自身衣物,覆上她,手指再度探进去……

    他吻她,前所未有的温柔,仿佛生怕弄疼了她。

    他很有耐心地等她适应,他愉快地想着,她是第一次,他得慢慢来……

    可是一会儿后……

    当感觉到指尖越来越润、越来越滑,郁先生终于发现有那么点不对劲儿了……

    从她胸前抬起头来,垂眸一看,剑眉顿时狠狠一拧。

    怎么血越来越多了?

    突然,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郁凌恒一跃而起,将那条刚才从她身上扯下来的蓝色小内捡起来。

    然后……

    当看到小内上一团暗褐色的血迹时,郁凌恒整个人都不好了。

    “该死!”

    他低咒一声,转眸狠狠瞪着牀上还在蠕动嘤咛的女人。

    欲哭无泪。

    他瞪着她,磨牙霍霍,好想扑过去将她掐死。

    这个死害人精!

    ……

    ……

    ……

    翌日。

    早上七点,云裳的生物钟敲响,悠悠醒来。

    还没睁开眼,她就先皱了眉,龇牙咧齿地轻轻抽了口凉气。

    第一感觉是头痛,第二感觉是腰痛,第三感觉是肚子疼。

    反正就是全身都不舒服就对了!

    缓缓睁开双眼,发现不是自己原来住的那间房,云裳本还有些迷糊的大脑瞬时清醒,霍地弹坐起来。

    动作太猛,牵动全身,头和腰顿时像抽筋似的,痛得她差点飙脏话。

    可她又顾不得疼,连忙屏住呼吸感觉身上有何不妥……

    头疼应该是昨晚那瓶红酒的后遗症,而腰疼和隐隐的肚子疼……这感觉很熟悉。

    黛眉微蹙,想了想,她伸手探向自己的双腿间……

    一摸。

    厚厚的一大块。

    好吧,果然是大姨妈造访了。

    只是……

    这是谁的房间?她为什么会睡着这里?她身上的睡衣是谁换的?姨妈垫又是谁贴的?

    霎时,脑子里冒出好多问题,而且问题一个比一个更严峻。

    云裳按耐着心里的惊慌,掀开被子下牀,趿上拖鞋往门口走。

    拉开门一看,才知道自己睡的居然是郁凌恒的房间……

    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皱着眉仔细回想,昨晚……发生什么了?

    可是她喝断片了,最后的记忆是被他拽出酒店,然后被他撕了裙子,再然后……

    就不知道了!

    按理说她大姨妈在身应该是不会发生什么,只是想到自己无缘无故睡在他的牀上,难免还是觉得心慌慌的。

    云裳纠结地咬着唇,一边忐忑不安地胡乱猜测,一边硬着头皮往楼下走。

    刚到楼梯口,就迎上正上楼的郁先生……

    她僵住,戒备地盯着一步步走上来的男人。

    郁凌恒穿着休闲舒适的居家服,也趿着拖鞋,双手插袋,一副慵懒性感的模样。

    他似是没发现她,一直低着头,突然手握成拳抵在唇边闷咳了两声。

    那咳嗽声……

    是感冒了吗?

    云裳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声早安啥的,可是这样的念头一起,她立马又想起他推她下湖和撕她裙子时的可恶……

    算了吧!

    她话都不想跟他说,还说什么早安啊!

    如此一想,郁太太便心安理得地板着脸,一派高冷地站在楼梯口,等他上来了再走。

    讨厌他到已经不想跟他同挤一道楼梯的地步。

    郁凌恒先是看到一双脚,抬头,迎上郁太太平静淡漠的眼。

    他挑眉,斜睨她。

    他的眼底,同样怨气深重,似乎不止是她厌他,他也是恼她的……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相看两相厌吧!

    云裳很不解,他凭什么像看仇人般看她?明明过错方是他好么!

    越想越不服气,她脸色更冷了一分,本是淡漠的目光也充满了嫌弃。

    “你再瞪!”

    郁凌恒剑眉一拧,阴冷的目光极具威慑性地射在她的脸上,冷冷切齿。

    一大早的本不想理她,可她居然不知死活敢来挑衅,他憋了一晚上的怒火加浴火,正恨不得弄不死她!

    敢来自投罗网?

    呵!正好!!

    郁太太何其聪明,见识不对,立马笑靥如花,“呵呵呵呵,老公早安!”

    虚伪,做作,声音嗲得让人汗毛倒竖。

    “笑得真丑!”他皱眉,狠狠唾弃。

    他边嫌弃,边越过她的身边,朝着书房走去。

    云裳气得咬牙切齿,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嘴里不服气地小声咕哝,“你才丑,你才丑,你全家都……”

    他突然回头瞪她一眼。

    “……丑……”吓得她连忙消声,顶着他杀人的目光,朝着楼下跑去。

    本想问问他为何她会睡在他的牀上,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看他这态度,昨晚一定是琇嫂帮她换的睡衣。

    至于她怎么会去他的房间,一定是她昨晚喝醉了回来,琇嫂把她送进他房间的。

    嗯,一定是这样的!

    毕竟在郁家人的眼中,他们是夫妻嘛!

    走进厨房倒水喝,看到琇嫂正在弄早餐,她热情地打招呼,“早啊,琇嫂。”

    “大少奶奶早安。”琇嫂将煎好的荷包蛋装盘,然后对她点了下头。

    “咦?这是什么?”云裳看着流理台上一碗分不清是红色还是黑色的汤汁,好奇问道。

    琇嫂说:“生姜红糖水,给您的。”

    “我的?”云裳惊讶。

    “嗯,喝了肚子就不会痛了。”琇嫂点头,完了还补上一句,“女人生理期间要忌生冷,也要忌酒的。”

    这样的关切,让云裳的鼻子倏地一酸……

    一股伤悲,在心里蔓延……

    如果妈妈在她身边,知道她这两天肚子疼,一定也会像琇嫂这样给她熬红糖水的吧……

    其实她不会痛经,至少以前不会,也就最近一两年有一点点,但都不算严重,如果昨晚不是喝了一瓶红酒,今天应该也不会痛的。

    只是这会儿琇嫂的关心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丝母爱的温暖,她觉得幸福,可更多的却是难过和心酸……

    用力吸了吸鼻子,云裳将心里的酸楚压下去,深深看着琇嫂,“知道了!谢谢琇嫂!”

    一声“谢谢”,情真意切。

    琇嫂有些受*若惊,连忙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云裳端起温热的红糖水喝了一口,甜甜的,辣辣的,喝下去整个人都暖和了许多。

    “琇嫂,昨晚……我的睡衣是你帮我换的吧?”斟酌了下,她看着往杯子里倒牛奶的琇嫂,问得小心翼翼。

    “嗯,是我。”

    云裳悬着的心往下一落,大大地松了口气。

    嗯,果然如她所料,一切都是琇嫂帮她弄的。

    “谢谢你了琇嫂,如果不是你发现,我得在血泊中躺一晚上。”她一边喝着红糖水,一边打趣自嘲。

    哪知琇嫂却说:“这您该去谢大少爷,是他发现的。”

    噗——

    云裳喷了。

    “你说什么?”她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他发现的?

    噢漏!这不是真的!!

    “是大少爷发现您来了例假,让我帮您换的。怎么了?”琇嫂很认真地点头确定,完了不解地看着面如死灰的大少奶奶。

    云裳无语凝噎,“……”

    他发现的……他发现的……他发现的……

    耳朵里无限循环着这四个字,像扰人的蚊子,怎么赶都赶不走。

    云裳欲哭无泪,这可真是……

    想死的心都有了!

    ……

    ……

    ……

    坐上餐桌,云裳看着面前金灿灿的荷包蛋,明明饥肠辘辘,却胃口全无。

    她被刚才从琇嫂那里得到的劲爆消息给撑着了。

    特么的!

    这可真是丢脸都到姥姥家了!

    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她该拿什么脸去面对他?

    可他到底又是怎么知道她亲戚造访的呢?

    琇嫂说昨晚她被他抱回来的,难道是她把他的衣服弄脏了,所以他知道的?

    还是……

    他对她意图不轨了?

    她倒不是觉得他缺女人,只是被他亲了好几次,她不能排除他想吃窝边草的可能,不是么!

    她要不要直截了当地问问他昨晚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呢?

    可万一他不承认还反倒告她污蔑怎么办呢?

    哎,好惆怅啊!

    正满腹纠结地胡思乱想着,突然对面的椅子被轻轻拉开。

    郁先生优雅从容地坐了下来。

    她反射性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哪知正巧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吓得她连忙又低下头去,脸颊控制不住地微微发烫。

    心,扑通扑通一阵乱跳。

    尴尬得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郁凌恒莫名其妙,拧着眉狐疑地盯着云裳,不懂她干嘛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刚才不是还很神气的吗?这会儿她在慌张个什么劲儿?

    装模作样,真是越看越讨厌!

    两人沉默用餐,各自都在心里鄙视对方。

    云裳把盘里的两个荷包蛋三下五除二地咽进肚子里,然后站起来准备逃走。

    她酝酿了很久都没办法开口质问他,所以还是算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反正她昨晚也喝断片儿了,什么都记不得了,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都当没发生过好了。

    “等等!”

    可她刚走两步,就被他冷冷叫住。

    云裳很不想理他,可又不想被他看出她怕他……

    她硬着头皮回头,故作镇定地淡淡看他,一副“有话快说本小姐很忙”的拽样。

    郁凌恒摸出那只天价手机,往桌上一放,再轻轻一推,推到她那边。

    他没看她,也什么都没说。

    云裳盯着镶满钻石的5s,微微蹙眉,“大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她都拒收了他又把这手机拿出来做什么?

    “你说我什么意思?”郁凌恒瞬时火冒三丈,抬头就狠狠瞪她。

    她还敢问他什么意思?难道非得他求着她收下不成?

    她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

    简直郁闷死他了!

    费尽心思从穆劭枫那里求来的手机,她居然不要!

    这女人就是个异类,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还不得乐疯了么,她居然不要!

    像她这么嗜钱如命的人,居然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她居然不要?!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样一款女士手机他也不能用啊,让他送给别的女人他也不乐意啊,若是就这样锁在抽屉里发霉他也觉得憋屈啊,所以他今天非得逼着她要不可!

    呵!这逼着一个女人接受他的礼物,这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云裳轻咬着红唇,看看昂贵奢侈的手机,又看看一脸不善的男人,默了一会儿后,温婉一笑,“大少爷您这是在向我道歉吗?”

    “你说什么呢!!”郁凌恒俊脸一沉,怒声道。

    哼!他没错,道什么歉?

    “既然不是道歉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云裳撇撇嘴,对天价5s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我钱多!!”郁先生没好气地喝道。

    气她,更气自己!

    他真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一大早在这里跟她叽歪。

    要是别的女人敢这样拒绝他的东西,他早叫她滚蛋了!

    “但我无功不受禄啊!”郁太太眉眼弯弯,笑得妩媚。

    郁凌恒恼羞成怒了,罢了筷子腾地站起来,瞪她,“云裳你再作信不信我抽你!”

    她还是笑,嗲嗲道:“你抽我我也不能收……啊……”

    气得他伸手就去抓她。

    抓到非狠狠揉死她不可!

    可狡猾的小女人早有防备,见他伸手过来立马就尖叫着躲开了。

    然后就绕开他往餐厅门口跑。

    郁凌恒气得无力,两个大步追上去,终于在她即将跨出门时逮住了她。

    “你到底想怎样?”他拧眉瞪她,恼火的语气充满无奈。

    “道歉!”

    她俏脸一板,冷冷道。

    “道什么歉?!”他不悦,故意装傻。

    云裳冷冷一笑,脸色变得严肃。甩开他的手,双手往胸前一抄,抬头挺胸,义正言辞道:“你无缘无故推我下湖不该道歉吗?”

    “无缘无故?”他也冷笑,双眼危险半眯,“你还好意思说无缘无故?”

    一听他这语气,她立马火了,压在心底的委屈和愤怒犹如山洪暴发,顿时就失控了。

    她张口就吼,“我做什么了?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让你砸了我手机又推我下水?我不就是跟你妹妹开了个玩笑么?她都可以奚落我,我就不能还击了?她一直针对我欺负我你看不见啊?护犊子也不是你这种护法吧?你们是人我不是人啊?你们以多欺少不觉得羞耻啊?你们——”

    “有完没完?”

    她噼里啪啦像放鞭炮似的,郁凌恒脑袋都被她吼炸了,忍无可忍地伸手去捂她的嘴,没好气地喝止她。

    “没完!!!”她狠狠扫开他的手,对他横眉怒眼,凶神恶煞地吼道。

    她委屈死了!

    那天气得她一个人窝在被子里不争气的哭了好久!

    还发誓再也不理他的!

    哼!!

    郁凌恒盯着她义愤填膺的小脸看了会儿,然后整个人往门框上一靠,双手插袋,用嘴努努她,慵懒轻吐,“继续!”

    本来她心里酝酿了很多骂他的话,可被他这样一打断,她突然就想不起那些骂他的话了。

    她皱着眉头瞪他。

    “继续啊!”他很贱地激她。

    云裳气得狠狠磨牙,扭身就要走,“懒得理你!”

    “回来!”

    却叫他一把拽回身边,顺势搂住她的腰。

    “放开我!放开我!你特么放开我!”

    她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小老虎,一边攥紧拳头往他胸膛上砸,一边切齿怒吼。

    那一拳拳可都是用了力的,砸得郁先生直皱眉。

    他抓住她扰人的双手,沉喝一声,“我生气的不是那个!”

    “……”她一怔,安静下来,“什么?”

    “推你下水,不是因为零露。”

    云裳不解,冷着小-脸斜睨他,“那是因为什么?”

    郁凌恒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闭嘴不语。

    “因为你突然犯病了?”见他不答,她忍不住愤愤讥讽。

    “你才犯病了!”他怒,狠狠瞪她。

    “你没犯病好好的把我推进湖里干嘛?你知不知道那水有多冷?你知不知道我脚有多痛?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淹死?!!!”她伸长脖子对他吼得声嘶力竭。

    她激愤得唾沫星子都溅到了他的脸上。

    郁先生抹了把脸,嫌弃地给了她一个白眼,回吼,“你活该!”

    “……”云裳一窒,气得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你——”

    “谁让你勾引晢扬!”

    他冷飕飕地吐出一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看了他好半晌,才侧着脸眯着眼问,“你说什么?”

    一副要竖起耳朵仔细听的模样。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他剜她一眼,冷哼。

    “我特么不清楚!郁凌恒!”云裳彻底炸毛了,快气疯了,“我发现你真的是有病耶!喂!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啊?你真的该去看看眼科了好么!我勾引你弟?亏你想得出来!你真是……蛇精病!!”

    她气得都不知道该用是什么词语来骂他方能解恨。

    “你少否认!我亲眼看见的!”

    “你看见什么了?”

    “我什么都看到了!!”

    她简直欲哭无泪,“不是,我特么到底——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呃~~~刚上架泥萌就潜水真的好么?泥萌这样会打击我写裙版的积极的~~嘤嘤嘤~~~~

    微博有哟~~~欢迎大家来微博勾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