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2章:你再咒我一句试试!
    “姐姐,姐姐……姐姐……”杨海娜一见杨亦冉如见救星,看到燕灵均已经走入亭子害怕得声音都发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赶在燕灵均之前,杨亦冉抢先一步跑到杨海娜的身边,感觉到燕灵均浑身弥漫着的杀气,顿感大事不妙,连忙将妹妹护在身后,怯怯地看着一步步逼上来的男人,“均?”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妹妹是当事人,我想她比更你我清楚事情的经过,要不你让她说说?”燕灵均唇角若有似无地勾起,狠戾的目光锁定藏在未婚妻身后的未来小-姨子,不急不缓地淡淡轻吐。

    “海娜?”杨亦冉看到这副模样的燕灵均就心惊胆颤,赶紧歪头看向身后的妹妹。

    “我……我……”杨海娜红着双眼,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亭子外的陶陶,气愤又委屈地低叫,“我气不过嘛,我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谁知道她那么弱不禁风就滚下去了……”

    杨亦冉大震,“杨海娜!!你……灵均不要!”

    “啊……”

    杨亦冉正要斥责妹妹,哪知燕灵均突然将她大力拽开,她惊慌失措的喊叫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被未婚夫狠狠推了出去……

    呯!

    男人在盛怒之下的力量是很可怕的,纤瘦的杨海娜直接被推飞了出去,然后重重摔落在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大响。

    “海娜!”杨亦冉慌忙跑出亭外,跑到妹妹身边,看到妹妹扶着腰流泪的样子,刹时红了双眼。

    燕灵均曾跟杨亦冉说过,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唯独陶陶不能动,一根手指头都不能!!

    他的女人,他欺负得死去活来都可以,但决不允许别人欺负!

    否则……

    杨亦冉终于领教了燕灵均的狠……

    杨海娜摔了腰,剧痛无比,却只能伏在姐姐怀里默默掉泪,甚至都不敢哭出声。

    真是被吓破胆了。

    在场的人都没说话,除了杨海娜颤抖的啜泣,再无其他声音。

    陶陶站在那里,冷眼看着燕灵均为她出头,却依旧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她冷得像具没有生命的完美雕像。

    云裳站在陶陶的身边,看到她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好奇她和燕灵均之间的情感纠葛,又担心她的伤。

    冷风吹过,酒劲儿上来,云裳的头有点晕了。

    头一晕脑子就不好使,她看着陶陶的肩,很不能理解地小声嘀咕,“陶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你干嘛不躲开?你明明可以——”

    一道狠厉的目光刷地射在云裳的脸上,惊得她浑浊的大脑立马清醒大半,及时闭上了嘴。

    即便云裳说得很小声,燕灵均却依旧听出了端倪,俊脸瞬时阴沉无比。

    “你说什么?”

    他走到云裳和陶陶的面前,冷冷盯着她俩,问。

    “啊?”云裳装傻,迷离的桃花眼无辜地眨了眨,“没什么啊,我说什么了吗?”

    燕灵均懒得理她,阴冷的目光射在陶陶脸上,“你故意让她推你的,是吗?”

    陶陶淡淡瞥他一眼,然后移开视线,沉默。

    燕灵均顿怒,一把抓-住她的左肩,阴森切齿,“陶陶!我在跟你说话!!”

    陶陶没有表情的脸终于有了表情,被他抓着的肩不由自主地倾斜,黛眉紧皱,狠狠咬唇,痛苦……

    痛入骨髓,她却硬是不吭一声。

    “她的肩好像骨折了,你别捏她的肩啊!”

    陶陶不吭声,云裳却忍不住大叫起来。

    燕灵均置若罔闻,狠狠瞪着陶陶,加重手上的力道,“说!你是不是故意让自己受伤?”

    陶陶痛得冷汗直冒,却就是倔强地闭口不言。

    用沉默反抗他的暴行。

    燕灵均更是怒不可遏。

    云裳急得伸手去拽燕灵均的手,怒喊,“喂!跟你说她的肩受伤了——”

    盛怒中的燕灵均扬手就要揍她。

    云裳吓得一缩。

    燕灵均高举的手半空被截,冷眸一瞪,迎上郁凌恒同样沉冷的眸。

    “冷静点!”郁凌恒将吓呆的云裳拉向自己身后,沉声劝告燕灵均。

    燕灵均这会儿虽然怒火翻腾,可还是看出郁凌恒对云裳的保护姿态,手一扬,甩开郁凌恒的手,冷冷看了云裳一样,作罢。

    放过云裳,是给郁凌恒面子。

    郁凌恒二话不说拉起云裳就走。

    “喂!郁凌恒你干嘛?放手,你要拉我去哪儿?”云裳转动手腕使劲儿挣扎,愤愤低叫。

    她不想走,她担心陶陶。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陶陶,她莫名就很同情她,觉得她很可怜……

    郁凌恒猛地停住脚,回头瞪她,“云裳,你是不是闲得慌?!”

    “啊?”云裳被他骂得一愣。

    “自身难保还有闲情多管闲事?”

    “我……”

    “走!”他将她狠狠一拽,强行拉着她离开。

    酒劲儿上来,她的头越来越晕,面对他的霸道她根本反抗不了,心虽不甘,却也只能踉踉跄跄地跟他走。

    殷暮夕见状,脸一沉就要上前阻拦。

    可一只手横空而来,拉住了他。

    “干嘛?”

    殷暮夕回头,不悦地瞪着燕诏。

    燕诏淡淡瞥他一眼,“我才想问你要干嘛?”

    “你师妹被别的男人带走了!”殷暮夕用下巴点了点云裳和郁凌恒离去的方向,没好气地低喝道。

    “嗯,我看到了。”燕诏点头,一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淡然模样。

    殷暮夕气结,“你不去阻止那就我去阻止,我去阻止你还来阻止我?”

    燕诏微眯着双眼,盯着郁凌恒和云裳渐行渐远的身影,然后瞟了眼气急败坏的发小,说:“你真没看出来她跟郁凌恒有问题吗?”

    “……”

    殷暮夕无言以对。

    他当然看出来了!

    就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才不想她被郁凌恒带走!

    心里隐隐觉得,放任她跟着别的男人走,或许他就会错过什么……

    只是,他又没有上前去把她抢回来的权力……

    ……

    ……

    ……

    今晚郁凌恒没有自己开车。

    白色迈巴赫landaulet,敞篷车。

    宏伟的开篷结构,后排车顶可以打开,驾驶座与后排完全隔离,豪华舒适又隐秘性十足。

    一路被强行拽着出了酒店,云裳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想干嘛,整个人就被他塞进了车里。

    “啊……”她尖叫,被他粗鲁的动作推得额头不知道撞在了什么地方,疼得要命。她捂住额头冲他叫骂,“郁凌恒你要死了啊!”

    “你再咒我一句试试!”正要关车门的郁凌恒恶狠狠地瞪她一眼。

    云裳一抖,闭嘴。

    郁凌恒呯地甩上车门,然后绕到另一边,上车。

    云裳醉了,眼前越来越朦胧,感觉像是飘在了云端,看什么都觉得不真实。

    车子缓缓开动。

    郁凌恒面罩寒霜,一把扯掉脖子上的领结,冷冷斜睨着身边已显醉态的女人,越看越火大。

    冰蓝色深v露背长裙,穿在她身上美则美矣,可他总有一种本是自己专属的东西被人窥觊的恼火。

    尤其是……

    这裙子还是殷暮夕送给她的!!

    简直不能忍!

    越看越觉得碍眼,郁先生伸手就去撕郁太太的裙子。

    “啊啊……郁凌恒你疯了……啊……”

    云裳吓懵了,一边胡乱挥动着双手阻拦他,一边哇哇大叫。

    即便是高级定制的裙子,在男人的手下依然是不堪一击,饶是她拼死抵御,却还是被他轻而易举就撕成了两半。

    布料破碎的声音响在空气中,云裳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吓死了。

    郁先生把郁太太的裙子撕开后用力一拽,完美奢侈的裙子就从郁太太的身上完全脱离……

    云裳反射性地双臂抱胸,双脚缩到座椅里,整个人缩成一团,惊恐万状地看着突然发疯的男人。

    他他他……想干嘛?!!

    只着胸贴和蓝色小内的郁太太非常诱人,可正在气头上的郁先生却没心情欣赏。

    脱下身上西装,扔给她,遮盖住几近全倮的她……

    云裳紧紧抓住他扔过来的西装,一边戒备地盯着他,一边手忙脚乱地穿上。

    他身材高大,穿上他的西装像是穿了一件长款大衣,因为坐着的姿势衣摆直达膝盖,唯一的缺点就是领口……

    她必须得揪住衣襟才不会泄露春光。

    “你以后再收别的男人送的裙子……”他冷冷剜她一眼,阴狠切齿,“我就当场给你撕了!!”

    “你神经病啊!”云裳气急败坏地吼他。

    真是受够他了!

    一会儿推她下湖,一会儿撕她裙子,态度恶劣得人神共愤,他简直就是个变态!!

    郁凌恒不理她,按下身边的一个控制键钮,降下车窗,然后把裙子往外一扔……

    这时,他们的车经过酒店外面的地面停车场。

    也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世上就有这么凑巧的事,他直接把撕烂的裙子扔在了一辆柯尼塞格的车盖上……

    殷暮夕的车。

    受到惊吓的云裳过了好一会儿才定下心来,发现路线不对,她连忙去拍隔离板,对驾驶座的司机喊,“我要回公司。”

    可驾驶座与后排完全封闭,司机根本听不到她的话。

    她醉得大脑迷糊,忘了要按通话钮,就那样像个酒疯子似的使劲儿拍着隔离板。

    “喂!走错了!左边!”她生气地吼着叫着。

    郁凌恒忍了一会儿,最后实在忍无可忍。

    一把将她拽回座椅里,叱道:“你再不闭嘴我就把你踢下去!”

    她脖子一犟,张口就吼,“踢就——”踢!

    “在踢之前我会把西装收回!”他不气不恼,只是冷飕飕地溢出一句。

    云裳,“……”

    立马老实了。

    紧紧揪住西装衣襟,她转头看窗外,心里想着随便他带她去哪里吧,反正她也反抗不了他。

    她现在好晕,天旋地转的,只想睡觉。

    耳根终于清净了,郁凌恒浮躁的心情也慢慢沉淀下来。

    一路无言。

    当车子终于驶进郁家大门时,云裳已经歪在座椅里睡着了。

    甚至还有小小的鼾声。

    郁凌恒好笑又好气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女人。

    在衣不蔽体的情况下都敢睡着?

    是只在他面前这样还是对所有男人都没戒备心?

    如果是前者,那他勉强接受,若是后者……

    他非揍死她不可!!

    回到家,遣走司机,郁凌恒打开车门去抱睡着的郁太太。

    本是公主抱,可她睡着了以为在牀上,在他怀里窝着不舒服,就想翻身,差点从他怀里掉下去。

    他吓得连忙将她由公主抱变成熊抱。

    西装穿在她身上又长又大,可以兜住p股,就是会露出两条大长腿,在他两边身侧晃啊晃的,甭提多勾人了。

    不过好在现在是晚上,不会有人窥到她的美……

    寂静的夜晚,虽是凉意渗人,但怀里抱着一个软乎乎的女人,郁凌恒觉得心里烫得不行……

    不!是整个人都烫都不行!

    她软哒哒地趴在他怀里,小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吸喷薄在他的颈侧,热热的,痒痒的,撩得他简直快要把持不住了……

    而她,还不知死活地在他怀里蹭……

    醉了的云裳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只知道这样睡着很不舒服,而且还很冷。

    所以本能地,她一个劲儿地在他怀里动,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试图从他身上摄取一些温暖……

    她本是无意识的一些动作,却叫神志清醒的男人万分煎熬。

    她动得他难受,剑眉紧拧,垂眸看她,只见她红唇轻启双颊绯红,怎么看怎么一副引人犯罪的模样……

    咬紧牙根深吁口气,努力隐忍着心里的躁动,他试图将她往外拉一点,不让她贴他太紧,他可不想在半路就把她吃了。

    “嗯……”

    哪知她却很不满意地嘤咛了一声,不依地更往他胸膛上噌……

    郁凌恒眸色一沉,腾出一只手来扣住她的后脑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叫她撩他!!

    撬开她的牙齿,他的舌长驱直入,卷住她的舌就是一通狠吸……

    疼痛让云裳醒了过来,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呆呆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她没有尖叫,也没有反抗,只是像个迷路的孩子般茫茫然地看着他。

    她本就生了一双极其勾人的桃花眼,这会儿再这样看着他,越是媚眼如丝,让郁先生更觉口干舌燥。

    情不自禁的,他扣紧她,吻得啧啧有声,深入咽喉……

    在寂静的黑夜里,在昏暗的路灯下,在通往恒阳居的道路上,他抱着她一边往前走,一边肆意妄为地索/取……

    她的唇,一如记忆中那般柔/软,那般香/甜……

    云裳这会儿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也越来越热。

    她开始挣扎,急欲摆脱这种难受,很难受……

    可,她不动还好,一动却惹得他更加用力的吮她……

    “唔……呜呜……不……”

    她抗议,推他,两条腿儿使劲儿踢着晃着,一点也不安生。

    郁凌恒微微眯眸,目光炙热地看着她蹙眉委屈的小可怜样,心里像有无数根小羽毛在扫,痒得要命。

    胸腔里有什么快要破笼而出,他加快步伐,一心只想快点回到他们的恒阳居。

    她明明就在自己怀里,可他还是觉得不够,远远不够……

    原来,十天不见,他竟是如此想念。

    直到进了恒阳居的门,郁先生才恋恋不舍的放过郁太太,目光里溢出来的柔情连他自己都没发觉,深深看着她已被自己吮肿的唇瓣,终究是忍不住又啄了一口,然后才将她的小脑袋摁在自己颈窝里。

    他们回到恒阳居,琇嫂听到声响立马来到客厅听候差遣,却在看到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以那副亲密无间的模样回来,又连忙退回自己房间,很识趣地回避了。

    郁凌恒抱着云裳直接上了二楼。

    其实他的本意是要把她送回客房的,可就在即将跨进客房的那一刹,他顿住了。

    犹豫不过一秒,他转身就抱着她进了主卧。

    他用脚踢开主卧的门,进去之后又用脚把门关上,然后径直朝着大牀走去。

    他在心里愤愤地想,她总是这样撩他,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她?他本来就是她的,吃了她又怎样?!

    这时心里蹦出来另一个声音:吃了她以后离婚可能会比较麻烦……

    怕啥!大不了多给点赡养费就好了呗,反正她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坏女人!

    另一个声音顿时无言以对。

    没了反对的声音,郁先生更加坚定了要吃掉郁太太的决心。

    他对自己说,想吃就吃,无需再忍!!

    就着熊抱的姿/势往柔软的大牀上扑去,将醉意朦胧的小女人压/在身下,他低头,再度狠狠吻上她的唇……

    似乎被啃习惯了,就算他吻得凶狠她也乖乖承受,在大脑无法分辨和思考的时候,她只能凭着本能做出反应……

    她抱住他的脖颈,回应他。

    因为潜意识里隐隐明白,只要她乖一点,他就会轻/一点……

    感觉到她的回应,郁凌恒愣了一下,心里一喜,力道果然轻柔了许多。

    带着诱哄……

    她在他身下蠕动,那一声声嘤咛娇滴滴的简直可以酥掉人的骨头,听在他的耳里,痒在他的心里。

    再也不想忍,他微微直起身,抓住她身上的西装衣襟,毫不犹豫地往两边一扯……

    他的唇和手,开始在她身/上肆意妄为……

    他的指轻轻搅她,很快就感觉到她热/情的回应,指上越来越/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づ ̄3 ̄)づ╭,内啥,淼想上那个,菇凉们别养文哈,只有上了榜,才有机会多多加更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