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80章:别装傻!你一装傻我就想抽你
    燕诏转动眸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一圈,然后带着云裳朝着不远处正举杯浅酌的三个男人走去……

    三个男人,同样高大挺拔气宇轩昂,俊得各有千秋。。しw0。

    这样三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男人,成了全场女子视线追逐的美丽风景,饱含爱慕的炙热目光源源不断地朝他们投射过去。

    可他们却恍若未见,丝毫不受影响,自顾自地交谈轻笑,仿佛早已习惯这种众星捧月的待遇。

    而随着距离的拉近,当云裳看到那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时,脚步滞了下。

    “怎么了?”燕诏感觉到她的异常,停下来问她。

    云裳朝他咧嘴一笑,“没事!”

    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坦然面对呗!

    他们继续朝着三个男人走去。

    走到三个男人身边,燕诏对其中穿酒红色西装的男人轻声喊道,“哥!”

    三个男人同时转头看向燕诏和云裳。

    郁凌恒正举杯浅酌,看到云裳的那瞬,抿酒的动作一僵,先是惊讶,再是惊艳,最后是震怒!

    彼此十天未见,想不到会在今晚这样的场合狭路相逢,他惊讶。

    郁太太今晚穿的是一袭zuhairmurad冰蓝色百褶长裙,裙后摆拖地,深v、露背,美得梦幻又冷艳。

    美丽梦幻的冰蓝色衬托得郁太太的肌肤更加水嫩白皙,长发绾起,领如蝤蛴,性感的锁骨和蝴蝶骨极尽诱惑地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郁先生第一个被迷住了!

    从惊艳中回过神来,看到她居然穿得那么暴露,又那么亲密地挽着别的男人……

    叫他怎能不怒?!!

    郁凌恒前一秒还谈笑风生,下一秒就俊脸阴沉,犀利的目光大刀阔斧般砍在那笑得如沐春风的女人脸上。

    呵!她还敢笑!

    云裳自然是接收到了郁先生那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凶狠眼神,可她才不怕他,他越是这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她越是开心。

    甚至故意对他甜甜笑了一个。

    大庭广众的,谅他也不敢把她怎样!

    看到她笑得那么甜,郁凌恒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双颊因为牙齿紧咬而微微鼓起。

    还敢挑衅他?

    很好!她今晚死定了!!

    身穿酒红色西服的燕灵均,精致的五官如上帝亲手雕刻,深邃的眼睛时而忧郁深情,时而神秘魅惑,时而阴鸷凌厉,名门贵胄的气度浑然天成。

    他五官身段都很正,却又偏生有股邪魅的气质,亦正亦邪,甚是迷人。

    另一个男人是他们身处的这家白金五星级酒店的总裁池千陌,穿的米白色西服,浅蓝色衬衣,搭配咖啡色领结,唇角始终噙着淡淡的笑意。

    他外貌清秀俊美,肤色白净,一手持杯,一手插袋,静若处子点尘不惊,站在那里宛若嫡仙般散发出一股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尊贵气息。

    三人的身高不相上下。

    “来了!”燕灵均对燕诏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挂在堂弟臂弯里的云裳,微微挑眉,“女朋友?”

    “不——”

    “是啊!我叫云裳!哥哥好!”

    燕诏下意识地想摇头解释,哪知云裳直接两只手都抱住他的手臂,侧身与他更加贴近,完全就是一副处于热恋的亲密状。

    她漾着魅惑迷人的笑靥对燕灵均脆生生地承认,还嘴甜地跟着燕诏喊哥哥。

    郁凌恒俊脸全黑,立刻放下手中酒杯,他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会把杯子捏碎……

    燕灵均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嘴角抽搐的燕诏,对云裳笑道:“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就不招呼了,随便玩!”

    “嗯嗯,哥哥放心,我不会客气的!”云裳连连点头,一点也不怕生,表现得落落大方。

    可郁凌恒就觉得她不要脸!

    就没见过比她更厚颜无耻的女人!!

    明明已婚,居然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来骗男人!

    尤其还敢当着他这个名正言顺的丈夫的面!

    她居然敢承认是燕诏的女朋友,看来她真是活腻了!她真是想死得紧了!!

    嗯,她敢!这个胆大包天的死女人就没什么是不敢的!!

    哎哟他的心好痛,气的!

    顶着郁凌恒杀人的目光,云裳依旧保持着美丽的笑靥,自来熟地问燕灵均,“不过哥哥,怎么不见嫂子呢?可不可以给我引见一下啊?我好喜欢她的——”

    燕诏在她腰侧轻轻揪了一下。

    燕灵均本来还算温和的脸色瞬时沉冷下来。

    云裳不解地看着对她使劲儿使眼色的燕诏,不明所以。

    感觉到气氛不对,她看向郁凌恒和池千陌,发现二者脸色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仿佛,她在无形中触犯了什么禁忌……

    怎么了?

    云裳懵懂。

    “均。”

    正在这时,一道温柔甜美的声音突兀地穿插进来。

    来人是个温婉美丽的长发美女,一看就是那种修养很好的上流名媛。

    燕灵均看到长发美女,唇角溢出一抹冷笑,转而看向云裳,冰冷的语调似讥似讽,“你要见她?”

    云裳下意识地摇头,“不是!我是想见——”她猛然意识到什么,紧要关头戛然而止。

    她转眸看燕诏。

    燕诏抬手挠额,面露尴尬。

    云裳困惑,怎么回事儿?这个长发美女不是她想见的那个人啊!

    可刚才燕诏明明说“她”是燕灵均的女人不是吗?怎么这会儿她要求见“嫂子”,“嫂子”却变了人呢?

    云裳话说一半,长发美女在短暂的疑惑后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笑靥渐渐变得僵硬。

    气氛变得压抑尴尬,众人神色各异。

    大脑速转,她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可能都猜测了一遍,然后有点懂了……

    啊,“女人”不等于“嫂子”……

    看来,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们,花心*是本性。

    果然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啊!果然是蛇鼠一窝一丘之貉啊!!果然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啊!!!

    想必这燕灵均也和郁凌恒一样,家有红旗不倒,外有彩旗飘飘!

    眼前这位温柔貌美的上流名媛,应该是燕灵均的“正室”。

    正在云裳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打破这该死的僵局时,“正室”开口了。

    “这位小姐是……?”“正室”目光温柔地打量着云裳,噙着微笑打破沉默。

    “呃,我是……”

    “阿诏的女朋友!”

    云裳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利用燕诏,燕灵均就抢先回答了。

    闻言,“正室”笑得越发温柔娴淑,“你好!我是——”

    “正室”话未说完,云裳的目光突然被人群中一抹艳丽的红色吸引……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情急之下,她很没礼貌地阻断“正室”的话,匆匆抛下一句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朝着那抹红色背影快步追去。

    燕灵均惬意抿酒,目光也触及那抹红色身影,双眸微眯,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讳莫如深的冷笑……

    ……

    ……

    ……

    云裳拎着裙摆,穿梭在人群之中,双眼紧紧锁住前方那身穿eliesaab红色长裙的短发女子。

    那女子脚步颇快,她追得甚是吃力,却又舍不得放弃。

    宴厅外面,是个偌大的空中花园,花草树木、假山流水应有尽有,环境优雅静谧。

    “陶小姐,请留步!”

    进入空中花园,云裳快速上前,对着红裙女子扬声喊道。

    陶陶缓缓停下脚步,回头,勾魂妩媚的狐狸眼泛着冷冷的光,不耐地看着追得气喘吁吁的云裳。

    陶陶很美!

    是那种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具体形容出来的美!

    而容貌美还是其次,最美的,是她那双会勾魂摄魄的眼睛……

    她那双狐狸眼,柔的时候柔情万种百转千回,冷的时候如锋利的刀刃可以穿透人的心,眼中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人又爱又恨……

    云裳觉得自己快要拜倒在陶陶那双勾魂的眼睛下了。

    其实她的眼睛也迷人,是桃花眼,可跟陶陶一比,自愧不如。

    “陶小姐你好,我是——”

    “我不认识你!”

    云裳走上来,漾着友善的微笑对陶陶说道,哪知话到一半却被陶陶冷酷无情地泼了一盆冷水。

    尴尬了那么一瞬,云裳连忙回过神来,讪讪一笑,“呃,对,你不认识你我,不过我认识你,我很喜欢你三年前设计的——”

    “我不认识你!”

    陶陶重复道,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明明穿着象征热情的红裙,给人感觉却冷如冰窟雪山。

    云裳知道,不管哪个领域的知名设计师都很高冷,可高冷成陶陶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么?

    暗暗吁了口气,云裳打起精神重整旗鼓,轻轻一笑,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叫云裳,是云氏珠宝公司的副总,我想请你加盟我们云氏——”

    “我没兴趣!”

    陶陶没接名片,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冷冷吐出四个字。

    第三次被打断。

    毫不给面子!

    “……”云裳快要笑不出来了,狠狠磨了磨牙,僵笑道:“陶小姐,你不用这么快答复我的,你可以先考虑考虑,设计总监这个位置——”

    “我没兴趣!”

    第四次!

    说话被打断了四次的云裳脸都快绿了。

    这个女人太冷傲了!

    不过该死的,她喜欢!!

    嗷嗷嗷,这个女人她要定了!云氏设计总监这个位置非陶陶莫属!!

    云裳很兴奋地决定了。

    “陶小姐……”

    她眉开眼笑,兴冲冲地再次开口,哪知陶陶却已经没了耐心,转身就走。

    “陶——”

    “别跟着我!”陶陶蓦然回头冷喝一声。

    云裳怔住,不敢妄动。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觉得现在的陶陶表面越冷,心越痛……

    其实她现在是很悲伤的吧?!

    眼看着陶陶越走越远,云裳蹙着眉一直看着,终究是不忍再追。

    或许,她现在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安静空间……

    突然,一股热风从她的后颈吹拂而过……

    “啊……”

    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猛回身,往后倒退两步与来人拉开距离。

    一张妖孽般的俊脸,噙着不怀好意的魅笑呈现在她面前。

    殷暮夕!

    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哪儿都能遇上他啊!

    云裳郁闷了。

    “嗨,殷少,晚上好!”她勾唇,笑靥如花地招呼道。

    即便很不想搭理他,可见他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她觉得自己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

    “裙子不错!”

    殷暮夕挑着眉睨着她,将她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之后,给出了这个评价。

    云裳也懒得计较他赞美的是裙子而不是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快点摆脱他。

    她礼貌微笑,“呃,谢谢,是我师兄——”

    “你穿这款果然好看,还算没糟蹋我的眼光!”他眼底泛着惊艳和欣赏,慵懒抢道。

    云裳,“……?”

    他什么意思?

    这条裙子是两天前燕诏给她的,她本来还拒绝来着,说裙子这么贵她不好意思让他破费,可燕诏说这裙子是他妹妹订回来又不喜欢了,所以他做个顺水人情送她的……

    难道燕诏骗她?

    “嗯,这裙子我挑的!”

    他看穿了她的心里活动,眼睑轻轻扇动一下,笑得魅惑迷人,大方承认。

    “……”

    云裳的心里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殷暮夕看她一张俏^脸变成五颜六色,笑得更愉快了,“想要脱下来还我吗?好啊,脱吧!”

    他双臂环胸,懒懒轻吐,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脱下来还给他……

    云裳额头挂满黑线。

    她倒是真想把裙子脱下来狠狠砸在他那张嚣张跋扈的脸上,只是她再蠢也不至于蠢到为了赌一口气而让自己在这样的场合光着身子啊……

    哦不!不管什么场合,她都不愿意被人看到她光着的模样好么!

    云裳哂笑,“呵呵,殷少你真爱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他前进一步,逼到她面前,垂着眸看着她强颜欢笑的俏^脸。

    他看似玩世不恭,可眼神却认真得让云裳心里咯噔一下。

    他的靠近让她觉得危险,连忙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嗲声笑道:“哎哟,我知道殷少是逗我的,像殷少这样豪爽大方的男人,送出来的礼物怎会有收回去的道理!再说了,我也不是那么不识抬举的人,这裙子啊,我喜欢着呢!”

    娇滴滴的语气,有让人魂酥骨软的功力。

    她后退,他就逼近。

    一步一步,一直把她逼到花园出入口的阶梯旁。

    云裳蹙着眉,背靠着阶梯旁边的墙壁,满眼戒备地看着已近在咫尺的殷暮夕。

    拿不准他到底想干嘛,她悄悄攥紧双手,有些紧张。

    殷暮夕单手插袋,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微垂着眸深深凝睇着把他当贼防着的女人。

    “真喜欢?”他低醇磁性的声音轻轻响在她的头顶。

    “当然啊!你看我穿着你送的裙子可收获了好多充满爱慕的目光呢!”她脑袋往后仰,抬起头来望着他,笑得美美哒。

    却也无比虚假。

    不过这裙子今晚的确为她加分不少,全场朝她飘过来的爱慕眼神让她应接不暇。

    “腿好了?”他垂眸看她的脚。

    她立刻拎起裙摆露出脚踝,抖给他看,“好了好了,早好了,谢谢殷少关心!”

    “云裳啊!”他目光缓缓上移,盯着她迷人的桃花眼,语重心长地喊她。

    “有事儿您说话!”

    “我很生气!”

    “……”云裳唇角微微一抽,心里骂了声“你生气关我毛事”,嘴里却谄媚地说:“云裳哪点让殷少不痛快了,还请殷少明示!”

    “你选郁凌恒不选我!”殷暮夕恨恨地瞪她一眼,语气饱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幽怨。

    自那日在医院她跟着郁凌恒走后,他一直郁闷到现在。

    太伤面子了!

    云裳一怔,晒笑,“殷少这话可从何说起啊?”

    “别装傻!你一装傻我就想抽你!”他拧眉不悦,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睨着她。

    他这类似撒娇委屈的语调让云裳毛骨悚然,用力抿了抿唇,咽了口唾沫。

    “当时那种情况吧,我只是单纯的觉得郁总送我更合适,真没别的意思!当然,也是我不好,是我没顾及到殷少你的感受,你觉得失了面子想找我出出气也是可以理解的。”她诚恳地解释道,然后轻吁口气,豁出去般对他说道:“殷少你说吧,想要我怎么补偿你受伤的心灵?”

    殷暮夕沉默,深深看着她漂亮得让人心^痒难耐的小^脸和红唇。

    见他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云裳不由更紧张了一分,正想打破沉默,他却先开口了。

    他问:“有没有诚意?”

    “诚意十足!”她严肃点头。

    “那就是我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喽?”他身体前倾,微微俯首,在她耳畔暧^昧低语。

    云裳一惊,整个身子连忙往后仰,伸手抵着他靠过来的胸膛,强颜欢笑,“呵呵,殷少你爱说笑,当然不能太过分啊——”

    “亲我一下!”

    他打断她,盯着她的唇一本正经地要求。

    “……啊?”云裳错愕。

    “亲我一下,我就不生你气了!”他看着她,近乎无赖地说。

    她无语,好想骂他“蛇精病”!!

    “殷少您别开玩笑了——殷暮夕!!”

    她正想再周旋周旋,哪知他突然就低头要来强吻,吓得她连忙双手撑住他的胸膛与他拉开距离,压低声音对他发出警告的怒喝。

    殷暮夕却认为她是欲擒故纵,也有些恼了,嗤笑,“你在怕什么?又不是没亲过——”

    边说就边抓开她抵在胸前的双手,霸道至极地俯首去吻她……

    云裳当即就要翻脸。

    却在这时,一杯红酒从他们上空当头浇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六千字更新完毕,么么哒~~(づ ̄3 ̄)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