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78章:老公我不能说话吗?
    是郁零露和沈樱雪!

    两人本是有说有笑,可在看到郁凌恒背着云裳进门的那瞬,同时僵住脚步,呆若木鸡。----

    沈樱雪的脸,白了,瞬时红了眼眶。

    “大哥!你干嘛背她?!”郁零露冲上去就狠狠瞪着云裳,气急败坏地怒声质问。

    郁凌恒剑眉微微一拧,对小堂^妹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悦,他还没来得及呵斥她的无礼,就听见背上的小女人有些胆怯地出了声。

    “我的脚崴了……”云裳说,微微翘^起包得像白粽子的脚给郁零露看。

    “你就是瘸了也没资格让我哥背你!!”郁零露才不管她是不是伤了,气得咬牙切齿,恶毒地喝道。

    云裳无语。

    好想手里有根针,把郁零露这张嘴给缝起来。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凌恒……”沈樱雪走上前来,红着眼看着郁凌恒,温柔的声音透着一丝微哽。

    她几个小时前就来到郁家等他,眼看着太阳西下,又打电话问过山脚门卫,说大少爷的车已经回来了,她满心欢喜地出来迎接他,可想不到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副让她肝肠寸断的画面……

    他背着别的女人,还一脸甘之如饴的愉悦神情……

    交往半年,他都不曾如此纡尊降贵的背过她。

    沈樱雪想着,想得心如刀绞,对云裳更是妒恨交加。

    “来了。”郁凌恒神色如常,无喜无怒地看着沈樱雪,不冷不热地淡淡开口,“你们要出去吗?怎么不让司机送?”

    沈樱雪隐忍在眼眶的泪,差点被郁凌恒冷淡的态度给逼出来。

    郁零露看不过去了,跳出来给闺蜜打抱不平,愤愤道;“哥!我和雪儿是出来接你的!”

    “我——”

    “你哥又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什么好接的。”

    郁凌恒本想说什么,哪知刚一开口就被背上的小女人抢了先。

    云裳盯着自己手上的两只高跟鞋,鞋跟敲鞋跟地“打架”,唇^瓣轻轻张合,像是自言自语般嘟囔着。

    “你闭嘴!”郁零露怒不可遏,冲云裳大吼。

    云裳一脸无辜,“我为什么要闭嘴哦?我不能说话吗?”特别天真地歪着脑袋看着郁凌恒,娇^声嗲气一个劲儿地问:“为什么呢?老公我不能说话吗?这是为什么呢?老公老公,这是为什么呢?”

    她像唐僧念经似的,絮絮叨叨,没玩没了。

    郁凌恒受不了她这么作,在她臋上狠狠掐了一把……

    警告她说人话!

    “啊!老公你为什么摸^我p股?!这里有外人耶,你羞不羞?!”

    云裳立马夸张地大叫。

    郁凌恒满脸黑线。

    沈樱雪脸色惨白,满目哀怨地看着郁凌恒,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郁零露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撕了云裳这个心机婊!!

    “老公你好坏……”

    “闭嘴!”

    云裳还要火上浇油,却叫忍无可忍的郁凌恒冷冷喝止。

    这个蠢女人!

    这样跟零露挑衅对她而言百害而无一利,她到底还想不想在郁家平平安安过下去?

    云裳瘪嘴装委屈,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楚楚可怜地呐呐,“好吧,老公让我闭嘴我就闭嘴喽……”

    郁零露简直不能忍。

    沈樱雪更是受不了,忍着心痛上前一步,对郁凌恒善解人意地柔声说:“凌恒,你累了吧,要不你把云小姐放下来,我扶她——”

    “不要不要!我就要我老公——啊……”

    “下来吧你!!”

    云裳大叫,摇头踢腿表示抗议,哪知叫到一半就被郁零露狠狠扯了下来。

    郁零露出手很突然,云裳和郁凌恒都没防备,但好在郁凌恒反应快,在云裳被扯下去时急忙转身稳住摇摇欲坠的她,一手扶腰一手捞腿。

    要不然她受伤的脚落在地上,又得痛死她。

    云裳被捞着腿依偎在郁凌恒怀里的姿势非常暧^昧,她本想趁机发发^嗲再打击一下沈樱雪的,可下一秒郁零露就把她从郁凌恒的怀里扯了出去。

    郁零露和沈樱雪一左一右挽住云裳的手臂,架着她。

    “有我和雪儿扶着你,‘摔’不死你!”郁零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刻意咬重“摔”字,诅咒意味颇浓。

    “老公……”云裳瘪嘴,楚楚可怜地望着郁凌恒。

    郁凌恒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淡淡瞥她一眼,“少吃点吧,重得跟猪似的。”

    说完就潇洒转身,率先走了。

    云裳,“……”

    错愕地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男人,云裳气得狠狠磨牙。

    你才猪!你才猪!你全家都是猪!!!

    她体重还没过百好么!

    哪里重了?!分明是他自己体力不行!

    这阴阳怪气的臭男人!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看到沈樱雪就这样对她,简直是见色忘义、色^欲熏心!

    哼!

    ……

    ……

    ……

    晚餐前半小时。

    云裳不想在客厅里面对郁零露和沈樱雪,拿了个苹果一瘸一拐地去了阳台上慢慢啃。

    苹果快啃完时,郁凌恒也来到阳台上,正在打电话。

    她咧嘴笑,扬着啃得面目全非的苹果跟他打招呼。

    他像是没看见她一般,自顾自地讲电话,眼角余光都没给她一个。

    云裳讨了个没趣,撇撇嘴转身,趴在护栏上继续望天。

    天已经黑了,一天又结束了。

    看着黑暗的天空,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伤感。

    不知道远在t市的柯筱她们可还安好,虽然现在通讯发达,可终究不似以前同在一个城市那般方便,再不能想见就见。

    她心中有何愁苦,也不能再向她们倾吐,因为她们远水解不了近渴,只会给她们徒增烦恼而已。

    所以,何必诉苦,何必让爱自己的人担心!

    只是一闲下来,她就觉得孤独……

    突然,云裳感觉到有双犀利的目光正投射在自己身上。

    她咔嚓咔嚓嚼着苹果,转头去看阳台另一端的男人。

    郁凌恒神色莫测地看着过分安静的云裳,已经看了好一会儿了。

    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想得一脸忧伤。

    在思念前男友?

    嗯!一定是的!!

    思及此,郁凌恒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名火。

    见他已经打完电话,云裳将苹果核往垃圾篓里精准一投,然后扶着护栏跳到他身边去。

    “你今天去医院干嘛?是安排人工授精的事吗?”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都忘了问。

    “嗯。”

    其实博嫣然那边早就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去做检查,但他一直没去。初恺宸已经有意无意的提醒了他好几次,他觉得再不去连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了。

    云裳双眼一亮,满心欢喜,“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吧?什么时候可以做?”

    急切的语气像是恨不得立刻就能做似的。

    郁凌恒拧眉,顿时不爽到极点。

    “再等等!”他压着怒气冷冷道。

    她越是这副急吼吼的样子,他越是不想让她如愿。

    “为什么?”云裳脸一垮,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郁凌恒随口掰了个理由,“医生说现在状态不是最佳,还需要再调理一段时间。”

    状态?

    调养?

    云裳头一低,反射性地盯着他的双^腿^间……

    “你看什么!!”郁凌恒怒,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强行抬起来,瞪她。

    “没什么啊!”云裳立刻眨了眨大眼睛,装纯洁,装无辜。

    他才不信她!

    她的脸上分明写着“哦!原来你不行啊”几个大字。

    这根本是在羞辱他!

    赤倮倮的羞辱!!

    她居然敢质疑他“不行”?

    自尊心严重受创的男人,恼羞成怒,此刻脑子里塞满了让她试试他到底“行不行”的念头……

    手随心动,他倏地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掐住她的腰就往上一提。

    云裳还没来得及尖叫,整个人就已经坐在了护栏上。吓得她本能地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谨防自己一不小心摔下去。

    “郁凌恒你干嘛?”她低吼,蹙眉恼火。

    “让你试试我到底行不行!”他挑眉睨她,阴测测地切齿,欺身上前置于她双^腿^间。

    “不用试!我知道你行!”云裳立马摇头,紧接着又连连点头,“嗯!很行!!”

    郁凌恒眯眸,唇角冷笑蔓延,慵懒轻哼,“郁太太,你这种敷衍的态度我很不高兴!”

    “啊?我没敷衍啊!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真的!!”云裳大呼冤枉,虔诚得只差举手发誓了。

    “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很行’?”他抵上去,蹭她。

    “……”云裳一僵,全身神经瞬时紧绷,被他噌得头皮发麻。

    他们这样的姿势,再加上他如此恶劣的举动,即便隔着裤子,那感觉还是让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他那处发生了变化……

    靠!

    反应这么快!!

    云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嗯?”他贴近她的唇,在她唇边轻轻呵气,低哑磁性的声音性^感撩^人,“怎么知道的?”

    这贱^人,又开始调^戏她了!

    她质疑的只是他的质量问题而非行动问题,他用得着这样对她么?!

    不要脸的混蛋!

    云裳咧嘴一笑,嗲嗲地谄媚道:“郁先生这健硕的体魄,一定蕴藏着充沛的精力,一眼就可看出的!”

    她昧着良心赞美他,只求他能放过她。

    他岑薄的唇,缓缓靠近她的脖颈,灼热的呼吸喷薄而上,逼出她一层鸡皮疙瘩。

    只听他说:“或许我只是虚有其表、外强中干……还是试试吧!”

    云裳欲哭无泪,“真不用,我不是……郁凌恒!!”

    他突然抵着她用力磨了几下。

    吓得她气急败坏地大叫。

    要死了!

    这无耻的男人!

    “嗯?”他的声音越发喑哑魅惑。

    她红了脸,羞愤地推他,“你够了!都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气愤之余她忘了自己坐在护栏上,推他使得自己身体失衡,差点往后倒下去,吓得她连忙又抱紧他的脖子,没受伤的那条腿甚至还本能地勾住了他的腰……

    彼此贴合的地方,更紧密了……

    云裳想吐血。

    “别动哦!”他慵懒轻吐,在她耳畔坏坏警告,“再乱动惹了‘他’我可不负责哦!”

    她心如打鼓,紧张得悄悄咽了口唾沫,果然一动也不敢动了。

    正是骑虎难下之时,一个纤瘦柔美的女子轻轻推开了阳台的推拉门……

    “嗨,沈小姐,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啊!”

    云裳立刻扬起笑靥跟脸色惨白的沈樱雪打招呼。

    郁凌恒拧眉,回头。

    在与郁凌恒四目相接的那瞬,沈樱雪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慌忙又撇开头去抹泪,那委屈难过的模样我见犹怜。

    云裳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依旧与自己保持着暧^昧姿势的男人。

    美人在哭,他不心疼?

    郁凌恒将云裳从护栏上抱下来,冷冷睇了她一眼。

    云裳识趣,展颜一笑,矫揉造作地嗲嗲道:“哎,好累哦,你们聊啊,我进去歇会儿!”

    然后又一瘸一拐地进入客厅。

    沈樱雪轻轻关上推拉门,低着头走到郁凌恒的身边,抬起头时,已泪流满面。

    “凌恒,你要跟我分手对不对?你不想要我了对不对?”沈樱雪狠狠哽咽,凄楚可怜地望着脸色淡漠的男人,难过又哀怨。

    郁凌恒沉默不语。

    以为他默认,沈樱雪急了,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手臂,胡乱摇头,泣不成声,“我不要!我不要分手……我不分手……凌恒我不要分手……”

    舍不得!

    她舍不得,她那么爱他,她不敢想没有他是日子她怎么活……

    “樱雪,你值得更好的。”郁凌恒说,语气隐隐透着惋惜和抱歉。

    “我不我不!我不要更好的,我只要你!凌恒,我只要你!”沈樱雪死命摇头,听出他语气里似有心疼之意,更是不愿放手。

    “可我已经有太太了。”

    “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郁凌恒挑眉,眼底划过一丝讥诮,故作忧伤道:“等我什么?离婚吗?万一我这辈子都不离婚呢?你要等我一辈子吗?”

    沈樱雪一震,如遭雷劈般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看着他。

    一辈子不离婚……

    他是在说真的,还是在试探她的心?

    沈樱雪拿不准眼前这个男人的意图。

    “我愿意等你一辈子!”

    她没敢犹豫太久,噙着泪坚定地对他说道。

    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总一天,郁太太这个位置会是她沈樱雪的!

    她有沈家做后盾,有干妈郁蓁做参谋,还有闺蜜郁零露为她冲锋陷阵……

    嗯!她一定可以把他夺回来的!

    怀着这样的信念,沈樱雪豁出去般委曲求全地许下重诺。

    “小傻^瓜。”郁凌恒像是无奈般轻轻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语气满是寵溺。

    沈樱雪顺势扑进他的怀里,哭得委屈至极,“凌恒……我爱你,我好爱你的凌恒……”

    郁凌恒轻抚着沈樱雪的背,无声安慰,但看着天空的眸,却讳莫如深……

    云裳翘着伤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歪着头看着阳台上抱在一起的男女,嘴角抽^搐了两下。

    俊男美女拥抱在一起的画面如此唯美,而她的脑海里却只浮现出四个字——

    歼^夫淫^妇!

    ……

    ……

    ……

    郁蓁和郁正则都有应酬,而房美娇与几个要好的阔太官太有牌局,杜若蓝去了庙里祈福,晚上都没回来。

    所以餐桌上只有郁凌恒、郁晢扬、云裳、郁零露以及沈樱雪五个人。

    郁晢扬回来的时候,看到云裳肿得犹如粽子的脚,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轻轻一推就把她伤成这样……

    还是……她是装的?

    云裳埋头猛吃,只想快点吃完回恒阳居,这餐桌上的气氛太诡异,呆久了一定会消化*。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脚是怎么回事儿?”

    突然,身边的男人在沉默中轻缓开口。

    郁晢扬坐在云裳正对面,郁凌恒问这话的时候他正夹了一只虾,闻言手一僵,虾掉回了盘子里。

    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云裳。

    这女人一定会趁机告状的吧……

    “不小心摔了。”

    然而云裳头也不抬,云淡风轻地回道。

    郁凌恒看了眼一脸惊讶又困惑的弟弟,然后佯装什么也没看到,继续问:“为什么?”

    “就是不小心啦!”

    “在哪儿摔的?”

    云裳想了想,筷子伸出去钳了一块西兰花,随口胡诌道:“停车场。不知道是哪个小屁孩丢了个香蕉皮,踩上去就摔了……”

    “哈哈哈哈哈哈……”

    云裳话音未落,郁零露突然大笑起来。

    笑得众人莫名其妙。

    “露露你笑什么?”沈樱雪不解地看着郁零露,好奇地问。

    “没啦,我就是想着云小姐摔了个四脚朝天的画面肯定美翻了,我要在场一定不敢看,哈哈哈……”郁零露捧腹大笑。

    被如此嘲笑,云裳不气也不恼,微挑着眉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郁零露,然后慢悠悠地摸出手机举起来。

    郁凌恒皱眉看着郁太太拍下了小堂^妹狂笑不止的不雅照。

    郁零露只见云裳用手机对着自己两三秒,却没听到拍照的咔嚓声,所以她不能确定云裳对她做了什么。

    但她心存怀疑,止住嘲笑戒备地盯着云裳的一举一动。

    “你在干什么?”

    当看到云裳低着头在手机上划啊划的时候,她忍不住出声喝问。

    “发个微博。”云裳依旧盯着手机画面,手指疾动似在编辑着什么,漫不经心地如实回答。

    “……你要发什么?”郁零露心里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

    云裳抬起头来看向郁零露,纯良一笑,“哦,你刚才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太美了,我觉得有必要让全国人民都来欣赏一下郁小姐的如花笑靥!”

    郁零露啪地一声拍桌而起,怒不可遏,“云裳你敢!!”

    云裳唇角扬高,笑得更是开怀,用眼神对她说“你看我敢不敢”!

    然后她的指尖就朝着“发送”点去。

    千钧一发间,手腕被捉住。

    “删了!”

    郁凌恒低沉的声音透着命令冷冷响在空气中。

    云裳皱眉,转眸看他,没好气地道:“是她先惹我的!”

    “我说删了!”他俊脸阴沉,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他毫无原则的护短行为惹怒了她,美丽的小^脸彻底冷了下来,桀骜不驯地与他冷冷对视,不动。

    两头倔牛莫名其妙就杠上了。

    “删不删?”郁凌恒收紧五指狠狠捏着她的手腕,阴冷的声音充满警告。

    手腕剧痛,心头巨火。

    她赌气地喝道,“不删!!”

    郁凌恒劈手就夺走她的手机。

    退出微博,删掉照片。

    云裳想阻止,可有伤在身又力量悬殊太大,她根本无能为力。

    “郁凌恒你还给我!”

    眼睁睁看着他把照片彻底删除,她忍着脚痛站起来去扯他的手臂,气急败坏地大叫。

    他这样帮着郁零露欺负她,让她觉得难受,那种孤立无援、孤军奋战的委屈感油然而生,她不服!

    她知道自己融不进这个高不可攀的顶级豪门,她也没敢奢望他郁凌恒能帮着她这个名义上的老婆,但是他们也不带这样仗势欺人的!!

    见她还敢吼,郁凌恒扬手就把手机掷出半开的落地窗外。

    哐!

    手机砸在外面的柱子上,发出一声大响。

    然后掉落在地,蹦了两下,蹦到了人工草坪里,消失不见。

    云裳傻眼了。

    怔了两秒,她倏地往外面跑,急得忘了脚伤,急得撞翻椅子……

    她急红了眼,急痛了心……

    她的手机不能毁,不能毁!

    因为里面有许多许多美好的回忆,那些都是她要珍藏一生的回忆……

    云裳的反应太激烈,让众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惊讶。

    郁凌恒狠狠拧眉,冷冷看着她像疯了一般奔出去找手机。

    仿佛她被丢掉的不是手机,而是她的心……

    她的手机里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惊慌失措!

    难道是……

    和前男友的甜蜜过往?

    想到这样的可能性,郁凌恒的脸瞬时变得阴沉可怖。

    筷子一扔,胃口全无。

    郁晢扬盯着云裳受伤的脚踝,皱眉。

    她这样跑,不疼吗?

    还是她其实根本就不疼,装的?

    郁零露笑得幸灾乐祸,别提多高兴了。

    而沈樱雪一直注意着郁凌恒,当看到他和云裳闹起来的时候,她暗暗窃喜,可这会儿看到他的注意力全在云裳身上,心里又一片恐慌。

    他对云裳……太反常。

    世人皆知,“嵘岚”现任总裁年轻有为风度翩翩,俊美如斯高贵儒雅,完美得人神共愤。

    可他今天,做了两件让她震惊又害怕的事。

    一是背了云裳。

    二是砸了云裳的手机。

    这两件事,都不该是他会做的事,那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

    他在世人面前,永远都是那么沉稳冷静、淡定从容,摔东西这种事,与他自身涵养背道而驰。

    他的这种反常,像是某种不好的预兆,让沈樱雪心生不安……

    云裳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什么都顾不了,只想找到自己的手机。

    外面光线暗,青草深,她无法一眼找到,加上脚太痛,她索性跪在草坪上,摸索前行。

    她顾不得自己现在有多狼狈,更顾不得屋里有多少人在看她笑话,她只知道要找到手机。

    同时她在心里懊悔,自己应该早些把手机里的东西导出来备份的……

    好在她知道手机摔落的大概位置,所以没多久就摸^到了。

    只是,屏幕破裂,黑屏,已开不了机。

    她跪在草坪上,紧紧捏着被摔坏的手机,抬起头,红着眼望着餐厅里的人……

    郁零露的嘲笑和沈樱雪的得意她自动无视。

    她的目光,直直锁定郁凌恒那张冷漠无情的俊脸。

    四目相接,她的心,徒生悲凉。

    在这里,她终究是一个外人!

    不管是t市长,还是c市,她始终是一个人……

    形单影只的一个人!

    没人疼……

    没人爱……

    仰头望天,不让泪水落下来。

    既然没人疼,软弱给谁看?

    只是,疼我的那个人,您何时才能“回来”……

    ……

    ……

    ……

    郁家占地宽阔,随处可见假山流水,甚至还有凉亭阁楼,复古设计别有一番风味。

    天虽已黑,但郁家十米一路灯,光线充足得很。

    心情不好,不想回恒阳居,云裳拖着伤脚漫无目的地走。

    最后脚踝痛得受不了,实在走动了,她才进了一个有人工湖的小凉亭里休息。

    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下,她默默看着平静的湖面,试着调节自己郁闷的心情。

    可是怎么办?

    她调节不了!

    她很生气,很委屈……

    有多久没有委屈的情绪了?

    三年前?还是两年前?

    呵!她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隐约听见脚步声,云裳抬起头来循声望去。

    只见凉亭外有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正要转身离去……

    她连忙对他喊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000字更新完毕~~~此处应该有掌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