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075章:可以离婚啊!
    “就是这个意思!!”

    他倏地咬住她的唇,声音喑哑难耐。看小说到网滚烫的呼吸喷薄在她的唇上,像要烧起来一般。

    而他的手,直接探向她的双`腿`间……

    云裳简直要疯了。

    她的套裙,只需往上一撩,她便溃不成军。

    捶打他后背的手慌忙去阻止他,可他单手就将她的双腕擒住,压于头顶。

    她被牢牢桎梏,无法动弹。

    像是故意逗`弄,他的指尖似弹钢琴般在她腿上游弋,延绵直上……

    直达核心。

    被他指尖触上的那瞬,云裳整个人仿若被雷劈中,心弦大震。

    “唔唔唔(郁凌恒)!!!”

    她拼命扭动,怒不可遏,勃然大吼。

    嘴却被他死死堵住,只能发出模糊的唔唔声。

    他挺拔高大,只需稍稍用力就将她的奋力挣扎轻松化解,扣紧她,肆意妄为……

    隔着最后那层薄薄的布料,他轻揉慢捻……

    郁凌恒也觉得自己快疯了。

    本来他追下来只是想要骂她一通或者抽她一顿,想要狠狠教训她一下而已,好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份认清自己的位置,别丢郁家和他的脸。

    哪知一不小心就演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突然觉得这女人像罂粟,一沾就上瘾……

    吻上她的唇,才发现原来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想念得紧。

    所以一发不可收拾。

    越吻,越深,便越是欲罢不能!

    恺宸说得对,她太漂亮了,漂亮得让他心里滋生出莫名其妙又不可思议的占有欲。

    哪怕彼此没有感情,他也容不得她和别的男人那样亲密!

    至少在他们的婚姻还没结束前,不许!!

    这女人,平素总是冷静过头,八面玲珑、歼诈狡猾,除了那日黎望舒出车祸表现出了惊慌,就连与零露打架都是那么镇定从容。

    所以这会儿这副花容失色又惊慌失措的模样……还真是好看!

    真实又可爱!

    他喜欢!

    喜欢撕`开她虚伪的面具,喜欢看到她真实的一面,喜欢她气急败坏却又无力反抗的可怜模样。

    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一股征服欲。

    他也一样!

    他想征服她!

    她越是犟脾气,他越是想要驯服她!

    非要把她训得服服帖帖不可!

    “唔……郁……唔唔……”

    云裳吚吚呜呜的抗议,却再不敢死命挣扎,因为她怕,怕自己挣扎得太厉害,他在外面游弋的指尖会不小心戳进去……

    她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念过警校,会点拳脚,曾很自豪地觉得没男人能欺负得了她,可今天才发现,原来她那点拳脚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三脚猫功夫。

    此刻她才深刻的了解到男人与女人之间天生的力量悬殊。

    她打不过他……不!她根本连手都挣脱不了!

    他的吻,他的手,她都无力反抗。

    云裳冷汗淋漓,舌根被他吮得剧痛,呼吸严重不顺畅,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

    他的指,正企图挑开她最后那层已经润湿的布料……

    恐慌聚集起力量,在千钧一发间她终于恢复了力气,狠狠推开他。

    她爬起来,往后座频频后退,一边手忙脚乱地把裙子往下拉,一边愤怒又戒备地瞪着瞬间变得不太高兴的男人。

    郁凌恒剑眉紧拧,一脸的欲求不满。

    他伸手去拉她的脚,想把她拽回来。

    “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云裳疯了,一边咆哮一边打他。

    她攥紧拳头就劈头盖脸地朝着男人招呼过去。

    郁凌恒无奈,只得松开她的脚踝。

    她的花拳绣腿虽然不疼,可那毫无章法的招数,着实扰人。

    “郁凌恒你再动我一下试试!!”云裳气急败坏,指着他的鼻尖歇斯底里地怒吼,不知是急的还是怕的,整个人瑟瑟发抖。

    她吼得气壮山河,其实心里早就慌成一片。

    衬衣的扣子都崩开得差不多了,白色的肌`肤黑色的文胸,视觉感官尤为强烈。

    郁凌恒的双眼微微眯起,盯着她因为喘气而起伏不定的胸移不开眼……

    真想一把扯了那黑色的障碍物。

    狭小的车厢里充斥着她的吼声,他的唇角若有似无地轻轻一勾,溢出一个无声冷笑。

    呵!威`胁他?

    找死!

    他扑过去将她抵在后座里,修长的指扼住她的下颚,凑近她的唇边嚣张又阴冷地呵气,“爷今天就动你了!你能怎样?”

    他动作太快,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再次被他控住了。

    “啊……”她吓死了,连忙挥动双手抵御,撇着脸闭着眼,怒声尖叫,“郁凌恒,你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

    “跟殷暮夕什么关系?”他阴测测地冷哼。

    “……”云裳蓦地睁开眼,怔怔地看着他,被他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问得莫名其妙。

    “嗯?什么关系?!”他眸光一凌,声线更冷了几分。

    短暂的怔愣之后,云裳似乎明白了什么,立马斩钉切铁地说:“毫无关系!”

    郁凌恒冷睨着她,不信。

    殷暮夕搂着她示爱的画面浮现在脑海,妒火噌噌往上冒,他的眼底掠过一抹阴狠。

    “他是我闺蜜的表哥,在t市的时候我得罪过他!”见他不语,知道他不信,她有些没好气地补充道。

    他冷冷盯着她还是不说话,半信半疑。

    “燕诏呢?”他又问。

    “他是我师兄,我们曾念一个警校。”

    郁凌恒微微挑眉,心下恍然,难怪刚才燕诏“偷袭”时她能从容接招,招式还有模有样的,原来读过警校。

    “就这样?”他岑薄的唇几乎快要贴上她的唇`瓣,不悦冷哼。

    她的解释太过避重就轻,他不满意。

    “嗯!”

    云裳撇开头避开他的呼吸,重重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他的呼吸好烫,烫得她的心噗通噗通的乱跳。

    “就这样?”他用力把她的脸掰回来,非要她看着他。

    云裳,“……”

    她又想骂他了,一直问“就这样?”是几个意思?

    她的沉默让他更不爽了,眸色一沉,怒气蔓延,“嗯?就这样?”

    “是啊!就这样啊!不然你以为还能怎样啊?!!”她倏然大叫,一把挥开他扼住她下颚的手,忍无可忍了。

    一边恼火地叫着,一边将他狠狠推开。

    然后手忙脚乱地扣着衬衣扣。

    尼玛!都被他看光了!

    这是第二次被她推开了!

    郁大少很不高兴!

    他伸手过去,使劲儿揪住她的双颊,眯着双眸冷冷睨着她,恶狠狠地切齿,“云裳!我警告你,这里是c市,你是我郁凌恒的太太,你给我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到处招蜂引蝶的话,我弄不死你!”

    云裳眨眨眼,再眨眨眼,待消化完他最后一句话,勃然爆`发,“你神经病啊!谁招蜂引蝶了?”

    双颊被他揪住,她也顾不得疼,杏目圆瞪的样子滑稽又狼狈。

    “你!”

    “谁特么胡说八道!”她怒。

    “我亲眼所见!”

    “你眼瞎了吧!”她破口大骂。

    郁凌恒俊脸一沉。

    云裳一巴掌狠狠拍掉他的手,把自己的脸颊解救出来,怒极反笑,“我跟朋友吃个饭就叫招蜂引蝶,那郁大少爷您堂而皇之的带着沈小姐招摇过市又算什么?贼喊捉贼不要太明显哦!”

    她噙着蔑笑,冷嘲热讽。

    郁凌恒倾身过去,一手撑在她的身侧,整个上半身将她笼罩,“你说谁是贼?”

    他靠得太近,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那股独属他的男性气息……

    而他的眼神,透露着危险的讯号……

    云裳心里发悚。

    “我……”她咽了口唾沫,用力抿了抿被他吻肿的唇`瓣,偷偷瞟了他一眼,小声呐呐,“我只是比喻……”

    真怕他又发疯扑上来啃她。

    看到她眼露怯意,郁凌恒满意,食指微微弯曲,轻刮她的脸颊,“云裳,我最后说一次,收敛一点!”

    举止亲昵,可说出来的话却凉意瘆人。

    被他刮过的脸颊,痒痒的。

    云裳本就混乱的心跳蓦地又漏了一拍。

    稳了稳心,她揪住衣领遮住*,皮笑肉不笑,“郁先生,有个词叫以身作则!”

    他不悦,“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那你又是哪来的权力命令我?”她反击,毫不示弱。

    郁先生又不高兴了!

    “你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他怒了,俊脸阴沉。

    “不、敢——”云裳拉长尾音嗲嗲道,然后俏`脸一冷,“只是郁少你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我不太赞同!”

    她阴阳怪气,让他耐心全无。

    “云裳,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私会,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懒得再跟她继续废话,微眯着双眸恶狠狠地警告。

    云裳眨眨眼,突然轻掩红唇娇笑出声,“哎哟!郁少您快别这样,您这样会让我以为您爱上我了嘞!”嗲嗲的声音能把人的骨头都酥掉。

    郁凌恒看着她冷笑。

    布满不屑的脸仿佛在说“麻烦你要点脸”!

    知道他嫌弃她,她也不生气,低下头扣好衬衣,拍拍外套拉拉裙子,无所谓地耸肩道:“好吧好吧,郁少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以后会注意的,保证不让你看到!”

    郁凌恒听到她最后一句就肝火旺`盛。

    什么叫保证不让他看到?

    她的意思是以后要偷偷摸`摸地背着他和别人幽会?

    她不是应该说以后都不和别的男人单独相处才对吗?!!

    这个不甘寂寞的混账女人!

    郁凌恒狠狠咬着牙根,生闷气。

    云裳整理好衣服,又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爬向驾驶座。

    “现在我们回‘嵘岚’吗?”她准备开车,问着后座里冷着脸的男人。

    赚钱比什么都重要!

    郁凌恒心里不爽,冷嗤一声,“回‘嵘岚’做什么?”

    “签约啊!”

    “呵呵!”

    云裳从中央后视镜里看着他。

    呵呵你妹啊!

    郁凌恒冷笑两声之后,推开车门就下了车。

    云裳愣住了。

    直到他上了自己的布加迪威航,她才反应过来,急了,头伸出车窗,恼火地冲他喊,“郁凌恒你什么意思啊?!

    他甩都不甩她,油门一轰,扬长而去。

    眼睁睁看着白色豪车以嚣张的姿态消失在眼前,云裳哭笑不得。

    擦!

    不签了?

    那她岂不是白被他啃了揉了?

    特么的!!

    ……

    ……

    ……

    一轮明月,悬在半空,没有星星做伴,甚是寂寥。

    十点过后的郁家,四周一片静谧。

    恒阳居前院里,有个小凉亭。

    凉亭里,石桌旁,一站一坐两个人。

    恒阳居的专职佣人琇嫂,煮得一手好咖啡,郁凌恒特别爱。

    还冒着氤氲热气的蓝山咖啡,辛香芳醇,浓郁独到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气息优雅诱人。

    郁凌恒双`腿交叠,随意而儒雅地翘着二郎腿,修长的手指捏着咖啡勺在杯中轻轻搅动几下,然后端起咖啡杯轻啜一口。

    纯正的牙买加蓝山咖啡,带着微少优质酸味,极微程度的苦味短暂而不留存口中,入喉即转成微微甘甜的感觉,香醇的喉韵让人意犹未尽。

    再啜一口。

    轻轻放下咖啡,郁凌恒这才抬头看向站在石桌对面的郁蓁,唇角轻勾,“姑姑这么晚过来,是有急事?”

    郁蓁脸色不太好,本是带着兴师问罪的想法而来,可这会儿看到侄儿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满腔怒火却不敢随意发`泄。

    “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急事,就是想和你聊聊。”郁蓁按耐住心里的情绪,微微一笑,语调柔和地开口。

    郁凌恒轻挑眉尾,修长完美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弹动,“姑姑想聊点什么?”

    郁蓁坐下,与他面对面。

    “哎,雪儿今天来找我了,伤心得很,哭得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郁蓁像个慈母一般,叹着气心疼地说。

    郁凌恒弹动的手指微微一顿,默了两秒,然后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郁蓁双手攥紧,指尖陷入掌心,隐忍。

    见郁凌恒对沈樱雪如此不上心,郁蓁有火无处发,憋得脸都绿了。

    “阿恒,你跟姑姑说实话,对雪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郁蓁在心里斟酌了下,尽量把语调放柔和,语重心长地问道。

    郁凌恒指尖轻抚咖啡杯沿,抬眸看着郁蓁,态度散漫,“什么怎么想的?”

    “你们在交往!!”郁蓁语气加重,皱眉冷脸,怒气就快掩藏不住。

    “可我已经是有妇之夫了。”郁凌恒云淡风轻地说道。

    “……”郁蓁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差点背气,忍无可忍地怒声质问:“你这是不想要雪儿了?”

    “我想要啊!”郁凌恒一脸冤枉加无辜,双手一摊,倍感无奈地叹气,“可我现在这情况……要不了啊!”

    他的潜台词是:姑姑你总不能让你心爱的干女儿给我当小老婆吧!

    郁蓁脸色铁青,气得心律不整。

    如果沈家愿意,她自然乐见其成,反正干女儿又不是亲女儿。

    可沈家在c市也是大门大户,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家的心肝宝贝无名无分的跟着一个男人。

    这是绝不可能的!

    再说,也只有沈樱雪做了名正言顺的郁家大少奶奶,对她才是最有用的。

    郁蓁忧虑重重,又是一叹,“那丫头死心眼,说了非你不嫁,你若是抛弃她岂不是把她往绝路上逼吗?她可是沈家的掌上明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沈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郁蓁情绪有些激动,音量颇高,有意无意地给郁凌恒施压。

    郁凌恒眸光微转,眼角余光瞟到前院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进来了又慌忙退出去……

    唇角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悠然轻吐,“雪儿乖巧懂事,我自然也是舍不得她的,可我结婚已成事实——”

    “可以离婚啊!”郁蓁抢道。

    郁凌恒宣布已婚,郁蓁是不信的,第二天她特意找人暗中调查,当调查结果显示他和云裳的确办理了结婚手续时,气得差点砸了办公室。

    郁凌恒挑眉,“离婚?”

    “对啊!离婚!雪儿那么爱你,她是不会介意你是二婚的!”

    郁凌恒皱眉,一脸苦恼,“可是裳裳也很爱我啊,如果我跟她离婚,她也会伤心死的!”

    刚退出门外的云裳,听到郁凌恒大言不惭的话,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啊呸!

    谁爱他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

    还有郁蓁也是个奇葩,还真没见过哪个做姑姑的可以如此理直气壮的要求侄儿离婚的!

    真是醉了!

    郁蓁满不在乎,草菅人命地说,“她伤心死就伤心死呗!就她那点身家背景,怎么跟沈家比?!”

    此话一出,郁凌恒眸光骤冷,似讥似讽地淡淡笑道:“姑姑,云家没你想的那么弱,沈家也没你想的那么强!”

    沈家在c市的确是大门大户,但云家在t市也是名门望族,虽然到了云铭辉这代已显没落之势,但也并非如郁蓁嫌弃的那般,并不比沈家差多少。

    所以,这个真没什么好比较的。

    听出郁凌恒的语气隐隐透着不悦,郁蓁心里咯噔一下。

    “你喜欢云裳?”郁蓁皱了眉。

    “还行吧!”郁凌恒漫不经心地抖着二郎腿。

    “比喜欢雪儿更多?”

    他停止抖动想了想,“那倒没有。”又继续抖。

    郁蓁松了口气,“这不就结了!你既然喜欢雪儿更多,那就把婚离了,娶雪儿!”口气习惯强势。

    郁凌恒依旧惆怅,“可如果我执意离婚,裳裳寻死觅活怎么办呢?毕竟她那么爱我!”

    门外偷听的云裳想撞墙。

    好想冲进去骂他一句“你不装b能死啊”!!!

    为他寻死觅活?

    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就算她爱死一个男人也不会蠢到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去开玩笑好么!!!

    “那就让她去死!”郁蓁说得咬牙切齿。

    恨不得云裳能死远点。

    郁蓁话音刚落,郁凌恒突然朝着门口喊了一声,“裳裳,你回来了啊!”

    高度不到两米的庭院围栏,隐蔽性本就不好,云裳虽特意用一颗观景树作掩护,可这会儿被郁凌恒这样暴`露目标,顿时无处遁形。

    云裳僵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进入庭院,走到凉亭前。

    “姑姑。”

    云裳勾起招牌微笑,心里虽然不爽,但表面还是很礼貌的跟郁蓁打了声招呼。

    郁蓁嘴角抽`搐了两下。

    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包什么的,着实尴尬。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因为云裳的加入而变得更加诡异。

    “姑姑,阿恒,你们继续,我先回房了……”

    云裳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不想自讨没趣,打了招呼就要告退。

    郁凌恒双眸微眯,心弦一动。

    她叫他什么?

    阿恒……

    除了家里长辈,没人敢这样叫他……

    啊,不对!还有一个人这样叫过他……

    “等等!”

    在她转身之际,他站起来,不急不缓地喊道。

    云裳微微蹙眉,回头看他。

    “嗯,时间也不早了。”郁凌恒抬腕看了下表,然后看向郁蓁,“姑姑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和裳裳也该休息了!”

    逐客令下得毫不客气。

    “啊,没……没什么事了。”

    “那姑姑晚安。”郁凌恒边说,边朝着云裳走去。

    他单手插袋,另一只手自然而亲昵地揽住云裳的香`肩,拥着老婆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

    郁蓁眼睁睁看着侄儿撂下自己走掉,甚至都不叫屋里佣人送送她,简直看不出丝毫尊重之意。

    双手缓缓攥紧,冷冷看着姿态亲昵的小两口,郁蓁心下暗暗决定。

    这个侄媳妇儿……

    留不得!

    ……

    ……

    ……

    回到屋里,郁凌恒还揽着云裳的肩。

    听到他们进了门,琇嫂立刻摆了两双拖鞋放在玄关处,然后在一旁安静地候着。

    云裳想到这男人中午出尔反尔还啃肿了她的嘴就满心不乐意。

    她低头换了鞋,见他还不撒手,板着小`脸抖抖肩,想甩开他的手。

    哪知男人的手却像是黏在了她的肩上一般,怎么甩也甩不掉。

    “放开!”她不悦,转眸瞪他。

    郁凌恒看了琇嫂一眼,琇嫂识趣,一声不吭地退下了。

    云裳见他不搭理自己,恼火,蹙眉吼他,“你放开!”

    他倏地将她一推。

    咚地一声,她被他抵在了墙上。

    “你再吼一声试试!”他垂眸冷冷看着她,在她头顶阴测测地哼气。

    彼此身高本就有差距,这会儿她换上拖鞋就更是矮他一大截,他高大的身躯将她整个笼罩,像是乌云压顶,让她倍觉压力。

    这女人真是欠收拾!

    对他说话就不能客气点?

    凶巴巴的一点也不温柔!

    他最讨厌不温柔的女人了!!

    他面色不善,云裳不敢挑战,毕竟他人高马大的,她打不过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不吼就不吼……”她歪歪嘴角,偏着头望向别处,几不可闻地小声嘀咕。

    见她服了软,他颇为满意,这才缓缓收回撑在她身侧的手,退开一步。

    云裳二话不说绕开他就往楼上走。

    上了楼,回到客房,她随手关门。

    一只脚伸过来,卡在房门与门框之间,不冷不热的声音霸道地飘进屋内,“谈谈!”

    “不好意思郁先生,我要休息了!”她咧着嘴,从门缝中对他露出一个夸张而虚伪的笑。

    “合约!”他言简意赅。

    云裳双眸一亮,立马打开门,热情洋溢,“郁少您请进!”

    郁凌恒皱眉,特别嫌弃她这副贪婪势利的嘴脸。

    他觉得自己好矛盾,明明讨厌她这副贪财的模样,却又偏偏要用钱财去诱`惑她,因为只有这样,她在他面前才会乖那么一点点……

    虽然她的迎合不是出自真心,但她虚伪的笑容还是很美……

    进了房,不等她谄媚追问合同何时签,他就淡淡道:“明天上午十点,到公司来!”

    “郁总不会再耍我了吧?”她防备,不敢掉以轻心,怕他又反悔。

    他嫌弃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有什么好耍的?”

    一语双关。

    “是是是,我不好耍,不好耍。”她呵呵赔笑,为了合约可谓是忍辱负重。

    脱下小外套随手丢在牀前凳上,白衬衣包臀裙将她的身体曲线勾勒得越发性`感迷人,婀娜多姿前`凸`后`翘……

    郁凌恒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中午在她车里纠缠的画面……

    其实,她还是很好耍的……

    突然,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

    生生打断了郁凌恒脑海里那些旖旎*。

    云裳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垂眸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她顺手接起。

    刚“喂”了一声,她本是温和的小`脸瞬时冷若冰霜,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然后葱白手指一阵疾动,将那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郁凌恒微微挑眉。

    云裳屏蔽了那个号码,正想放下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又一个陌生号码。

    她狠狠蹙眉,犹豫了两秒,接起。

    这次她没说话,等对方开口,而对方刚一开口,她就果断结束通话。

    她懒得再设置黑名单,想着直接关机得了。

    可手指刚触到关机键,手里却倏然一空,手机被夺走。

    “喂!”她一惊,抬头就冲郁凌恒吼,“手机还我!”

    杏目圆瞪,疾言厉色,凶悍如母老虎。

    边吼还边扑上去抢夺。

    一见她这副失控的模样郁凌恒心里就膈应,俊脸阴沉,大手高举,任她上蹿下跳都无法够到手机。

    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

    看着他举在半空又亮起屏幕的手机,云裳急红了眼。

    郁凌恒冷冷勾唇,无声冷笑,指尖轻轻一划。

    “别接——”她急喊。

    为时已晚。

    电话接通,他甚至还打开了免提。

    “裳裳!裳裳你别挂,我求你了,你别再挂我电话了,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黎望舒悲怆的喊声穿过耳膜,如大刀阔斧般砍在云裳的心上。

    她僵住,脸色瞬时苍白如纸。

    她怕,她一直很怕……

    就怕听到黎望舒这样求她……

    不敢听,所以在离开t市的那天她就拉黑了他,刚才她接起电话听到他的声音也立刻挂断,不给他机会把那些会让她心疼难过的话说出来……

    可郁凌恒这个混蛋!!!

    冷冷看着眼前红着眼眶像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女人,郁凌恒捏着手机的指更紧了一分,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

    呵呵!真被他猜中了,果然是她初恋打来的电话!

    “裳裳,裳裳?”电话那端黎望舒在不停地喊她,不停地哀求,“裳裳,你跟我说说话好吗?哪怕一句……求你了,跟我说说话……”

    低声下气的哀求,充满了痛苦和悲伤,声音颤抖哽咽。

    云裳听得心如刀绞。

    在相识相恋的那些年,黎望舒是骄傲的,他从未如此卑微过……

    她宁愿他负她到底,也不愿看到他丢弃尊严来求她……

    “我想你!云裳!我想你!我想你啊!看在我这么爱你的份儿上,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吗?”

    黎望舒在电话彼端嘶吼,那声嘶力竭的声音不难听出他已痛到极限。

    云裳狠狠咬着牙根,死死攥紧双手,拼尽全力保持冷静,不让自己崩溃。

    等不到她的回应,黎望舒的声音低了下去,像是自言自语,痛苦呢喃,“裳裳……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裳裳,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

    “黎望舒,你喝醉了!”她听不下去了,红着眼冷冷出声。

    对!黎望舒喝醉了!

    因为醉了,所以再也压抑不止心里的悔痛和那疯狂滋生的思念……

    所以才会在喝醉之后买了一堆电话卡,她拉黑一个他就换一张卡,誓要打到她接电话为止。

    他想她,他太想她了,从她走后,他没有一个晚上睡得着。

    以前不这样疯狂思念,是因为好歹她与他还在同一个城市,他想她时,他还能去她楼下偷偷看她一眼……

    哪怕夜深人静时她的窗都是黑漆漆的,可他心里踏实,只要她离他近一点,他就踏实。

    而现在……

    他终于感觉到自己失去她了……

    彻彻底底的失去她了!

    听到她的声音,萎靡不振的黎望舒立马又激动起来,声音急切又颤抖,“裳裳!裳裳!裳裳我想你,我好想你……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裳裳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他快哭了,她知道。

    云裳指尖陷入掌心,很疼,却不及心上的十万分之一……

    “裳裳,回来吧,回来好不好?不要离我那么远……你离我那么远……我想你的时候该怎么办……裳裳……”他真的哭了。

    悲凄绝望的哭声,犹如千万根细细的针尖,密密麻麻地扎在她的心上。

    他说,不要离我那么远……

    他说,我想你了该怎么办……

    他像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在狂风暴雨中苦苦哀求,期望能得到一点施舍,能得到一点怜悯,哪怕一点点……

    云裳狠狠咬着牙,不敢说话。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与他一起哭……

    “你说过的……你二十岁生日那天说过的……你都忘了吗?云裳!你都忘了吗?”黎望舒喊着哭着,声声悲泣。

    二十岁生日说过的……

    云裳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在她眼泪夺眶而出的那一瞬,郁凌恒的脸顿时变得冷厉阴鸷,磨牙霍霍。

    他抢她手机,强行接听来电,就是想看看她是否还在意那个背叛过她的渣男。

    瞧瞧现在,又哭上了。

    呵呵!果然是余情未了!!!

    “裳裳……裳裳你再跟我说说话好吗?裳裳……裳裳我爱你……”

    黎望舒悲切绝望的声音,不停地灌进耳膜。

    我爱你……

    云裳受不了了,心疼得厉害,再也做不到铁石心肠,她想劝劝他。

    “黎望——唔……”

    郁凌恒冷眼看着云裳为了黎望舒的“我爱你”三个字动容,听她开口的声音不再冷漠,他的心莫名一紧。

    挂了电话将手机往牀尾一扔,他捧住她泪迹斑斑的小`脸就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订啊,首订啊,如果上架第一天泥萌就打击我的话,那我可真是生无可恋了哇~~~

    入v后,可能时不时会有屏蔽啥的,菇凉们可以先进群,群号请看置顶留言,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