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652章 秀水村
    “林小姐,徐方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炸弹炸飞后就再也没找到了,这是他的一等功勋章。”龙无悔郑重掏出一枚勋章放在了桌子上:“我们也在努力寻找徐方,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个答复。”

    林香雪只觉得身体一晃,险些晕倒在地。

    深吸口气强行平静下来,林香雪看着龙无悔沉声道:“龙司令,您在开玩笑对不对?”

    “我……对不起!”在林香雪目光灼灼下,龙无悔哪怕是位高权重的司令,此刻也不敢直视林香雪追问的眼神。

    “活未见人,死未见尸,人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林香雪追问一句,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你刚才说是被炸弹炸飞?怪不得,怪不得找不到人了……”

    “林小姐,您节哀,这种事我们也非常悲痛。”总理温和道:“而且事情也未必是绝对的,毕竟没看到人,我们已经派人继续寻找,我保证,一周内给您一个回复。”

    “那就谢谢总理了。”林香雪知道,徐方这次出去执行任务是他自己的意愿,怪不得军方。

    “林小姐,我这次来,也是想跟您谈一下净水冰的事情……”

    总理话没说完,直接就被林香雪打断了:“总理,这件事没得谈,人不回来,净水冰就永远不会问世。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三位请回吧。”

    听到林香雪冷冽的话,一旁侯庆平不禁打了个哆嗦,什么时候有人敢和总理这么说话?

    总理对林香雪的态度,却是早在了预料之中,点点头道:“行,我们一定尽快寻找,至于净水冰的事情,还请林小姐多多考虑一下,我们就不多做打扰了。”

    说着总理也没有久留,带着龙无悔和侯庆平出了‘门’。

    “总理,咱们就这么走了?”侯庆平问道。

    “不然怎样?现在林香雪的情绪不对,我们怎么劝说也没有用。今天我们过来,一来是安抚下她的情绪,二来是留个好印象,以后再慢慢谈判。行了,都回去了,龙无悔,你这边还要多派人寻找,哪怕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人找出来!”

    “我会加强人手寻找的!”龙无悔重重点头。

    等总理三人走后,林香雪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被炸弹炸飞?就算是钢板也能炸毁吧,更何况是一俱血‘肉’之躯?

    明明徐方是跟他们一起执行任务,怎么就连个人都找不到?

    既然你们找不到,那净水冰就见鬼去吧!超能电池你们也别想打合作的主意。

    ……

    两天后。

    秀水村,坐落在云滇中部,一年只有‘春’夏两季,气候多水炎热。

    不过因为地势太偏,跟外界几乎没太多的‘交’流,距离镇上也有十几里路,除了必要的补贴家用村里人会去镇上赶个集,其他时间村里人一般都呆在村里。

    白梅,今年三十二三岁,不管是身材还是气质都很是不错,让村里的大小姑娘好生羡慕,不少男人看着她,眼里都隐藏不住透着火‘欲’。

    说起这‘女’人,村里人也都不知该如何评价。

    白梅小时候家里一直疼她,一直供她读书,也没让她做过农活。考上大学后,白梅便留在了城里工作,而且还嫁了个有钱人,听说她老公生意做的很大,白梅经常开豪车回村子。

    后来白梅父母都去世后,白梅也就很少回来。

    三年前也不知遭了什么变故,男人不知是死了还是跟她离了婚,一天夜里就忽然带着四岁的闺‘女’跑回了村子,不仅找回了之前荒废的四亩地,还亲自开始耕种起来。小时候就没怎么做过农活,这陡然让一个文弱‘女’人种田,这种出来的粮食产量可想而知,母‘女’俩日子过的极为艰苦。也多亏了邻里乡亲心肠不坏,时常还能帮衬着娘俩。

    这天一早,白梅早早来到田里,准备打点除草剂。

    秀水村靠近长江支流,河水并不少,她的地也靠近一条河边。

    “可惜了那次生意剧变,还欠着别人几千万,不然我何至于躲在村里不敢出去。”顺着小河朝前走,白梅想着自己这三年过的,心里也有些苦。

    正当白梅开始感慨的时候,眼尖的她忽然就看到河里漂着一个东西。

    抱着好奇的心思,白梅立刻跑了过去,当走近一看,白梅顿时惊叫起来:“我的妈呀!淹死人了!”

    也不知究竟是恐惧还是好奇,白梅并没有直接离开,仔细看了眼河里漂着的人,身上的‘肉’还没腐烂,甚至也没有传说中的死人那般双眼泛青惨不忍睹。

    “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让人在河里泡着吧,以前老人经常说,遇到这种事不管会遭报应的。”白梅念叨了一句,最终还是壮着胆子,一用力拉了把徐方,把徐方从河水里拉了出来。

    好在这几年白梅做了不少农活,也不算手无缚‘鸡’之力,费了半天工夫终于把徐方拽到了岸上,正想回村子叫人帮忙把徐方一起埋了,忽然就听“呃”的一声,躺在地上的人竟然自己吐了不少水出来。

    “你还活着?快醒醒。”白梅看到这人的反应,似乎不像已经死了,急忙过来拍打着这男人的脸。

    不过这男人并没有任何苏醒的症状,她将手放在了这男人的心口,半天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心跳,她心也莫名一松:“是活的!”

    此刻的白梅顾不得再打农‘药’,一溜烟跑回了家,大早上的也没叨扰乡亲们,把自己家的平板车推出来,又重新回了河边。

    这个男人,正是那天被炸弹炸飞的徐方。那天的徐方掉到河里后,顺着小河慢悠悠漂着到了长江支流,然后顺着湍急的江水又漂流进了一条小河,最终才漂到了秀水村的这条小河里。

    白梅回来后,费了半天力气将徐方搬上板车,随即把这个捡来的便宜男人朝村里推去。

    到了家‘门’口,就碰到了村后头的王大婶正在遛弯。

    “她梅姐,你板车上拉的是谁啊?”王大婶惊呼着问道。

    “河边捡的,我刚以为死了,一试还是活的,赶紧就救回来了。”

    “嘿,万一要是死在你家里,你这可要摊上事咯。”王大婶一脸紧张地提醒着。

    “救人要紧,死了再说。王大婶,过来搭把手吧。”白梅招呼道。

    村里人心思本就淳朴,知道人命关天。王大婶也没多想,有一把好力气的她,和白梅一起把徐方抬到了一间屋里,这间房间本就没人住,‘床’上还没怎么收拾。白梅快速找了点草垫席子和‘床’褥铺上,两人又把徐方放在了‘床’上。

    “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找个医生过来看看?”村里人很少有报警的意识,此刻王大婶开始出谋划策。

    “就咱们这家境,哪有钱给人看病,就搁着吧,王婶,你叫点村民过来,大家一起出出主意。”白梅说道。

    “好,你等会我去喊人。”王大婶闻言立刻出了‘门’。

    “妈妈,这叔叔是谁啊?”闺‘女’帆帆此刻起了‘床’,从白梅房间光着脚丫跑了过来。

    “妈妈救下的人,妈做好饭放在桌子上呢,你赶紧去吃,吃完了做作业,这里你就别管了。”白梅‘摸’了‘摸’闺‘女’的小脑袋柔声道。

    “好的妈妈。”小孩子都比较听话,帆帆闻言立刻去吃饭去了。

    村子不大,有任何事立刻就能惊动整个村子,听说白梅救了一个男人,村里男‘女’老少都来围观起来。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献计,倒是凭借他们丰富的经验给了徐方一些有效的治疗措施,至少徐方体内的水,又被村前李大爷给按压了不少出来。

    一直忙活到中午,大家看着还有点呼吸的徐方,也都纷纷散去了。

    等人们都走后,白梅早就煮好了粥,等粥凉了后,拿着勺子一点点给徐方喂了下去。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周的时间弹指而过。

    这一周内,白梅也不断在怀疑自己救下的人,究竟能不能醒来。

    好在徐方还有呼吸,甚至在她的照顾下,徐方脸上还多了几分血‘色’,这些也都让她坚持了下来。

    这天一早,白梅带着闺‘女’吃过饭后,便端了碗粥来到了徐方房间。

    正要给徐方喂饭,白梅忽然就看到‘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白梅惊喜问道。

    “这是哪儿?”徐方‘迷’‘迷’糊糊中终于有了点意识。

    “这是秀水村,一星期前我在河里把你捞了上来,要不是我你肯定早死了。”白梅微微一笑,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我帮你联系下家人。”

    “我叫徐……”想到这里,徐方只感觉脑袋一阵疼痛,竟然任何信息都想不起来。

    “徐什么?”白梅问道。

    “我想不起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徐方皱着眉头痛苦道。

    “你为什么落水也不知道?”白梅追问道。

    “不知道。”徐方摇了摇头。

    “你家住哪儿还能想起来吗?”

    “不知道。”

    徐方的这个情况也让白梅愣了下,本以为把徐方救活后,对方醒了就赶紧联系徐方的家人,如果对方家境不错,或许还能给她点钱酬谢,也能补贴下家里拮据的状况。

    但徐方的表现,明显是失忆了啊。

    “你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白梅不死心追问了句。

    “想不起来了。”徐方捶了下脑袋,最终还是痛苦地摇了摇头。

    白梅也终于放弃了救人后索要报酬的想法,叹口气柔声道:“你先别急,就在我这住下来吧,等你想起来了再说,先吃点饭。”

    徐方这些天身体虚弱的很,肚子早就饿了,将这碗粥喝完后,徐方又看了眼白梅。

    白梅知道徐方这么壮实的小伙子肯定吃不饱,又给徐方盛了碗粥道:“今天就这些了,等中午我多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