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72章 大年三十夜
    对大叔的职业徐方并不惊讶,现在的手艺人完全靠手艺吃饭的已经不多了。

    从兜里取出一份名片,徐方笑问道:“大叔,我是闽南省岳海村风景区的经理,你有没有想法去外地工作?”

    “去了做啥?”捏面人大叔有些错愕。

    “就是捏面人,我们景区有一个手工艺街,现在还招一些手工艺人。待遇这块工资可以开到八千,捏的面人材料费这些都我们景区出,价格我们景区定,价格会比现在价低,但卖的钱咱们五五分。”徐方简单清晰说出了待遇。

    捏面人的大叔闻言又是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诧异问:“工资就八千,白给的?”

    “这是你应得的。”徐方微笑点头。

    “闽南省,这”捏面人的大叔此刻有些犹豫,那么远的地方,他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如果你愿意去,去的机票我给你订,对了,如果你对我们景区不放心,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可以预支的。”徐方补充道:“也不着急答复我,名片上有我电话,您想清楚了给我来个电话就行。”

    “好的好的,谢谢徐经理。”捏面人的大叔急忙道谢。

    照着这个办法,徐方把这里的手工艺人全部问了个遍。除却少数一些人当即回绝外,其他人都可以考虑考虑。

    但这些回绝的人也很靠谱,自己不愿意去,但他们认识手艺不错的同行,直接把联系方式给了徐方。

    出了庙会,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回到家后,徐方亲自下厨,给林香雪做了桌菜,两人拎了瓶黄酒吃着饭,场面倒是温馨的紧。

    燕京,一处企业大楼里,大年三十了,高层一间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

    楚倚天就是这办公室的主人。

    此刻的楚倚天,身边站着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恭敬递过了一份资料:“楚总,经过我们详细调查,徐方这边的生意上没有什么大纰漏,想在这方面对他们动手不大容易。但在他个人情感上,可能会有个漏洞。”

    “什么漏洞?”听到这个消息,楚倚天有了些兴趣。

    “消失六年的徐方,回到岳海村后见到的第一个女人叫郑秀兰,是岳海村的村长,而且他俩住在一起。一直到现在,徐方还经常跟她住在一栋楼里。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徐方有不少重要生意,主要是岳海村这块的,都是由郑秀兰在打理。郑秀兰长相很不错,这么长时间相伴,两人可能会有一定的情愫。但在不久前,徐方跟林香雪在一起,郑秀兰是否知道还待定。”

    楚倚天这妖孽般的年轻才俊,手底下的人自然也藏龙卧虎,从这西装男能收集到这些材料,着实反应了此人的不一般。

    楚倚天此刻眼睛一亮,急忙打开资料看了看。

    这份资料比西装男刚才说的又要详细的多,将这份资料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又从头重新细读一遍。

    半晌,楚倚天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

    看到楚倚天的笑容,西装男眼里不禁一愣,自己好像许久没看到楚公子这种笑容了吧?这种一切了然于胸的自信,也代表着楚倚天肯定有了掌控局面的思路。

    “干得不错,郑秀兰的电话有吗?”楚倚天问。

    “有的,在这里。”西装男找出一份名片递了过去。

    “嗯,你先出去吧,对了,昨天我从国外调来的三款新车,那款蓝色奔驰是送你的,都在车库停着,这是钥匙。”楚倚天从抽屉找出一串钥匙扔了过去。

    “谢谢楚公子!”西装男欣喜地接过,道了谢后才退出了办公室。

    等西装男出去后,楚倚天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修长的身姿站在高楼落地窗前,在这座人员锐减的城显得颇为清冽。

    “跟林香雪合伙开的酒店,竟然用的郑秀兰名字。郑秀兰当时又有婚约,却毁约后呆在了岳海村,一直给徐方打理生意。这对狗男女要是没点关系,那才是大大的不合理。郑秀兰,你真是个不错的棋子。”楚倚天微微一笑,面对窗外的万千灯火,心里开始快速布局该怎么打理。

    今天是大年三十。

    也是春晚开始的日子。

    华夏无数家庭都有看春晚的传统,不管节目好不好看,一家人围在一起看电视,显然也是一种文化和精神上的传承。

    晚上七点。

    临安市下起了雪,在这新年初始,这可不就是瑞雪兆丰年!

    郑家。

    “这犊子,也不知给本村长打个电话问候,太不把本村长放在眼里了!”这都大年三十了,徐方都没联系过自己,这可把郑秀兰气得够呛,也不管徐方能不能收到她的脑电波,此刻的郑秀兰怒眼圆睁怒斥:“你这没良心的,老娘给你一分钟时间,你丫要是不给我打电话拜年,我就把你扔海里喂龙虾、喂扇贝、喂海参、喂螃蟹、喂海龟,让你变成王八屎!”

    这一串恶毒的诅咒下来,似乎感觉还有些不解气,郑秀兰拿着手机在茶几上敲:“哼,你怎么还不响,要你有什么用。”

    如果手机会说话,此刻肯定要哭着喊冤,大姐你有气朝我身上撒啥?想人家你给人家回个电话啊。

    叮铃铃

    一道手机铃声忽然从郑秀兰手里传来。

    郑秀兰心里一喜,难不成这就是心有灵犀?

    笑眯眯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郑秀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嘟囔道:“燕京的号码?不会是诈骗吧。”

    带着好奇,郑秀兰按了接听。

    “请问是郑秀兰女士吗?”一道温和的男声传来,稍微打消了郑秀兰的顾虑。

    “是我,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跟你说句恭喜啊。”

    “谢谢,不过恭喜什么?”郑秀兰有些摸不到头脑。

    “恭喜你朋友徐方准备结婚了啊。”那边的楚倚天语气有些惊讶:“你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他要结婚了?跟谁啊?”郑秀兰忽然感觉自己心一突,随即就是一喜!这个人既然知道她和徐方,自己又不认识,却跟她说恭喜,又提到了结婚,难不成是徐方派来的人?

    就是你这家伙,想跟我结婚征求我同意了吧?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么久才跟老娘表白,是不是也太晚了点。但这种事儿你还要找外人来说?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但看在你还有点小霸道、小浪漫的份上,老娘暂且可以考虑几天再答应你。

    自以为想明白的郑秀兰,此刻心里又羞又喜又嗔。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郑秀兰。自打徐方回村的这一年半,跟她相处的时间最长,交流也最深,不可能有别人了吧?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直接让她把自己推向了一个牛角尖。

    “跟林香雪啊,你不认识吗?”那边的声音又惊讶了几分。

    原本心里还有些小甜蜜的郑秀兰,此刻却如同寒冬腊月里一盆冰水浇在了头上。

    “跟,跟谁?”郑秀兰颤抖着声音问。

    远在燕京的楚倚天,听到郑秀兰的话后,嘴角也微微一扬。果然,这女人对徐方是很有感情的。

    当即十分肯定地道:“林香雪啊!”

    “你骗我的吧?跟林香雪?”郑秀兰深吸口气,强颜欢笑问。

    “骗你干嘛,现在徐方就在林香雪家过年呢,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嘛。我还有事,先挂了。”

    随着一阵阵嘟嘟的忙音,电话也归于沉寂。

    郑秀兰呆愣愣握着手机,脸上此刻也是一阵茫然。

    半晌她才想起来,这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给他打这个电话?难不成是恶作剧?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又打了回去,但那边提示的关机声音,让郑秀兰进一步询问的想法落空了。

    犹豫了片刻,郑秀兰还是找出了徐方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本来还在苦心等徐方的电话,没想到现在又要给这犊子打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通,徐方温和的声音传来:“大村长,新年好啊。”

    “新年好。”郑秀兰尽可能的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愉悦,笑道:“你怎么也不主动跟村长问好啦?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啊!”

    “嘿,瞧你说的,我准备零点准时给你打电话呢,谁知道你电话先来了。”徐方急忙解释一句:“零点给你发大红包!”

    “行,我等着,对了,你现在在哪呢?岳海村?”郑秀兰问,怕徐方撒谎,蕙质兰心的她又看似漫不经心补了一句,:“你去我房间,看看我桌子上有没有落下钥匙。”

    “看不了啊,我现在在燕京呢。”徐方遗憾道。

    听到徐方这声音,郑秀兰心不禁一沉,又故作惊讶问了句:“去燕京做什么?”

    徐方那边愣了下,不过此刻林香雪在身边,徐方也如实道:“送林香雪回家,正好在她家过个年。”

    听到这个消息,郑秀兰的心再次一痛!

    徐方真的在燕京,而且真和林香雪家里!那徐方跟林香雪在一起的消息,多半也是真的吧?

    但郑秀兰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已经过来,这些情绪都还控制得住,清脆的声音道:“那林香雪在你旁边不?我跟她也拜个年。”

    “没问题!”徐方爽快答应。

    很快,电话里一道慵懒又欢快的声音传来:“秀兰,新年好啊。”

    “新年好”听到这女声,郑秀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作者题外话:

    最怕节假日啊,这一忙起来要了老命。

    不乖在这里赔个罪,马上勤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