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71章 在庙会挖人
    手工艺区在庙会中是很招游客喜欢的玩意,里面的东西很多,每样工艺品都有很浓郁的华夏文化气息。

    放眼望去,不少游客围在一些摊位前,把玩、欣赏摊位上各种玩意儿。

    摊位也五花八门,有捏面人的,有卖布坊的,有吹糖人的,有做糖画的,有卖陶瓷的,也有做竹雕的,陶埙的,卖铁器的,编织品,应有尽有。

    “徐方,来这边做什么?”林香雪惊讶问。

    “还记得咱们岳海村景区里面的手工艺区吗?本来那条街我打算让手工艺人再多一些,但一直忙,也没时间找,现在这些不都现成的人才吗?”看着这条街摊位上形形色色的手工艺摊位,徐方两眼绽放出光芒。

    “你这主意都打燕京来了,不过这些人一般都是燕京土著吧,会跟你去闽南吗?”林香雪怀疑问。

    “我也没打算一网打尽,挨个问问,总有走的吧。”徐方笑道。

    “得,那你去问问,打算怎么问啊?”林香雪有些好奇。

    “那些卖货多的应该不会去,毕竟赚的钱够花,咱们未必请得起。但你看那边那个吹糖人的,还有那个卖刺绣的,围观的人都挺多的,但真正买的没几个,他们一个月也挣不多少钱,如果咱们能开个比较不错的价格,他们应该会走。当然,那些年纪很大的肯定不愿意走,但那几个年轻点的都可以试试。哪怕他们不同意,肯定也有同门师兄弟吧?到时也可以介绍人啊。”

    听徐方在这分析,林香雪叫道:“感情你早有准备啊。”

    “就一点,就一点。”徐方嘴上谦虚,但脸上欠揍的模样还是让林香雪忍不住拧了他一把。

    “打算先找谁啊?”林香雪问道。

    徐方指着不远处的草编人道:“先这个吧,买的人还真不多。”

    顺着徐方所指的方向,林香雪也看到了那个摊位。做编织的是个中年男子,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剃着平头,穿着很是朴素,简单的灰色棉服,带着一顶毡帽。

    手虽然很粗糙,但很灵活。一片片棕叶在他手里,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小动物。在他摊位上,此刻也摆放着编织好的各种动物,比如蚂蚱、小鸟、孔雀、狗、猫、蜻蜓蝴蝶等。看着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很是喜人。

    在他摊位前围观的人不少,不过不少人都是拍了照之后就走了,问价的人不多,问了价不买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徐方跟林香雪凑过去,编织的大叔也没在意他俩。直到徐方拿起一只蚂蚱端详问了价,大叔才看着徐方道:“这只十块。”

    “价格都不一样?”徐方问。

    “对啊小兄弟,你看这个小鱼,编起来简单也就卖八块,这只孔雀就贵,得卖二十。”编织大叔笑道。

    “这一天你能卖多少钱啊?”徐方笑问道。

    “卖不多少,估计能赚个几百块钱。”编织大叔也没隐瞒,笑呵呵答道。

    “那还不错啊,这样月收入也能过万。”徐方捧了一句。

    “嚯,这可真没有!”草编大叔急忙摆手:“今天恰好是庙会,来的人多,平时哪有这么多人?我也就在庙会上才出来转悠转悠。”

    “大叔,你平时不是做这个的啊?”

    “不是,我是个电工。”

    “电工一个月能赚多少?”徐方又问。

    “六千,赚的不多,但安稳啊。”大叔笑呵呵道。

    徐方心中了然,一个月六千,在燕京这个地方真不算多。如果是本地有房的还好,如果是外地还要租房,光房租就得去掉不少。

    笑了笑,徐方递过一张名片,温和说:“大叔,我是闽南省风景区的,我们景区有个手工艺街道,想请您过去专职做编织,不知您方便过去不?”

    徐方这开门见山的话让草编大叔一愣,半晌大叔才呐呐道:“闽南省?”

    “对!”

    “有点远啊。”草编大叔为难道:“而且我去那能赚到钱吗?”

    听到草编大叔提钱,徐方心里不禁一喜,这说明有戏啊。当即神色一正,拉着草编大叔到了一边,认真道:“大叔,你其实是手艺人,这种草编虽然不难,但愿意学的人不多,能编成您这么好的更少。现在人们都看不上这行,但这行却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不能就这么埋没了啊,我也是想为这种文化传承做点贡献,希望更多人看到您的手艺。待遇这块你放心,管住,材料成本什么的我出,每个月工资七千,给上五险一金,卖出的编织品,咱们再五五分成,怎么样?”

    草编大叔此刻脸上有些意动,不说别的,光底薪这块就比他在燕京多赚一千,闽南省那地方的消费水平肯定比不上这边,在那边七千的待遇,肯定比在燕京值钱多了。

    而且这七千还只是底薪,卖出去的编织品还能分账,这感情真好啊。

    但这种好事怎么就落他头上了?

    草编大叔皱了皱眉才问:“你们景区的人那么多,应该能卖出去不少吧,我去了也能赚不少钱,你还额外给我工资?”

    “对,额外给你工资,但草编的价格不能按你这么定。就比如你编的那个蚂蚱,材料成本价也就五毛钱,主要是手工费值钱,你卖十五块钱才划算,但你在我那景区卖的话,你就卖三到五块钱,再比如那个孔雀,你卖十块钱以内,咱们走薄利多销的路子,怎么样?”徐方询问道。

    草编大叔心里琢磨一下,以前确实有不少人问价,问价的人也有不少人感觉稍微有点贵,如果能把价格降下来,销量肯定可以上去了。虽然赚的不多,但一天卖出去两三百个问题应该不大吧?加上人家给的七千块钱底薪,一个月收入直逼两万啊。

    这份高薪的收入,顿时让草编大叔意动起来。

    但他也不大清楚徐方的身份,当着面怀疑人家身份也不大合适,一时间草编大叔有些为难。

    徐方这人精一般的人,哪里不明白这大叔的想法,笑道:“大叔,我也不用你立刻回答我。这么着,你这两天好好考虑下,顺便可以网上查查我们岳海村景区到底好不好。如果不愿意去就算了,如果愿意去,你就跟我打个电话。我给你个承诺,去闽南的机票我帮你定,第一个月工资可以预支,我也没必要骗你什么。名片上有我电话,有结果给我打电话就行。”

    “没问题。”草编大叔立刻点头:“我三天内给你打电话。”

    “谢了啊大叔。”徐方拱了拱手:“大叔新年快乐,发财如意,提前给你拜个年。”

    “小伙子客气啦,你也新年好。”大叔质朴道。

    告辞了大爷,林香雪笑道:“这大叔很有可能过来啊。”

    “嗯,他有来想法,但具体来不来还不一定,人到了一定岁数,考虑的事情也多。如果亲人都在燕京,那考虑的事儿就更多了。”徐方感慨道。

    “你说的有道理,那就祈祷他愿意来吧。”林香雪笑道:“下一个联系谁?”

    “看看那个捏面人的吧。”徐方拉着林香雪朝不远处的一个摊位走去。

    这边捏面人的人,技术含量稍微就高一些。这里的面五颜六色,捏出来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有孙悟空、姜太公钓鱼、七仙女、太上老君等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也能捏出各种动物。

    而且因为色彩足够,捏出来的面人更是形象生动,更得人们喜爱。这里围观的人,明显要比草编大叔那里的人多那么一点。

    不过饶是如此,还是看的人多,愿意买的人少……

    捏面人的也是一位大叔,年纪五十左右,穿着普通军绿大衣,家庭条件应该也是一般。

    徐方走过去,拿起孙悟空的角色,温和问:“大叔,这猴子怎么卖?”

    “二十。”大叔看了眼道。

    “那这个姜太公钓鱼呢?”徐方又问。

    “二十五。”大叔又报了个价。

    徐方微微点头,心里隐约明白大家为什么看得多买的少了。

    其实传统手工艺的衰败,确实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现在机器生产多么方便?就好比这个齐天大圣的面人,如果有生产模具,用机器批量生产,材料的成本也就一块钱,生产出来加上各种包装,两块钱就能批发出去。对外零售的价格,卖五块钱就是赚的。

    虽然二三十块钱对现代人来说不多,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价格,打心底就认为这个价花了有点冤大头,购买的人少也在情理之中。

    但对这些手艺人来说,生产效率肯定没机器高,时间成本都摆着呢,卖的太便宜,显然时间成本跟不上。但想盈利的话,卖的价格大家不一定能接受,咱们这些手工艺瑰宝逐渐衰败,确实是让人可惜。

    笑眯眯地买了个孙猴子,徐方才问道:“大叔,你平时工作也是捏面人吗?”

    “这怎么会,平时买面人的哪有几个,我是卖水果的。”徐方刚买了东西,捏面人大叔对徐方也很客气。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