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69章 朝边上挪挪
    “你叫什么名字?”徐方问道。

    “金刀。”虽然心有不甘,但人在屋檐下,金刀不得不认怂。

    “你今天来杀我?”徐方追问。

    这种事金刀可不会承认,直接摇头道:“我只是跟踪你。”

    “跟踪我?那你下车做什么?”徐方淡淡问:“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能说实话,我这里折磨人的方法很多,只不过懒得尝试。比如烧红的铁丝,直接从菊部探去,可以直接把肠子勾出来。再比如把毛巾盖在你脸上,一直浇水,让你体验下溺水的感觉,在你不行的时候再救活你。再比如买一箱子蛇,把你跟蛇放在一起……”

    金刀此刻脑门已经冒起了汗珠,眼前这看着温和的青年,在金刀眼里和恶魔没什么两样。这些酷刑的画面感太强,只是一想就让人汗毛林立。

    深吸口气,金刀才道:“跟踪是主要目的,如果有机会,最好能出手控制住你。”

    “主意打的确实不错,你在楚家做事多久了?”

    “十几年。”

    “时间挺长啊,还是一个泰斗级高手,在一个家族的地位想必很高吧,今天你来,倒是给我缩减了不少麻烦。”徐方微微一笑,拿出手机问:“楚倚天的电话号码多少?”

    金刀迟疑了下,还是把电话号码说了出来。

    电话很快被接通,一道温和的男声传来:“喂,哪位?”

    “楚公子,我是徐方,不知你还记得吗?”

    听到徐方的声音,楚倚天不禁一愣,语气立刻阴沉下来:“你找我有事?”

    “今晚,天音会所,我组个局请大家吃顿饭,不知楚公子能否赏脸光临呢?”徐方笑问道。

    “这个恐怕不必了吧?”楚倚天直接回绝。

    “真的不来?不知金刀这人你还要不要?”徐方说着,一脚踩在金刀手指上,金刀吃痛之下,立刻惨叫出来。

    金刀的叫声让楚倚天心里一沉,急忙吼道:“金刀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还没问题,以后会怎样还不清楚。”

    楚倚天恨的牙痒痒的,但也知道今晚不去不行,金刀是楚家的一大利器,如果因为他而毁了,在家族这里他交代不过去。深吸口气,楚倚天才阴沉问:“几点去?”

    “晚上五点,天音会所,恭候楚公子大驾。”徐方笑了笑,也不管楚倚天听没听到,直接挂了电话。

    将五花大绑的金刀朝车后一放,徐方开车朝林老爷子家驶去。

    并没把金刀藏在哪儿,徐方就把他放在后座,直接开进了林家大院。

    徐方虽然不认识金刀,但相信林老爷子或者林家的那个花匠,对这人肯定有所了解。这是徐方今晚获得利益的筹码,但这筹码的大小,徐方要先摸清楚。

    老爷子此刻没有钓鱼,而是跟花匠正在下棋。

    “爷爷!我们回来了!”看到老爷子,林香雪甜甜叫了句。

    “嚯,回来好,快屋里来坐吧。”林老爷子看到徐方跟林香雪,眼里满是慈爱。

    “听说老爷子爱喝茶,专门挑选了一些,希望爷爷喜欢。”徐方将礼物放在桌上。

    “你们买的我都喜欢。”林老爷子笑了笑,随即看着花匠道:“老路,棋改天再下,给两位小朋友倒点茶。”

    “好的。”花匠知道徐方跟林香雪都是有能耐的主,恭敬应了声立刻朝屋内走去。

    等花匠把茶沏上,老爷子才温和道:“最近都过的怎么样?生意都还好吧?”

    “都挺好的,年后应该会有大发展,如果运气好,企业的规模可能不次于国内这些大家族。”林香雪有些小得意道。

    林老爷子闻言眼睛一眯,饶有深意看了眼徐方。林香雪的本事,他这个做爷爷的自然清楚,很有天赋,但要说能把一个企业在两年时间,就做到国内一线企业水平,那还是远远不够。这中间的关键因素就不言而喻,肯定就是因为眼前这小子了。

    本以为华夏的人才再杰出,都不会超过燕京子弟,但这小子的妖孽程度,哪怕燕京楚倚天,都是拍马莫及。

    “不错,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家里开口。自己能拼能闯是好事,但团结才是力量,互惠互助才能激发更大的价值。”林老爷子提醒道。

    徐方跟林香雪连连称是。

    借着这个工夫,徐方才开口道:“老爷子,我这里有个小麻烦。”

    “尽管说来。”林老爷子直接道。

    “在车里,我去拿来。”徐方闻言也不怠慢,出了后亭朝车库走去。

    来到车里,被五花大绑的金刀还在车后座呢,嘴里被徐方用破布堵住,看到徐方来了,呜呜哇哇的哼着,想来是想让徐方把他放了。

    徐方可不管他的想法,一把将他拎起,快步朝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本来正在喝茶的花匠,看到徐方拎的那个人,眼睛忽然一眯,一道精芒在眼里闪过。

    “砰!”

    徐方将金刀朝地上一扔,温和道:“老爷子,这人今天想对我图谋不轨,结果被我抓个正着,不知这家伙老爷子认识吗?”

    林老爷子看着这人,眉头不禁一皱。这个人,他似乎还真有些印象,但还是很不确定。再看看花匠,林老爷子不确定问:“老路,这个人你认识吗?”

    花匠此刻也终于看清楚金刀的模样,心里猛然一惊。

    这不是金刀吗!怎么就被人绑的跟粽子似的?

    这可是实打实的泰斗级高手啊!

    在整个武道圈子,这都是响当当的存在,现在竟然被这小子绑来了?

    这小子不是普通人吗,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金刀?”饶是认出来了这人,但路老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在这种情况下,被别人当着面认出来,金刀内心是崩溃的。强忍着屈辱本来不打算回答,就听徐方在一旁直接揭穿了他身份:“对,这叫金刀,楚家的人,我想问问这个人在楚家身份怎么样?”

    说完这个,徐方将金刀拎了起来,走到墙脚一扔:“别偷听,你先在这待会儿。”

    金刀此刻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老子堂堂泰斗级高手,竟然被人拎来拎去,这老脸今天是丢到姥姥家了。

    “小方,这人你怎么抓到的?”林老爷子诧异问。

    “他今天跟踪我,想对我动手,结果实力还差那么一点,就被我抓到了。”徐方如实道。

    “就你?”路老瞪大眼睛看着徐方,眼里说不出的怀疑。

    徐方微微一笑,也不说话,身上气势猛地一变,一道冲天的气势如有实质,铺天盖地朝路老笼罩。

    路老心里猛地一惊,脱口而出道:“泰斗境!”

    “现在信了吗?”徐方淡笑问。

    路老震惊地看着徐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这小子看着也就二十多岁,一身实力竟然踏入了泰斗!假以时日,日后进入传奇之境似乎也不是难题。

    放眼整个华夏,踏入泰斗之境的人都是少之又少,传奇境高手,现在还在世的,他也只听说过一人而已。

    “真没想到啊,咱家真是出了个好女婿!”路老感慨一句,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跟徐方解释道:“泰斗级高手,这种人都是被各大家族拉拢的对象。一些小家族可能一个泰斗级高手都拿不出,只有大家族甚至超级家族,才能供奉的起这类高手。楚家在燕京,其实也算是一流家族了,也不过只有两位泰斗级高手,结果其中一个就栽在了你手里。”

    “这么说来,金刀在楚家的地位还算不错?”徐方瞪大眼睛问。

    “嗯,地位尊崇!”路老肯定道。

    “小方,你今天把金刀抓来,是想怎么处理?”林老爷子问了个关键问题。

    “打算跟楚家做个交易。”

    “真打算跟楚家撕破脸?”林老爷子平静问。

    “也不算是撕破脸,这只是我跟楚倚天之间的博弈。金刀是楚倚天派来的,他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而且以我现在跟楚家的关系,已经不可调和,还怕什么撕破不撕破脸的。”徐方对这件事看的很清楚。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有什么困难,跟我这糟老头子提。”

    “谢谢老爷子,如果真有必要,我不会客气的。”徐方点头道谢。

    陪老爷子呆了两小时,徐方就跟林香雪回去。

    让林轩约了下燕京的二代圈子,下午四点半,徐方开车带着林香雪,一起朝天音会所赶去。

    天音会所是花家的产业,自从上次之后,会所里的服务员也都认识了徐方。知道徐方今天要来,今天专门留了最豪华的包间让给了徐方。

    等徐方到了之后,时间正好五点,包厢内坐着三十多号人,男男女女很是热闹,这群人围在楚倚天和龙吟身边,如众星捧月,很显然,楚倚天在这群人里的地位很高。

    看到徐方进来,包厢内也忽然安静下来。

    “都来了?感谢大家有时间过来。”徐方微微一笑,朗声说了句打破了安静:“今天大家敞开吃,我买单。”

    听到徐方的话,其他人一齐翻了个白眼。你丫要不要脸?谁不知道你在这里消费不要钱?你能不能别借花献佛还一副大方模样。

    包厢内的沙发摆放的很讲究,是个半圆形。中间的地方是一个单独的小沙发,周围的沙发都如同众星拱月,一起朝拜这个地方。

    而此刻的楚倚天,正坐在这个小沙发的位置上,看着徐方的眼神里也有些挑衅。

    徐方明白楚倚天眼神里的意思,无非是想告诉他,燕京这些二代圈子里,他楚倚天才是绝对的王者。

    徐方微微一笑,走到楚倚天身边道:“楚公子,朝边上挪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