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36章 强势的震慑
    燕京。

    一个很现代化的巨型城市。

    这里发展很快,每一天都瞬息万变。

    但一些人总能在这些变化里,长期维持着耀眼的地位,让人们的目光很难移开他们。比如龙吟,比如楚倚天,甚至远在外地的林香雪。

    徐方和林香雪离开燕京,已经有些日子了。

    但徐方怒怼楚倚天的事儿,依旧是年轻一辈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些小型聚会上,经常会有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件事上。

    “楚倚天在燕京放了话,一定不让那个叫徐方的好过,也不知出手了没有。”

    “你这消息不够灵通啊,徐方那小子就是个开饭馆的,楚倚天已经让魏仁杰过去了。就在人家的地盘开酒店,但具体什么情况了还不清楚。”

    “魏家?他们的珍美魏酒店真是厉害啊,估计这次徐方跟林香雪要哭瞎了。”

    “可不是嘛,不都说珍美魏在国际水平都是顶尖的吗?谁能干的过他们。”

    这些讨论每天都会发生,每天都有人八卦这中间的进度。

    但在这一天,在燕京年轻一辈的圈子里,忽然传来了一件事:魏家旗下的“草木味”化妆品,其中三款很热销的高档护肤品里面,很重要的配料十年山参,被徐方给全部截胡了!

    随之而来的是徐方放出的话:我就是个小生意人,做些小本买卖,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并不代表我好欺负。谁惹我一分,我还他十分!谁惹我十分,我灭他满门。同时也奉劝一些人,如果真想拿我怎样,不妨亲自出马。让无辜的人卷进来受牵连,有些不地道。

    当这些话落在燕京时,顿时如插了翅膀传遍了京城。

    不少人心头同时剧震,魏家的化妆品产业,大家隐约知道一些,比如他们的配方,采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其中有一份就是秦家的山参。这么多年,燕京也有不少家族打那些山参的主意,无一例外都没成功。要么需求量太少秦家看不上,要么价格太低秦家看不上,要么没法长期合作秦家看不上。

    十年份最优质的山参,一直被魏家牢牢掌握。

    没想到这一次,却直接被人截胡了?

    众人不是傻子,秦家愿意跟徐方合作,肯定是徐方提了价、要的数量多,而且保证了长期合作。

    可你丫一个开酒店的,你整这么多山参做什么?就为了恶心一把魏家?你丫有钱烧的?

    燕京不少家族,旗下都有一定的实业,想到徐方如此疯狂的举动,一些人不禁打了个激灵。谁家做实业没有个重要的货源?万一惹了那小子,那家伙直接高价把自己的货源给截胡了,那可真哭瞎了。

    魏家这次真是被坑惨了,本来气势汹汹想给楚倚天出头,却没想还没对徐方做什么,反被徐方狠狠来了一拳!

    燕京,林家,林老爷子大院。

    还是徐方跟林老爷子下棋的客厅,但此刻陪老爷子下棋的不是徐方,而是林香雪的父亲林正清。

    林老爷子落了一个子,抿了口茶笑道:“徐方那小子的事儿,你都听说了?”

    “听说了,”林正清笑道:“那小子可真够狠的,那一步棋真是辛辣,山参被他切断,可够魏家头疼一阵的了。”

    “我也了解过,徐方那小子把秦家所有超过十年的山参都掳走了,魏家这次与山参相关的产品必然会受到一些影响。成本提高是一定的,主要还是之前的配方,所有配料的效果比例都是经过成千上万次的调试,最终才确定的。这次没了货源,配方可能还要重新研究了。”秦老爷子眼里也有些赞许:“却是杀的漂亮!”

    林正清也落了个子,温和道:“狠是狠,就是不知他买那么多山参回去做什么。如果有用处,那这棋就非常漂亮。如果烂在自己手里或者平价卖出去,这棋就有些失了水准。”

    林老爷子摇摇头,道:“棋盘如人生,一盘棋代表一个人的风格。我跟他下过一盘,那小子胸中有沟壑,格局比你还大几分。山参买来没有后招,我倒是不信。商人本重利,如果最后亏了,一定程度上也是失败了,这种蠢事他应该做不了。哪怕他想亏,香雪也不会同意啊。”

    “哈哈哈,说的也是,这次事件过后,估计魏家对咱们又记恨上了。”林正清笑道。

    “魏家跟咱们关系本就一般,要是魏家因为这事儿记恨咱们,那些跟魏家不和的人,关系跟我们肯定又进了一步。况且一个家族最主要的,不仅仅是现有的规模,还要看以后。如果年轻一辈都是草包,这个家族以后注定要衰败。咱们林家能出个这么厉害的姑爷,倒也能震慑不少家族。总而言之,利弊现在还不能判断。”

    “父亲说的是。”林正清也点了点头。

    燕京,魏家。

    偌大的家族,此刻气氛却有些凝重。

    一间客厅内,家族不少核心成员都已经到了。

    魏家二伯魏长空此刻有些气急败坏,采购原料这些事本来一直由他负责,这段时间为了跑其他材料,倒是把山参的事朝后推迟了几天。毕竟跟秦家合作这么久,这关系可不会随便断了,谁知就因为晚了几天,所有山参竟然被人掳走了!

    当着众人的面,魏长空拿出手机给秦丽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秦丽清脆的声音传来:“魏总,你找我?”

    “秦丽,你那边什么情况?怎么不声不响就把山参卖给别人?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就这么坑我?”魏长空质问道。

    “魏总,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肯定会先卖给你,但这件事有些特殊,也是情非得已。”秦丽也唉声叹气劝慰道。

    “情非得已?你那又有什么事?”

    “那个买家救了我奶奶,这恩情大着呢,我们秦家向来知恩图报,人家张了口,我也没好意思拒绝。而且他们给的价格也还可以,每克提到了十块,超过十年份的山参全给买走了。魏总,如果想合作的话,只能明年再谈了,今年说什么也没用,货已经发出去了。”秦丽说完,不等魏长空继续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魏长空此刻郁闷的想吐血,你丫这什么态度?

    但打回去肯定不可能了,魏长空郁闷地坐下来,瓮声瓮气道:“这臭娘们,竟然摆了咱们一道!”

    之前开的就是扩音,魏家的人对电话里的内容一清二楚,此刻一个个也都有些愠怒。

    “哎,咱们魏家真是白遭这无妄之灾,楚倚天那小子跟徐方的矛盾,跟咱有什么关系。”魏家三叔郁闷道。

    “行了,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秦家的山参没了,咱们要尽快想办法,不然货断了,对咱们打击太大了。对了,既然是楚倚天让仁杰去的,那就让仁杰跟楚倚天打个电话,告诉他现在的情况,让楚倚天也想想办法。楚家家大业大,多一个家族找山参,也多一分希望。”魏家老爷子快速给了决定。

    此刻的楚倚天,在一处高层楼,坐在落地窗前。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差不多就是半个燕京的视野。

    坐在椅子上半天,楚倚天终于长叹口气,俊秀的脸上也有些正色:“这么多年难逢对手,结果在一个山旮旯里蹦出来的鳖孙给坑了。”

    这次本来他都放出了话,一定要让徐方好看。

    结果自己这边还没真正行动,自己的人却直接被徐方坑了一把。

    魏家山参的事儿,其实说到底,也不能全怪徐方出手狠辣。虽然现在买家都是上帝,但奇货可居,这么重要的货源,大家都眼红着呢,你丫不跟人签个长约,被人抢走了不活该吗?哪怕这次没被徐方抢走,以后说不准就被哪家吃了。

    楚倚天自己也清楚,徐方让他心里不舒服的真正原因,也是因为徐方很优秀,让他产生了威胁。能让他看重的对手,肯定不是一时意气就断了别人货源,而是很早之前就应该有了对山参的需求。

    只是所有的事都赶巧了,徐方需要山参,所以抢了魏家的山参。但自己却让魏家去找徐方麻烦,于是徐方抢了魏家山参的屎盆子,就结结实实扣在了楚倚天的脑袋上。

    但这层理由,他却不能辩解,不然这会寒了自己人的心。出了事就撒手不管,以后谁还会为他办事?

    总而言之,这次的楚倚天,真是比吃了屎还难受。

    现在的楚倚天,也就希望魏仁杰能给力一把,将徐方的酒店彻底打垮!

    想到这里,楚倚天长舒口气,给魏仁杰发了条短信:山参我已找人手去寻找,酒店那边我会给你提供各种资源,务必把秀兰大酒店打垮。

    发完短信,楚倚天收了手机忙活去了。

    对于燕京的暗流涌动,远在闽南的徐方根本没半点觉悟是他搅的。

    此刻的他面前摆放着上百种草药,正闲情逸致的调配护肤品。

    这种工作他已经做了两天。

    护肤品的古典配方,徐方这里有很多种,但每一种都弥足珍贵,需要的药材也无比珍奇,想批量生产很难。

    所幸徐方的医术足够高超,在经过不断的测试下,逐渐也有了一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