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34章 扶老人
    司机在这里开一天车也不一定赚多少,听到徐方的话,司机眼睛一亮,惊喜道:“行啊,晚上九点前能回来就成。”

    徐方也不跟他墨迹,直接取出五百块钱递了过去,温和道:“那现在出发吧,路过加油站停一下就行。”

    “好嘞!”看到徐方给钱爽快,司机心里一喜,神清气爽开起了车。

    路过加油站的时候,徐方也很爽快付了钱,让司机对徐方好感大增。

    “师傅,你去过那边啊?”看司机认识路,徐方好奇问道。

    “可不呗,不过只去不回的人我可不拉。”

    “那些人去了都做啥呢?”徐方又问。

    “买山参,你说别家我可能不知道,但姓秦的那家我知道,他们的山参最好。”

    “为啥就他家的好?别家都不行?”徐方追问道。

    “大家都这么说,我也是听别人说,具体为什么不清楚。”司机摇了摇头。

    徐方也没多问,闭着眼睛在车里休息。

    这边天气寒冷,积雪不化,甚至一些地方还结着冰,司机也不敢开快。等到九点五十多,徐方才看到了一处村子。

    说是村子,但这村子并不贫困。不少人家都是二层平房,外面贴着瓷砖,很漂亮。

    村里也铺了水泥路,所以虽然路上有积雪,倒不是不能前走。

    司机因为来过这里,倒也不用问路,笑道:“那秦家也真是,这些年应该挣了不少,也不舍得在村前头或者市里买个办公地点,就在村子最里面,谁跟他们合作都得跑老远。”

    “这些做种植的,大家来看货都喜欢看实地的,在里面也好招待吧。”徐方接了话茬。

    司机点点头,说差不多。

    看着前面有个路口,司机打了个方向拐弯,猛地看到前面有个人躺着,司机心里一惊,猛踩了刹车。

    地上因为太滑,车子一下根本刹不住,刹车踩到了底,车子还是朝前滑行了下才停住。

    所幸司机反应及时,车总算停住了,不然真就把人碾了过去。

    仔细看了看前面,才发现是个老太太。此刻老太太满脸痛苦躺在地上,估计是摔着了爬不起来。

    “碰瓷啊这是?”司机吓了一跳。

    徐方闻言翻了个白眼:“这大冬天的,还是在他们村里,她闲的没事碰啥瓷,估计是哪家老人出来不小心摔倒了,你把车里暖气开大点。”徐方吩咐一句,便下车走到老太太身边,稍微检查了下她身体,似乎没大问题,便一用力将老太太抱回了车里。

    “小兄弟,你就这么抱进来,到时讹上你可咋整?”看徐方把老太太抱进来,司机着急劝道。

    “出了事我担着,没你一点责任。”徐方严肃说了句,才让司机放下心来。

    将老太太放在车后座,徐方体内医诀运转,一道真气顺着老太太脉搏,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很快,徐方也长舒口气。

    这老太确实是因为路滑摔着了,但因为身上穿得厚,倒是没伤筋动骨。但这摔倒地震了一下,也把老太太折腾的不轻。加上衣服太厚,腿脚不灵便,多挣扎几次没起来,力气倒是没了。

    天太冷,老太太一直躺着,周围也每个人路过。身心俱疲下,老太就这样了。

    知道没了大碍,徐方体内真气快速运转,手搭在老太腿上,真气顺着指尖没入腿上的穴位,如此来回推拿了几次,老太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小伙子,谢谢你们啊。”老太本就没昏迷,上车的时候就隐约知道被人救了,此刻在徐方这神医的治疗下,很快就清醒了起来。

    “阿姨,你家住哪?我们送你回去。”徐方关切问道。

    “不用,我自个儿就能回去,我家不远!”老太太脾气也犟,此刻恢复了体力坐了起来,直嚷嚷要下车。

    徐方听后心头大汗,这婆婆脾气真是拧,担心她再摔倒,徐方继续劝道:“阿姨,路太滑了,我送你吧,也不费事。”

    “不用,我家近的很,不麻烦你们了,谢谢你啊小伙子!”老太太看了眼徐方,笑呵呵下了车。

    看老太太下车走路还算稳当,徐方也摇了摇头,示意司机朝前开。

    “嘿,这老太太也真是。”司机看老太太竟然不同意送,也感觉有些好笑。

    “估计也是不想麻烦我们。”徐方也没在意。

    车子朝前开了几分钟,很快就停了下来,司机笑道:“到地方了。”

    徐方扭头看了看,旁边有一处大院。大院门口有个两层的招待间,上面有个招牌,写着“长白第一参”的字样。

    想来就是这里了!

    没着急下车,徐方找出秦丽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秦丽显然记得徐方,接听后直接问道:“徐先生是吧,你今天要过来?”

    “对,我已经在你们院子大门口了。”

    “好的,你稍等一下,我这给你开门。”秦丽让徐方等会儿便挂了电话。

    在车里等了几分钟,就听咣的一声,门口大铁门就打开了。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名窈窕的女人。

    女人穿着貂皮大衣,看着很华贵。齐肩短发,看着干净利索。头发朝后梳着,很整齐,眉间流露出一抹英气。

    徐方急忙推开车门迎了上去,笑道:“秦小姐是吧,我是徐方。”

    秦丽也打量了几眼徐方,点点头道:“是我,徐先生大老远赶来,真是辛苦了,快屋里来坐吧。”

    也没带徐方进大院,而是打开了建在院子旁的二层小招待楼。

    带着司机一起进去后,秦丽给两人倒了杯水。司机本没什么事,接过水干脆坐在一旁玩手机。

    “不知徐老板过来,想买点什么?”秦丽温和问道。

    “想采购一些山参,不知秦总这里都有什么份量的?”徐方好奇问了句。

    “山参能用的,最少得是六年份的。六年到三十年份的我这都有,当然,超过十五年的数量不是很多,十年之前的不卖。不知徐总想买什么样的?”秦丽笑问道。

    “你这十年以上的山参,应该都不多吧?”徐方试问了句。

    秦丽看了眼徐方,心里也有些了然,眼前这青年应该对秦家有些了解,当下也没隐瞒,点点头道:“不错,我们跟一些人有合作,十年份的山参大部分会卖给他们,没卖出去的,过了采购的时期我们会留着不再对外出售。”

    “咱们借一步说话?”徐方笑道。

    “没问题。”秦丽看了眼一旁的司机,知道徐方应该有其他生意要谈,点点头带着徐方来到了二楼。

    二楼跟一楼的格局差不多,也是特意为了私密专门盖的。

    关上门后,秦丽笑道:“徐总有什么问题就尽管说吧。”

    没了旁人,徐方也很干脆道:“秦总,我想采购你们十年份的山参。”

    “能吃下多少?”

    “不知你们年产多少?”徐方追问道。

    秦丽眼睛此刻一眯,看着徐方摇摇头道:“你想大量购买的话恐怕不可能,我们跟别人有合作,大部分会为别人供应。”

    “我们在价格上可以作一些浮动。”徐方抛出了自己条件。

    商场上没有绝对的合作关系,只有绝对的利益。

    听到徐方想抬价,秦丽也来了兴趣,也没着急拒绝,笑问道:“不知徐总能开多少?”

    “有没有样品?我想先看看十年份的质量。”徐方提出了要求。

    “没问题,这里就有,专门为别人准备的,只是你比对方早来了几天。”秦丽也没墨迹,打开身后的柜子,报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摆放着五根山参。

    山参生长比较慢,得六年才有药用价值,十年份的山参,个头也都不大。

    徐方拿起一个放在手里掂量了下,大概13克,份量倒是很足。

    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参味夹杂着淡淡的灵秀之气,让徐方不禁点了点头。这确实是十年份的山参,至少不是市面上那些假冒伪劣的。

    用这玩意儿做化妆品,非常合适。

    当即问了句:“你们给魏家是什么价格?”

    听到徐方提到魏家,秦丽也确定眼前这年轻人,对秦家的山参是做过调查的。

    既然对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秦丽干脆也把话说明白:“市面上的山参,相信徐总也见过,质量参差不齐,我对我们产的山参很有信心。不说别的,年份就够数。外面卖的十年份山参,年份够的,价在6元朝上,我家这种质量的外面没有,所以价格高一点,给魏家的价是每克八块五。”

    徐方心里快速算了算,每克八块,一斤就是四千两百五,相对于这种质量的十年份山参来说,价格倒很公道,怪不得秦家愿意把山参直接卖给魏家。

    “不知你们年产量多少斤?”

    “十年份的,年产大概五万斤。”秦丽抛出了一个数字。

    徐方心里快速算了算,自己如果给抬到十块钱一斤,吃下这么多山参,至少得2.5亿。

    这个数字不可谓不恐怖。

    但这却能第一时间切断魏家的货源。

    徐方只是稍作考虑,便把这皮球踢了回去:“我想全部吃下,不知秦总感觉多少钱能卖我?”

    谁也没注意到,此刻楼下一个老太太,正晃悠悠朝这边走来。当看到门口停的那辆车后,老太太眼里有些惊讶,看了看旁边的二层小楼,抬腿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