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24章 又惹个大麻烦
    “半年前有幸得到老爷子赏识,成为了秦老的弟子。今天是老爷子大寿,我也是费了些周折才把这木雕拿来。至于有人怀疑摆件真假,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每个人的鉴赏水平是有限的。这摆件不仅有形、有态,更有一种神韵,如有灵性,这点我想那些仿冒品是做不出来的。”

    “不错,这水平一般的雕刻师做不来。”一些人也暗自点头。

    看大家对这摆件已经相信,徐方也不墨迹,打开另外一个盒子道:“这是我专门配置的长生丹,顾名思义,吃了这养生的药,可以延年益寿。”

    “丹药?你配置的,小子,你当你是神仙呐?”此刻,楚劲风这接近八十的老头率先嘲讽起来。

    “楚老头,你现在逞口舌之快,到时真出了意外,可别跪在人家门前求人家治病。”一声冷哼传来,众人诧异看去,才发现是花老爷子为徐方打抱不平。

    “我说你瞎掺和什么呢?”被花老爷子这么一怼,楚老爷子顿时不干了。

    “四年前,我差点死了,要不是有幸被徐方碰到,可能早被火化成灰,哪还能现在陪你喝酒。人家可是有大本事的神医,比你们供的跟宝贝似的座上宾强多了。”花老爷子嗤笑一声,看向了林老爷子:“老林,这药你敢吃吗?不敢吃不如送我。”

    听着花老爷子的话,众人心里不禁一惊。

    怪不得刚进门花老爷子对徐方就这么亲切,感情这小子还是人家的救命恩人!

    徐方温和解释道:“这长生丹大家可能怀疑其价值,但里面的配方确实珍贵。千年野山参是主药材,又添加了冬虫夏草、海参等十几味名贵药材,经过六道工序才算熬炼完成。”

    “应该有不少人知道豆蔻泥吧?那就是徐方配置的。”林香雪清淡的声音传来,却让在座的众人又是一震。

    豆蔻泥竟然是这小子研究出来的?

    这玩意一出,可让燕京各个豪门的女人都疯狂了啊!

    楚劲风瞪大眼睛看着徐方,眼里有些难以置信,这小子还有这等本事?

    林老爷子同样有些讶然,看着徐方笑道:“既然这么有神效,当然我得自己留着。”

    “老爷子喜欢就好。”徐方微微一笑,坐回了原处。

    楚倚天眼里闪过一道阴霾,不过很快脸上就换上了温和的神色,笑道:“徐兄真是出手不凡,不知徐兄都经营哪些项目?也说出来让咱们开开眼界。要是有发财的路子,有别忘了给兄弟们一些汤喝。”

    “我这小地方来的,哪有什么好项目,楚兄说笑了。”

    “能让香雪在那边不回来,肯定不是经营几家饭馆这种低级项目吧?怎么,徐兄莫非还瞧不上我们?”

    徐方心里冷笑一声,这家伙显然调查过自己,现在开始抨击他经营的酒店。在一些人眼里,做餐饮服务业的,确实是下等的体力脏累活。

    既然你感觉这是低级的项目,那干脆就依了你,我也没其他赚钱的东西,那我干脆不提钱总行了吧?当即表面温和道:“楚兄真想多了,赚钱的项目我这没有,况且一身铜臭未免有些市侩,我的心思也不再在钱上。唯一能拿得上台面的,可能就是家教平台,不知楚兄听说过没有。主要给大学生介绍点工作,收取少量的中介费然后捐入助学机构。”

    “香雪留在我那,显然不是因为我能赚多少钱,而是能和我在一起时,可以体验到奉献的快乐,能推动社会的进步、做一个对社会非常有用的人,这些都不是普通的赚钱能得到的。等楚兄哪天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可以在我们这个机构捐助一笔钱,我为那些贫困学子谢谢楚公子。”

    徐方这轻飘飘的两句话,却让楚倚天感觉如同吃了屎一般难受。

    徐方的话很阴险,先是鄙视楚倚天是一身铜臭的市侩,又借机抬高自己的品位,最后恶心完了楚倚天,还想让人家捐款。

    特么好事全让你一个人占了啊!

    大家在心里暗骂徐方无耻的同时,看着徐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忌惮。

    这个年轻人虽然以前不混燕京,但这接二连三能让楚倚天下不来台面,确实是有大能耐。

    楚倚天虽然心里难受,但此刻依旧风度翩翩笑道:“原来这家教平台是徐兄做的,因为规模有点倒是没怎关注,平时都在一些大慈善机构直接捐款,有时间一定照顾下你这机构。”

    这句话,倒微微给他挽回了一丁点颜面。

    林老爷子这顿寿宴,本来林老爷子才是主角。

    但徐方跟楚倚天的的对话,无疑更吸引人们的眼球。两人的每一句对话,大家要仔细揣摩半天,才能明白这是一个深坑。两人却你一言我一语,字句如刀剑,在大厅内激烈的碰撞交锋。一时间大厅内,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境。

    等宴会结束后,在座的所有人才长舒了口气。

    之前会场上两位年轻人的你来我往,那动人心魄的激烈程度,也让大家长了见识。

    过了今天,徐方的名头,恐怕要在燕京传开了!

    现在的消息传播的很快。

    夜幕刚降临,楚倚天未婚妻被抢、又被奸夫怒怼的消息,就传遍了燕京的二、三辈圈子。

    徐方从林老爷子家里回去,时间已经晚上八点。

    开着车,林香雪坐在副驾驶,看着一脸淡然的徐方,心里也有些欣赏。这个男人,出身一个小村子,但却是如此的不凡。

    “看啥呢?我脸上有花?”徐方看林香雪盯着自己,好奇问了句。

    “你今天怼了楚倚天,现在燕京有人传言,楚倚天放了话,要一件件摧毁你的产业,你怕不怕?”林香雪笑眯眯问道。

    “怕!”徐方很干脆的认怂。

    “真怕了?”林香雪追问道。

    “今天已经够让他闹心的了,我怕他这次吹的牛逼又完不成,心里会抑郁。到时万一找我来看病,我是给他治还是不给他治呢?”

    “噗,去你的,你丫嘴真碎。”林香雪咯咯笑了笑,看着徐方没有被吓到,心里也松了口气。

    “那小子其实也有几把刷子,而且楚家的力量很强大,谢氏集团跟他们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谢氏集团一个餐饮业就让咱们头疼了这么久,要是再加上那小子,咱们发展的路还真有点难。那小子要玩真的,还真会让人有点头疼。明天我回临安市,争取把酒店再朝上推动一下,别到时真被人削了,那丢人就丢大发了。”徐方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