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15章 我跟你赌
    “小子,怎么回事?”林香雪看问不出什么头绪,转头看向了对方。

    对方一染着白头发的青年走出来,看着眉清目秀,穿着皮克很帅气。打量了眼林香雪,才嗤笑道:“你是他姐啊?长得不错啊。事情也简单,你弟想跟我飙车,结果输了,他感觉丢脸,想再跟我比一把。他身上没钱谁跟他赌,他把自己女朋友押上了,结果又输了。现在又想赖账,经过我们友好的协商,他愿意赔偿我一千万。”

    听到这里,林香雪也明白过来。

    看了眼躲在一旁的女孩,嘴一撇道:“那个就是你女朋友?”

    “是!”林轩承认道。

    “你都被打成这样了,她不过来陪你,还躲得远远地,你确定她是喜欢你这个人?照我说,把你女朋友给他吧。”林香雪揶揄道。

    “姐,那我脸朝哪儿搁?”林轩顿时急了。

    “怎么,你找女朋友就是为了面子?”

    “不是,但我女人被别人拿走也不是回事啊。”林轩语气也有些愤怒。

    徐方看了眼拧着脖子的林轩,也知晓这小子一定是个刺头,叹了口气,才站出来看着对方为首的青年,温和道:“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钱你刚才也赚了不少,这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可以吗?”

    “你算老几?”白发青年瞥了眼徐方:“就凭你开的那破车,就想抵消这一千万?”

    “哈哈哈哈……花哥,这小子是不是瞧不起你?”

    “我也感觉这是侮辱!”白发青年身后的那群人起哄道。

    “姐,那是谁啊?”林轩看着徐方问。

    “你姐夫!”林香雪回了一句便没再理会,她知道徐方既然站出来,接下来的事应该不用他再操心了。

    徐方也不恼,看着眼前的青年笑道:“花哥是吧,你车技很叼?”

    “马马虎虎,赢这种菜鸡还是很容易的。”花哥瞥了眼林轩。

    “那不如咱俩比一场,如果我赢了,这钱就一笔勾销。如果我输了,两千万送上,怎么样?”徐方反问道。

    “没心情,没时间,赶紧给钱。”

    “我用那辆大众跟你比。”徐方牙一咬道。

    “那辆大众?”花哥顿时来了精神,饶有兴趣打量了徐方两眼,才问道:“你确定?我的车可是那辆法拉利。”

    “确定!”徐方认真点头。

    “花哥,这小子是不是没有钱?”身后有人提醒问。

    花哥闻言也打量着徐方:“你有钱吗?”

    徐方笑眯眯从怀里取出一张银行卡,笑道:“里面有一亿,输了我当场给你转账!不转是孙子!”

    “好,有种!”花哥嘿嘿笑道:“既然你想送钱,那我也不拦你。你们几个,都看好这小子,别让他们跑了!”

    “说下比赛规则吧。”

    “规则很简单,从这里一直朝西北开,前面第一个路口左拐,有一条回来的路。全长一共三十六公里,谁能先回来谁就赢。”花哥指着前面的路大概画了个圈。

    这边这段路,以前徐方执行任务的时候来过,知道这里山路居多,而且道路比较窄。当然,这也是徐方敢跟对方叫板的依仗。

    “你疯了?开那么一辆破车跟法拉利比?人家的车三秒能飙到一百,最高时速三百五,你那破车才多少?二百就到顶了吧?”看到徐方竟然提出这么智障的比赛要求,林轩也有些无语。

    “二百三。”徐方咧嘴一笑,随即看向花哥,问:“不允许撞别人车吧?我这车可不经撞,你要是先给我撞坏了,这比赛也没法进行了。”

    “我这车一块漆都比你车贵,我会撞你的车?”花哥如同看智障一般看着徐方,不耐烦道:“要是我故意撞你车,算我输。”

    “爽快!”徐方闻言点点头,将车开了过来,然后下车,一把抓起林轩,直接塞进了车里。

    “小子,你干嘛?想带人逃走?”花哥皱眉问。

    “想啥呢,我小舅子不争气,路上顺便教育教育。行了,找个裁判说开始。”徐方不耐道。

    车内,林轩咆哮道:“你疯了,本来就跑不过别人,你还敢带一个?”

    “少啰嗦!只会败家的玩意!”徐方眼睛一瞪,狠狠呵斥一句。

    花哥看徐方已经准备妥当,朝一旁挥挥手,立刻有个妹子过来充当裁判。

    看着已经是预备阶段,徐方熟练地发动车子。

    “滴——”

    一道哨响,早有准备的徐方,率先将车冲了出去。

    看着徐方直接冲走,花哥才冷笑一声:“土鳖,绝对的速度面前,你抢先一步又有什么用?”

    法拉利性能确实非常棒,虽然徐方先起步,但他仅仅三秒钟的工夫,眼看着就要超过徐方。

    花哥那边的人马,此刻吹着口哨,大声议论今儿碰到了个小傻叉就罢了,竟然还能碰到徐方这种傻叉界的奇葩。用大众硬飙法拉利,这跟骑驴追火车有什么区别?

    坐在车内的林轩,从后视镜看到了冲过来的花哥,眼里也有些绝望。

    此刻他心里也有些埋怨,他明明打电话叫姐姐来是搬救兵,怎么搬来个逗比?

    不过很快,他身体猛地一晃,就见车朝一旁一偏移,正好挡在了花哥车的前面。

    正准备超车的花哥闻言心里一惊,此刻想拐弯已经来不及,只能猛踩刹车。而这一个停顿,距离再次拉开了。

    “草!”看着开出老远的徐方,花哥怒骂一声,重新加油门冲了上去。

    徐方看着旁边突然被碰着的林轩,不咸不淡提醒道:“副驾驶系安全带,这点常识都没有?安全措施都做不好,还想跟别人飙车呢。”

    被徐方这么一奚落,林轩破天荒的没有生气,反而乖乖地把安全带系上。

    法拉利这款车确实不错,也就十几秒,很快又冲了回来。

    从后视镜看着后面的车,林轩此刻眼里也有些紧张。刚才徐方挡的那一下非常漂亮,但他也不确定是徐方碰巧了还是其他原因。况且花哥已经有了一次失败的经验,很可能这次就冲过去了。

    眼看着后面的车猛然加速,林轩就看到徐方方向盘一打,立刻撇到了法拉利车前,挡住了花哥的道路。

    花哥这次显然早有准备,看着徐方开车挡过来,嘴角也露出一丝冷笑。急忙踩住刹车,然后方向盘朝一旁一打,立刻拐弯试图从旁边超车。

    坐在前面的徐方,似乎已经料到花哥会有此做法,方向盘同一时间打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撞上徐方的车,花哥不得已再次刹车。

    徐方的车速虽然没法拉利快,但油门是货真价实踩到了底,那二百多迈的速度,其实也非常快,这连续两次狙击成功,车已经开出了快两公里。

    看徐方的车技如此牛,林轩眼睛顿时一亮,崇拜地看着徐方道:“姐夫,你这车技厉害啊,职业赛车手?”

    职业赛车手?

    没经历过炮火里开车吧?以前开车送军火,车子稍微慢一点,或者躲避晚一点点,就会被炸的尸骨无存。现在跟他那六年相比,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轻蔑一笑,徐方问:“想学?”

    “想!”

    “你家不是有钱吗?让你爹给你修个两道高架梁,也不用太高,十米就行。梁的宽度跟轮胎一致,多设几个弯,能在上面把车速飙到一百,就可以出师了。”

    “十米?那掉下来不得摔死?你这么说做一百米不是更好?”

    “一百米不行,摔下来留不到全尸。十米就正好,可能会面目全非,但去殡仪馆找死人化妆师拼拼凑凑,倒还能看得过去。”徐方淡淡道。

    “还是算了。”林轩闻言打了个寒颤。

    “这就怂了?你不敢这么练,但有人敢,也有人会用其他很危险的行动来练习。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年轻人可以轻狂,但无知到犯傻是不对的。今儿你能输一千万,明天就能被人赢一亿。你爹每天殚精竭虑千算万算,要算多久才够你一天败的?你这脑子一热,很可能把你爸千辛万苦打下的江山付之一炬啊。”

    听着徐方的教诲,林轩也沉思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被后面的车给吸引,叫道:“他又追上来了。”

    徐方心里一叹,不过他也很清楚,这种事儿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让人浪子回头。

    又将花哥逼到刹车,林轩对徐方的崇拜,已经不能用滔滔江水来形容了。

    “姐夫,他万一超出了咱们的车怎么办?或者气急败坏把咱们撞了。”林轩忽然问道。

    “遇到事情还是得动动脑子,他的车是法拉利,一辆车接近千万,他再改装改装,价格更高。咱们这车才十万,你感觉他舍得撞咱们这车?不过你们这群草包败家子,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要是逼急了,还真会撞咱们的车。不过前面那段路前面都是山路,环环绕绕的,别说他车速能飙到三百五,就算是能飙到一万,他敢开吗?马上候就是拉开差距的时候。”

    徐方轻松一笑,看着不远处蜿蜒曲折的山路,嘴角也露出一道冷笑。

    小兔崽子,爷开大货车冒着战火在山路狂飙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学泡妞吧?今儿看爷怎么打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