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514章 输一千万
    当然,更让林正清夫妇惊叹的,则是徐方的吸金能力。

    单纯地靠豆蔻泥,一天就创下了一个亿的销售记录,而且从大家的反应来看,这个出货量是远远不够需求的。如果能生产个十万瓶,这岂不就是百亿的营业额?

    “香雪,小方,你俩啥时候的事儿啊?”秋霞英好奇看着两人。

    林香雪脸微微一红,总不能说前两天才定的吧?值得撒谎道:“具体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秋霞英瞪大了眼睛。

    “你也知道,当时我毁容之前,献殷勤的伪君子可真不少,毁容之后可是一个来看我的都没,妈,以后那些人来了,给什么好脸色?但徐方不一样,他看我毁容的第一眼,眼里除了心疼就是温暖,没有任何歧视和慌张,那天我就对他有好感了。后来徐方的人品确实不错,有一天跟我表白,我就勉为其难跟了他。”林香雪浅笑道。

    一旁徐方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你大爷啊,我追你?你能不能别信口胡诌,老子一世英名啊。

    不过这时会他也没法解释,只能在心底记下一账。

    秋霞英听着女儿的话,眼圈也微微一红,当时女儿毁容的消息传来,她感觉整个人生都倾塌了,那两年也郁郁不乐。女儿那张被烧的极为恐怖的脸,她这当娘的看着都触目惊心,徐方却能镇定自如,这点确实符合自己挑选女婿的标准。

    又打量了两眼徐方,秋霞英也愈发满意,以前闺女也跟她说过徐方的身世,她也没再问。知道徐方跟她女儿一起开酒店,当即关心起来:“小方,我看你跟香雪,在经商这方面都挺不错的,一家酒店经营的很好。不过酒店这生意,做起来累不说,赚的钱也没那么多。正好我跟你叔叔年纪都不小,再干两年也干不动了。你要是有心思,可以把酒店的生意放放,暂时在燕京定下来,到时让你叔给你点生意打理。”

    一旁林正清闻言也点点头:“嗯,叔这还有几家公司,你可以选个喜欢的试试。”

    林香雪翻了个白眼:“爸,妈,你们得了,别瞧不起我们酒店好吗?再给你们女儿五年时间,我有信心把酒店做到全国最大,到时也不会差咱家多少吧?你那点生意,还是问问我弟愿不愿意干吧。对了,我弟呢?”

    “你弟,哎,不知去哪儿疯去了。这次你见着他,可得好好训斥训斥。”林正清没好气道:“成天就知道跟着一帮小子瞎混。”

    “你弟多大啊?”徐方问道:“怎没听你说过。”

    “二十了,正读大学呢,脑袋瓜子挺聪明,就是不朝正地方用。&lt;&gt;爸,你等着,他回家我就好好训训他!”林香雪正色道。

    ……

    燕京,一家豪华会所。

    受了挫的龙吟,此刻正跟一名青年坐一块。

    “怎么了龙吟?平时你可不这样,燕京还能有谁敢惹你不成?”青年笑问道。

    “三爷,林香雪回来了,这事你知道不?”龙吟喝了口酒,斜眼看着旁边的青年。

    被龙吟称作三爷的青年,闻言手一抖,眉头一挑,器宇轩昂的脸有些惊讶:“回来了?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

    “跟你说?谁会跟你说?不过话说回来,你跟她不是定过娃娃亲吗?人家有男朋友了,这事你知道吗?”龙吟戏谑地看着三爷。

    原本慵懒的青年,此刻双眼忽然一寒,如果盛夏中的一道寒冰利箭,让人脊背发凉。

    冰冷的眼神掠过龙吟,楚倚天看着问道:“你说的是真事?”

    “亲眼所见。”

    楚倚天心里清楚,龙吟也喜欢林香雪,整个燕京这么大,敢跟他抢女人的不多,眼前的龙吟就是一个。不过龙吟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去追,毕竟燕京敢明面招惹他的人,真的太少。

    但龙吟在燕京年轻一辈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肯定不会编排这种谎言来骗人。

    龙吟之所以来找他,无非是想用激将法,让他去教训教训林香雪的男朋友而已。

    “对方是什么人?”短暂的生气后,龙吟的语气已经十分平静,再度恢复到了慵懒的模样。

    “不是燕京本地人,听说跟林香雪一起开酒店。”虽然知道徐方是出售豆蔻泥的,但这事太丢脸,他干脆没提。

    “山旮旯里蹦出来的?这样的货色你不直接收拾了?”楚倚天嘴角一撇。

    “那是你跟林香雪有娃娃亲,你女人被人抢了,又关我什么事?我就是看在咱哥俩情分,过来通知你一声。”龙吟冷笑一声,随即道:“明天下午六点,那小子要在会所组个局,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过去看看。”

    “后天林老爷子过寿,我必须得过去,明天还是别见了吧。你要是有心,可以帮我教训一下,算我欠你个人情。”良久,楚倚天才吐出这一句。

    龙吟闻言不禁一愣。

    这些年,楚倚天可很少欠别人人情,能让他欠个人情,可有不少好处。

    只是教训一个人的话,倒不是那么难,而且他也有此意,点点头笑道:“成交。”

    ……

    徐方并不清楚别人针对他的阴谋,跟林家夫妇聊了会天,便回了房间休息。&lt;&gt;

    因为没有过门,哪怕两人是情侣关系,林正清依旧单独给徐方整理了间房,这让徐方郁闷了几分。

    在房间内没呆多会,门就被推开了。

    看着一脸着急的林香雪,本想调笑两句的徐方立刻收了心思,问:“啥事?”

    “我弟出事了,你跟我走一趟。”林香雪着急道。

    徐方没着急问什么事,跟着林香雪去了车库,将钥匙递给徐方,林香雪才道:“走,朝北开,上高速。”

    徐方立刻发动车子,迅速朝外开去,上了路后,徐方才问:“去那边干啥?”

    林香雪叹了口气:“还不是我那弟弟,跟别人赛车,输了,也不知道赌的什么,让别人讹一千万。我弟哪有这么多钱,也不敢给我爹打电话,就先找我求救来了。”

    “嚯,一千万,这真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啊。你家到底有多少钱,够你弟这么挥霍。”徐方惊叹道:“到时让你爹随随便便给咱俩拨点款,咱俩就买二亩良田,逍遥过完这辈子啊。”

    “滚犊子,我家再有钱也经不起这么败家啊。真是这么久不见,那小子越来越过分了。”林香雪眼里有些愠怒,显然对弟弟的不争气很痛心。

    “你生气也没用,不如想点法子,看看怎么才能让他收收心。”徐方提醒道。

    “我知道,也是家里以前太惯着他。”

    徐方车速很快,而且现在网上地图也会提示监控探头,在没探头的地方,徐方的车速很快,如此四十分钟,就来到了一块比较偏僻的公路。

    说偏僻,但停车周围有不少人。

    路边停放着一排豪车,徐方定睛看去,不禁暗喝一句好家伙。

    劳斯莱斯、法拉利、玛莎拉蒂……各种车应有尽有,无一例外全是豪车。甚至最次的一辆车,还是一款宝马,市场价在二百万左右。

    看着这阵容,徐方不禁砸了咂舌:“我滴乖乖,这么多豪车,要是把这群兔崽子打劫了,咱们可发财了啊。”

    随即想到现在开的是大众,徐方才瞪大眼睛看向林香雪,无语道:“大姐,咱开这车来,是不是太掉档次了。”

    林香雪此刻也不禁老脸一红,这辆大众是她以前为了低调专门买的,知道的人并不多。今儿心急,习惯性的就拿了这款车的钥匙。

    不过此刻也不是后悔的时候,林香雪淡淡道:“先下车看看。”

    徐方点点头,下车帮林香雪开了车门,跟林香雪朝那群人走去。

    这群人,徐方大概瞅了眼,接近三十人。&lt;&gt;不过明显是两个阵营的,而且一个阵营明显属于弱势。其中一个年轻人,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眼圈上有些发青,此刻手微微捂着小腹,应该被打过。

    而不远处也有四个毛头小子和一个年轻女孩,在一旁畏畏缩缩的看着,也不敢过来,应该跟那年轻人是一伙的。

    再看那年轻人,徐方嘴角不禁露出一道笑容,这小子长得倒蛮帅,而且隐约跟林香雪有些相似,应该就是林香雪的弟弟林轩了。

    “小轩,你怎么在这!”林香雪下了车,立刻看到了林轩,快步走了过去。

    看到林香雪,林轩的鼻子有些发酸,委屈叫了句:“姐。”

    看着弟弟可怜兮兮的模样,原本还准备多责备几句的林香雪也没了脾气。

    不待她说话,就听一旁的人奚落道:“我说林轩,你不是打电话说叫人来吗?就叫了个要饭的?开着大众,啧啧,是啥款恕我直言,我还真不认识是哪个系列的。”

    “王戈,你怎么说话呢?这可是朗逸,市场价至少十万呢。”一人在一旁“批评”道。

    “哈哈哈哈……”

    听着这人的对话,这群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姐,你怎么就开这车来了?”林轩也看到了那辆大众,脸也微微有些难看。

    “少废话,到底怎么回事?”林香雪柳眉倒竖,都这时候还在意面子,确实该好好收拾收拾。

    “赛车比赛输了一千万,就这么个事儿。”林轩不情不愿道:“姐,你帮我把这钱给了,等我有钱了就还你。”

    本书来自//x.html